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九重天外思月宫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3,492

  群芳园内花草依旧艳丽,此刻千寒却感受不到这些花儿有一丝可爱之处。

  林听看着夜眸的背影,断定他袖中的魂灵定有蹊跷,却不愿放弃机会询问琼月剑之事,“琼月剑呢?”

  “在月宫。”千寒有些结巴,她被方才那个长得与初月极其相似的魂灵吓得惊魂未定。

  “前几日月宫似乎有些异动,你察觉到了吗?”林听的声音清冷,看着西方某处。

  五万年了,他对千寒说得话加起来不超过十句,总是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千寒在他眉目间几乎瞧不出任何喜怒。她心中掠过一丝苦楚,却仍笑着说道,“是吗?我的境界不如你,怕是瞧不出什么异动……”

  她话未说尽,林听已化作白烟往月宫而去了。

  凌驾于九重天之上的月宫,有一株创世神父种下的槐树,林听立在树下,一动不动,忆着那个人。

  一个时辰之后就是封神大劫,林听如今已修炼了整整十五万年。许多同他一般大年纪的仙人都魂归虚空不理世事了,他却仍在修炼,没日没夜不知疲惫地修炼。

  只为了有朝一日能历劫封神,利用神力发动往生术,逆转时空,唤回她!

  千寒随他而来,也望着那株槐树,黯然道,“月宫凄冷,我已数万年未曾来过,你倒是日日在槐树之下数着落叶,到底是我不敢来此睹物思人,不如你看得清。”

  “琼月剑呢?”

  林听的冷漠千寒早已习惯,却仍心中一痛,苦笑道,“琼月剑前几日便碎了,师父,再也回不来了!”

  林听连转身都来不及,向后急飞,立在千寒身侧,“你说什么!”

  千寒盯着林听的眼睛说,“师父与师伯的定情之物,三界最有名气的神剑,碎了!那剑上凝着师父十万年的精气,如今碎了,你觉得代表着什么?”

  她以为自己的这声师伯能唤醒眼前这个男人,能让他明白自己不过是他人的替代品!

  林听有些颤抖,很快又冷静下来,盯着千寒问道,“剑呢!”

  千寒飞去月宫中那座重楼,打开封印,取出早已碎裂的琼月剑,扔在林听面前,“你要的剑!”

  林听看着碎裂成数段的琼月剑,面如死灰。

  千寒抓住他的胳膊,哭着道,“林听!师父已经走了五万年,你为何还要执念于此!为何不能看看眼前人?”

  “你?”林听冷笑道,“你又为何放不下执念?五万年?哪怕是生生世世,我也不会放下!”

  千寒看着决绝的林听,思绪翻涌,五万年前的一幕幕那么近,近得仿佛就在眼前。

  【五万年前】

  “师父,他便是寒儿选中的夫君。”

  初月神色清冷,修仙最忌三心二意,自己的这个徒弟偏偏是个心性不定的,她语带责备,“姻缘一事只会乱了你的修行……”

  千寒蹲在初月身边,轻声道,“师父,他修行极好,若是与徒儿双修也只是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初月秀眉微蹙,“女孩子也不知羞,竟说些什么双修之事!九重天那边又有什么修行好的?”

  千寒红着脸笑笑,“林听,快参见我师父。”

  “林听参见帝姬……”他有些紧张,修行了近十万年,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帝姬——隐在白纱之后的青衣女子。而且,他可不是来拜见答谢的,而是来拒婚的。

  初月斜眼看了看他,“却是不错,只是比你大上许多,怎不找个年纪相仿的?”

  千寒忙解释,“师父,他是从凡人一步步修来的,自然年纪大些,却依然是少年人模样。师父,您仔细瞧一眼嘛!”

  初月叹了口气,轻挥衣袖,身前的白纱向两边挂起。她悠然向下飞去,殿中一青衫少年,眉似远山,目似寒星,站得笔直满身傲气。

  此等样貌修行,寒儿也不算委屈。

  “眼光不错,为师便答应了吧。”

  林听看着眼前的女子,竟似呆了,她黑发如瀑,肌肤似雪如玉,明眸皓齿,青云为衣,彩云为履,腰间系一白玉酒壶,孤傲冷清。

  初月看向林听,冷冷说道,“你日后也可来月宫修行。”

  千寒忙拍手笑道,“多谢师父。”

  林听似乎忘记了自己是要来退婚的,呆看着她说不出一个字。

  千寒忙提醒他,“林听,还不谢恩?”

  他这才反应过来,作揖说道,“多谢帝姬。”

  初月点点头,转身便回了玉座,“那就去吧!”

  林听这才想到此行的目的,连忙道,“帝姬,我还有话要说。”

  初月看如临大敌般面色凝重的林听,莫名生出一阵笑意,“说来听听。”

  “这婚事,我不同意!”林听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十分坚决。

  千寒忙拉住他的袖子,“你为何不同意!”

  林听轻轻推开她的手,道,“东君安排这婚事本就未曾与我商议,我与千寒仅有数面之缘,如何轻言婚事!”

  千寒急忙说,“你我认识近万年……”

  林听不去看她,却盯着初月,冷冷说道,“你是帝姬首徒,东君之女,我只是凡人修成的普通金仙,我们本就不配。”

  千寒几乎要哭出来了,“林听,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第一次见你便喜欢你……”

  “够了!”初月看得出这个林听打定了主意,知晓多说无益。

  “师父!您替我做主。”

  这还真是为难至极,总不能把他绑着成婚吧?更不能以武力威胁……

  “你们先一起在月宫修行,日日相处培养培养感情,寒儿,不要心急。”

  千寒委屈地点点头。

  初月摆摆手,担忧着日后这月宫定然不会再清净了,“都去吧,为师乏了。”

  光阴易逝,转眼间千寒与林听在月宫一起修炼了五百年。

  “林听?”千寒推开房门,空无一人,林听的房间很整洁,一张床上铺着青色被褥,书桌上一方巴掌大小的简单砚台,几只粗细不一的笔摆放的很整齐。

  “这底下似乎有幅画……”

  千寒施法翻开最上层的轻薄白纱,底下是一幅人像。

  青云为衫,彩云为履,头戴玉钗,似笑非笑……

  他画的很细致,眉眼嘴角耳垂脖颈,甚至是每一根发丝,手掌的纹路……

  “你在干什么!”画被林听夺走,细心卷起,“莫要动我的东西!”

  “你画的是谁?”千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为何要画我师父?”

  林听红着脸收起画,不自然地说,“我的事,不用你管!”

  千寒浑身发抖,说道,“你是因为要与我成婚才被师父特许在这月宫修炼!你竟敢对我师父有非分之想!”

  林听冷眼看她,“你我的婚约本就不作数,我中意谁与你何干!”

  初月踩着五彩云霞翩然而至,满脸不耐烦,这两人总是不能安静,每日搅得月宫鸡飞狗跳,“吵什么呢?千寒,叫你去取的琼林酒呢?”

  “师父!他竟然!”千寒眼中的泪水不自觉的滚下,却又说不出那后半句对你有非分之想,咬着唇哭道,“我去取酒!”她走得很快,不知该怎么面对身后的两人。

  “你随我来!”初月觉得是时候该劝劝这个不知轻重的小子了。

  林听抬起头,正视她,挺直腰背。心想,既然被发现了,就无需隐瞒了,他第一次把初月当作自己心爱的女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帝姬。

  月宫后院里有一株槐树,花开不败,初月站在树下,几朵槐花飘至头顶,美得如画中仙。

  她话语轻柔,“千寒做本尊的徒弟已三万年了,她天赋极高,又乖巧可爱,你就算不喜欢她也不必气她,将婚事应下来,你们朝夕相处,自有一日可明白她的好。”

  初月看着林听,总觉得他似乎藏着什么心事,接着问道,“或是,你有何心愿未了?只要你应了婚事,本尊便可答应帮你完成一桩心愿!”

  林听伸手变出两个精致的酒壶,这是他费尽心思在东海寻来的酒,他知道初月爱喝这琼林酒,“你要的酒。”

  初月有些不解,却也接过那酒,饮了一口,“这……东海的琼林酒?”

  林听笑道,“是,我在海底寻来的,只此两壶。”

  初月蹙眉问道,“你为何去寻此酒?”

  林听反问,“你为何爱饮此酒?”

  初月轻跃上槐树,靠在树干上,淡然道,“世人皆爱此酒。”

  林听缓缓说出他打听了许久才打听出来的故事,“此酒是十多万年前天下第一个正神琼林所创,琼林十万年前在不周山与妖神大战时灰飞烟灭,东君是他的亲弟弟。”

  初月漫不经心喝着酒,听他说着那些陌生又遥远的往事。

  林听飞至她眼前,“你与琼林是什么关系?”

  这段往事,人尽皆知,初月感觉到今日的林听似乎很是奇怪,“他是本尊的师兄,呵,这样的故事本尊有时一日能听上五六次。”

  林听深呼一口气,第一次唤出她的名字,“初月。”

  初月听他直呼自己姓名,冷笑一声道,“本尊长了你十万岁,是统领三界的帝姬,是你未婚妻的师父,你竟敢直呼本尊的姓名!若不是因为千寒,此刻本尊就会抽去你的仙根,将你打入地狱受刑!”

  她又饮了口酒,心想他虽不知礼数,却会寻酒。

  林听不在乎她的威胁,平静地说,“我喜欢你。”

  他说得直接,初月惊得将口中的酒喷出,撒了他一脸。

  “你竟敢!”

  林听毫无惧色,反而一身轻松,笑道,“喜欢帝姬,违反天规天道吗?”

  初月想想,天规的确没有这样的规定,可这月宫却再也容不下他,怒道,“即刻起,离开月宫,再让我见到你,定扒了你的皮!”

继续阅读:十、 月宫往事知多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