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黄泉门外忆云烟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574

  长街红灯肆意,画舫弦歌四起。路边一三岁孩童手中拿着一根瘦弱的断臂,面无表情地啃食着。

  几个身着红衣的妖娆女子轻飘飘穿过秦楚月的身体,月光凄冷,照着她们惨白亦空无一物的脸颊。

  秦楚月不自主地颤抖着,猛地回头,才看见地上躺着一具绿衫尸体。

  鲜红的血慢慢向四周扩散,直流过她的裙边,流向屋角。

  秦楚月那轻飘飘的身体吓得不停向后退着,几只乌鸦凄冽啼叫,“我的尸体?我……死了?”

  她正要逃跑,一个身着黑袍之人拂袖乘雾而来,轻声道,“姑娘欲往何去?”

  他语气温和,做书生打扮,手中一把黑色羽扇随意摇着。面若白玉,笑眼如弯月,就连身边飘着的那几团忽明忽暗的冥火也显得没那么可怖了。

  “姑娘怕是得随我走一趟了。”

  十里长街上的魂灵一时间都遁去了行踪,似乎都怕了他。

  “走吧?”

  秦楚月胆怯地问,“去哪?”

  “黄泉门。三界轮回,因果有报,姑娘身前若无过失,自可安心投胎,不必担心。”他微微一笑,右眼珠竟掉了出来,他习以为常地接住,“姑娘莫怕,我眼珠被人摘去了,按个假眼不才不会吓着别人。”

  殊不知秦楚月已吓得腿脚酸软,迈不开步。再看他的双腿,藏在薄雾之中,却找不到双脚。

  他似乎注意到秦楚月的目光盯着身下的薄雾,又笑了笑道,“双脚也没了,魂雾助行。”

  他虽笑得很灿烂,却因右眼那黑漆漆的深洞,显得狰狞恐怖,“咱们走吧!”

  他衣袖轻拂,秦楚月便觉自己的身子轻飘飘地飞上半空,最终落在那片薄雾之上,“坐稳了,虽然摔下去不疼,却有碍下一世的容貌。”

  秦楚月紧紧抓住那薄雾,坐上之后方觉神奇,看似如烟般飘渺,摸着却似棉絮般柔软。

  “你可小心些揉捏,这魂雾我修了三千年,让你掐走一块怎么得了。”

  秦楚月忙收回手,身子却是一歪,险些掉下去,满脸的惊魂未定。

  黑袍男子也坐下来,露出了小腿上的森森白骨,不紧不慢地问道,“姑娘年纪轻轻,怎的死了?”

  秦楚月却也是十分奇怪,今日是她的生辰,在街上寻花灯玩,怎的就被一辆马车撞死了呢?心中满是惆怅和不甘心,便问他,“若是冤死,还可再回人间吗?”

  “呵呵,”他摇了摇手中羽扇,答道:“你已死了,便只有投胎转世方可再回那人间。”

  “哦。”秦楚月低下头,“那我投胎之后还会是人吧?”

  “我瞧你身无恶气,应是可以投胎为人的。”

  秦楚月这才放心地笑了笑。

  黑袍男子侧头瞧她,问道,“怎的还笑了?往常那些人都是嚎啕大哭,诉说不甘,你却坦然。”

  秦楚月坦然道,“死都死了,还哭做甚?那人世间并无我的亲人朋友,有何不甘?再投胎指不定还能更好些。”

  黑袍男子粲然一笑,倒是未曾见过这样坦然的女子,“前面就是黄泉门。”

  他破例用一缕魂雾又多送了秦楚月一程,将她放在黄泉门边。

  秦楚月朝他微微一笑,“这魂雾真是神奇,对了,还未请教姓名。”

  “你过了门便要饮下忘川水,总会忘的……”他转念又想,反正终会忘记,说了也无妨,“本座是冥王大殿夜眸。”

  “夜眸,多谢你送我。”秦楚月转身走向那扇绿幽幽的大门,却只听砰的一声,被弹得老远。

  霎时间,秦楚月的脑子里闪出无数幻境,封神台上电闪雷鸣,无数的散魂钉钉在她身上。

  凄厉的尖叫声响彻云霄!

  渐渐,那冰冷的散魂钉变成一轮圆月最终幻化成一袭青衣,秦楚月看得呆了,仿佛只一背影便可空度岁月。

  如黄粱一梦,似雾中桃花,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秦楚月悠然转醒,抬眼撞上了夜眸那空洞洞的眼眶,吓得险些叫出来。

  他盯着秦楚月看了很久,似乎那黑洞里头另有玄机,可看清一切,“姑娘,我竟瞧不出你做了何伤天害理之事,这黄泉门你不仅过不得,还险些被打散魂魄。”

  夜眸自然地安回眼珠,“难不成……有什么人困住了你的气息?”

  秦楚月不安地问,“这是何意?”

  夜眸满脸疑虑,“真是蹊跷!你只是凡人,谁会大费周章困住你?”

  秦楚月看了眼不远处那扇绿幽幽的门,门间似有青色漩涡,吸引着她的魂魄,“月儿,月儿……”

  秦楚月竟觉得这叫声十分熟悉,不知不觉中凌空而起,往门处飞去。

  “诶!”夜眸忙拉住她,“你难不成想魂飞魄散?”

  秦楚月这才回过神来,“那门总唤我。”

  “唤你?”夜眸掌管冥界已有三万余年,那门何时出过声,唤过什么魂灵!

  秦楚月看着黄泉门,问道,“你不曾听到吗?”

  夜眸却是被这个小丫头的奇异之处吸引了,“不曾听到。不过,你倒是个有趣的魂灵!你叫什么名字?”

  “秦楚月。”

  “秦楚月?楚月?”夜眸越发惊奇,“你这名字竟与五万年前的那位帝姬极为相似。”

  “帝姬?是什么人?”

  “她可不是人,”夜眸伸手拉住秦楚月的手,让她安稳坐在身边,“她是九重天上唯一的神,前任帝姬初月。”

  秦楚月睁大了眼睛问道,“神仙?我可从未见过,她长得好看吗?”

  夜眸看着她笑似春水,“是个极老的神仙!至于长得好不好看,我也没瞧清楚。”

  秦楚月歪着脑袋问,“那她现在不做帝姬了吗?”

  “五万年前,她为灭除妖帝,牺牲了自己,魂飞魄散,湮灭在三界之中了……”夜眸带着一丝惋惜,帝姬初月对他有恩,是个极好的神仙。

  秦楚月叹了口气,“真是个感人的故事~”

  “小小年纪,知道什么感人了……”夜眸不禁点了点她的额头,笑着说,“既然过不了这门,便去下面,弄清楚你为何无法过黄泉门。”

  魂雾缓缓飞行,秦楚月看着底下的黑红云河,拉住夜眸的衣袖,问道,“下面是何处啊?能不能不去?这底下不是什么好去处吧?”

  夜眸故作吓人之色,“阴曹地府。”

  “啊!”秦楚月惊的抱住夜眸的胳膊,“不去不去,我在画本中瞧过,都是些极其恐怖的地方。”

  夜眸笑笑,“不去可不成,我便住在这最底下。”

  秦楚月只知阴曹地府里那些可怖的牢狱,却不知晓冥王殿也在那底下。

  夜眸不再吓她,轻声道,“十方阎王都住在这底下,我带你去询问一番,总可弄清你过不了黄泉门的原因。”

  魂雾渐渐下降,夜眸轻挥衣袖,黑红云河中裂开一道缝隙,像一只巨大的怪兽张开了血盆大口,似乎要把他们吞进腹中一般。

  “啊!”秦楚月不禁叫出了声。

  夜眸亦如方才一般轻轻点点她的额头,故意吓她,“小些声,把那些怨灵唤出来了,我可救不了你。”

  秦楚月忙捂住嘴,把脑袋埋进夜眸怀里,再也不敢出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