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众里寻她千百度2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483

  虽说夜眸已有六万多岁了,对于情爱之事真是一窍不通。

  “所以,你方才对她说了什么?”捌王一脸好奇,这好奇中还夹杂着幸灾乐祸。

  夜眸有些心虚道,“本座……自然是要好好教训她,胡乱行事,九重天上的仙莲都敢偷!”

  捌王阴阳怪气地说,“哦……那她怎么说?你不是愁着没有机会表白吗?此时正是绝佳时机啊!”

  夜眸的怒火就快要把捌王给烧了,“你方才为何不告诉我?”

  捌王见他脸色极差,觉得十分好笑,说道:“方才情况紧急,我只说了一句神尊要来抓秦楚月,你便立刻飞走了,我哪有时间跟你说清啊!”

  夜眸立刻就想去找秦楚月解释一下,起码也要让她不要生气了才好。

  “大殿,此番又要去何处?”壹王拉住夜眸,“神尊此刻仍在冥府四处寻找,你此刻去找她反而会暴露行踪。”

  “是啊!”柒王也来劝说,“大殿迟些去寻她也是一样的。”

  “我猜,大殿一定是说了什么气话,此刻不去解释怕是媳妇的心真要飞到别处去了!”捌王一边说笑,一边顺势搂着陆王的肩膀。

  “休要胡说,什么媳妇!”夜眸心中确实着急,可林听竟然寻了这么久还不离去,实在是有些奇怪,问道:“不过是一株仙莲,有何奇异?能让他亲自寻来,还不寻到誓不罢休?”

  十方阎王也不得其解,大家方才已经讨论过,的确是奇事一桩。

  夜眸思忖良久,吩咐道,“伍王,叫十八魂骑带上阴兵和阴差去看着他,若有异动,立刻派人来报。”

  伍王立刻领命去了。

  “还有,”夜眸又看着柒王,“柒王,你叫竹烟去十里坡陪着她,带些吃食和酒水,对了,再拿些画本,或者绣花样子也行。”

  柒王笑了笑,“看来捌王猜的没错,你方才真说了什么不好的话?”

  夜眸叹了口气,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林听在冥府整整寻了三日,也没有寻到那魂灵的影子,反而被一群魂将阴差日夜缠着。

  最后,只好又去冥王殿,终于在丹房找到了正在炼丹的夜眸。

  “大殿是在于本尊玩捉迷藏?”

  夜眸自顾自炼着丹药,不去理他。

  林听接着说,“想当年为了凝魄鼎本尊在此处耗了三年,此刻本尊不过才寻了三日。”

  一队身着白色铠甲的天兵自冥府大门缓缓而来,在冥府展开搜索,为首的将领走进冥王殿,听从林听的调遣。

  林听知晓自己一人在偌大的冥府寻一个魂灵无异于大海捞针,便也差来天兵天将帮忙寻找。

  他自袖中取出一幅画,递给为首的将领,“参商,寻到此模样的魂灵,她右手上还有一个小窟窿,寻到后带至此处,记住,要活口!”

  “是!”参商带着画像领命而去。

  林听则坐在夜眸的身边,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夜眸也拿他没办法,“神尊,您难道就没有什么公务要忙?”

  林听不慌不忙平淡答道,“大殿似乎也闲的很。”

  夜眸往旁边的炼丹炉了扔进一味药材,“本座忙着炼丹,还要处理三界众生的轮回事务,你们九重天还要是不是罚下一两个罪仙,又要处罚,又要看管,着实忙得很。”

  林听走到丹炉边,仔细闻了闻,“大殿炼丹炉中似乎有些天界药材的气味,不知那些药材是怎么来的?”

  夜眸大袖一挥,灭了炼丹炉下的绿色冥火,“神尊当真是小题大做,那魂灵究竟偷了你什么,让你这样穷追不舍?”

  林听浅笑答到,“我若说她偷走了本尊的心,想必大殿也不会信。”

  夜眸真的是佩服他,偷心这种鬼话也能说出口,“本座与神尊四百多年未见,没想到,神尊竟然变得如此会说玩笑话。”

  林听定定望着夜眸的眼睛,柔声说,“大殿将那魂灵唤出来,本尊保证不为难与她,只是有几个问题想弄清楚。”

  夜眸笑了笑,心想,这个老神仙现在还真是不如之前耿直!竟还学会了套话和迂回战术!

  夜眸摆摆手,“本座无能为力,着实不知你要的魂灵是哪一个。”

  林听让一张画像轻飘飘地在夜眸眼前展开,里头画得果真是秦楚月的脸,只是……这衣裳和神态都有些不大相同。

  夜眸虽说心里有所准备,却没先到这林听竟然连画像都准备了,忙说,“没见过!”

  林听收回画像,“本尊就算是要将这冥府翻过来,也要寻到她!”

  不一会儿,又是一队身穿白色铠甲的士兵在冥王殿门口集结,为首的将领与走到林听身旁,“神尊!”

  林听点头道,“危月,把守出口,人就在下面的冥市和后面的街道山坡,仔细查找!”

  危月低头道,“是!只是神尊,帝姬方才说要寻你。”

  林听皱了皱眉,千寒,这么些年就好像影子一样跟着他,毫无摆脱之法。五万年前他们有婚约一说又传遍三界,他与初月之事人尽皆知,最后千寒成了受伤且识大体的人,现在更是有很多仙人直接将他们视为一对夫妻。

  “你去回她,莫要寻本尊,否则,休怪本尊翻脸无情。”

  危月领命离开,夜眸却开始学肆王说起了风凉话,“神尊,您还不回去?家里那位都着急了不是?”

  林听看着夜眸,脸色越来越黑,愁云越来越浓。

  夜眸接着说,“帝姬也算是三界中数一数二的大美人,神尊艳福不浅。呵呵!到底是本座孤家寡人,自由自在。”

  他见林听神色凝重,不再接话,知道千寒是他的死穴,继续说道,“怎么?神尊身不由己,羡慕本座的自由自在?”

  林听眼神空洞望着前方,自己的身不由己从来就不是千寒,而是寻不到踪迹的初月。

  接下来的二十几日,他便于夜眸同吃同住,派天兵四处搜寻,冥府虽大,这样的搜法,也总能搜到她的。

  秦楚月怎会知晓自己是因为与帝姬初月长相相似才被林听紧追不舍,她在狭小的地下室已待了二十几日,虽说没被人发现,却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除了竹烟偶尔偷偷来看她,她见不到任何其他人,檀木盒里那朵仙莲也渐渐有枯萎之势。

  “竹烟,这仙莲眼看就要没用了!那老神仙还没走吗?”

  竹烟无奈地点点头,“不仅没走,还每日与大殿同吃同住,大有要在冥府安家之意。”

  秦楚月垂头丧气地倒在小小的躺椅上,“那该如何是好!这样,你帮我把仙莲交给陆王,他一定有方法保存的。”

  竹烟有一丝忧虑,“这东西现在送出去是不是会被发现啊?”

  秦楚月摊在床上说,“他拿着我的画像四处寻找,想必并没有在找仙莲,这盒子可阻隔药草的气味,绝不会被发现的。”

  竹烟点点头,拿着檀木盒子头也不回离开了。

继续阅读:廿一、忘川铁锁樊笼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