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裁作新衣以报恩1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506

  阴暗的地府在红黑的云雾之下,暗无天日,到处都飘着幽暗的冥火。秦楚月所在的宫殿却有白烛可点,甚至还有一个燃着红色火焰的小铁盆。整座殿内暖意融融。

  “竹烟~”秦楚月已经躺了十来日,虽然她现在已经可以自己起身,却走不远。

  竹烟忙应了声,“小月,你怎么又起来啦?”

  小姑娘个子不高,力气却不小,抱住秦楚月就往殿里送。

  秦楚月无奈道,“虽然我已死了,却也不至于被你个小丫头抱来抱去。”她有些想挣扎,身体却并不允许。

  竹烟把秦楚月放到床上,语重心长地说,“小月,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我去帮你买啊!”

  秦楚月叹了口气,“有没有布料卖?”

  竹烟面露难色,这里是冥界,到处都是漆黑一片,有光亮也是绿幽幽的冥火,谁会去买布料这样的东西?

  “冥府像咱们这处一般光亮的地方可不多,所以卖布料的也不多。”

  秦楚月想了想说道,“要不,你帮我做个车子,我想出去寻一寻。”

  竹烟叹了口气,“我背你去,先跟你说好,冥市可是没有那东西卖的,要是有,也在十里坡的张婆婆那里。”

  “十里坡?”

  竹烟解释道,“十里酒楼那里的路口,下面就是十里坡。张婆婆专卖人间杂物,有些魂灵思凡,也会去买。就是……那里不大太平,不过只到张婆婆那,应该没什么问题。”

  秦楚月抱紧竹烟的小脑袋,感激地说道,“多谢你,带我去那吧!”

  “莫要谢我,你可是我的福星,让我做了阴童还能有姓名,要知道,”她低声说道,“十方阎王可都是没有名字的。”

  秦楚月不解地问,“为何?”

  竹烟摇晃着小脑袋说,“入了魂道,抛去生前事,自然连名字也要丢了。”

  秦楚月看见迎面走过来两个阴童,又问,“那他们都叫阴童,如何分辨?”

  竹烟苦笑一声,“无人收你做徒弟,你便只能受阎王和阴差的使唤,哪里需要名字了。”

  秦楚月点点头,“那你就该寻个师父!”

  竹烟无奈地说,“我只是普通仙灵,罪仙出身,连仙品都没有,怕是没有阴差愿意收。”

  秦楚月接着问,“为何?很多差事不需要高强的法力吧?”

  “地狱的那些刑罚,我看了就晕,执行司待不下去。做阴兵,你看我这身量,也是不行。最近又不缺勾魂使,诶……没戏没戏!”

  秦楚月听她稚嫩的声音说出的话却很老道,不禁笑了笑,“我是福星,定能助你寻一个好师父。”

  竹烟对秦楚月也是十分好奇,问道,“小月,你不过是个新来的魂灵,为何大殿会待你那样好?”

  秦楚月原先不知道夜眸的身份,这几日也在竹烟嘴里知晓,这三界之中,仙界由东君掌管,冥界就由夜眸掌管。人间十分复杂,有妖、有人,他们可凭本事修炼,上则入仙道,下则入修罗道。

  夜眸则是修罗道第一高手,修行的年月只有不过六万余年,堕仙入冥界后仅一万年就修成了冥界无双,是三界第一奇才。

  秦楚月也不知夜眸为何会对自己另眼相看,其实,你若是去问夜眸,他自己怕是都说不上来。

  “夜眸吗?我想是因为他许久未做过勾魂的差事,恰好碰见我这么个投不了胎又弄不清原因的人,心生好奇。”

  竹烟皱眉问,“哪个人会因心生好奇折损功力去救别人?”

  秦楚月呵呵笑着,“他那是怕玖王被问罪,不得已才救得我。不过,虽说如此,我也是要报恩的,前面那个绿色灯笼是不是张婆婆家?”

  “正是。”竹烟警惕地看着四周,确定并无异常,忙加快了步伐来到一间小木屋门前。

  那幽绿的灯笼在阴风中晃个不停,一扇破旧的乌木门在风中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秦楚月伸手推开门,一个身着大红衣裳的婆婆坐在摇椅上,哼着不知名的歌。

  她有些胆怯地问,“张婆婆吗?”

  张婆婆抬眼看了看门前奇怪的两人,惊奇地说,“魂魄散成这样竟未灰飞烟灭,是哪个阎王救了你?”

  竹烟自豪地说,“是大殿救了小月!”

  张婆婆走近仔细看着秦楚月,满脸不解说,“夜眸?这倒是奇了!”

  秦楚月不明为何张婆婆会觉得奇了,竹烟却好似十分了解般点点头,“大殿待小月可是非同一般的。”

  张婆婆的笑声比一般的魂灵都要动听的多,“难不成那老树要开花了?”

  秦楚月摇摇头说,“才不会是什么老树开花,他将我扔在殿里十余日都未曾来看过我。”

  “小月!这个可以不说!”竹烟似不希望秦楚月告知别人她与夜眸其实并无什么特殊关系。

  张婆婆倒是很欣赏秦楚月这实在的个性,说道,“小月?哈哈!倒是个实诚的小丫头,可你身上这股子白烛气味可不一般。说吧,要来买什么?”

  秦楚月从竹烟的背上下来,趴在那矮小破旧的柜台上说,“婆婆,我想要布料。”

  张婆婆有些诧异,“布料?什么布料?红色还是绿色?我瞧你穿粉色也该好看,这有一块粉色的布料,昨日才来的新货,要不要看看?”她伸手一挥,就有好几匹五颜六色的布料出现在秦楚月面前。

  秦楚月摇摇头说,“我要做男子衣裳的布料。”

  张婆婆咯咯笑着,“给夜眸做的?”

  “是啊,他为了救我,弄坏了衣裳,我还把他一只袖子扯了下来。”秦楚月不好意思挠挠头,思忖了一会,说道:“我想要白色的绸布。”

  张婆婆施法将地板上的暗门打开,一只手臂突然变得极长,伸进那暗门里拿出一匹白色绸布,说道,“我可未曾见过大殿穿白色的衣裳,他不总是一身玄衣?咱们魂灵可都不大喜欢白色。”

  秦楚月十分满意这白绸,笑着说,“这颜色不错,总穿玄色有何意思?竹烟,给钱。”

  张婆婆忙推脱,“诶~算了,给什么钱?帮大殿做衣裳,你可别忘了,做完了告诉他,布料是张婆婆送的,以后月检店铺之时,叫他手下留情些即可。”

  秦楚月感激地点头,“好,我一定传到!多谢婆婆。”

  接着张婆婆又取出一匹粉色的布料递给秦楚月,“这匹粉红色的婆婆也送给你,做好衣裳穿去给他看,说不准,这好事就成了,日后可别忘了张婆婆!”

  秦楚月想推迟,竹烟却满意地把布料用一根不知哪里来的绳子穿好挂在脖子上,又背起秦楚月,毫不客气地说,“多谢你,张婆婆!”

  张婆婆竟还觉松少了,又拿出一个针线包,“不谢,这针线也拿去,好好做!”

  秦楚月拿着针线包,点头致谢,竹烟背着她就往回赶。

  一路上,秦楚月便开始在脑子里打样,想来想去也无法确定夜眸的尺寸。

  “这尺寸,咱们还得去冥王殿去问问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