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冥府魂术修罗道1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433

  耳边风声鹤唳,传来数不清的哀嚎和哭泣,穿过幽暗的冥界大门,秦楚月才偷偷睁开眼睛。

  一条黑色石板路蜿蜒曲折,通向未知的远方,街道两边有很多矮小的黑色窝棚,棚外挂着一些鲜红的招牌,上头写着:‘心’、‘眼’、‘手足’、‘药’、‘精魄’……

  “这里有上好的人心,需不需要?还有许多美人精魄,可保你貌美如初。”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独臂老人正在推销着自己手中一颗仍滴答滴答流着血的心。

  秦楚月拉紧夜眸的胳膊,把头埋的很低。

  夜眸低头温柔地问,“怎么?害怕了?冥市是个极好的地方,你若一直过不了那黄泉门,日子久了便会发黑腐烂,这冥市里卖的东西你都用得上……”

  秦楚月斜眼去看那老妇,她弓着身子朝夜眸行礼,“大殿今日亲自去收魂灵啦?”

  夜眸笑着说,“老玖喝多了,代收。”

  秦楚月听着他们如常人般对话,不觉多看了那老妇几眼,她藏在斗篷里的脸呈青灰色,唯一的胳膊上还有一两处黑乎乎的霉斑。

  她声音苍老,透出一股凄凉之意,“这姑娘竟过不了门吗?看着纯净透明,怎会过不去?”

  夜眸叹了口气,“确是怪事,本座正要带她去查验一番,这便告辞。”

  “大殿慢走。”老妇人笑得真挚却凄冽,秦楚月又吓得躲到夜眸的衣袖之后。

  夜眸点点她的额头,笑着说道,“你不用怕,他们都是些与你一般难以投胎之人。”

  秦楚月有些不明白,人死了都会入冥界投胎,她今日才知还有些无法投胎的,便问,“他们为何无法投胎?”

  夜眸指了指前方一个身披银制铠甲,手中拿着宝剑的浑身黑气的男子说,“他被同袍陷害,怨气难消,无法过黄泉门。刚才那个卖心的老妇人一世无儿无女,心愿未了,无法过门。还有那边的孩童,生前顽劣,需报了父母恩才可过门。”

  秦楚月觉得这些魂灵似乎不再像方才那般可憎可怖了,夜眸继续说道,“冥市住的都是无法投胎的魂灵,与你是同类,你大可不必害怕。这冥府其他地方还住着前世是妖的山灵,或者前世是罪仙的仙灵,他们也都不可怖。有一些逃狱而出的专食精魄的怨灵和专食肉身的恶灵,你倒是需要小心些。”

  秦楚月心中又害怕起来,抓紧了夜眸的衣袖,却不敢再问。

  夜眸的云雾飞得很快,黑石板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牌坊——‘冥府’。

  一幢幢或黑或绿的房屋鳞次栉比排列在路边,有驿站有酒楼,甚至还有戏园。

  前方一排排台阶继续向下,几十座小宫殿排在最前方,后面是十来座较大的宫殿,它们不规则地座落在一片片黑色的云雾之上。

  每座殿上都没有名称,只有一个大大的数字,从壹到拾,最下面是一座很大的墨绿色宫殿,却是有牌匾的——‘冥王殿’。

  秦楚月跟着夜眸先进了上面写着玖的那座宫殿。殿内十分冷清,只有两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孩子在打扫。

  “阴童,玖王呢?”

  两个阴童一齐过来行礼,其中一个说,“玖王在里头,睡觉。”

  另一个补充,“吃多了酒,醉了。”

  一个马上责备道,“叫你啰嗦!”

  另一个立刻反驳起来,“大殿进去也能瞧见,玖王吃酒是常事,有何说不得?”

  夜眸叹了口气,不再理会他们的争吵,进入房内。果真是鼾声如雷,床上那个穿着蟒纹黑袍的黑脸虬髯大汉完全不知有人造访,睡的正香。

  夜眸大声在他耳边叫道,“玖王,玖王!”

  床上的汉子生气地说道,“谁啊?扰人好梦!”

  夜眸满脸嫌弃,“本座帮你把这魂灵招来了。”

  玖王揉了揉眼,“送去黄泉门那就是。”

  “她过不去!交给你了,本座还有一炉丹药未曾炼好。”夜眸抱起秦楚月,将她放在地上,“再见了,小姑娘。”

  秦楚月有些害怕地拉住他的衣角问,“你要去哪?”

  玖王打了个哈欠,笑着说,“这小魂灵看中大殿了,大殿带我去送她一程不就好了!”

  夜眸皱着眉看着还未醒酒的玖王说,“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本座难道是什么闲散之人吗?成日里只知吃酒,下个月林听的封神大劫,要不就你代本座去参加!也去吃吃九重天上的琼浆玉液!”

  “诶!”玖王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别介,大殿,我这就带这小魂灵去好好查看一番!”

  夜眸轻抽回被秦楚月握得紧紧的衣角,“你应不是犯了什么罪,或是有什么心愿,或是有恩未报,他会带你去十世镜那里查看,不用害怕。”

  秦楚月见他真的要走,便只能点点头,看着他消失在殿门口。

  玖王甩了甩袖子,掀起一股阴风,伸了个懒腰,接着怒哼两声,“小魂灵!跟我走!”

  秦楚月唯唯诺诺跟着他,来到一座很偏僻的宫殿——轮回殿。

  这殿与其他殿里不同,没有绿色冥火,却是白烛高挂,一片金光灿灿。

  殿内什么多余的装饰也没有,只有一面人形铜镜,上头蒙了很厚的一层灰,里头云雾缭绕,似淡墨轻染,无数人影忽远忽近,若即若离。

  “站那前面去,这灰尘怎的这么多,没有阴童打扫吗!”玖王将衣袖挥舞,一阵强风吹来,顿时灰尘翻飞。

  “咳咳!”秦楚月被呛得咳了半天。

  玖王带着满身酒气,说话也有些含糊,“十世镜,可看清你前世经历过的事情,待我做法之后,你会头疼欲裂,莫要慌张……本王会帮你找到究竟是犯了错,还是恩未报、愿未了,亦或是怨气难消,我瞧你魂魄澄澈,长得嘛,也不错,”他嘿嘿笑了两声,“说不定是什么情债!”

  秦楚月摇摇头,“我不过十六岁,也未成婚。”

  玖王笑着说,“傻丫头,说不定是什么旁的人暗自喜欢你,自己的魂魄不知不觉拉住了你。总之,一瞧便知!准备好了!”

  突然一阵阴风四起,秦楚月仿佛被人抓起来一般扔进了那镜子里,顿时头晕目眩,脑袋胀痛得好似要炸裂开来……

  前世的一幕幕回转在眼前,被马车撞得飞至空中,在绣房做着绣活,父母去世,直到回放到她呱呱坠地。接着,她的身体仿佛像撞上了一堵墙一样,无法穿过屏障再往前看。

  不一会儿,她的身体开始剧痛难忍,便如同被无数巨石反复击打,生不如死。

  一块块带着电闪雷鸣和血肉横飞的记忆碎片在空中翻飞,秦楚月抱住脑袋,大声尖叫,“究竟是为何?!”

  她觉得自己的魂魄快要被撕裂,整个人要堕入三界之外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