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裁做新衣以报恩2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457

  竹烟不明秦楚月的担心,因占了便宜开心得很,“小月,下次咱们买东西只要搬出大殿的名字,就不用花钱!”

  秦楚月点点她的小鼻子,“你个小丫头,夜眸给了你不少冥币,你是不是都偷偷留下了?”

  竹烟笑着说,“那是,以后我们若是没有这靠山了,这些冥币也可保我们过很久了!”

  秦楚月摇了摇头,“小气!竹烟,你说,夜眸的衣裳做多大的?”

  竹烟摇了摇头,嬉笑着说,“这我哪知道,我见上次他是抱着你进殿的,既然你俩抱过,难道还能不知晓他的尺码?”

  “收起你的歪心思,这我还真弄不清!”秦楚月看着远处如小黑点般的冥王殿,“去问问他!”

  “好!”竹烟格外地配合,“你若是真的嫁给大殿了,那便是这冥界的后!我是冥后的朋友,该有多风光!”

  “你说什么呢!”秦楚月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什么嫁给他,莫要乱说。”

  竹烟走得更加快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到了那座十分雄伟磅礴的冥王殿外。

  冥王殿是冥界最大的宫殿,处在冥府的最深处,是一座石制宫殿,墙壁和屋顶都是大块的黑色石头砌成,每块石头上都有雕琢精细的壁画。或是九天玄女、彩云祥兆,或是各类妖魔鬼怪、恐怖刑罚。

  殿门很高,却不宽,远远望去好似一把利剑从空中插进墙壁之中,使得这高大的黑色建筑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此处没有黑色云雾铺成的道路,一道宽大的黑色石桥连接了殿门与主街道,冥王殿也不是建在云雾之上的,下面就是猩红的地底。一道道裂纹纵横交错,看上去狰狞恐怖。

  除此之外,这四周的冥火是整个冥界最易迷惑人心的幽冥火,普通人只需看一眼就会被勾去魂魄。就算是修入仙道的人或妖也会被其迷惑心智,非金仙之上不可接近。

  秦楚月有些害怕地问,“竹烟,这个地方怎么看上去如此阴森?”

  竹烟也向后退了一步说,“这许多的幽冥火,我都不敢过去了。”

  秦楚月看到冥王殿后有一黑塔,那高耸入头顶黑云之中的塔尖,竟泛着艳红的光芒,便问,“那高塔处怎会有红光?”

  竹烟一脸向往说道,“冥界存宝物的琴鹤楼,那里头装得可都是冥界至宝,我听说,大殿就住在那楼上,整日里看着那些宝贝,才会深入简出。”

  秦楚月点了点她的小脑袋,“你的小脑瓜子里就想不出点什么好的?夜眸怎会成日里去看着什么宝贝,我听他说要回去炼什么丹药。”

  竹烟远远打量着那黝黑巍峨的宫殿说,“炼丹房,应该在两侧的这些偏殿之中,可偏殿那样多,我们怎么找?”

  秦楚月也犯了难,这冥王殿实在太大,四周又极其荒凉连个人影也没有,想了想说,“对了!咱们只需要衣服,非要找人做什么?他那件衣裳碎了,定会扔了,冥王殿的废物都在哪啊?”

  竹烟叹了口气说,“小月,你真是对冥界一无所知啊!冥界的废物一把鬼火就烧的连灰都不剩。”

  “那是谁烧呢?”

  “自然是阴童啊!”

  秦楚月不死心继续问,“在何处烧?”

  竹烟指着殿外拐角处一间小小的冒着绿烟的屋子说,“那,废物一烧就会变成绿烟,升入黑云之间,便再也寻不到踪迹了。”

  秦楚月忙说,“咱们去看看,说不定还没烧完!”

  竹烟无奈点点头,“还没烧人家就肯给我们了?你可不知道,冥王殿的阴童眼界都高着呢!”

  她们快速来到那小屋外,轻轻敲了敲门,“没人吗?”

  竹烟一脚踢开门,“这种地方哪会有人把守,又不是什么藏宝贝的地方。不过没人在,那东西定然已经烧完了。”

  秦楚月一眼就瞧见了那件破成碎布条的黑色袍子燃在绿色的冥火里,“你看,没烧完!”

  竹烟放下秦楚月说,“已经燃着了,没烧完也不能碰了,会烧坏你的!”

  秦楚月到底还是不了解这冥界的冥火,竟敢伸手去拿那还没燃着火的半截衣裳,“啊!”

  虽扯下了半截袍子,绿色的冥火也窜上了她的手背,眨眼间将她雪白的手背烧出个小洞,露出森森的白骨。

  “小月!”竹烟吓了一跳,这秦楚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夜眸怪罪下来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她连忙背起秦楚月冲回自己的小宫殿,“你忍着点,我那里有烧伤药,诶哟,你这个傻子!”

  “我们……不是魂灵吗?怎会怕……冥火……”秦楚月不敢碰自己的手,这一瞬间的痛楚让她几乎晕厥过去,说话都有些颤抖。

  竹烟愁眉苦脸想着夜眸会不会责罚,“你做人的时候怕不怕人间之火?”

  秦楚月暗骂自己蠢死了,却又想想,自己已经死了,不禁觉得自己十分滑稽。强忍着疼痛,笑着说,“我估摸着是被自己蠢死的!”

  “我瞧也是!”竹烟有些心疼她,冥火烧身可是最严厉的惩罚,那痛苦难以想象,“若是痛的厉害就叫出来,此处就你我二人,不必怕丢脸!”

  回殿后,竹烟忙帮秦楚月涂上了药膏,好在那药膏十分灵验,抹上便不疼了,但那块皮肉却是长不回来了,手上多了个铜钱大小的窟窿,实在是不雅观。

  秦楚月有些惋惜道,“诶,这还能长得回来吗?”

  “你做梦呢?大殿魂力高深还不是缺眼无足。”

  秦楚月倒也想得开,靠在床上,量尺寸,做衣裳,再也不提手上破洞之事。

  竹烟见她不再伤心,有些奇怪,问道,“小月,你怎么不觉可惜啊?”

  秦楚月本就是随遇而安之人,手上多个窟窿也不会如何,不痛不痒的,便笑着说,“我死都死了,还可惜自己手上多了个窟窿做甚!还不如做好衣服,还上人情,好好在这冥界过日子。不对,我已死了,不能再叫过日子了,就该叫修炼修罗道!”

  “能想开便好!”竹烟嘻嘻笑起来,“你还可顺便与大殿多走动走动,说不定就……”

  秦楚月虽行走不便,手上的力气也是恢复了一些的,立刻拎起竹烟的耳朵,“嫁人?我才不!你若再说这样的胡话,我就叫你做一只耳!”

  竹烟忙抓住自己的耳朵,“投降,投降!别真把我耳朵拧下来。”

  秦楚月看着她也开心地笑了,“既然咱们俩同住在此,就该给这小殿起个名字。”

  竹烟一脸茫然,“这我可不懂。”

  秦楚月生前也是识字爱读画本的,“你叫竹烟,我叫楚月,就叫烟月殿如何?”

  竹烟拍手道,“好啊!我不仅有名字,连住的地方都有名字!”

  秦楚月想了想,觉得再挂给牌匾才有气势,便说,“你去找块木板,我们明日就写好名字挂在门边。”

  “好!”

继续阅读:六、凝眸情种楚月圆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