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粽子
小九哥2019-11-14 09:393,341

  叶子摇了摇头,“虽然我是特别顾问,也无法接触到这个项目的核心资料。我只知道,他们是在寻找一种特别稀有的药用生物,具体是什么,可能连雷藤嘉助这种元老都不知道。你小心点,这里可能还有没死的人,一会遭遇上,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否则我们可能会有麻烦。”

  我一听就不爽了,“你这是什么话,我刚才只是想救你,情急之下才对他动手,你不领情就算了,还真当我是杀手?”

  她也有些恼了,扯着嗓子骂道,“你个大老爷们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杀人。他们这个样子已经无力回天了,你这也算是帮他们。”

  我刚想反驳,就听到黑暗中传来一个尖锐带有回音的声音,“点火~”,我和叶子都吓了一跳。

  “是谁?”叶子对着前面的黑暗大喊了一声,然后警惕的退到我身后,小声问道,“你还有没有武器?”

  我从包里悄悄摸出一把甩棍,拉直了递给她,自己则拿着折叠镐,双手紧握着镐把手,缓缓的向前面走去。

  “点火~,快点火~……”,那声音又响了起来,尖锐而急促,紧跟着其他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整个空间都是回音,似乎前面有很多人。

  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声音颤抖地冲着前面的黑暗喊道,“是谁在装神弄鬼,有本事站出来~”奇怪的是,我们的声音并没有回音,好像和那些声音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空间,但那声音却近的真实,仿佛就在我们面前。

  声音并没有理会我们,还是此起彼伏的叫着。

  “它在叫我们点火,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我小声对叶子道。

  “不知道”,叶子已经打着了打火机,火光虽然微弱,但周围瞬间就亮了起来,比狼眼手电的光线传播效果还好。

  “我知道了”,叶子平静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兴奋,“火光能传播的更远,你有没有能当火把的东西?”

  我翻了翻背包,照明设备就只有手电和冷烟火,除了打火机,还真没有能烧明火的东西,只好对她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叶子也在摸自己的背包,忽然她邪魅的冲我笑了笑,用下巴指了指前面躺着的尸体。

  我目瞪口呆,“你连死人的衣服都不放过,这不太好吧~”

  她推了推我,“我没让你扒他衣服,你把他点着,看看周围是什么情况。”

  见我一动不动,她再次怂恿道,“这里如此干燥,如果他们不火化,就只能变成干尸,你就当行行好。”她在后面推了推我,“去吧,我帮你看周围的情况。”

  我拿出火机,地上最近的尸体离我也有三四米远,我小心翼翼的探过去。离他还有一步之遥时,我再三确认这人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嘴里默念着南无阿弥陀佛,然后悄悄地将火机伸向了他的外套。烧了五六秒,外套却丝毫没有任何反应,我有些心虚,立刻转身就准备往回走,却被身后的叶子挡住了。

  她正朝我递了一小瓶医用酒精和一把小剪刀,小声嘀咕道,“他的外套是特制的,外面有防火涂层,你先剪开一个口再烧里面的保暖层。”

  我按照她的指示,小心翼翼的剪开那人外套的防火表层,里面确实是厚厚的保暖层,看来这些人都是有备而来的。他的衣服倒是很干净,尸体却相当干瘪,除了上半身有大量血迹之外,其他地方都很干爽,像是被提前放了血一样,与全身是血的雷藤嘉助,简直是两个极端。

  我在他的保暖层上均匀的撒了半瓶酒精,再次将火机伸了过去,火星溅了几下之后就烧了起来。我一看可行,拿着剪刀又把他的防火外层剪了个大口子,火越烧越旺,周围空间的轮廓也显现了出来。

  大功告成后,我迅速退到叶子旁边。这是一个二十米见方的巨大石室,中间是一条略微高出几厘米的石板路,大约有四米多宽,一直延伸到石室那头的台阶。路两边并排摆着八个巨大的圆鼎一样的东西,似乎是炼丹炉之类的,丹炉外侧就是两排人形石雕。奇怪的是,这些石雕都是牛头人身,身高都有两米左右,双手向上举过头顶,托着一个半球形的巨大石盆,看样子应该是烛台。整个石室像是整体挖成的一样,竟然没有用来承重的柱子。

  石室对面的三级阶梯上,似乎有一个案台,后面还有三尊巨大的石雕。由于距离太远,火光只能照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除了正在燃烧的这个尸体之外,大殿里还有五个凌乱的干瘪死尸,两个躺在地上,一个趴在丹炉上、一个死死的抱着牛人雕像,死状都非常恐怖。最诡异的是,还有一个竟坐到了对面石阶的椅子上。

  有了光线之后,顿时感觉好了很多,除了这些面目狰狞的血尸,这里再也没有其他活物。

  叶子站在门洞里不肯进来,冲着石室大喊道,“现在火已经点着了,你们是什么人,快出来……”但不论怎么喊,都没有任何回应。

  我也心有余悸,如果这里能藏人的话,就只有这些丹炉和牛人雕塑挡着的地方。我问叶子要了甩棍,在尸体身上卷下一块燃烧着的碎布,做个简易的火把,试着点了一下左手边最近的烛台。燃烧的衣服碎片不断往下滴着蓝色的火滴,我刚把火把斜举到烛台上方,烛台“轰”的一声就燃烧了起来,看来蜡油还很充足。

  火光之下,烛台的样子完全展现在我眼前。牛人雕塑刻的极其逼真,但奇怪的是,每一个雕塑身上都有一些鲜红的血迹,一直延伸到烛台之上。刚才没有看清,我还以为是故意涂的彩漆或者渗出来的蜡油,没想到竟然是人血,这让我有点毛骨悚然。我在老爷子书房也看过不少古籍,见过用人血祭祀的,但还没见过用人血做烛台的。

  我定了定神,又交叉点了几个烛台,就在我依次点到石室对面的时候,叶子突然“啊”的一声惊叫,吓的我右手一抖,火滴差点就滴到了我身上。

  我一身冷汗,回头看叶子,只见她满脸惊恐的瘫坐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石阶的方向,左手撑地,右手正颤抖地指着对面的案台。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不看不打紧,一看我就头皮发麻。

  刚才轮廓模糊的案台,现在离我只有六七米远。案台后的青铜椅上,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个身穿道袍的干尸。说是干尸,肌肉和皮肤都保纯完好,只是脱了水显得有些干瘪枯黄,像一块风干的腊肉。尸体的五官都清晰可见,干尸低着头,缩水的舌头长长的耷拉在嘴外,暗黄的皮肤上,四道褐黑色的血道子,从眼眶和鼻孔一直延伸到下巴,上翻的眼球正怨毒的盯着对面的叶子。

  刚才光线太暗,我以为是和雷藤嘉助一样的血尸,就没有太在意。现在看来,竟然是个粽子,我扭头就准备往回跑,但腿却不停的颤抖,怎么也不听使唤,我直接就摔坐在了地上。

  小时候听老爷子讲过沟子里的奇闻异事,相传有些千年不腐的古尸,会在某些特定条件下发生尸变,自己爬出棺材在墓里游荡,沟子里都管这种东西叫粽子。粽子在沟子里只是个讳莫如深的传说,因为遇到的人,基本上就没有活着出来的,所以都很忌讳提这个词,老爷子也是听沟子里的前辈说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从此过端午节,我就再也不吃粽子了。

  看着这瘆人的老粽子,我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雷藤嘉助这群人遭遇粽子的情景,如此恐怖而诡异的死法,在这空旷的空间里,我实在想不出第二种可能。心里不禁暗骂一声,心说刚刚要是自己逃命就好了,现在遇到老粽子,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得了。

  索性这老粽子正盯着门洞前的叶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旁边点灯的我。我撑着地,缓缓的退到旁边的丹炉后面,但目光却在老粽子身上,怎么也移不开。不知是中了邪,还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哪怕只要一眨眼,这老粽子就会立刻出现在我面前。

  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周围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我的心脏打鼓似的咚咚直响。就这样僵持了两三分钟,老粽子依旧是恶狠狠的盯着叶子的方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快速的用余光扫了一眼叶子。

  这一瞥,我的鸡皮疙瘩立刻就炸了起来。

  叶子不见了,大厅里空空如也,只有我一个人。

  “我艹”,我心里不由的暗骂了一声。刚才,我的注意力完全被这老粽子勾走了,并没有注意到叶子的动向,心说这小娘们不会又丢下我一个人跑了吧。

  就在我目光错愕地看着叶子刚刚摔倒的地方时,余光中,右边一个闪动的光点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立刻看过去,只见叶子躲在第一个牛人石雕后面,正朝我挤眉弄眼地做了个“别说话,快过来”的手势。

  我的腿还有点不听使唤,只能双手撑地半爬着过去。可刚爬了没两步,叶子的手势又变了,好像是叫我到最近的石雕那边,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一脸懵逼的看着她,以为我理解错她的意思了。

  此时叶子的眼睛都瞪圆了,脸拧的跟麻花一样,用口型和动作跟我比划着,然后又分别指了指丹炉和粽子的方向,好像是在说“快躲起来,丹炉在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