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五、槐花遮目月如钩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434

  月悬如钩,夜凉如水,秦楚月躲在自己的小云团里悄悄潜入方丈山内。

  山间的鸟兽似都休息了,周围没有一丝声响,整座山一片寂静,却又毫无死气。

  林间树婆娑,此处的风不似冥界的阴风,都带着饱满的生机和仙气。秦楚月吹着夜风,趴在云团上却也惬意。

  在绕山一周后,她确定这山里空无一人,就连仙兽都见不到一个。

  “真是奇事,难不成都知道我要来,躲起来了?”

  她操控着云团往山间那棵巨大的槐树边靠拢,满树的槐米披着月华,发出银色的光芒。

  “果然是上好的仙家药材,仙气如此充盈。”

  秦楚月偷偷飞到树上,采了两把槐米放入包里的小木盒之中。

  “大功告成!”她坐在槐树上,又摘了一粒小小的槐米放进嘴里,“哇……真甜。”

  她伸手又去摘,却没想到脚下踉跄,从高高的槐树上直直落下……

  林听离开浮山弱水,也不知在云上飞了多久,只见方丈山已在眼前,往事涌上心头,便在那槐树下喝了个烂醉!

  一朵朵槐花应风而下,将他埋在树下,好像那年初月从树上掉进他怀里一般,带着柔软和幽香……

  梦里,他仿佛又听到了初月的声音,还有那银铃般悦耳的笑声。

  他睁开微醺的眼,一个白色身影自上而下,落进他的怀里。

  岁月匆忙,五万年倏忽而去,他从未怀疑过这渺茫的相逢,从未断过日日萦绕心头的相思。

  月华映秀眉,对影人成双,他不会认错!五万年前,他用神力发动往生术本该召唤出初月的肉身和魂魄,却一无所获。

  此刻他才明白,原来不是他的往生术出了差错,而是这肉身并未回到自己身边,流落去了冥界。

  他带着醉意迷蒙说,“月儿,你回来了,我终于唤回你了。”

  秦楚月未曾想到这树下竟然有人,竟然还是那个穷追不舍的老神仙,不仅如此,那老神仙还把她抱得这么紧,这回是怎么也逃不掉了。

  林听神色迷离,似乎喝了很多酒,有些醉了,嘴里也说着她听不懂的话。可是,她却觉得这一切似曾相识,甚至是有一种切切实实的场景再现的感觉。

  林听抱紧秦楚月,飞身而起,似乎要飞到月亮上去一般,“对不住,我让你等的太久了。”

  他的泪如决堤之江河,扑簌而下,秦楚月感觉到他的喜极而泣,竟也为他高兴起来。

  “老神仙,你是不是喝多了?”秦楚月挣扎出林听的怀抱,“你认错人了。”

  林听看着秦楚月,再次紧紧揽她入怀,“我就知道能寻到你……那日在临仙池见你之后,我便知道定是可以寻到你的!”

  秦楚月忙要推开他,“老神仙,你轻点,我的胳膊要被你弄断了!”

  林听将她搂的松了些,却并不放手。

  “老神仙,你放开我行不行?”秦楚月狠狠地推开他,“我并不认得你!”

  “你不认得我?对……你的魂魄定然没有全部归位,否则我怎会寻不到你。”林听说着又将她拉进怀里,“你别动,我先探探你的魂魄可有一丝归位的。”

  秦楚月暗道不好,怎么这几日都是要检查她魂魄的。她还未反应过来,林听的手就触上了她的眉心。

  他有些诧异说道,“竟没有一丝魂魄在体内?那你是如何行动自如的?”

  秦楚月低着头不说话,这种情况下,保持沉默可是上上策。

  林听感受到她胸前挂着一个魂力极其充沛的灵物,“你脖子上戴的是何物?”

  秦楚月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感知到了这凝魄鼎,这可大事不妙了!连忙瞎编乱造一通,“这是因为我没有魂魄,所以夜眸就借了一个魂魄给我暂用……对,暂用!”

  林听隔着衣服隐隐感觉到那里头似乎是有一丝魂魄的气息,只是,完全分辨不出这气息的味道和来源。

  “冥界的秘术果然多,如此说来,我还要去谢谢那个夜眸,让你能如常人一般,而不只是个肉身。”他温柔地整理着秦楚月额角的碎发,“不急,既然寻到肉身自有法子让魂魄归位。”

  秦楚月没想到自己这样都能骗到他,苦笑一声,“恩,魂魄会归位的……”

  他放下秦楚月,又抓住她的手,“你一人在冥界这四百多年定是吃了许多苦头,肉身竟然被损坏了。”

  “也没有啦,这四百多年我过得挺好的。只是,老神仙……”秦楚月轻轻推开他,向后退了一大步,“你不是要抓我的吗?”

  林听五万年来第一次真心展露笑颜,“我确是要抓你的。”

  “我只是采了一点点药而已,也并未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可好?”

  秦楚月说得诚恳,这老神仙好像并不如传说中的那样,既没有抓她,更没有问罪,反而笑得这样好看。

  “饶了你?”林听看着秦楚月的眉眼,听着她的话语,笑得更欢了,拉住她的手,“饶了你可以,只是你得日后都跟在我身边,寸步不离,以防再次盗药。”

  秦楚月微微蹙眉,心里暗道,这老神仙怎么一边笑得欢,一边又不许她离开了。

  “我可以保证再不盗药,可是……寸步不离可不行,我还要回家。”

  林听地笑很温柔,很自然,“家?你的家在何处?”

  秦楚月假笑一声,哪里敢真的说出烟月殿三个字,随意搪塞道,“我在冥市卖药。”

  她这句话倒是不假,这老神仙以后到了冥界也只会去冥市去药婆婆那里找。

  “以后你无需卖药了,跟着我即可,我便是你的家。”林听抬起她的右手,仔细看着那个可怕的窟窿,“此伤口为冥火所烧,何人如此大胆,敢烧你?本尊定要将他大卸八块!”

  秦楚月摸了摸右手上那个小洞,笑了笑,“我自己不小心弄的,老神仙不必在意。”

  她抽回自己的右手,整理好背包和衣裳,“那我就回去啦,老神仙后会有期!”

  说完就想化烟而逃,林听哪会让她逃走,又拉住她的手,“你修的是仙术,还回冥界作甚?”

  秦楚月觉得林听实在是奇怪,仿佛对自己了如指掌,忙陪笑着说,“回去叫陆王帮我制药啊!”

  林听怎么会轻易放她走,怕是此生都不会再轻易放她走了,“制何药?”

  秦楚月圆溜溜的眼睛笑成一个很好看的弧度,“兰玉膏,你知晓吗?就是可以消除伤疤的灵药。”

  林听微笑着点头,“自然知晓,你最会使这药。”

  “啊?我会使这药?总之,我要回去了,你快放开我!”

  秦楚月还未来得及去掰开林听的手,一道带着蓝色光芒的符咒飞速击向林听拉着秦楚月的那只胳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