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六、神尊大人醋味浓1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316

  蓝色是修罗道最高深的符咒和图腾才会有的颜色,在冥界也唯有一人可画出这种颜色的符咒和图腾。

  秦楚月转头便看见一身黑袍满面怒火的夜眸,“夜眸!”

  林听却并未为自保而松开秦楚月,而是挥袖制出一道水墙挡住了这道凌厉的符咒。

  秦楚月拼命掰开林听的手,连跑带化烟想飞去夜眸身边,却被林听挡住。

  两人瞬间用法术和符咒交手数次,秦楚月看着夜眸渐渐苍白的脸,知晓他一定是落了下风。

  此处是四大仙山之一的方丈山,山间仙气充盈,对夜眸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随着林听的一道天雷击中夜眸的肩膀,他的嘴角开始溢出鲜血。

  眼看林听又是一道风剑飞向夜眸面门,秦楚月忙化烟到夜眸身前张开胳膊护住他,“东西是我偷的,要杀就杀了我好了!”

  那道风剑停在秦楚月眼前,没有向前之势,夜眸拉回秦楚月,嘴边的血越流越多,却仍微笑着说,“小月,站到我身后去,他不会真的杀了我,不用担心。”

  秦楚月搂住摇摇欲坠的夜眸,用袖子帮他擦干嘴角的鲜血,“你伤到何处了?为何会吐血?你……你别吓我!”

  夜眸见她如此担心忙说,“哭什么?傻瓜,无碍的……”

  林听收回风剑,带着满脸阴沉慢慢走向他们。

  夜眸知晓,今日竟在这种地方与林听斗了起来,自己还要护着秦楚月,怕是连万分之一的胜率都没有。

  既然如此,只有坦然认了盗药之罪即可,便挺直腰背从容说道,“小月只是奉了本座之命盗药,神尊向来公正,仙灵盗仙草该怎么罚便怎么罚,本座受了!”

  秦楚月摇摇头,“不,要罚也是罚我,与你何干。”

  她有些懊恼,盗药这么久,什么仙药仙草没摘过,怎么这两次都叫这老神仙碰上。这老神仙方才好说话的很,怎么此刻会这样凶?

  夜眸捂住秦楚月的嘴,耳语道,“小月!这与你平日里盗的那些仙草仙药不同,这槐树是创世神父所种的圣树,盗这槐米至少要罚三百年的鞭刑。从此刻起,莫要乱说,这药是本座叫你来盗的,知晓了吗?”

  夜眸打定主意揽下罪过,盗取仙草也不过是受个几百年鞭刑,这刑罚在地狱执行,身上最多留些疤痕,自己受得住。

  可若是换了秦楚月,没有魂力护体,哪里受得住地狱的鞭刑?

  秦楚月看着不远处的林听,并不打算要什么人替自己受罚,她来偷槐米本就是为了还债的,总不能旧债未还又添新债。打定主意后,她大声说,“老神仙,是我自己要来偷的,你要罚就罚我!”

  林听看着深情款款搂在一起还争着受罚的两人,心中一阵说不出的酸楚,狠狠道,“让月儿留下,大殿即可安然离去。”

  “好!”

  “不可!”

  两个同时说出了完全相反的答案。

  夜眸紧紧抓着秦楚月的手,“这药本就是为我而采,鞭刑自然也该是我受。小月,三百年光阴一瞬即逝,一日不过挨个几鞭,那些执刑司哪敢真的打我,无碍的。”

  秦楚月拉紧夜眸的衣袖,泪水悄悄滚落,“决不!”

  夜眸擦干她的泪水,又捏捏她的小脸,故作轻松地笑笑,“本座是冥王大殿,本事大着呢,乖乖听话。”

  林听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妒火蔓延全身,冷声道,“既然大殿要顶罪,便随本尊上九重天,由天道衙阮夏仙君审问定刑。”

  夜眸轻松一笑,“本座是冥王,要审问也是在冥界审问,天界小仙怕是没那个本事给本座定刑。”

  林听冷笑一声,“大殿这是在推脱吗?”

  秦楚月有些怨恨地看着林听,“老神仙,你方才明明说了要饶了我的,你不是神尊吗?说话为何不算话!”

  林听看着梨花带雨的秦楚月,有些心软,柔声说道,“本尊何时说话不作数了?饶了你可以,只需你寸步不离。”

  秦楚月生气地甩甩头,“我是个魂灵,你是神仙,我如何能跟在你身边寸步不离?”

  林听缓缓飞至秦楼月与夜眸身侧,拉开他们,“首先,与这个冥王离远些!”

  “神尊管得太宽了些吧!”夜眸想再去拉秦楚月,林听却已把她拉到自己的彩云之上。

  “老神仙,求求你,让我回去吧!”秦楚月挽着林听的胳膊,嘟囔着小嘴,像极了十几万年的师妹。林听笑了笑,暗骂自己傻,她们本就是一个人,何来像不像一说。

  秦楚月又看了眼怀里的木盒子,槐米十分珍贵,离了树便会快速枯萎,“这槐米都要蔫了……”

  “想要槐米有何难?”林听衣袖翻飞,一朵朵槐米从树上飞至秦楚月手中和小布包里,很快便多得漫出洒在地上。

  他笑着问,“够不够?”

  秦楚月忙阻止林听,“够了,够了!这么金贵的药,你竟如此糟蹋……”

  夜眸看着林听眼中的温柔笑意,好像明白了什么,不顾身上的伤势拉住秦楚月的手,仿佛在宣告自己的所有权,“神尊究竟有何目的?”

  林听浅笑道,“大殿这四百余年对月儿的照顾本尊先行谢过,冥府阴暗,不宜修炼,日后我会带着月儿游历三界,在九重天生活。”

  她说完便拉过秦楚月,话语中毫无商量之意。

  夜眸毫不示弱,紧紧拉住秦楚月的手,“神尊此言差矣!照顾小月是本座分内之事,无需神尊道谢,反而要谢过神尊赐药。小月,咱们回去吧!”

  秦楚月点点头,挣脱开林听的手,“多谢神尊赐药,要不我们后会有期了?”

  见他二人双手紧握,林听心中十分不快,又想到秦楚月此刻并无前世记忆,在冥府与夜眸相处近五百年,自然有些感情……

  只是这究竟是何种情感还需弄清楚,便跟着他们往冥界而去。

  秦楚月坐在魂雾上拿出一方锦帕,细心地擦掉夜眸嘴角的血迹,“回去让陆王替你瞧瞧,有没有哪里伤着了。”

  林听忽然飞到他们身边,用一朵彩云托住秦楚月,自己坐到魂雾上,抓起夜眸的手腕,为他把起脉来。

  “本尊那道天雷只是警示,并不会真的杀了大殿,月儿不必担忧。从脉象上看,不过是内脏震动,并未破损,此刻应该都已恢复了。”

  夜眸抽回自己的手腕,“不劳神尊费心。”

  秦楚月看着他们四目相对,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