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方丈山中失方寸2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809

  空无一人的普虚宫竟无一丝颓败的迹象,衣食起居所需之物一应俱全。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何为慷慨,又何为自私……”

  林听的话好像一句高深的法咒,不停击打着初月心底的防线。

  她又何尝不明白,世间情爱皆是慷慨的自私。

  初月本该看着他死去,却不知为何打定了主意要救他,那颗寒若冰霜的心,似乎有了一丝温度。

  她缓步至方丈山中落鸣涧边,此处也有一株槐树,由她的师父——创世神父所种,与月宫中那株槐树一样,只会开花,不会结果。

  世人不知,这两株槐树的槐米可是三界最好的止血疗伤祛疤的圣药。

  她素手纤纤收来几粒槐米,以神力磨制,小火慢熬,便成了兰玉膏。

  解衣、敷药、再裹上月宫的银纱,不消片刻,那伤口便肉眼可见的愈合了。

  见他呼吸平缓,脸色红润,初月取了红泥浅瓯,又在那闭了不知多少年的酒窖里翻出一坛不知名的酒,飞去那槐树上,看着满山遍野的春色。

  东风吹来花满眼,姹紫嫣红惹恨长。酒喝得很快,今日若是不醉,怕是那汹涌的思念要将她活埋了!

  春风夹香而来,初月有些醉了,晃晃悠悠从槐树上掉了下来,本该是一朵彩云接住她,可……她竟感到一个暖入心的怀抱。

  “初月……”

  “师……兄……”

  那种好似命中注定般的情感来势汹汹,林听不想去听清她在叫谁,在想谁。

  无法自控不经思考,一个深情的拥吻,解开沉寂了十万年的封印,唤醒了所有的悸动和回忆!

  【那时的初月爱穿粉色的纱裙,十分俏皮可爱。

  “师兄!妖帝很厉害吗?你打得过吗?”

  “恩……打得过!”琼林有些生疏地摸摸她的小脑袋,他平日可不会做这样亲密的动作,今日却不知为何突然如此。看着初月微红的脸颊,他突然有些害怕了,若是打不过……

  “那到时你带我一起去可好?”

  琼林又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不周山凶险异常,除了妖帝之外,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怪物,你去了,我还要护着你。”

  初月翘起嘴,一脸不屑,“师兄,你莫要小瞧我,我现在可是圣仙!师父说了,再修炼个几千年,就可去渡封神大劫了!”

  琼林温柔地笑了笑,“我的师妹竟要封神了,可见师兄是真的老了!”

  “师兄才不老!呵呵~”

  初月的笑,哪是什么春风春水比得上的,就算是方丈山所有的春色都加起来,也不及其一丝一毫。

  可是,不周山那种地方,怎能是师妹可去的?所以,他偷偷一个人去了。

  琼林拿着琼月剑,看着比不周山还高大的妖帝,脑中竟流转出师妹在明月之上孤独地喝着酒,听着晨钟的场景。

  不到一个时辰,妖帝便倒下了,他也倒下了。

  他败了!同归于尽就是败了,去而不返就是败了!

  他后悔了,为何这些年执迷与修炼?为何没有好好陪伴她?自己竟没有对她说过半句喜欢!竟没有为她做过一幅丹青!更加没有亲吻过她!他不甘心!

  三界帝君,神尊琼林怎能轻易言败,十万年,只需等十万年,他就可修回仙身重回九重天上寻她。

  他定会把自己修得与之前分毫不差,这样师妹才不会认错,还要大声说喜欢她,为她作画,日日陪伴!

  只是……十万年,师妹要喝掉多少孤独烈酒?】

  红霞遮住泪痕,林听搂紧了怀里的人,“师妹,我回来了……”

  月影团团,云雨款款,万花为毯,彩云为被。长夜未眠,微醺慵懒,双眸潋滟光,含羞湿花妆。(终于过审了!喜大普奔!)

  方丈山上,望月一夜明,初月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觉浑身酸软,她睁开双眼。

  普虚宫里燃着好闻的熏香,这味道极熟悉,好似师兄常用的香。

  她翻了个身,本想再睡会,却发现自己浑身酸痛!

  “月儿,你醒了?”林听拿着一个茶壶走了进来,温柔地坐在床边,“喝点茶吧?槐花茶。”

  初月立刻意识到自己方才做了什么!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

  这是她自师兄走后第一次如此惊慌失措,当年就算是渡劫封神也没这般慌乱。

  林听笑着说,“竟敢如何?”

  昨夜她只是喝多,并非失忆,所有的缠绵都清晰地记得,“本尊……认错了人!”

  林听微微笑着,温柔看着她,并不着急接话,师妹这副惊慌失措的模样着实可爱。

  “你莫要当回事,本尊心里只有师兄,是决计不会与你在一处的!”初月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林听的反应,他应该会很生气吧……

  那知林听不怒反笑,还轻轻搂住了初月,平静地说,“我知晓。”

  “你知晓?”

  “恩!知晓,我也很喜欢你,此生不渝,不……永生不渝。”林听的耳语温柔动听,初月一瞬间竟真的以为他就是师兄。

  当林听的唇覆上她的唇时,她才反应过来,此人不是师兄,狠狠推开他,“你出去!”

  林听知道她的困恼,这其中的误会自然也是由他去解释清楚,“月儿……我知晓你的担心,我会同千寒说清楚的,想她也理解的。”

  “不可!”初月伸手便穿好了衣裳,“你若敢说,我便杀了你!”

  林听拉住她的手,“我想月儿不舍得杀我……”

  初月不等他说完就甩开他,飞身而出,却在门口撞见了千寒。

  她哭得如泪人一般,一双眼睛满是怨恨,一言不发,转身即走。

  “千寒!”

  初月要追,林听却拉住她,“让她冷静冷静,我会去同她说的。”

  “你说?我警告你,莫要对她说什么……”初月推开林听,忙飞回月宫。

  这一日,一切都发生地太突然,她此刻都未曾想好该如何对千寒说。

  “帝姬!”东君慌忙赶来,“求帝姬去救救千寒……她自毁了仙骨说要去冥府……”

  “什么?”初月瞬间移动到庆云殿,见到了奄奄一息的千寒,东君以仙力护住了她的仙根,否则此刻她便再无法修行了。

  “千寒,你为何?”

  “哼……”千寒的嘴角慢慢渗出血丝,“你是神尊帝姬,我如何抢的过你?”

  初月神色有些闪烁,“为师从未想过要与你争强什么,那只是意外!”

  千寒冷笑一声,“你们缠绵悱恻,同床共眠还只是意外?若师伯尚在,他会做如何想?会不会觉得是意外!”

  初月看着千寒那双如死灰般的双眸,不再多说,催动神力慢慢将她的仙骨重新接上。

  千寒抵抗着初月的神力,大声叫道,“不要你假心假意!不要你……”

  东君施法让她安睡,“帝姬,她只是孩子,不大懂事,您莫要怪罪。”

  初月凄惨一笑,“是本尊的错,酒后认错了人……她此番需好生修养,三日后即可恢复。”

  “多谢帝姬。”

  初月看出东君眼中那一闪而过的鄙夷,苦笑一声,转身离开庆云殿。

  接下来便是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和指责,帝姬初月变成了抢徒弟未婚夫的浪荡之人。

  她封神近十万年,统领三界,自认为从未做过什么亏心事,此次,却真心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徒弟。

  之后,她将自己关在月宫,足不出户。好在有酒,否则,她也许真的想立刻就遁入虚空,再不回来!

  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一个多月。

  一日,三界突然震动,初月掐指一算,原是妖帝出世,便传了个音信给东君。

  “本尊前去无极山击杀妖帝。”

  只有十万年道行的妖帝,初月并不放在眼里,她未曾想到,自己最后会在无极山魂飞魄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