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七、噬魂桥楚月遇伏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438

  秦楚月不禁轻咳两声,意在缓解此刻的尴尬,她数着包里的槐米笑着说,“这么多槐米肯定足够给你祛疤了,你说这多余的能换多少宝贝?”

  “财迷!”夜眸斜眼看着身边的林听说道,“为了槐米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秦楚月轻声笑道,“你不要这么说嘛,回去之后制好药膏就能帮你把胳膊上的疤痕都除去,难道不好吗!”

  夜眸虽想好好责备她为何又单独行动,却碍于林听不好细说,只得微笑道,“好,你说好便好!”

  秦楚月把槐米细心收好,对上林听愤怒的目光,忙说,“这彩云坐起来很舒服啊,飞得又稳又快,这样我就不用费力爬云回去了!你们不知道,来的时候我差点被噬魂桥那些怨灵给吃了……那场面,惊心动魄……”

  她话音未落,林听的脸立刻黑了下来,“大殿便是这般照顾她的?竟让她独自过噬魂桥!今日若不是本尊在方丈山,鸟兽皆在洞中不敢出来,怕是肉身都要被吃尽!”

  夜眸冷哼一声,“若不是神尊让天兵把守冥界入口,小月怎会去走那条路!”

  林听语带怒意,“说到底,还是你执法不严,让那许多怨灵在噬魂桥作恶!”

  夜眸催动魂雾疾奔,“都是自九重天而来的败类,怕是神尊治下不严才会出这许多罪仙!”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越飞越快,吓得秦楚月紧紧趴在那朵彩云之上,毫无形象可言。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他们竟来到了那呜咽声四起的噬魂桥边,秦楚月想着自己爬云竟飞了三日,这会竟回来得这样快!她还没来得及感慨,身边的两个男人又开始斗嘴了。

  林听看着那幽暗的噬魂桥,摆出一副要大开杀戒的模样,“本尊倒要瞧瞧,是哪些怨灵如此胆大,敢吃月儿的肉身,不怕神怒天威吗!”

  夜眸自然也是不会放过那些怨灵,特别是那个嶙峋,这次一定要抓住了,好好关起来,再不能可怜他了,“本座也要瞧瞧,是哪些罪仙,如此胆大!”

  噬魂桥这样的地方,秦楚月来过一次便再不想来第二次。她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好好的提噬魂桥做什么,这两个人现在呕着气,还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来。

  噬魂桥上依旧弥漫着黑灰色的魂雾,瞧不清桥上的事物,夜眸黑袍挥舞,那魂雾竟立刻散去了。

  此时的噬魂桥安静得诡异,完全没有之前的怨灵成堆的景象,秦楚月心中小瞧了那些怨灵,都是些吃软怕硬的家伙,见到两个厉害人物就都不敢出来了!

  林听首先走上桥,几道凌厉的风剑在桥下挥舞着,似乎在试探着何处有怨灵。

  夜眸也不甘示弱,出手便是极厉害的灵虚火,幽蓝色的火焰在桥下四处游走。秦楚月这才看清桥下是一条很宽的绿色河流,河水十分清澈,河底数不清的人骨清晰可见。

  秦楚月下意识地往夜眸身边靠了靠,抓住了他的袖子,把林听一人晾在一边。

  夜眸点点她的额头,“此刻知道怕了?方才那样大胆,敢一人过桥!”

  秦楚月嘟着嘴,“哼……我这不是好好的?”

  林听忙穿到他们中间,隔开两人,微微一笑,“月儿不怕,我护着你。”

  夜眸白了他一眼,虽说与林听并无深交,可他是三界有名的冰坨子,数万年都憋不出半句话,怎得这段时间变得如此轻浮。

  “方才这里有个叫嶙峋的,夜眸,你认得吗?”秦楚月向前伸出脑袋,隔着林听看向夜眸,夜眸也默契的伸出脑袋看着她,笑着说,“自然认得,逃狱大家……抓了他七八次都被他逃了。”

  林听抬手遮住夜眸的脸,“可见大殿执法不严,阴差玩忽职守!”

  夜眸推开林听的手,“神尊是要再打一架?”

  林听本就怒火中烧,“大殿以为身处冥界,本尊就怕了你不成?”

  两人一言不合就真的掐了起来,安静的噬魂桥瞬间发出了咿呀的抗议声,桥边的铁链被不知名的法术打得七零八落落入下方的噬魂河中。

  渐渐的桥上的木板也开始被破坏,秦楚月站在破烂不堪且东摇西晃的桥上,根本无法保持平衡。

  突然,一阵阴风四起,腐臭弥漫,一个灰色的身影鬼魅地站在秦楚月身边,并准确的抓住了她的脖颈。

  秦楚月还未来得及叫出救命,就眼睁睁见着林听和夜眸消失在眼前,她也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醒来已不知是何时,秦楚月拼命睁开眼,自己躺在一口石井之内。

  石井高不见顶,四周的墙壁上有无数的凹槽,里头星星点点闪着五彩的光,奇幻缤纷。

  秦楚月扶着墙壁站起来,忍不住伸手去触碰手边一个凹槽内浅蓝色的光芒。

  突然,她的身体开始扭曲,一些本不属于她的记忆霸道的灌进她的脑子:

  这世上修仙之人众多,有人苦练修仙,有妖以精魄修仙,仙姿最佳的,乃是仙人之后,他们生来为仙,仙骨仙根上佳。

  嶙峋的双亲皆是大罗金仙,他诞生之日彩霞飞舞,九重天边流光溢彩,是为上上吉之兆。

  岁月静好,韶华难留。嶙峋在九重天上修炼了五万年,修成金仙上品,后被东君委派成为四大仙山之一的无极山守卫。

  这官职算是天界美差,四大仙山风景优美不说,且都是灵力充沛之地,仙果仙草极多,最适宜修炼。

  仙山还通人界,很多有修仙能力的凡人都会前来拜谒,仙山守卫表面上是守卫,实则有仙山内所有事物的控制权。唯一美中不足之处,便是不可随意离开。

  无极山是四大仙山中灵力最充沛之处,既没有不周山的险峻,也没有方丈山那许多仙兽需要看顾,更不似蓬莱山凡人众多,难以看管。

  在无极山的嶙峋活得十分轻松自在,秦楚月望着眼前那位身着浅黄色长袍,提衫缓步走在山间的儒雅公子,难以想象他是那个皮肉腐烂,狰狞可怖的嶙峋。

  “尘缘如浮萍,情爱似南柯。”嶙峋的脸上挂着不屑的笑,念叨着这句话,手中一面小巧的清虚镜中一个老年妇人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教训着他。

  “你已六万岁了,到了该娶妻的时候,总是这般拖着,不知晓内情的人还以为你是有何怪癖。”

  嶙峋只是笑,并不答话。

  老妇人叹了一口气树说道,“你好自为之!”

  清虚镜恢复一片黯淡,里头的老妇人也不见了,嶙峋松了一口气,摇摇头道,“我好不容易到了此等好地方,不好好修仙,怎会娶妻?”

  他是不信缘分和情爱的,对他来说这些事情只会干扰修行,分散注意。

  这段记忆结束得十分突然,秦楚月被碰的一声弹出,撞在井壁上,抬头便看见了神色冷冽的嶙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