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三、噬魂桥边遇嶙峋1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463

  果然柏木面具骗到了林听,夜眸笑笑问道,“不知神尊说得是哪个魂灵?”

  林听看着那张与初月有些相似的脸,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有些失魂落魄地问,“你是谁?”

  秦楚月看着怅然若失的林听,好似湖心漂泊的孤舟漾出波纹,周围的空气里都弥漫着淡淡的忧伤。

  “我是秦楚月……”

  林听没想到她们的名字竟有些相似,“秦楚月?”

  不是初月,不是那个烙在心上的名字,也不是那张永世难忘的脸,难道是自己看错了?还是那魂灵仍在别处!

  “神尊?”夜眸看出林听似乎并非是来找麻烦的,而是真的想寻到秦楚月,似乎他们曾经相识。

  林听向后退了两步,苦笑一声,自己衣衫不整,披头散发,自耗修为,私动天兵,找到的不过是个与她长得有些相似之人。那个与她一模一样的魂灵究竟去了何处!

  “神尊苦追而来,莫不是想瞧瞧本座心爱之人究竟是何模样?”夜眸搂着身边的秦楚月,露出一个毫无破绽的笑容。

  秦楚月记得方才夜眸的话,要尽量装得亲密些,可见到林听后却把计划好的搂搂抱抱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林听苦笑一声,“大殿能得心爱之人相伴,却是美事……不过,那个私盗仙莲的魂灵,本尊自会寻到她!”

  夜眸笑笑,“本座离开九重天已有五万多年,与神尊本无深交,却也知晓神尊是九重天上最正直之人,小月并不是那私盗仙的魂灵,神尊请回吧!”

  林听轻拢衣袖,转身驾云而去。

  秦楚月呆呆地看着那失落的背影,竟为了一个背影忧伤起来,说道:“他真可伶……要不,我去自首吧……”

  夜眸点点她的额头,“傻瓜,他贵为三界至尊,哪里可怜了?”

  他见林听真的走远了,便驾着魂雾带着秦楚月一起回到冥府。

  秦楚月想到林听的神色那样奇怪,又问道,“丢了一株仙莲而已,难不成会有何大麻烦?老神仙仿佛丢了魂一般怅然。”

  夜眸也同意秦楚月的话,“一株仙莲而已,神尊不该如此啊!莫非,此中另有蹊跷?”

  秦楚月抓住他的袖子,“什么蹊跷?说来听听。”

  夜眸看着秦楚月的脸慢慢恢复正常,“难道,你前世真的是九重天上的某个仙子?与林听有过节?他没找到你没法报仇,就如此怅然若失?或者……前世你是他的……不会不会,那位帝姬早已灰飞烟灭了啊!且你是四百九十年前才投胎,怎会是她?”

  秦楚月皱着眉头,“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夜眸突然想起了什么,“四百九十年前?你在人间不过活了十六年,在天界也就十六日的工夫。本座便去九重天查查那年那个月有哪些罪仙被罚,或者意外流落凡间,你且在此处候着,本座去去就回。”

  秦楚月见夜眸走得极快,抱怨道,“说走就走啊?”她看着自己身上这身粉红裙子,的确太过招眼了。便回去换了件白色的衣裳,带上白色的面纱,重新背上了自己的小包。

  竹烟见她又要走,“小月,你好不容易回来了,又要去哪?外头那些天兵仍守在门口呢!”

  秦楚月狡黠一笑,“他们几个哪能拦得住我不是?你看我带了面纱,待会从十里坡那边的噬魂桥出去。”

  竹烟摇摇头,拉住她,“那条路恶灵多,极危险,你就不怕他们把你吃了?”

  秦楚月自信一笑,“我可是会仙术的!化烟溜了不就可以了!对了,我的仙莲陆王可保存好了?”

  竹烟点点头,“陆王已帮你炼药了。”

  秦楚月在一个小柜子里拿出其他的几味药,“你送去陆王那里,就说我去取槐米了,很快就回来!”

  竹烟忙拉住她,“别去了吧,等大殿回来,你们一起去?”

  秦楚月憋憋嘴,“他?定不会答应让我去偷药的,还是我自己去,这次不是去天上,你放心好了!”

  “不是去天上,那是去哪里?”虽然竹烟的年纪比秦楚月大上许多,对这三界的了解可比她差得更多。

  “方丈山,去过吗?”

  竹烟摇摇头,“四大仙山之一,我只是个仙灵,哪里去过,怕是靠近就会被仙气所伤!”

  “这些神仙的地方着实不好,动不动就是什么仙气,仙障!”秦楚月拍了拍竹烟的肩膀,拿出一张小牛皮,“没事,我有地图~去去就回!”

  “你要小心!”竹烟不放心地看着她,“还是我送你出去,十里坡那里太不安全了!”

  秦楚月点头道,“好,我们一起过噬魂桥!”

  两人便一起走向噬魂桥,噬魂桥边依旧黑云笼罩,空气中弥漫着尸臭味,红得发黑的血迹带着一丝迷人心智的血腥味缓缓靠近秦楚月和竹烟。

  “这里果然还是最可怕的地方!”竹烟伸手写了几道定魂符,边走边贴在桥头。

  阴风吹过,噬魂桥发出咿咿呀呀的哀怨声,秦楚月捏紧了拳头,“我去了,你不用过桥了!”

  竹烟拉住她的手,“啊?我陪你过去!”

  秦楚月拿过她手中的符,“一边走一边贴,不会有事!”

  竹烟用尽功力在秦楚月身上画了一道新学的图腾,“师父才教的守身图腾,你且冲过去,应该能撑住!”

  秦楚月用力点点头,抓紧身上的背包,冲上噬魂桥。

  一瞬间,风声鹤唳,周围呜咽声四起,无数被困在桥下的恶灵伸手往桥上爬,私图抓住秦楚月的脚踝。

  竹烟的符和图腾都起了作用,可恶灵太多,怨气极深,那薄弱的图腾不一会儿就被打裂。

  秦楚月头也不回向前疾奔,脚却似乎被一只手抓住了,她低头一看,一个白发稀疏,腐烂的头顶几乎没有血肉的灰袍恶灵第一个冲破符印,爬上桥面。

  秦楚月拼命地甩动自己的脚,却挣脱不开那铁钳般的指骨。

  灰袍恶灵狰狞笑着说,“想跑?这点微末的符咒就想过噬魂桥?”

  周围的恶灵都在七嘴八舌说着怎么吃了她,“嶙峋!抓住她!她的血肉纯净新鲜。”

  嶙峋?秦楚月知道这个名字,他可是冥界有名的恶灵,本是九重天上的上品金仙,因获罪被贬下冥界,在地狱受了三万多年的酷刑,前不久才逃狱而出。

  这样的重犯竟让她碰见,真是何其有幸啊!

  噬魂桥上浓雾四起,竹烟已看不清里头的形势,却能感觉到自己的符与图腾都裂成碎片,再无法保护秦楚月了。

  她赶忙画出一道传信符送去柒王那里。

  秦楚月看着四周越来越浓的烟雾,连忙使出蹩脚的水系仙法,做了几个只能帮人洗澡的水球射了出去。

  “你这魂灵竟学了仙术!”嶙峋缓缓站起身子,一阵阴风吹过,秦楚月脸上的白纱飞起,他这才看到了秦楚月的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