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方丈山中失方寸1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685

  方丈山位于南海边缘,迷雾深深山高重重,初月十万年前曾来过多次,这里的奇珍异兽数不胜数,师兄常带她一起来此处捉些鸟兽回九重天上炼制仙丹。

  初月飞上天空,方丈山上草木葳蕤,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神力,一瞬间百鸟齐飞,发出朝拜的啾鸣声。

  一位白衣金甲男仙忙来迎接,“不知帝姬驾到,小仙有失远迎。”

  泗方乃是方寸山的守护地仙,初月细瞧他,修行资质上佳,六万岁竟有了金仙上品的修为。

  “本尊来瞧瞧穷奇那憨货又在胡作非为些什么!”当年她与师兄来方丈山第一次遇到穷奇的时候,它还是一只小兽呢!

  师兄一道普通天雷就把它吓得屁滚尿流,现在这许多年过去,它也应该长大了。

  泗方恭敬答道,“回帝姬,穷奇就在南山闹事,已伤了无数天界豢养的神兽。”

  初月点点头,“本尊去瞧瞧。”

  “我也去。”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初月皱了皱眉,林听怎么跟着来了!

  林听向泗方抱抱拳说道,“泗方,好久不见!”

  泗方与林听可是老朋友了,“林听兄!”

  林听看着他微微一笑,走到初月身边道,“初月,我陪你去瞧那穷奇,去九重天之前,我与它的关系不错。”

  泗方见他直呼帝姬名讳也是吓了一跳,忙拉他到一旁,“帝姬的名讳你怎张口即出?她可是你未婚妻的师父!”

  林听平静地说,“我并没有什么未婚妻。”

  初月气得恨不得将他打上一顿,“不懂礼数的小子!你真以为本尊不会杀了你?”

  林听挺直腰背,微微垂首满眼笑意地看着初月,“去找穷奇吧,找到它再杀了我也不迟!”

  初月看着青衫浅笑的林听,一瞬间仿佛回到了那久得记不起的从前。

  那时候她与师兄一同来方丈山惩处穷奇,与今日情景却有些相同。

  【“师兄,穷奇不过是伤了几只鸟兽,咱们别杀它吧!”

  琼林的脸上总是瞧不出喜悲,“先找到它,找到了再说也不迟。”】

  林听见她晃神,直接拉起她的手,飞上天空,“穷奇喜欢在南山竹林里头睡觉,我们到竹林里守株待兔即可。”

  初月甩开他的手,却甩不掉脑子里那些往事,更没法甩掉他与师兄几乎一模一样的事实。

  林听很了解穷奇,他在方丈山修炼了近十万年,这里的一草一木、一鸟一兽,对他来说都好像亲人一般。

  那穷奇自然也不例外!

  林听找了一圈也未找到穷奇,“穷奇今日竟不在此处……”

  初月冷声道,“本尊还以为你法力高深手到擒来!”

  林听柔声笑道,“与初月在一处,哪用我出手,你一根手指头,就能打得穷奇屁滚尿流。”

  初月秀眉微蹙,“你一个男人不觉羞耻的吗?”

  “与初月在一处,不需要在乎颜面这样无用的东西。”

  林听也诧异自己怎会变得如此,从前无论遇到何种困难,却也从来都没有放低身份,哪怕在东君面前也是一身傲骨。

  初月好像有什么魔力一般,让他只一眼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哼!离本尊远些!”

  这时,穷奇口中叼着一头小兽,自西边缓缓而来。

  初月抽出琼月剑,口中念了一句咒语,一道天雷准确地劈中了它的后半截身子。

  穷奇一声哀嚎看了看天上的初月和林听,忙转身就逃。

  初月哪会让它逃走,动用神力瞬间移动到它面前,“小憨货,想逃?”

  穷奇收起利爪长尾,慢慢变作一个半人半兽的模样,“帝姬饶命。”

  “你在此处猎杀九重天豢养的仙兽,就不知这是犯了天条的?”

  穷奇跪在地上,“那些小兽不正是养了吃的?”

  “也是你可随意吃的?”初月举起剑,既然要斩断过去,那么就从这穷奇开始!

  林听飞身而至穷奇身前,“莫要杀他!”

  初月向后退了一步,这一幕竟是这样熟悉!

  【“不要杀他!他还小!”初月抱住倒在地上的穷奇,“师兄,你给他一次机会吧,让他保证再也不乱闯天界不就好了!”

  琼林难得笑了笑,无奈地说,“师妹,他违反天条,师父下令诛杀!”】

  初月恍惚地想着十万年前的那一幕,如今好像都重演了一遍一般。

  林听见她发呆,忙轻声唤她,“初月?”

  “让开!”

  “再给他一次机会吧,让他保证再也不捕杀仙兽即可。那仙兽也是养来吃的,他也没滥杀无辜。”林听与穷奇本就是好友,自然想救他一命。

  初月的剑未停,笔直地飞到林听的面前,“你不怕死?”

  林听慢慢走向初月,那柄剑竟然不听指挥地不停后退,无论初月怎么催动都不肯真的伤到林听。

  “就算死,也想试着护住它。”

  初月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心里竟泛起一丝久违的感动,好似师兄真的回来了一般。

  【“师妹,快让开!”他催动剑气,琼玉剑迅速飞到初月的眼前,“你不怕死吗?”

  “就算死我也要护着它!”初月看了眼已经受伤倒地不起的穷奇,“只是……我若真的死了,会有些舍不得师兄……”】

  舍不得吗?

  是啊!十万年了,初月仍舍不得那份虚无缥缈的感情,没有开始没有结束甚至没有听过他说喜欢……

  这样的舍不得有何意义?

  “让开!”初月飞身向前抓住剑柄,狠狠向前刺去。

  林听本就没想过要让开,硬生生挨了这一剑。

  初月渡封神劫已有近十万年了,神力深不可测,这一剑虽未用上全力,至少也用上了五成功力。

  琼月剑顿时刺破了他的仙身,刺穿了他的肩膀,鲜红的血染在琼玉剑上。

  ‘嗡嗡嗡……’琼玉剑发出了一声声哀鸣,似乎在为林听伤心。

  林听仍旧带着那浅浅的笑容,“初月总说要杀了我,此番算是如愿以偿。我也不怕死,只是……舍不得你……”

  初月飞身前去接住了倒下的林听,“为何……喜欢我?”

  林听仔细想着为何,这情好似第一次见她便有了,在心底藏了五百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无论生死,只求你也能看看我,虽然我……仙力低微,似乎是有些配不上你……”

  初月看着他好似当初的自己,每日围着师兄打转,只求他能放下手中的书册,看自己一眼。

  一个简单的笑容都能安慰因他闭关而数百年不得见的苦楚,一张随手而作的便签能放在枕下日日细看,一片经他发梢落下的花瓣都是三界至宝!

  林听不顾这剑伤会不会要了他的命,只知道若是此刻不说,怕是再也没机会说了,“初月,因为你,我才知晓,何为慷慨,何为自私。慷慨是你可随时取走我的性命,自私是盼着你可日日只与我在一起……永不分离。”

  林听张嘴还想说,初月却一口神气吹向他,瞬间,他便闭上眼,似睡着了一般。

  “傻子,小命都快没了,还有心思说情话!”

  她唤来泗方,吩咐道,“泗方,穷奇交给你了,将他看管起来,若是再捕杀天界豢养的鸟兽便即刻通报我!”

  泗方行礼道,“是!”

  初月托起林听放在彩云之上,起身飞往方寸山中的普虚宫,当初,她与师兄在这里修行过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那宫殿现在有没有人居住。

继续阅读:十二、方丈山中失方寸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