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二、浮山弱水清明地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850

  红雾揽云流萤漫天,弱水之侧,夜眸看着安静睡去的秦楚月,以情为丝,取弱水边千年柏木为底,做木床一张。以修罗道秘术作东溟图腾,吸走周围的魂瘴。为秦楚月画了一小块清明之地。这才轻轻换她,“小月,小月。”

  秦楚月悠悠转醒,“我怎么又晕了,是不是这凝魄鼎出什么问题了?”

  “不是……”夜眸先往凝魄鼎内注入几滴鲜血,再取下自己的假眼,仔细看了看秦楚月,她身上没有仙根仙骨,为何会被魂瘴迷晕?

  秦楚月见他神色异常,问道,“怎么啦?”

  夜眸摇头道,“无事,此处有魂瘴,或许是因为你习了仙术,自然会晕。”

  秦楚月坐直身子问道,“这木床是什么?”

  夜眸坐到她身边温柔地看着她,“做来护着你的。”

  秦楚月嘟着嘴,“我有这么没用吗?你就不能好好教教我?收我做徒弟不好吗?”

  夜眸看着她,满目柔情,似水悠长,却好似捂不热这无情的小丫头,“教了你多少次,可有丝毫用处?唯一学会的还是个逃跑仙术——化烟。”

  秦楚月也有些丧气,“是啊,不过化烟是真的很有用,不会化烟而逃,我就会被那老神仙当场抓住了!可我既画不起来符,也画不出图腾,真是无用。”

  夜眸笑笑,“百无用处是书生,你怎么看也不像个书生。”

  他看着秦楚月微蹙的眉,想到她虽无法修习魂术,却可修仙术,也许她这特殊的体质真能修入仙道,便轻声细语道,“那……本座再教你个仙术?”

  秦楚月拍拍手,“好呀!你教!”

  夜眸想了想,教她可以,却决不能收她为徒,“咱们说好了,本座只负责教你口诀和运仙术的法门,却绝不收你做徒弟。”

  秦楚月气鼓鼓哼了一声,“你一个冥界之人教仙术能有什么好的?我才不要你做师父呢!”

  “本座的仙术还是五万年前学的,现在能记得的也不多了,不过教你那是绰绰有余。”

  夜眸将脑中的那些仙术的口诀仙术取出,变成一缕黑色的烟云,再装入秦楚月的眉心,接着问她,“速速打好座,攒聚灵台之气,运与百窍之间,你且试试风雷水火,你好哪门,便修哪门法术。”

  秦楚月运气后问道,“你当年修仙修的是哪门?”

  夜眸答道,“自然是火,本座如今也修火,只是,天火变地火。”

  秦楚月想了想问,“哪门最厉害?”

  “修罗道的地火和仙道的天雷。”

  秦楚月想都没想,“那我就要修雷!”

  夜眸连忙阻止,这雷是所有法术当中最不好学的,“你又不可能修成神,修雷有何用?几万年修出一道劈不死人的雷有何意义?不如修风,修个小成便可身轻如燕,跑得快,适合你!”

  秦楚月摇摇头,“我才不,雷不好修,那我就修水!水克火,这样以后你便打不过我。”

  夜眸哈哈大笑,“你心到不小!除非修成神身使泠水,就能如上次那老神仙渡劫一般逼退地火,其余的水都灭不了本座的地火。”

  “你少小瞧我,你看!”秦楚月在脑中搜索这水系仙术的口诀,运气在掌心生出个小水球,扔到夜眸脸上,竟将毫无防备的夜眸淋了个透湿。

  “哈哈!我的水不错吧!”

  夜眸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头发上衣服上的水拧干,“小丫头!你若再如此,我便不传你修炼法门了!让你的水只能浇菜园。”

  秦楚月忙拉着他的袖子,求饶道,“大殿……我错了,下次不敢了。”

  夜眸点了点她的额头,“你慢慢试着将水球做大。再每日修炼灵台之间的水行之气,这水的威力自会增大。若是再吃些水行的丹药,或者有个水行的法宝,那便会事半功倍。”

  秦楚月低头沉思,“这丹药,还是得去找陆王问问,法宝嘛,去找叁王问问。”

  夜眸看着她皱着眉头的小脸,听着她的碎碎念,笑得粲然,“水行法术有很多都是有治疗功效,当年的帝姬初月便是水行法术的高手,她的泠水可浇灭不周山神父当年留下的神火。不仅如此,水牢是三界最强大的束缚法术,还有水龙……不过,你身上毫无仙气,估计很难修炼。”

  秦楚月捏紧了小拳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嘛!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变得很厉害!”

  夜眸笑着说,“好,我会陪着你修炼的,不用着急。”

  秦楚月拉了拉他的小手指,这些年她昏睡之时总会提亲拉着夜眸的小手指。他与其他冥界之人浑身冰凉不一样,他的小手指是温热的。

  夜眸点点秦楚月的额头,把这冥界唯一的温度全都给了秦楚月,这是他一万年仙途修炼出的所有仙力,他将这些仙力存在小手指之中,让冥界的灵身也有了一丝温度。

  “若是困了,便睡一会,这里的魂障厉害,不要硬撑。”夜眸扶着秦楚月靠在自己怀里,不一会儿,她就沉沉睡去。

  话说那幽暗的冥王殿内,林听整整花费了一柱香的时间才从樊笼符之中解脱出来。

  他也是衣衫不整走出内室,开神识,寻找夜眸的行踪,“你能去哪?神识无法探查的地方?”

  “神尊,要不要我等去寻?”参商感知到林听的神怒连忙赶来询问情况。

  林听冷声道,“不必,夜眸不是那普通魂灵,他修罗道无双,身上携带地火,不是一般的封印术能掩盖住的。”

  参商点头道,“以冥府为中心,一柱香之内可到达的能掩盖修罗道气息的地方,只有浮山弱水处。可那处的魂瘴对仙道之人伤害很大,神尊,属下认为,一株仙莲而已,给她便是了,口头训诫一番,责令再不许再犯即可。”

  林听知晓为了一株仙莲动用天兵确是有些不妥,参商虽未明说,想必九重天上已有不少闲言碎语。

  “本尊只身前去,你留下一队人把守各个出口即可。”

  参商连忙说,“神尊,大殿魂术高深,且冥界有太多我们不知晓的秘术,还是属下陪您一起去吧!”

  “不必!”林听运神力往浮山弱水处而去,却无法直接抵达,最后的数十里路只能驾云而行。

  弱水岸边,一只黑色乌鸦匆忙飞来,在夜眸耳边叫唤了两声,似乎在传着什么消息。

  “林听当真是个冥顽不灵的老神仙,竟敢追到此处!”

  夜眸看了看四周,那株千年柏树吸收了弱水灵气,此刻散着淡青色的光芒。

  “若用柏木重雕一张脸呢?”他取了一段柏树枝,雕出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夜眸将柏木面具戴在秦楚月脸上,不一会儿秦楚月的脸就变成了面具上雕刻的模样,看上去稚嫩可爱。他轻轻唤醒秦楚月,“小月……”

  秦楚月揉了揉眼睛,“怎么了?”

  夜眸正色道,“林听来了,你不用慌乱,我已帮你用面具换了脸,此刻他已认不出你了。只是……这面具最多只能维系一个时辰,咱们要快速赶他走!”

  秦楚月皱眉问道,“怎么赶走他?”

  夜眸把秦楚月拉到自己身边,“靠的紧些,多做些亲密举动,他自然不好意思多待。”

  秦楚月点点头,紧紧挽住夜眸的胳膊,毫不避讳也未露出丝毫害羞之色。

  “我懂的,画本里都有写!”

  夜眸未来得及答话,就看见半空中那个白色的令人讨厌的身影缓缓下降,向他们走来。

  林听的声音很冷,“大殿原来在此处看风景!”

  夜眸笑着说道,“是啊,神尊不觉这浮山弱水比九重天上的那些仙山仙池美的多吗?”

  林听的注意力完全在夜眸身后那个粉色身影上,“看来偷仙莲的魂灵正在此处!”

  秦楚月探出小脑袋,第一次认真地观察这个老神仙,发现他目似星辰般闪亮,吃惊中带着一丝失落看着自己。

  “你……不是她!那个魂灵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