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下手 下
墨上纸欢2019-11-29 16:322,089

  董大锤这才摸了摸头上的汗,大喘气道:“有钱哥,你是不知道,刚才这老外质问我怎么还没到的时候,可给我吓得除了一身的汗!”

  吴乾闻言嗤笑一声,一边拉起地面上的箱子一边侧过头道:“瞧你那胆子!”

  卡帕一声,箱子被打开了。

  董大锤凑过头来一看,顿时震惊了。

  “这里面真有古董,还真是的瓷瓶!”说罢,满脸不可思议的对着吴乾,好奇的追问道:“有钱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老外的皮箱里装的是古董花瓶的?而且还笃定这花瓶的来路有问题?”

  吴乾目光沉静的看着箱子里的花瓶,淡淡的说道:“原因很简单。”

  当时路过酒店的时候,他就发现这么歌舞升平的地方,巡捕都是能绕多远绕多远,免得打搅了达官贵人的性质,但是偏偏这里却有很多巡捕来来回回的四处搜索,这有违常理。

  其二,现下的动荡时局,老外都恨不得在中国横着走,何时钻过小巷子。

  “而且这老外每次看到巡捕的身影,都紧张兮兮的,一看箱子里装的东西有问题!你说就现在这个局面,什么东西最值钱?”

  吴乾反问道。

  董大锤想了想后说道:“倒卖文物,黄金,军火,鸦片!”

  “没错,但是黄金和军火、鸦片这三样,老外在咱们中国都拥有贩卖的权利,唯独文物不在此列,所以我断定他拿的必定是古董文物!”

  吴乾说着看向那老外冷笑一声,走过去踹了那老外两脚,转过头对着董大锤说道:“问问这老外,这花瓶怎么来的?”

  董大锤会意,当即掐住那老外的耳朵,狞笑道:“给爷爷我醒过来吧!”

  可怜的黄毛老外甚至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咋回事,就挨了董大锤一阵的呼扇。

  啪啪啪!

  耳光又响又亮。

  “说,这花瓶你哪里来的?”

  被打鼻青脸肿的,从来没吃过苦的老外不多久就涕泪长流的叫嚷道:“别打了,别打了,我说我说!”

  原来这花瓶是从一个老太太手里骗来的,那老太太也不识货当真以为这是赝品,于是拿这花瓶换了一副老花镜。

  董大锤听了,直抽冷气。

  乖乖,老花镜虽说是西洋玩意,但能值几个钱,倒是这古董花瓶倒手卖出去那至少几十、上百根金条。

  “你这老外心怪黑的啊!”说着董大锤又打着胆子赏了那老外一耳光。

  吴乾却微微眯起了眼睛,蹲下身子问道:“不对,既然那老太并不知道自己被你骗了,为什么巡捕还会四处搜寻你的下落?”

  提起这个,老外委屈的流下了眼泪,说道:“我也,也不知道啊,突然之间就被巡捕房通缉了。”

  都被打成猪头了,该说的也都说了,这老外没必要在这点小事上撒谎,吴乾沉思起来,看来是这老太太后来发觉了自己被骗,所以指挥巡捕到处捉人,这样看来这老太太的身份不低啊,莫非是这天津城的大户人家不成?

  却在这个时候听到那老外可怜巴巴的哀求道:“你们放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董大锤看这老外凄惨的模样也有些心软了,于是小声说道:“要不,咱们拿了花瓶就放了这洋鬼子?”

  吴乾却只是冲着老外呲牙一笑,在对方惊恐的眼神里,一手刀砍翻了他。

  扑通一声,可怜的羔羊摔落在地,肥头大耳朵的,看着滑稽又可笑。

  乖乖,这么一手刀下去,这老外要是醒来了,可有的受了!

  董大锤砸咂舌头,掂起皮箱就急切的说道:“有钱哥咱们赶紧走吧。”

  “走什么?来,跟哥哥我去吃香的喝辣的去!”吴乾淡定的弹了弹袖子上的灰尘,站起身说道。

  哈?

  有钱哥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啊,怎么说一出是一出的,方才还说要开酒馆,这么一会儿怎么又要吃香的喝辣的去?

  不攒钱开酒馆了吗?

  带着满腹的疑问,董大锤跟着吴乾来到了一条热闹的大街上。

  刹那间熙熙攘攘的人群展现在眼前,街道两边摆满了摊位,时不时就有商贩吆喝着。

  “走一走,瞧一瞧,天津狗不理包子喽!皮薄馅大满口流油喽!”

  “嘿!馄饨嘞,好吃不贵,一个大洋两碗儿!”

  食物的香气伴着袅袅的烟火气徐徐的随风飘来,董大锤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从上了火车到现在他还一口饭没吃呢,这一会儿还真觉得饿了。

  “有钱哥,看馄饨,咱们去吃一碗吧!”

  董大锤拉住吴乾的衣袖,满眼期盼的说道。

  吴乾一把揽住小弟的脑袋,嫌弃的说道:“喝什么馄饨,走,哥们带你下馆子!”

  天津相逢楼,别说在本地就是在外地那也是大名鼎鼎的酒楼,据说酒楼的主人叫做刘八业,祖上是御厨,那做饭的手艺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

  天津本地人口口相传一句顺口溜儿“刘八业,刘八业,菜铲子一炝,铁锅一响,热腾的菜肴哇,香飘十里。”

  足以见刘八业经营的这家相逢楼的名气。

  “走,进去吧!”吴乾拦住董大锤的肩膀,邪邪的一挑眉。

  董大锤哑巴吃黄连,心里苦啊,侧着脑袋对吴乾说道:“有钱哥,咱们的钱都留给你爹还有我娘了,哪还有多余的闲钱下这么贵的馆子。”

  “放心,会有人替咱们付钱!”吴乾坏坏的一笑,拍了拍董大锤的脑袋说道:“我去找个偏僻的地方换上男式洋服,你先给我占座去,记住抱好了箱子,这里面装的可是咱们开酒馆的钱。”

  董大锤有些懵逼,他们在这天津人生地不熟的,找谁来替他们付下馆子的钱?

  自然是山人自有妙计,对歌舞厅更衣室里的镜子,俊俏又痞帅的男人轻佻的捋了捋自己的头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热血少年之赤胆忠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热血少年之赤胆忠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