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凝眸情种楚月圆1
骨肉相怜2019-11-19 10:122,547

  冥府并不像秦楚月在话本中见过的那般可怖,甚至,她还有一个朋友,这可是在人间从未曾有过的。

  小巧的烟月殿内,她每日以精魄为食,身上的疼痛渐渐轻了,却仍然无法正常行走。

  她生前本就对缝补衣裳十分在行,以卖绣活为生,为夜眸做好衣服后又在领口袖口用绿线绣上小巧可爱的骨头和冥火。怕衣裳太白,又根据竹烟找来的图样绣了大片的黑色山水。

  “竹烟,好看吗?”

  “好看!”竹烟看着那件黑色袍子眼睛都发亮了,“这不周山绣的就好似真的一般。”

  秦楚月也十分喜欢不周山,“不周山确是个好地方,以后有机会咱们一起去瞧瞧。”说着她又拿出一件小小的短裙,“这个给你的。”

  那是一件黑色与粉色搭配起来的小裙子,是秦楚月用余下的布料合起来做的,也绣上了精致的竹叶烟云。

  竹烟激动地说,“小月,这也太好看了吧!我从未穿过这么好的裙子。”

  秦楚月有些不好意思,“用边角料做的,你别嫌弃。不过,这些花纹我可是很认真地绣的,竹叶和烟云,是不是正好配你?”

  竹烟搂住秦楚月说,“多谢你,小月!诶……那你的呢?”

  秦楚月自然也给自己做了一身新衣裳,她死时穿的是一件绿色纱衣,被马车撞破了好几处,在十世镜中也是被剑气弄的破烂不堪,上面沾满了血迹灰尘。

  竹烟帮她脱下破衣,换上新制的粉色绸布百褶裙,看上去活泼可爱,精神焕发,忙夸奖她,“小月,你可真好看。咱们冥府里有这许多女魂灵,都没你好看。”

  秦楚月点点她的小脑袋,“你是觉得我待你好,才会这样夸我。”

  竹烟满脸骄傲,“就是好看,那咱们去送衣服给大殿吧!我背你!”

  秦楚月走了两步,虽有些歪歪扭扭,却也可勉强前行,“我可以自己走啦!”

  竹烟忙伸手扶她,“你慢些,我扶着你!明日我再去买些更好的精魄,估计再吃段时间,你就全好啦!”

  秦楚月笑着说,“那就借你吉言,先行谢过你这些时日的照顾。”

  竹烟拉住秦楚月的手,“好姐妹之间哪需说什么感谢!”

  两人慢慢走出烟月殿,走到那条通往冥王殿的大路上。

  “在那!这么巧,大殿刚离开,快点追上他。”竹烟轻轻推了秦楚月一把,笑着说,“我就不去了啊!”

  秦楚月艰难地跟着夜眸,正欲叫他,只见前方飘来一满身金光白衣翩翩的小仙童。

  仙童微微行礼,“大殿,奉帝姬之命前来接您。”

  夜眸的声音很冷淡,“多谢仙童。”

  那仙童十分傲慢,“帝姬托我询问,封神大劫的地火可备好了?”

  夜眸轻笑一声,这冥界与天界齐名,虽受帝姬管辖,可她毕竟不是神尊,派来个仙童也敢这般目中无人。

  他拿出一个蓝色的小瓶子,笑着说,“这地火便在玄幽瓶中,仙童请接好。”

  小仙童未做他想伸手便要接过玄幽瓶,白玉般的小手顿时被烧成黑色,“啊!”

  玄幽瓶向下落去,陷进夜眸的魂雾之中。

  “这地火被你摔没了,可如何是好?”夜眸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阴童,咕噜一声,那只假眼掉出,他顺手接住,只吓得那仙童捂着手摔在地上。

  “你是仙,这手总会好的,大约修个数百年就能恢复原状。”夜眸冷笑一声施法收回他胳膊上的灵虚火,若是真拿地火烧上一烧,这仙童怕是已经变成一堆白灰了。

  他头也不回地催动魂雾前行,装地火的蓝色小瓶也自行从魂雾里飞回他宽大的衣袖里。

  秦楚月匆忙跟着他,起先几步还好,越走腿就越痛,正想叫他,夜眸却突然飞得极快,消失在那黑色云层之中。

  “喂!夜眸!”

  她懊恼地跟着远方几乎看不见的身影,发现在街道尽头他消失的地方有一黑色云梯,秦楚月抬头向上看,看不清云梯的去向和尽头。她抱紧怀里的衣裳,随着黑色的云梯慢慢向上爬。

  黑色云梯越向上颜色越淡越清,仿佛所有污秽之物都沉入地底,纯净清澈之物都升上天空。

  秦楚月的腿脚不方便,爬得很慢,也不知爬了多久终于剥开头顶的彩云,探头出去,看到了云雾缭绕碧玉龙纹的南天门。

  也见到了正呆呆地望着那门出着神的夜眸,未来得及呼喊,忽听到身后一阵天兵的怒喝。

  “大胆魂灵!竟敢私上九重天!”

  她吓得险些从那云梯上滚下去,只见一名穿着白色铠甲的天兵散着金光而来。他手中拿着一柄宝剑,满脸杀气和鄙夷。

  夜眸瞬间便飞到秦楚月的身边,收起眼神中的询问和诧异,故作镇定地问道,“什么事?”

  “大殿,您怎么还不进去?”那天兵见夜眸来了,只是稍稍弯下腰行了礼。

  “本座在等她啊!”夜眸带着一丝轻笑指着秦楚月,“这可是本座的侍女。”

  秦楚月抱着怀中的衣裳,想往夜眸身边移上一步,却因腿上无力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我的腿……”

  夜眸忙用宽大的衣袖将地上的秦楚月卷在其中,放至魂雾上,假装怒道,“走得这样慢,下次别来了。”

  秦楚月揉着疼痛难耐的小腿龇牙咧嘴朝他做着鬼脸。

  “还调皮?你……”他注意到秦楚月怀里的衣裳,有一丝不解。

  天兵见秦楚月是夜眸带来的随从,也不好再发难,双手抱拳,“大殿可要看好这魂灵,九重天可不是如地府那般毫无规矩礼数的去处。”

  秦楚月一听就不高兴了,“喂!你怎么说话的!我们……”

  夜眸捂住她的嘴,笑着摇摇头,意识她不要再说,秦楚月这才愤愤低下头不再说话。

  那天兵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

  秦楚月朝着那天兵的背影挥舞着小拳头,随即又问夜眸,“夜眸,这里是哪里?九重天?”

  夜眸看着秦楚月张牙舞爪甚是可爱,笑着说,“你这小丫头,怎么跟着我走到这里来了!你的腿,可以走了?”

  “是啊!”秦楚月笑得有些苦,“就是走得时候奇痛无比。”

  “那样痛你还跟着上来?”

  “我有东西要给你。”秦楚月将黑色长袍递到夜眸怀里,“赔给你的衣裳。”

  夜眸接过那白色的袍子,见到上面精细的绣活,心中一丝感动,问道,“你……就为了送这件衣裳?”

  秦楚月点点头,笑得灿然,“是啊!”

  夜眸点点她的额头,“待本座回地府,再送不迟啊?”

  秦楚月一拍脑袋,“是啊,我还爬了那么久,腿都疼死了,真是蠢。”

  “呵呵!”夜眸也笑得很欢,“这倒是我这三万多年来第一次笑着上九重天。”

  秦楚月看着周围彩云氤氲,满脸惊奇问道,“哦?为何?这地方祥云飞舞,流金溢彩,看着美极了!这样的美景,你见了不高兴吗?”

  夜眸看着那碧玉龙纹的南天门,叹了口气,“你这小丫头,又懂些什么了!”

继续阅读:七、 凝眸情种楚月圆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