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五百载疤痕难消1
骨肉相怜2019-12-10 16:243,002

  时间如白驹过隙,去而不返。

  四百九十年过去了,在秦楚月看来,冥府的生活比人间还要好些。她交了许多朋友, 无论是魂灵、山灵还是仙灵都愿意与她结交。

  不仅如此,冥府大大小小的魂灵、山灵、仙灵都用起了名字也是她的功劳。玖王殿里的两个阴童被她称作吵吵和闹闹,因为他们无一日安分。

  这条入冥府忘却身前事的规矩在她的带动和夜眸的默许下渐渐废了,原本有名字还未忘记的就用上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的就自行起了名字。只有十方阎王仍按数字称呼对方,坚决不要姓名。

  对秦楚月来说,冥府什么都好,美中不足就是她无法修炼入修罗道,无论是符咒也好,图腾也罢都是画不出来的。

  可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发现自己竟然可以使出一些低阶的仙术,比如隔空取物啦,穿墙而过啦,还可以凭空变出水球。

  夜眸与十方阎王都十分不解,自创世以来,从未有过魂灵、山灵可以使出仙术,就连仙灵,堕仙后也是再无使用仙术的可能。

  这倒让秦楚月十分开心,整日里寻些教授仙术的古书,或者缠着夜眸和其他仙灵教她些低阶仙术。倒也学会了化烟,爬云,凝水,却只是徒有其表,毫无攻击性。!

  除了修习仙术,她每日便以睡觉为主业,四处盗取药材为副业。因为体质特殊,她可在三界任意穿梭,不受仙障和人障的拘束。她的烟月殿也变成了继琴鹤楼和叁王殿之后的冥界第三宝库。

  就这样,岁月虽是无情却也静好,就连那个小小的凝魄鼎也在秦楚月的脖子上安稳地挂了四百九十年了,从未有过什么变故。

  今日是十五,月圆之夜,虽这冥府黑云遮蔽日月,她却把每月的十五号记得十分清楚,因为这是夜眸查看凝魄鼎的日子。

  “夜眸,夜眸!”冥王殿现在也不似四百多年前一样看上去阴森可怖了,她现在是这里的常客,熟悉这里的一切。

  夜眸几乎是躺在魂雾之上,眯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来了,叫得那么大声,扰人清梦!”

  “都什么时辰了,你还在睡觉!”

  夜眸的那朵魂雾如今是越来越蓝,秦楚月每次见了都觉得那颜色实在诡异,劝过他多次,可这位冥王大殿偏偏要修炼一朵蓝色的魂雾。

  “凝魄鼎给本座,你便在此处候着!”他打着哈欠,在秦楚月手中接过了凝魄鼎。

  “我要跟你一起去看看,这么多年了,我的魂魄是不是已复原了?”

  夜眸瞪了她一眼,“你毫无魂力能看到什么?修了这么多年,连一个能杀鸡的法术都修不出!就在此处候着!别走远,你的魂还在这里!走远了小心晕死过去!”夜眸飘然回了自己的屋子,紧紧关上门。

  秦楚月想起自己曾经离开过凝魄鼎一次,不过数十丈,便头晕目眩,倒地不起,睡了三个月才醒,便小声嘀咕道,“我又不傻,才不会走远。今日定要看看,你平日都是怎么查看的,看不出门道还不能看个热闹?”

  她偷偷一笑,穿过走廊,到了夜眸房间之后那扇小窗户边,这里可有她一道昨日特意留下的小缝。

  她听见夜眸嘴里念了句什么咒语,凝魄鼎上的小盖子便自动打开了。

  夜眸仔细检查了里头的魂魄,那些裂痕已经基本消失不见了,只有一处还略有裂缝。

  检查完,他便如以往数数千次一般伸出胳膊,那是一条触目惊心的胳膊,上面有数不清的小疤痕,纵横交错,密密麻麻。

  他选了一处刀疤不是那么密集的地方,以手指为刃,轻划了一道极小的口子,滴了几滴鲜血进了凝魄鼎。再使法力让伤口愈合,一道小小的有些凹下去的疤痕出现在伤口处。

  他习以为常的放下袖子,重新施法封印,一转身,就看到了满脸震惊,推门而入的秦楚月。

  “你……方才在做什么?”

  夜眸温柔笑道,“在查看你的魂魄啊,它们最近情况不错,养护的很好。”

  秦楚月追问道,“你往里头滴了什么?”

  “没有滴什么……”

  秦楚月猛地拉起他的袖子,近距离看到了那满目疮痍的胳膊,大声问道,“这些都是什么?”

  “你初来冥府,在十世镜中差点丢了性命,本座救你之时伤的。”夜眸特地挑了以前有伤的地方取血。

  秦楚月怎会不知那时候的疤痕,她四百多年前知晓冥府之人无法恢复血肉时就特意看过夜眸的胳膊,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寻找可以修复伤疤的药膏。

  “那时已让你的胳膊上有了无法消除的伤痕,却也没有这么多,我之前明明瞧过的!”

  夜眸抽回胳膊,假装生气道,“你这小丫头,怎敢随意来瞧本座的胳膊!本座的胳膊,不干你的事!”

  “这本就是我的事!你这些伤都是为了取血,对不对?”秦楚月这才明白,那带着荷香味的血是夜眸的血,“若凝魄鼎需要鲜血喂养,也该用我自己的鲜血。”

  夜眸知道瞒不住她了,只好说,“你的法力低微,精血无法养护魂魄。”

  秦楚月红着眼眶道,“那这法子就不该用!”

  夜眸点点她的额头笑着说,“你现在腿脚方便,神采飞扬,毫无颓靡之色,你的魂魄很快就会完好如初,这法子效果这样好,自然该用!”

  秦楚月还是没忍住眼泪,低声说,“可你多了这许多伤疤!”

  夜眸帮她擦干眼泪,“傻子,男人身上有点疤痕,那是神武的表现。”

  秦楚月拼命摇头,“我才不要这样的神武,我要你的胳膊白白净净,不要你因为我留疤!”

  夜眸想起四百多年前,在十世镜中救起她,却被她拉掉了一只袖子,为此她还特意为自己做了新衣裳。

  “那你就多做几件衣裳,把本座的胳膊遮起来,不就瞧不见了?”

  “不要!”秦楚月心疼地又掀起夜眸的衣袖,本以为只有那次那些疤痕,未曾想到,他的胳膊上竟无一处完好的肌肤。

  “我定能帮你抹去这些伤疤!我已找到了法子!”

  夜眸轻轻抹去她眼角的泪水,“无需那样麻烦……我心甘情……”

  “不行,我会去拿到药方的!”

  秦楚月把凝魄鼎挂回脖子上,飞快地跑出了冥王殿。

  “小丫头!本座话还未说完!你……”夜眸朝着秦楚月的背影叹了口气,她总是跑得这样快……

  “啧啧啧~堂堂冥界之主,天上地下举世无双的天才少年,被一个五百岁不到的普通魂灵迷的神魂颠倒!”一个身着大红色袍子,丹凤眼皮肤白净的男子从冥王殿外走进来。

  “捌王怎有空来本座这里!自己的情债都还不清,还有那闲情逸致来说风凉话!”

  捌王邪魅一笑,暧昧地拉过夜眸的胳膊,掀开衣袖,“啧啧啧啧~惨不忍睹!我与你认识了五万年,竟不知你是个情种。”

  夜眸收回胳膊,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有事说事,无事滚蛋。”

  捌王凤眼轻挑说道,“兄弟可是专程来给你排忧解难的!要知道我阅女无数,什么样的女人搞不定!”

  夜眸冷笑嘲讽道,“可惜你想搞定的女人变成了个正经男人!”

  捌王皱着眉,“不说那事咱们还是好兄弟!说你的事,别扯我!”

  “好,捌王有何高见?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座罚你勾魂三日!”

  捌王冷笑一声,“你何时学会公报私仇了!”

  夜眸对秦楚月与众不同估计整个冥界都知晓,偏偏那个榆木脑袋的傻丫头懵懂不知,他不理捌王的抗议,叹气道,“你说,她瞧见我这许多疤痕怎的只会流眼泪,怎么也该……”

  “是啊!”捌王点点头,“这要是换了平常女子早就投怀送抱,你们估计大婚都办了,此刻已是一对羡煞众魂的模范夫妻了。”

  夜眸垂头丧气地说,“别说投怀送抱了,除了手,本座连脸都没碰过!”

  捌王摸着下巴,沉思半晌,“你的胳膊方才被她见到,你就该……这样!”

  他突然抱住夜眸,“小月,本座为了你不惜自损肉体,只是因为心中爱慕,欢喜……”

  接着,他抱住夜眸的脑袋,慢慢将唇凑过去……

  秦楚月想起自己还有事未问,去而复返却见到了这风花雪月的一幕。

继续阅读:十七、五百载疤痕难消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尊大人的甜宠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