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九重天上偷仙莲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706

  话说秦楚月拿到了祛疤痕的兰玉膏药方,其中冥府没有的几味药,陆王都标注出来了。

  仙莲要在九重天上才有,这几百年她也没少上去偷采过。最最难弄的是槐米,天上地下只有两株,月宫遥不可及,只有冒险去一趟方丈山了。

  四大仙山她去过蓬莱和不周,蓬莱人多,不周山却是穷山恶水,根本就没有画本上的巍峨壮丽,妖气十分重。方丈山仙兽很多,还有专门饲养仙兽的仙人,她便从未去过。

  一般的魂灵、山灵或是仙灵是没法过仙障和人障的,只能在冥界活动。秦楚月却是三界都可去,就连南天门都拦不住她。

  一般的宝物呢偷盗不易,可是仙草仙药或是人间的那些珍贵的草药采起来却没有那么引人注目。

  所以,这四百多年来她的药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特别是需要炼药助修行的山灵和仙灵,大都是秦楚月的老顾客。

  离开冥界之后,秦楚月便顺着天梯先来到九重天,又爬云藏在云头里过了南天门,最后来到了断魂桥。

  断魂桥下的临仙池里有九重天最好的仙莲,不仅花开不败,且香远益清。只是那里仙童很多,偷采不易,她曾蹲点数月,才摸清楚,每日的寅时末那里一定不会有人。

  秦楚月按下云头,飞到池边,伸手栽了一朵很小的莲花。

  除了秦楚月钟爱偷采那里的仙莲之外,林听偶尔也会漫步去那里瞧瞧荷花,初月以前很爱那些荷花,爱喝仙莲所酿的莲醴,腰间玉壶里也总会装上一些,身上也会时不时散发出些许仙莲的香气。

  今日的临仙池如往常一样,空无一人,采药的童子辰时才会来,而修整的仙童则过了午时才来。

  他突然看到池边有一身着粉色衣服的女仙,不是!那竟是个魂灵,竟伸手去采仙莲。

  “哪里来的魂灵,竟敢私闯九重天偷采仙莲。”

  秦楚月正准备偷了仙莲就逃,回头见一周身仙气缭绕的男子。他白衣玉冠,黑发如瀑,双眸中透着一股清冷卓然,摄人心魄,让人深陷无法自拔。

  秦楚月认得他!神尊林听!她死劲掐了自己一下才回过神来,心中暗道不好,此番被抓了个正着,怕是跑不掉了!却不想那男仙竟失了魂魄般地盯着她。

  “月儿……”

  秦楚月可不想被他抓住,私盗仙莲可是重罪,要进地狱受鞭刑的。

  她趁林听晃神,忙化作一缕青烟逃走。

  这可是她练得最好的仙术,夜眸亲授,逃跑起来快捷方便,就是跑不远,也跑不快。

  好在她熟悉道路,扒开云头顺着天梯匆忙逃入冥界,那神仙虽快,却因晃神没能第一时间抓住她。

  她气喘吁吁跑进冥市,自以为安全了,回头一看才发现身后那林听扔在紧追不舍!

  “诶哟喂!这老神仙怎么回事!”

  好在修仙道之人在冥界无法化烟或者腾云,否则秦楚月早就被抓住了。

  她忙跑进了冥市的药店,“药婆婆,千万别说见过我!”

  秦楚月东躲西藏,这家进那家出,最后她跑进十里坡那家小杂货铺里躲了起来。

  “张婆婆!快开门!”

  这些年她没少在人间拿东西在这里寄售,张婆婆可是她忠实的合伙人。

  “小月?怎么回事?有恶灵在追你?”

  秦楚月关上门,从窗户向外仔细张望,确认没见到那神仙,才松了口气,“不是恶灵是老神仙!”

  张婆婆惊讶道,“九重天上的?神仙?神尊?”

  秦楚月点点头,“那神仙我好像似曾相识……”

  张婆婆忙关上门在门上又贴了许多防仙术的符咒,“你又去天上偷什么了?怎会被神尊抓住?”

  “你看!”秦楚月拿出布包里那朵小小的粉色莲花,“怎么样?”

  张婆婆睁大了眼睛,叹道,“诶哟,这可是好宝贝!”

  秦楚月笑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檀木盒子将莲花装好,“那么一大池子莲花,我就摘了这么一小朵,有必要这么穷追不舍吗!”

  张婆婆叹息道,“九重天上的人眼界高着呢,觉得咱们下面的都是罪人……拿住了一丝过错就要狠狠责罚!可是,你怎么会被那冰坨子抓到?”

  秦楚月如何没听过神尊林听的名号,出了名的冷血无情,这些年被他罚下来的罪仙可不少,“所以,一定不能被他找到,我先去下面躲一下,明日你再叫我出来!”

  张婆婆打开地下室的小门,“下去吧!我帮你掩护!”

  林听追到冥界却把那粉红色的人影追丢了!他似乎看到了那张朝思暮想的脸!

  五万年前,她与妖帝大战十日,等他到无极山时,她已灰飞烟灭,连一丝魂魄都没剩下!

  他用仙力凝结了她所有的气息和记忆,将她的一切锁在拾忆瓶中!

  本来借着这些气息就该能用往生术唤回她的肉身和一块魂魄,可是,四百多年前,他用神力发动往生术,却无果。没有她的肉身,更没有她的魂魄!

  这些年来,他除了月圆之夜休息神识,其余的日子几乎日日在三界中寻找那本该凝结了的魂魄!

  可今日,他见到的那个魂灵,竟与初月长得丝毫不差,是他的往生术凝结成的肉身吗?

  林听站在幽深的冥市中间,伸手向天,一道天雷划亮了黑云密布的天空。

  许多魂灵都出来张望,对天雷极为恐惧。

  药婆婆大叫一声,“天雷!这是神尊降临了?”

  冥市的魂灵都走出家门,不一会儿周围的山灵和仙灵也都来看热闹。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神尊?林听?”

  林听看着一众面带惧色的冥界众生,以雷霆之声问道,“我要寻一粉衣魂灵!她右手上有个窟窿!谁方才见过?”

  方才见过秦楚月的自然不少,可大家都知晓秦楚月与夜眸的关系,林听一看就是来找麻烦的,谁又敢说自己见过秦楚月呢……

  十方阎王都见到了天雷听到了那雷霆之声,除了捌王去唤夜眸,其余的九个都来到冥市,他们都穿着样式和不同的黑色蟒纹袍子,看着不远处满脸怒色的林听,小声商量着。

  “怎么回事?”玖王最先沉不住气。

  陆王叹了口气,“小月定是上九重天去取仙莲了。”

  “啊!胆子这么大?这被他抓住,定要受尽折磨。”肆王已经在脑补秦楚月被大卸八块的血腥场面了。

  “她去拿仙莲是为了大殿?”柒王是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女子,样貌也十分艳丽。

  “那还能为谁?难不成是为了本王这个老头子?”乙王摸着自己的胡须,一幅看穿一切的样子。

  “大殿也太胡来,总纵容她!就该让她吃吃苦头!”壹王皱着眉头,满脸愁云。

  叁王忙反驳他,“诶,老大你这话说得,这丫头最会挣钱,你可知她那烟月殿里头奇珍异宝无数!要本王说,她是最好的贤内助人选!”他对秦楚月的评价相当高,毕竟秦楚月可是冥界数一数二的富婆。

  “大殿的老婆,咱们还能眼睁睁见她被抓走?不行就跟那神尊打一架!”伍王一贯的处事方法都是能动手就别啰嗦。

  “老婆?谁是大殿的老婆?你们说得我一个字也听不明白!”拾王是个三尺多高的孩子,对情爱之事那是一窍不通。

  “小孩子不懂就认真听着。”柒王拉着他的手说。

  拾王紧锁眉头,满脸坚毅,“哦……反正小月姐姐可不能被他抓走!”

  大家都被他小大人的模样逗笑了,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