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血骨如意
小九哥2019-11-13 15:233,168

  2018年6月18号,成都唐家医馆。

  手机屏幕上,血红色的鬼脸如意,勾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老爷子正暗自神伤地讲着当年的故事,眉头紧锁的狠嘬了一口檀木烟斗,“造孽呀,没想到,时隔五十年,这东西竟然又回来了,逃不过的终究是个结呀。”他将手机递还给江浩。

  故事要从两天前说起。

  前天下午,江浩在家打游戏,突然收到一个匿名快递。拆开一看,里面是个血红色的葵花一样的东西。奇怪的是,这葵花的花盘上,有一张非常恶心的狰狞鬼脸,看上去十分邪性,这让江浩很不舒服。

  当时,他以为是江虎道上的兄弟寄来的,就丢在一边继续玩游戏。吃完饭晚后,江浩将包裹递给正在院子里乘凉的江虎,江虎看了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包裹是从重庆奉节寄来的,电话是空号,兄弟俩正面面相觑,却刚好碰到江家忠出来耍拳。

  这不见还好,一见,江家忠就脸色发白,差点背过气去。兄弟俩忙上去给他捶背捏肩,江家忠顺了顺气,仍旧是脸色惨白,拿着包裹,神情恍惚的回了卧室。

  当时,江浩兄弟俩以为,老头子是被这古怪的鬼头葵给吓到了,也没多想,敲门无果后就各自回了房。而这,也是江浩最后一次见到江虎和江家忠。

  直到今天上午,江浩拨打江家忠和江虎的手机,发现都不在服务区,才意识到可能真出事了。

  我们和江家是世交,老爷子和江家忠都是一个寨子光屁股长大的。据说,他们年轻的时候一起淘过沙、下过海,黑白两道都闯过,有着过命的交情。就在我出生之后,他们偶尔也还会做点淘土(盗墓)的活。

  早在雍正年间,四川啯噜子就流行一句话,“一夜开山挖古墓,子孙三代全致富。”作为川捣名家,老爷子自然不缺钱,按照他的说法就是,这些年下地,主要是为了活动活动筋骨,图个乐子。从他们这些年下墓的收获来看,似乎也找不出什么破绽。

  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形势好转,盗墓抓的也严。老爷子收敛很多,转业开了个中医馆,但有个奇葩的规矩就是,每天只医五个人,剩下的时间就一个人呆在阁楼上,研究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也深受荼毒,别的孩子都在报各种兴趣班,我却要被老爷子灌输奇门遁甲、周易八卦、古史经文这些极其讨厌的东西。

  但要说起江家忠,可是老成都的一大奇葩。

  早年,他和老爷子一起混社会自不必说,就说这“退役”之后,江家忠找不到事做,就任性的开了家武馆,免费传授江家祖传的形意拳,包教包会包管饭。乡亲们都认为他脑子不正常,五六十岁的人了,整天还舞刀弄棒、喊打喊杀,人赠外号江疯子。而让江家名扬四邻的,却是因为二十多年前的丑闻,作为江家世交,这些事我们都是选择遗忘的。

  二十多年来,除了江家两兄弟,我还从没见过第三个,能在江家武馆坚持一个月的人。当然,这与邻居们对江家忠的态度也有很大关系。但从衣钵传承的角度,江家忠比老爷子要成功的多,因为在尚武弃文的家族传统中,江家两兄弟常年稳居成绩倒数排行榜第一,长孙江虎初中就辍了学,在道上混的风生水起。我和江浩的童年,也因此多了一个威名赫赫的靠山王。

  江家爷孙失踪后,江浩第一时间就过来找老爷子。

  “你爷爷走之前有没有留下什么话,或者有什么奇怪的举动?”,老爷子皱着眉问道。

  江浩摇了摇头,“他什么也没说,但肯定跟这个红色的东西有关,这东西当年不是被唐老大带走了吗?”

  “哎~”,老爷子长叹一口气,“按照当年你太爷爷的说法,这东西是巫山神仙墓里的法器。当年他们去的那个神仙墓相当诡异,有人不懂规矩,偷偷把这东西顺了出来,才遭致响马寨的灭门惨祸。这些年,我和家忠一直在寻找神仙墓的下落,想弄明白当年事情的真相,可惜一无所获。”

  他喝了口茶,继续道,“后来我在沟子(盗墓行当)里遇到一个高人,才知道这东西叫血骨如意,是商周时期皇族封墓镇妖的东西,因为太邪性,就逐渐失传了。据说这血骨如意,是用一种动物脊骨雕成,通体鲜红,骨髓渗血,所以叫血骨如意。”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脸色也变得凝重。我一看不对劲,就追问他这血骨如意究竟有什么讲究。

  老爷子顿了顿,压低声音道,“关于这血骨如意,还有另一种说法,就是,这东西实际上叫‘皆不如意’,后人因为忌讳,就谐音写成了血骨如意。据说,拿到这东西的人,都会灾祸临门呐……”

  “啊?”江浩唰的一下冷汗直冒,“老爷子,您可别吓我,那这东西要怎么解决?”

  “按照沟子里的规矩,盗墓贼如果带了不干净的东西出来,只有把所有带出来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送回去,对墓主人叩三个响头,得到墓主的饶恕,方可保一家老小。如果遇到刁钻的墓主,还要帮它完成生前夙愿,这事才算了结。可是,当年寨子里几十号人去还这东西,却一个也没回来,不知这墓主究竟有多大的怨仇呀。”

  见江浩已经吓得脸色惨白,老爷子强行缓和道,“但这也只是传说,我在这个行当里做了一辈子,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浩子你也别太当真。”

  显然,这并没有让气氛好起来,江浩此时已是满头大汗,声音颤抖地问道,“我爷爷会不会去了神仙墓?”

  老爷子抽完最后一口,在烟灰缸上磕了磕,倒出烟沫,“我一看到照片,就想到了这种可能,但此事非同小可,你在家好好呆着,剩下的就交给我来处理,有什么信息都及时告诉我。”他起身整了一下衣领,就准备回卧室。

  江浩立刻跟了起来,拉着老爷子的胳膊,“您要是去巫山,就带上我一起吧。”

  “在家老实呆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家忠交代”,老爷子又恢复了平日里的严肃,他转向我道,“唐仪,你在家看着浩子。”

  老爷子有种天然的威慑力,说话从来不容别人质疑,对我更是极其严苛,从小就只许我叫他“老爷子”,好像我不是亲生的一样。虽然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但却从来也没忤逆过。一听老爷子叫我,就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声。

  但江浩就不一样,但凡他认定的事,不择手段也要做到,这也是江家独有的一根筋特质。所以,当江浩对老爷子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的时候,我竟然有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想法,刚刚血骨如意的事已经完全抛诸脑后了。

  我还沉浸在吃瓜群众的角色里,突然就被江浩拉下了水。“棉花唐也想去呢,您年纪都这么大了,一个人去真的太不安全了,我们俩是巷子里出了名的‘文武双全’,陪在您身边也能互相照应些。是吧,棉花唐?”,江浩冲我挤眉弄眼。

  老爷子这辈人大都是啯噜子出身,江家兄弟打小练武,很受长辈们青睐,而我却经常被嘲笑手无缚鸡之力,棉花唐的绰号也由此而来。我和江浩同岁,鉴于老爷子的面子,长辈圈里就经常把我和江浩合称为“文武双全”。

  正错愕间,老爷子却突然严肃的瞅着我,似乎在等我的回答,这让我更加不知所措。我心想不应该呀,以往老爷子从来都不听我的意见,今天是哪根筋搭错了?难不成是想通过我让江浩死心。

  江浩仍是一个劲的对我挤眉弄眼,就差过来捏我屁股了。我脑子里一阵眩晕,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您一个人确实不安全。”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以为会被老爷子骂死,但他的反应却更令我惶恐。只见他微微的点点头,“也罢,出去锻炼锻炼也好,省的总在家呆着,跟个废物似的,你们赶紧收拾行李。”说完他就出了大厅,留下我和江浩面面相觑。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江浩用小拇指扣着耳朵,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我冲他骂道,“你他娘的别总拉着我下水呀。”

  他不好意思的尬笑道,“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就语无伦次了嘛!”

  我们立刻冲进房间,飞快的装了满满两大包东西。老爷子从不开玩笑,好几分钟,我甚至都以为他是在说反话,或者是用缓兵之计偷偷甩掉我们。直到出门之后,才确认他说的都是真的,这简直是个破天荒。

  此时,老爷子已经在院门外的破福特里等着了,见我们出来,就按了下喇叭。

  很快我们就出了城,上了成名高速。

  “老爷子,咱是不是走错方向了,不是要去巫山吗?”江浩一脸疑惑的问道。

  “先去永春寺找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