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冥府魂术修罗道2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501

  一袭玄衣由天而降,夜眸挥动羽扇,眉似寒剑,目光如炬,与无形剑气抗争着!

  他张开宽大的袖袍将秦楚月护在怀里,看着秦楚月的魂魄一片片碎裂,飘零在空中。

  一念之间,毫无原因可循,夜眸竟会耗费将近五百年的修为勉强捡回了秦楚月那些残破不堪的魂魄。

  秦楚月痛苦地挣扎着,最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玖王焦急地走来走去,“怎会到现在还未醒?这十世镜怎会打散她的魂魄?真是离奇古怪!”

  一位白胡子黑袍老人一脸鄙夷道,“你少说两句吧,见那镜子有问题你就该进去把那小魂灵拉出来!”

  玖王气不打一处来,瞪着他说,“乙王,你就会马后炮!这不是要看她的前世嘛,还没看到就拉出来?”

  乙王排行老二,因贰王不好听自己改成了乙王。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道,“老玖,她若是救不回来了,你就要去最底下待上个几百年,那滋味定然好受!”

  玖王心里也是极害怕,“诶!我说老肆!你怎能如此落井下石!”

  “都别说话了!”夜眸坐在一张黑色石床边,拿着还魂针帮秦楚月修补着已经碎的快成渣的魂魄。

  还魂针修补魂魄极其耗费灵力,夜眸本就在十世镜中受了伤,此刻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竟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小魂灵如此费心费力。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楚月终于微微睁开双眼,见到脸色愈加苍白的夜眸问道,“夜眸……我怎会在此处?”

  玖王忙冲到床前,“诶哟,小丫头!你可吓死老子了,总算醒了!”

  秦楚月看到床周围除了玖王之外还有两个与他穿着相似之人。

  一个是肆王,他脸色惨白,修长的眼睛像极了画本里的白无常。另一个看上去年纪很大,满头白发和还长着长得拖在地上的白色胡须的则是乙王。

  “你可得好好感谢大殿,若不是他自损功力救回这丫头,有你好受的!”肆王一声冷笑,盯得秦楚月打了个冷颤。

  玖王还要与他斗嘴却被夜眸打断,“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有些话要问她!”

  夜眸虽看上去温和可亲,说话却有一股无人敢违背的气势。

  “那我等就先行告退了!多谢大殿!”玖王恭恭敬敬行了礼拉着另外两人离开了。

  夜眸那身黑绸长袍上满是裂痕,仿佛受了千刀万剐般,脸上神色疲惫,也没有了初见时的温柔笑意。

  秦楚月见他如此狼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是你救了我吧?”

  夜眸点点头。

  秦楚月拉了拉他破损成布条的衣袖,叹了口气说,“你受伤了吧?你为何要救我?我本孤苦无依,你又何苦来救?”

  夜眸抽回袖子,怒道,“你这小丫头,不思回报,还说此等风凉话。”

  刺啦一声,那本就破烂的袖子被秦楚月扯了下来,露出一条白的发亮的却伤痕累累的胳膊。

  秦楚月忙蒙住眼睛,“对不住!”

  “你……咳咳……”强行进入十世镜把她已经碎了的魂魄拾回来最少毁了他五百年的修为,不仅如此,镜内不知为何涌出那股极强的仙力在与他对抗,导致他动用魂术自保,又最少丢了数百年的灵气!再算上为她缝补魂魄,这一千年都算白修了!

  秦楚月偷偷睁开眼,看着夜眸少有的横眉怒目,鼓起勇气拉住他的一根小手指,“不要生气,我明日就帮你做新衣,可好?”

  夜眸怒哼一声,“不必了!”

  秦楚月坐起身子,才觉得浑身疼痛,“诶哟……怎么这么痛?”

  夜眸虽生气,却也有些心疼,“没心没肺的丫头,疼死你才好!”

  秦楚月笑着说,“我已经死了,如何再死?”

  夜眸被她的没心没肺彻底打败,摇了摇头说,“你那算什么死?真正的死乃是魂消魄散,三界之中再无声息,那痛苦,想你已经历过一次了。”

  他将光溜溜的胳膊收回身后,重新坐回床边,单手扶着秦楚月躺好。

  秦楚月疼得龇牙咧嘴,“夜眸,方才那个镜子里似乎有人在用刀剑把我斩成碎片,他是谁?为何要对我如此?”

  夜眸叹了口气,“本座不知,你上一世的记忆很清楚,再之前的,就好像是被什么人困住了。且此人仙力高强,那不是一般的封印之术,本座也无法破解!”他看了看自己破碎的衣裳和满是伤痕的手臂,“才会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

  魂灵是无法恢复血肉的,这些伤好了也会留下伤疤,如此多的伤疤,看上去还真是令人胆战心惊。夜眸看着秦楚月那双明亮的眼眸,干净澄澈,似乎所有不理智地保护都有了原因。

  秦楚月却没有想那么多,继续问道,“他为何要封印我?是与我有仇吗?”

  夜眸思忖良久,说道,“或者,你是九重天上的罪仙?可你明明是魂灵而非仙灵,魂魄也澄澈透明,无一丝邪祟之气,不像是犯了什么重罪的,五万多年,本座见过无数获罪的神仙被罚轮回,也没有你这般毫无仙气的,倒真是奇事一桩。”

  秦楚月对此也是一头雾水,“我似乎总能瞧见很多闪电和白色的钉子,那钉子钉在我身上,钻心的疼。”

  夜眸也见到了十世镜中那奇异的景象,“那是散魂钉,应是那人封印你之前先将你的魂魄打散。那闪电?有可能是天雷,或是凡间的雷电。”

  秦楚月微微动了动身子,好像更疼了,“诶哟,怎么这样疼?”

  “本座只是用魂术将你的魂魄强行缝合在一起,怕是你……”夜眸不愿告诉她这魂魄几乎再难恢复如初了,除非……

  他朝秦楚月温柔一笑,“本座先走了,你便在此处养着,会有阴童前来照看你……”

  “你别走……别走行吗?”秦楚月拉住夜眸的小手指,“就多陪我一会儿,可好?”

  “本座……公务繁忙……咳!先走了!”他几乎是硬掰开了那雪白的小手,乘着魂雾飞速离开屋内。

  院里有一个新来的阴童,已在地狱赎清罪孽。她本是九重天上的小罪仙,大概十三四岁的样子,长得倒也可爱精致,负责这一片院子的打扫。

  夜眸朝她挥挥手说道,“你过来,自今日起,你专门照顾里头那个魂灵……那位姑娘,若有要事,便去冥王殿寻我,需是要事才可去,明白了?”

  “是!”

  “你叫什么?”

  小阴童有些不解的挠挠头说,“竹烟!可进了地府当差不就得舍了姓名吗?”

  夜眸想了想,若是不让个特殊的阴童照顾,秦楚月怕是要痛苦数万年再悲惨死去,“本座特许你可用姓名,这些你拿好,每日去冥市买些精魄给她养养魂魄。”

  夜眸丢了一个小布包给她,沉甸甸的。

  竹烟睁大了眼睛说,“这许多冥币,能买多少精魄啊?”

  “日子长着呢,用完了便到冥王殿去取。”他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

继续阅读:四、裁作新衣以报恩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