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八、碧落黄泉念嶙峋1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313

  嶙峋与记忆中的那个翩翩公子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秦楚月吓得不停向后退,“你……抓我做什么?”

  嶙峋手掌运功拍在秦楚月额间,探寻着她的记忆和魂魄。

  “你体内竟没有魂魄!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不是东西!”秦楚月摇摇头,“不对,我是东西……也不对!我是秦楚月……冥府里有名的药贩子,你不认得我?”

  嶙峋凄惨一笑,“你不是她,你帮不了我。”他恶狠狠地看着秦楚月,说道,“既然帮不了我,那便去死吧!”

  秦楚月忙向一边躲去,嶙峋五指如剑,堵住了她的去路,眼看就要在她的脸上戳出五个窟窿。

  一道雪亮的天雷带着神怒之威劈下,秦楚月捂着脸向后倒去,林听从天而至,降到井底。

  这井里到处都是嶙峋提前画好符咒和图腾,林听不明地形,第一道天雷竟没有打到他身上。

  嶙峋反手抓住秦楚月,扣住她的脖子,狞笑着,“你竟渡了神劫,当真是勤奋刻苦啊!”

  林听并不认得面前这个怨灵,却知道他一定是个罪仙,“哪里来的怨灵,敢在本尊面前放肆?”

  “怨灵?放肆?哈哈哈!”嶙峋加大力量狠狠掐住秦楚月的脖子,“真正的恶魔都在九重天上!”

  “嶙峋!放了她!本座念你凄苦,这些年对你再三容忍,快放了她!”夜眸乘魂雾而至,不似林听面若寒霜,而是把焦急都写在脸上。

  嶙峋咯咯笑着,“凄苦?我堕仙为灵,家破人亡,只是凄苦?”

  林听一柄风剑缓缓飞至空中,“再不放人,本尊便不客气了!”

  嶙峋并不紧张,冷笑道,“若想杀了我,便连这魂灵一起杀了,她这张脸与帝姬如此相似,怕是你舍不得吧!”

  夜眸看向林听,这才明白了,为何他要为了一株仙莲大闹冥界,私动天兵。为何要与他大打出手,性情大变。

  原来秦楚月的长相与那初月相似,那么……秦楚月无法投胎的原因就明了了,那个在十世镜中显现出来封印了秦楚月记忆和魂魄的仙人就是林听。

  五万年前,林听喜欢上初月可是被无数人唾骂,初月竟要了自己徒儿的未婚夫也是她一生之中唯一的污点。

  可是,林听为何不要秦楚月投胎呢?秦楚月若是初月,她又为何要投胎呢?

  “本尊怎会被一副皮囊所胁?”林听很冷静。

  嶙峋的眼神很恐怖,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玉石俱焚的决心,“的确只是一副皮囊而已!可你不想要这副皮囊吗?也许你再也寻不到与帝姬这样相似的皮囊了。”

  林听冷笑一声,“本尊自有办法,可唤无数具这样的皮囊。”

  嶙峋手指上的骨头已划破秦楚月的脖子,“是吗?就算是禁术往生,也需要大量前世的记忆、气息或者残骸,初月五万年多年前神魂俱灭,你怕是难以寻到她的残骸。”

  夜眸见秦楚月已经受伤,忙说,“嶙峋,本座知晓你心中有冤屈,神尊在此,定可还你清白。”

  嶙峋狰狞一笑,“清白?我要那虚无缥缈的东西作甚!我要杀上九重天将那一干面善心恶的神仙都屠干净!”

  林听不屑冷笑,“你对秋离药仙做的恶事,铁证如山,被判烙刑十万年,竟大言不惭说旁人面善心恶?”

  “哈哈哈!”嶙峋笑得十分凄苦,“五万多年了,当日的事我却片刻也不敢忘记!铁证如山?分明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嶙峋看了眼秦楚月,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想要她活命的话,便将碧落寻来!”

  林听几乎未曾听过碧落这个名字,夜眸却是十分熟悉的。

  五万年前,帝姬初月神魂俱灭之后,九重天上几乎每日都会有罪仙被送下来,判的刑罚也都极重。

  这个嶙峋是第一批被贬下来的罪仙,他本是四大仙山之一的无极山地仙,已修到金仙上品,很快便能历劫入圣仙了。本来前途一片光明,却因醉酒玷污药仙秋离被堕仙入冥界,罚烙刑十万年。

  十日之内,接连有近三十名罪仙被罚入狱,刑罚极重,有的小仙来时仙骨仙根都被毁,挨不住重刑,很快就神魂涣散,飘零去三界之外了。

  而碧落,就是其中一名长得十分美艳的仙女。她有个举世皆知的名号——三界第一美人。

  她是当时的无极山地仙,才情无双的少年英才嶙峋的妻。

  “原来你在冥界寻了这么许久是为了碧落?”夜眸看着腐烂的就快只剩白骨的嶙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你本可寻个什么景色不错的去处好生修炼,只要不行恶,待十万年刑期结束,别说十方阎王,本座这个冥王大殿也有可能斗不过你。”

  嶙峋不愿与他多话,“告诉我碧落在哪?快点!”

  夜眸双手在身后画着符咒,假意摇摇头,叹了口气,“可你偏偏不好生修炼,反而在噬魂桥吞食来往生灵的精魄,搞得自己如现在这般丑陋可怖,何苦来哉!”

  嶙峋掐秦楚月的手又加了些力道,秦楚月脖子上又多了两道血印,“你若再顾左右而言他,我便立时断了这魂灵的脑袋,在她的脸上啃下一块血肉!这样,她便不会像那帝姬了!”

  夜眸微微一笑,“这么多年,你吃过人肉?”

  嶙峋正要反唇相讥,身后一道定魂符悄无声息地印在他的背上,瞬时将嶙峋定在原地,动弹不得,连话都说不出。

  林听早就见到了那道符咒,此刻早已捏好一道天雷正欲击打在嶙峋的头顶。

  “神尊手下留情,嶙峋确实有冤屈!”夜眸抓住林听的手腕,嶙峋冷笑一声,竟趁机带着秦楚月变成一缕黑烟钻进了墙中一个小凹槽之内。

  秦楚月只觉得头晕目眩,周围一片黑暗,不一会儿,她就感觉自己的手被别人抓住,眼前一片光亮,她仿佛置身无极山中一般。

  秋风翏翏,黄叶飒飒,冬将至,无极山染上了一层浅白的冷霜,风度翩翩的嶙峋寻了一块平整的石头,打坐运功,吸天地之灵气纳于己身。

  一个淡蓝色身影毫无征兆地走到他面前,“这位公子,我迷路了……你可知下山的路怎么走?”

  嶙峋看着眼前的女子,她肤若白雪,笑若桃夭,温雅娴静,说话不紧不慢,清音袅袅动芳草,巧笑倩兮似明月。

  一见钟情,来得突然,让嶙峋措手不及,让他再无法不为情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