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五百载疤痕难消2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2,732

  “啊!”秦楚月不敢看这不可言说的一幕,忙蒙住眼睛,落荒而逃,“我……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们继续,继续!”

  夜眸恨不得把捌王就地正法,忙推开他,“小月!你别走!小月,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他追上秦楚月,拉住她,“跑那么快做什么,也不怕摔了?”

  秦楚月红着脸,“你竟喜欢男子?”

  夜眸尴尬一笑,“不是,本座那是在教他如何讨好陆王……”

  “啊?你教他?你很会讨好陆王吗?”秦楚月小脸越来越红,简直都不像是一个魂灵了。

  夜眸咳嗽两声缓解紧张,“本座一大把年纪,对这情爱之事自是了如指掌。”

  “也不用如此复杂,”秦楚月突然凑到夜眸耳边,低声道,“那你也教教我?”

  “啊?”

  秦楚月看着他,眼中流转着丝丝缕缕的害羞,“不行吗?”

  夜眸看着她清隽的眉眼,感受到她软绵绵的气息,伸手搂住她纤细的腰,“小月,其实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

  秦楚月忙推开他,额头竟生出一些细微的汗珠,“一定要靠的这么近?这话也太露骨了些……”

  夜眸鼓住了勇气说,“小月,我不是教你……是……”

  “大殿!”一位身着深蓝莽纹袍子的男子缓缓而来,他英俊儒雅,声音也是温柔亲和。

  夜眸狠狠瞪了他一眼,这陆王早不来晚不来!便没好气地问,“何事?”

  陆王却依旧如往常一样平淡地说道,“九重天帝姬传信,请大殿明日上九重天参加蟠桃会。”

  “不去!本座又不是仙,去那蟠桃会做甚。”他转头去看秦楚月,发现了她那闪着光的眸子正盯着陆王看!

  “那我便去回信了。”陆王恭敬行礼,转身欲离开。

  秦楚月笑得十分开心,连蹦带跳跑向陆王,“陆王~我昨日做了个小荷包,你觉得好看吗?”

  陆王满脸无奈,“秦楚月?怎又是你……”

  “恩,还是我!”她好像一只开心的小鸟围着陆王打转,“好看吗?”

  “啊?”陆王看着手中的荷包,绣工精美,黄泉门和云海栩栩如生,点头道,“好看。”

  秦楚月将荷包送进陆王手中,“送给你!”

  陆王看着原处脸色铁青的夜眸,无奈地收下荷包,“多谢……”

  “不用谢,你就答应我,给我吧……”秦楚月挽着陆王,轻声撒着娇。

  夜眸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心里七上八下,乱成一团!

  “诶……这该死的三角恋……”捌王飞至夜眸身边,轻叹一声。

  夜眸恶狠狠地看着他,“算上你,四角!”

  捌王甩甩袖子,“算我作甚!都怪你不主动出击!还搭上了我的……”

  夜眸使出一道凌厉的法咒封住了捌王的腿和嘴,飞回冥王殿,将大门紧紧关上!

  秦楚月终于在陆王哪里求来了日思夜想的东西,此刻正在烟月殿内反复查看着。

  “小月!在看什么呢?”竹烟飘到秦楚月身边,因夜眸地举荐,她此刻已是柒王的徒弟了,且魂术修得相当不错。

  秦楚月藏起手中的信笺,“不告诉你!”

  竹烟“诶……好像是什么信笺!快说,是谁写给你的?”

  “不说!”

  竹烟挠了挠脑袋,“方才我回来时瞧见了陆王,莫非是他给你的?上面写了什么?情诗吗?”

  “不是!”秦楚月最佩服竹烟的想象力,在她眼里这冥府的男人个个都能喜欢上自己。

  竹烟并不死心,接着问,“那给我瞧瞧,否则一定就是!”

  秦楚月忙将那张小纸条宝贝一般折好,再收进怀里,“休想,嘿嘿~好啦,我出去一下,恩……过几日再回来!”

  “你要去哪里,有没有告诉大殿?”竹烟现在几乎沦为夜眸的间谍了,秦楚月的风吹草动她都要如实汇报。

  “我出去为何要同他汇报,你们都修得是修罗道,受他管辖,我可不同~我又修的是仙道,才不怕他……不跟你啰嗦了,我先走啦!”秦楚月说完,便背了个自制的小布包,一蹦一跳离开了烟月殿。

  竹烟叹了口气,“这大殿,究竟是怎么回事,小月怎么又与陆王好上了?”

  她记着夜眸的恩,赐她姓名,又为她引荐师父,所以无论这陆王长得如何好看也不能让他将小月抢了去。

  竹烟用最快的速度飞到冥王殿,见到紧闭的大门和呆在门口一动不动的捌王,奇怪地问,“捌王,您怎么在此处?大殿呢?”

  捌王连忙用手比划,他真是快气炸了,夜眸这个猪脑子,女人就这么被别人拐走了,还拿自己撒气。

  手语沟通无果之后,捌王无奈地指了指冥王殿门,意识竹烟进去。

  竹烟也发现了他似乎是被什么人困住了,在冥府能困住阎王的,估计也只有里面那位了,便行了个礼,去敲殿门。

  “大殿!竹烟有事禀告。”

  “什么事?”夜眸一听是竹烟,忙飞出门外,“怎么了?可是小月出什么事了?”

  竹烟点点头,“小月方才收到一封信,怎么都不给我看,好像是陆王写来的,近日他们似乎格外亲近。而且小月看完了信就出去了,莫不是去赴什么约会了?”

  夜眸顿时就想把这冥王殿掀了,怒声说道,“与本座何干,那个没良心的臭女人爱喜欢谁就去喜欢谁吧!本座还要炼丹,这几日无要事不得来打扰!你去传话!”

  他大袖一挥解了捌王的禁制,再次回到冥王殿,将秦楚月送的袍子扔到角落,换成一身黑子袍子,“本座是冥王大殿,才不穿什么白色破袍子!臭丫头!还有那陆王,竟敢挖本座的墙角!”

  捌王看着冥王殿内不时射出青蓝色的怒火,忙拉着竹烟离开,“听见了没?这几日莫要来打扰!”

  竹烟不解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啦?”

  捌王简单叙述了方才那三人尴尬之事,竹烟倒吸一口凉气,“陆王胆子也忒大了!”

  捌王摇摇头,他最了解陆王,以他的个性怎会喜欢上秦楚月!

  “以本王之见,其中定有蹊跷,咱们先去他殿里打探一番!”

  两人来到陆王的宫殿,那座门口写了个陆字的小宫殿,毫无住了一位阎王的气派。

  捌王进了殿就开始叫唤,“陆陆!”

  “你今日怎有心情来本王这里。”陆王斜眼瞟了捌王一眼,语气不善。

  竹烟奇道,“陆王没跟小月一起出去?”

  陆王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册,他管理冥界与各处的书信,此时正在回九重天的信件,“本王为何要同她一起出去?她要那些药材自然要自己去想办法。”

  “药材?”捌王和竹烟异口同声地问。

  陆王平静地说道,“是啊,治疗伤疤的兰玉膏,需要的药材很金贵,有几味在冥府可是寻不到的。”

  竹烟忙问,“那小月手中的信笺?”

  “那是本王写得药方。”

  捌王接着问,“那她说要讨好你?”

  陆王不耐烦地说,“自然是为了让我把那药方给她。”

  捌王捧腹大笑,“哈哈,这是本王这几万年见到的最有趣的误会。”

  陆王还不知夜眸已气得差点要去闭关了,“怎么?难道你认为本王与她有些什么?”

  捌王忙搂住他的肩膀,“怎么会!陆陆怎会喜欢她!”

  陆王忙推开他,“放开你的脏手。”

  捌王谄媚地笑着,“本王这手每日清洗数次,干净得紧。”

  竹烟耸耸肩,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两个大男人在那里打情骂俏,悄悄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