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月宫往事知多少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464

  初月历劫封神以来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尴尬境况,林听那小子真是胆大至极!她思虑再三,觉得还是需要去找东君商议一番。

  初月驾着彩云飞至庆云殿唤道,“东君!”

  “帝姬怎的今日来庆云殿了?小仙未曾远迎。”东君十分客气地行着礼。

  初月笑着看他,“已是天界之主,还自称小仙,是想提醒本尊已经老了吗?”

  东君微笑道,“小仙不敢!”

  这看上去能做她父亲的东君实则比初月还小上五六万岁,与她的关系也不止上下级这般简单。

  东君是琼林唯一的弟弟,是她与琼林看着长大一手教出来的孩子。

  “千寒瞧上的那个小仙,可真是麻烦得紧!”初月叹了口气,满脸无奈。

  东君答道,“林听为人老实,在方丈山修了九万年才修成下品金仙,上九重天后便在庆云殿里看管兰台书册,他虽修为不高,但小仙探其仙骨,究其仙根,天赋却极高,少说也能修成下品圣仙,便答应了千寒所求。”

  初月斜坐在殿中的金座之上,撑着脑袋,“可那小子并不领情,这都五百年了,仍是一副抵死不从的模样。”

  东君也是轻叹一声,“千寒同小仙提起过,帝姬答应让他在月宫修炼,让他们多多培养感情,实在是用心良苦。”

  初月正愁着要不要把林听那些混账话说给东君知晓,却在角落处看到一幅十分熟悉的书画,连忙问道,“那是?”

  东君答道,“当年您与兄长共战穷奇的战图,这穷奇最近又出来作怪,小仙便将画取出瞧上两眼。”

  初月飞至那画前,呆呆地望着那副画,“这是琼林?琼林长这样?”

  东君见她自言自语,忙唤她,“帝姬?”

  十万年前琼林扔下她独自去战妖帝时,初月便把有关那个狠心男人的所有记忆全部取出,装进了拾忆瓶中。

  这幅画上的琼林,看着十分熟悉,仿佛方才见过一般!

  她惊到动用神力瞬时回了月宫,找到那个拾忆瓶,嘭得一声,摔得粉碎!

  十万年前的一切,都如数返回她的脑中,那个人的眉眼,那个人的嘴角,那个人的笑!

  初月忙回到庆云殿,抓住东君就问,“林听呢!”

  “许是在兰台之中吧……”他以为初月要去找林听的麻烦,便说,“帝姬也不必生气,小辈的事……”

  初月等不到他说完,便来到兰台,在一排排石架间寻找,最终看到了那一袭青衣的林听。

  没错!就是他!

  一模一样的眉目,分毫不差的傲气。

  林听见到初月,心中是喜的,微微一笑,“初月,你是来寻我的?”

  就连这说话的声音和语气都如出一辙!

  “你究竟是谁?!”初月飞到他面前,恨不得把他融进眼里!

  “我是……谁?”

  林听有些不知所谓,他是谁?

  初月伸出一根手指,轻点在林听的眉间,粗鲁地用神识探查着他所有的记忆!

  没有,那里头没有任何与琼林有关的记忆,一丝一毫都寻不到。

  初月变指为掌,继续探他的仙根仙骨,失魂落魄道,“不是……你不是……”

  初月向后退了两步,最后看了眼林听,“不要再出现在本尊面前,否则定让你魂飞魄散!”

  林听本以为她会说句好话,没想到仍是这句,“初月!你为何如此?”

  初月冷漠道,“要么应了千寒的婚事,要么就离开九重天!”

  “凭什么?”林听堵住了她的出路,“你是三界神尊,是人人敬仰的帝姬,就算如此,你也没有权利控制我去喜欢谁,又要同谁在一处!”

  “你好大的胆子!”初月素手中多了一支玉笛,指向林听。

  这是三界中唯一的神剑——琼月剑,平日里是一只玉笛的模样,可随她意念而变,她催动剑气之时则会变成一柄剑。

  而现在,玉笛竟慢慢变成了一柄青白色玉剑,初月看着手中的玉剑,竟似呆了,自己并未催动剑气!

  或者,这柄玉剑遇见了与自己神力相仿之人?

  那么,眼前的男人就该是他!也只能是他!这世间除了自己,能催动琼月剑气的只有琼林!

  “怎会如此……”

  林听傲然看着初月说道,“你若想杀了我,动手好了!”

  初月看着他闪亮的眸子,逃似的飞回月宫,心里则七上八下,乱作一团。

  “师父……你怎么啦?”千寒从未见过师父如今天这般慌乱,且手中的琼月剑竟然真的变幻成一柄剑,忙问,“遇到什么大敌了?”

  初月慌乱道,“并无大敌……只是……”

  也许别人探不出林听的身份,她却能知道,琼月剑却能知道,他资质上佳,为何十万年才修成个下品金仙?难道是为了重塑仙骨?

  “师父?”千寒不解地看着初月,今日师父怎会如此反常?难不成那林听真的大胆到自己跟师父说了?

  初月看着千寒,想到她对林听的情意……若林听真是师兄,该如何是好?

  她定神回忆着与师兄的过往,十万年了!有些当初本就未曾有过的感情也该做个了结!就算他是师兄转世,又如何?师兄从未喜欢过自己,林听的喜欢与师兄毫无关系。

  既然如此,那便走为上策,躲起来最好!

  “为师这几日去下界一趟。”

  千寒忙问,“去下界做甚?师父不是十万年都未曾下去过。”

  初月找了个理由,“听说穷奇那厮又在闹事。”

  千寒点头道,“那徒儿与师父一起去除了他!”

  “不必!”初月摆摆手道,“我还需想些事情,一时半会回不来,你好好在此处修炼!”

  “师父要去多久?”

  初月思忖良久答道,“一二十年?或者一两百年……总之,你莫要耽误功课,日日我要在清虚镜中查你!”

  千寒尴尬笑笑,“师父,您去除恶妖,安心去就是……”

  “少来!敢偷懒,为师定不饶你!”

  初月说完便离开月宫,去往庆云殿询问穷奇的位置。

  “东君,那憨货穷奇在何处……”

  东君见初月去而复返,忙又行礼答道,“回帝姬,穷奇在方丈山。”

  “方丈山?本尊亲自前去将他抓回。”

  东君忙说,“那厮如何需要帝姬亲去啊?”

  初月笑道,“本尊恰好想游览一下四周,归期不定。”说完便甩袖乘云而去。

  初月走后,东君差人唤来林听,“帝姬的话想必你已知晓了,要么娶千寒,要么立刻离开九重天!”

  林听未想到东君竟知晓他们的谈话,难道初月真的要赶他走?便将这些话都同东君说了?

  他冷冷说道,“我绝不会答应那婚事!”说完便离开了九重天,驾云回方丈山,他在那里修炼了近十万年。

  方丈山,就像他的家一般。

继续阅读:十一、方丈山中失方寸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