第17章 风铃
小九哥2019-11-14 09:393,185

  我见她反应如此剧烈,又重复了一遍,“我说这地会不会也有两层?”

  “上一句。”

  “古人做事讲究天圆地方和对称性……”

  她突然拍了我一下,把我吓了一跳。“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天圆地方,对称性,你说这天道宫究竟是在天上呢,还是在地下?”

  我有些莫名其妙,随口道,“天道宫理应在天上,但是我们现在却在深山之下。”

  她摆摆手,“中国古人做事讲究寓意,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圆形空间,如果这些圆形空间连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更大的圆区域,是不是就代表天呢?”

  我一想也是,小九哥说过,大奇门讲究造势,如果张天师利用这些圆形区域造了一个“天”,刚好跟下面“日”字形的方形空间对应,那这里不就是天上了。于是便对叶子道,“你是说这天道宫可能就在我们这一层?”

  她点点头,“也有可能是在上一层,但从对称性来看,一定是在这些圆形区域的中心,只要我们找到这个中心,就有可能找到天道宫。”

  她掏出匕首开始在地上画图,“圆形空间的排列有两种常规方法,一种是长宽数量都一样的二重叠数模式,这样每个圆形空间就有四个接触点。另一种是以一个圆型区域为中心的环形排列,这样每个圆形空间就有六个接触点。如果是四个触点的二重叠数分布,那就是真正的去中心化,每一列的区域必然都是奇数,弄清了每一列的数量,就能知道中宫的位置。但如果是环形分布,按照一定的规律,只要找对了接触点,也能找到中宫。”

  我一听也对,按照天圆地方的假设,我还是更倾向于圆形环绕的,否则就算不上“造天”了。但这样又会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中宫比周围的圆形区域要大的多,那么接触点可能就不是六个。按照这里圆形区域的弧度,天道宫绝对不会只有六七十米的直径。

  我说出了我的想法,叶子思忖了一下,“我们还是先绕一圈,确定接触点数量,然后根据接触点奇偶分布再做计划。如果接触点是偶数的,只要选择连接点对面的方向前进,这样即使方向不对,我们也可以到达这片区域最外边,找到外壁就可以重新定位,找到天道宫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一有了目标,压抑的感觉立刻就消失了。我们边走边聊,走了接近半个钟头,突然被叶子叫停了。我还沉浸在和她的聊天中,并没有意识到已经出了大问题。

  叶子突然停了下来,问道,“我们走了有多久了?”

  我掏出表看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多分钟了吧,怎么啦?”

  微弱的手电光下,我看她的脸色瞬间就变的惨白,“我们虽然一步一探走的很慢,但是这二十多分钟,至少已经走了一百多米,可是却一个接口都没有遇到。”

  我一听,也是一身冷汗。按照我们刚才的分析,如果这圆形空间的直径在八十米之内,我们至少已经经过两个接口了,可是现在却一个也没摸到。

  恐怖的并不是几个接口的问题,而是我们这一次的假设又错了。如果这些相连的圆形空间并不是相通的,那我们想要在这片区域中走直线定位的方法就无法实现,这片迷宫就成了货真价实的单向迷宫。

  “再走走看,说不定我们所处的区域在最边缘,所以最外延的部分没有通道”,我安慰道,但这种侥幸的心理连我自己也不相信。

  此时已经顾不得脚下的机关,我拉着叶子拼命向前走。一步,两步……手所触碰到的,都是绵延不绝的冰凉石壁。不知道走了多久了,我突然看到前面有微弱的光线。在黑暗之中呆久了,突然看到光线,我以为是看到了出口,就快步走了过去,却发现那是叶子的手电。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松开了绳子,沉默的靠墙坐在那里。见我过来,她拉我坐下来,指了指石壁,“不用费力了,我们已经走了好几圈,这个地方是封闭的,根本就没有接口。”

  她手指的地方,有好几道匕首的划痕,看来这是她每次经过时留下的记号。

  希望破灭,比没有希望要难受的多,我有些不甘心,“我再找找看,既然我们能进来,就说明这里一定有出口,也可能出口是在墙角或者墙顶。”

  她拉着我摇了摇头,声音低沉的说道,“这一整面环形石壁我都看过了,根本没有接口。这些空间应该都是封闭的,只能通过下面交叉的‘日’字形空间连通,下面太复杂了,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出去。”

  我只下去过一次,根本无法理解她上下来回穿梭26个区域的经历。虽然她给我的感觉很强势,但这次应该也是无计可施了。落单以来,我一直徘徊在生死边缘,叶子虽然未必是什么好人,但却是我活着出去的精神支柱,现在连她也这个样子,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立刻就蔫了。

  不过希望破灭也好,我心里倒也坦荡了,就挨着她坐了下来,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搭话,给她讲了很多我的事。

  叶子双手抱膝把脸埋在腿里,并没有回应我,我不知道她是否在听,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可能,我只是死前无聊,想要找个人倾吐一下心中的烦恼。

  这寒冷的深山碑林,温度比外面低很多。不知过了多久,我已经讲到身体发凉了,却隐隐约约听到了风铃声。声音很清脆,但又像被什么东西罩住了一样,非常朦胧。

  刚开始,我还以为出现了幻听,侧耳仔细听去,却又十分真实,心想这该不会是地狱的小鬼来接我了吧。我摇了摇旁边打盹的叶子,她迷迷糊糊,刚准备问我干啥,然后也听到了风铃声。

  叶子在我耳边悄悄说道,“有人,大概就在二十多米远的位置,我们悄悄摸过去看看。”她轻轻的站起来,背起了自己的双肩包。

  我把绳子递给她,走在她前面,悄悄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摸去。为了防止落入下面的陷阱,我们仍旧是一步一探,走的非常小心。

  “这风铃声怎么好像是在故意引导我们一样?”我小声对叶子道。

  “会不会是你的朋友?”

  我回想了一下,我们的行李都是小九哥准备的,如果有风铃,路上应该会有响声,可是我并没有发现小九哥带着风铃。便回应道,“应该不是,会不会是你跟踪的那群日本人?”

  她摇摇头,“也不太像。”

  “我感觉,他好像知道我们的位置。”

  叶子“嗯”了一声,“我也有这种感觉,他好像在故意和我们保持距离。可是这种地方,手电光根本就射不出去,这人能在二十多米远的距离,感知我们的位置,简直是匪夷所思。”

  她在后面扯了一下我的衣服,然后就关上了手电。我立刻就明白了她想要干什么,也跟着关掉手电。在这种地方,手电的作用对我们并不是很明显,但却很容易暴露我们的位置。手电关了之后,我们仍旧像盲人一样,屏气凝神,小心翼翼地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摸去。

  风铃声仍旧保持着远离我们的方向慢慢移动,我们加快了步伐,风铃声也加快速度,似乎像是盯着我们一样,这让我感觉非常诡异。

  “这东西会不会不是人?”我对叶子道。

  她似乎也有同感,但还是故作镇定,“别瞎说,按照这铃声的位置,这东西应该已经超出我们刚才绕圈的区域了。先跟上去看看,或许能走出这里。”

  在漆黑的碑林中走起来特别缓慢,我们跟着风铃摸瞎走了一个多钟头,中间还拐了几个弯,我能明显感到,这风铃在拐弯的地方,故意停下来等我们。

  应该是在第五个拐弯之后,风铃声戛然而止。我们在黑暗中静静等了好几分钟,却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

  无奈之下,只好打开手电,凭着感觉摸到铃声消失的地方。

  借着穿透力有限的手电光,依稀可以看出前方三四米的地方,有一块巨大的石碑,上边有隐隐约约的飞檐。看样子,后面应该是个碑亭一样的建筑,显然这并不是我们刚才绕圈的区域。

  叶子也非常诧异,我们走到石碑前,碑上是空白的,好像是为什么内容故意留白的。

  从石碑侧面绕过去,后面是一个八角亭,通向八个不同的方向,每个入口处都有块一模一样的空白石碑。碑亭中是一幅九宫八卦图,占满了整个碑亭的地面。

  我对叶子道,“看这九宫八卦之间的衔接,应该都是独立的部分。”我试探性地踩了一下离我最近的震宫,根本没怎么用力,震宫对应的石板就向下翻了下去,留下一个黑漆漆的石洞。

  手电照下去,黑洞是以中宫为起点向震宫外沿延伸的,洞里一片漆黑,深不见底,只能看到洞口向下的几阶石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