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忘川铁锁樊笼符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493

  秦楚月担心的是仙莲,而夜眸担心的则是十五要到了,凝魄鼎需要喂新鲜的血液。

  他几乎每日都要问上一句,“神尊,离开九重天这么久,难道就没什么要事需要处理?”

  几百名天兵几乎翻遍了冥府的每一个角落,也没发现那个魂灵,可林听却知道,那魂灵夜眸之间的关系一定是非比寻常,否则不会仍由天兵天将搜索却仍不交人。所以,打定了主意,准备以百年为期,看住夜眸。

  “本尊无事,在这冥王殿住的甚是习惯。”

  夜眸笑道,“那本座去沐浴,神尊在此用茶。”

  林听可不会让他走,无论他去哪里,就算是沐浴,都寸步不离跟着他。

  夜眸伸手拦住他,“林听!你过分了啊!沐浴也要跟着?”

  林听浅笑一声,“都是男子,一起沐浴,也无不妥之处。”

  夜眸一脸嫌弃,“本座不愿与旁人一起沐浴!”

  林听平静说道,“本尊不嫌弃大殿。”

  夜眸谄媚地笑笑,“好,既然神尊愿意,便一起沐浴!”

  那是一个约莫一丈长的石头浴池,池上燃着红烛,黑色的石壁雕刻着繁复的花纹,里面的水也闪着幽暗的绿色光芒。

  夜眸笑嘻嘻地解开衣带,光着上半身,坐进浴池,“来自忘川的琉璃水,常年恒温,久泡舒筋活血,对修炼魂术大有裨益。”

  林听微微一笑,解开外衣,也坐进浴池之中,“既来之,则安之,大殿不用激本座,自然是要与大殿同洗。”

  夜眸见他真的进了浴盆,问道,“神尊,这水如何?”

  林听端坐在盆中,“温度正好,只是本尊常听人说,冥王大殿缺眼少足,没曾想胳膊上竟有这许多伤疤?以你的功力,在这三界之中,何人能将你伤成这样?”

  夜眸看了看胳膊上的伤疤,想起秦楚月,温柔笑笑,“呵呵,本座身经百战,御敌无数,身上有些伤再正常不过了。”

  林听看着他的胳膊,那些伤痕细小如麻,竟好像有成千上万道,心下不解,这究竟是何种法术?

  二十几日的朝夕为伴,夜眸早就知晓千寒是林听最不想提及的人,便会日日提起她。

  “若是九重天上那位帝姬知晓你为了初月在冥王殿住了三年,会不会吃醋?”

  林听阴沉着脸并不接话,五万年前他曾到冥府来借凝魄鼎,此事九重天上的人虽不知道,夜眸却是清楚的很,自然总爱故意说这些来激他。

  夜眸见他双目冷清,继续发问,“神尊来找那魂灵不单单是为了仙莲吧?本座猜她是不是跟那位有什么关系?”

  林听这些天听这些也听得多了,平淡反问,“大殿觉得本尊会轻易告知你抓她的缘由吗?”

  “神尊不肯轻易说出缘由,却如此轻易进了别人的浴池……终归有些太随意了些。”他双手结印,画了个奇异的符咒,射向对面的林听。

  一道凌冽的绿色符印打在林听的身前,就像一个笼子将他困在浴池里。

  “本座这道樊笼符,神尊觉得可还行?”

  林听这才发现浴池上的花纹都是繁复的图腾,就连水都似乎隐隐含有符意。

  “本座先行一步,神尊慢慢洗!你们两个,好好服侍!”

  夜眸伸手招来两个阴童,就随意披上件衣裳扬长而去。

  这一池子忘川水可是玖王和捌王在血池狱浸泡怨灵锁的,乃是三界最强大的锁魂之水。

  黑石浴池上的图腾乃是壹王和乙王用尽功力雕刻的铜斧铁链阵,专用来困住那些功力高深的恶灵。

  而那些红烛则是柒王和伍王亲自制作的绯桑烛,专克制那些九重天上的罪仙。凡是仙道之人嗅到那烛烟皆仙力尽失,无法运功。

  最后一道符咒是夜眸琢磨了十多天,才悟出的专门对付仙力极高之人的樊笼符。

  四物相互配合,竟真的将神力无边的林听困在那浴池之中。

  但是,夜眸知晓,这样的法术只可困住他一时,所以,必须现在去带秦楚月离开冥府!

  十里坡那家杂货铺孤零零地立在路边,四周的封印依然完好如初,夜眸推门而入,飞进地下室。

  “小月。”

  秦楼月看着俏皮的水滴顺着发丝流在夜眸赤裸的胸膛上,他披着一件单薄外衣,连衣带都没系,忙捂住眼睛说,“你……怎么也不穿好衣裳……”

  夜眸这才意识到自己衣冠不整,这一路上碰到的那几个阴童和阴差似乎也都奇怪地看着他。他连忙系好衣带,可还是有些春光乍泄,忙解释道,“本座走得太急,没时间穿衣服。速度随我离开这里,照那老神仙这般搜下去,总能将你搜出来。”

  秦楚月红着脸嗔道,“你不是怪我惹事,怎的现在又来要带我去别处?”

  “本座道歉可好?”夜眸拉住秦楚月的手,“你躲进袖子里可好?”

  秦楚月低头道,“啊!你未穿衣裳……”

  夜眸也有些害羞,仔细想想,自己好歹也是个六万多岁的仙灵,这点肌肤之亲算什么!

  “无碍。”他大袖伸展,将秦楚月收进袖内,又找张婆婆拿了件黑色披风,便离开了十里坡。

  一路上夜眸都在躲避着几乎是无处不在的天兵,秦楚月也被他晃悠地云里雾里,晕头转向,“诶哟……你怎么又换方向?”

  夜眸低声道,“他们可以看到本座的魂雾。”

  秦楚月埋怨道,“我都说了,不要修炼蓝色的雾,太显眼了!”

  夜眸笑笑,“你哪里懂了,这魂雾中的蓝色可是由地火之中提炼而出的,威力无比。”

  秦楚月哼了一声便又进入了东倒西歪模式,差点就被撞晕过去。

  一炷香后,夜眸才松了一口气,“总算离开了冥府。”

  “这是哪?好美啊!”

  秦楚月一离开夜眸的袖子就见到了美的让人惊叹的水面。

  蓝绿色的湖水在乍现的天光之下粼粼款款,湖水背后一座巍峨的高山,不知名的各色树叶葳蕤茂盛,红色的烟雾如蝉翼般盖在山顶。

  夜眸淡笑答道,“冥界最美的浮山弱水。”

  “浮山弱水?”

  夜眸拾起地上的一片树叶扔进那湖里,树叶很快便沉了下去。

  “无论是何物,进了弱水便会沉下去,”他又扔了一块石头往远处的浮山,那石头就好像自己会飞一般飞上了浮山顶端的红雾之中,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无论是何物,入了浮山都会被血雾吸入。”

  秦楚月看了看四周,“你带我此处就是为了看风景?”

  夜眸摇头说,“非也,浮山弱水最能消除气息,这个地方林听的神识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而且,有仙骨仙根之人进入此处就会……”

  秦楚月突然觉得有些晕,夜眸忙扶住她,惊道:“会晕眩,你怎会……”

  “我有点晕……”

  夜眸接住摇摇欲坠的秦楚月,让她枕在自己的腿上,满心疑惑,“这是为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