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春祭
盛夏白瓷2020-03-02 16:392,253

  这日子眨眼间便到了春祭日,府里上上下下忙的不可开交,宁豆带着侍女大清早开始做洒扫,贴窗花,挂年画,忙的是热火朝天,而里屋的宁桑,愣是睡至日上三竿,方撑着懒腰起身。

  平日里宁桑辰时整需起身习武,可春祭不同,依着老祖宗的说法,春祭日若是被人催着骂着,便是赶走了来年的好运,于是这一日成了许多似宁桑这一流之人的钟爱之日。

  其实她们做事,哪能没有声响,响动虽小,却也架不住宁桑耳朵好使,被吵醒过几次,每每寻思着起身吼上一两句,总能忆起那年她刚知晓春祭日的习俗之时,一直赖着不起,被吵醒后乱发脾气指责了一干人等。

  她阿爹闻讯而来,虽未责骂自己,笑意却渐渐淡了去,摆了摆手遣散了下人,一把抱起她坐于凳子上,他自己亦是坐下,似以往与来访之人谈笑般与自己道,“昨日爹爹与你说春祭日的习俗,阿桑可是牢记在心了?”

  她从未见阿爹如此生疏待己,心内隐隐回神自己似乎做错了事,不敢抬头看他,声如蚊,“记……记得。”

  “爹爹上了年岁,记性差,阿桑与爹爹说道说道,昨日,爹爹说了甚。”

  “爹爹说…。。说…。春祭日不可责骂于人……”宁桑说到最后,几不闻音,还未待她阿爹再问,她自己瘪着嘴,不敢哭出声,豆大的泪珠扑簌扑簌的掉,断断续续的又说,“阿桑知……知错了,不……不该借题发挥,责骂于人。”

  她阿爹心软,抱过她,拍着背,柔声细语的说:“知错就好,宁豆她们虽为仆役,却是忠心事主,并无过错。若是阿桑因着主子的身份便任由自己性子,再妥帖之人也难免生异心,所谓相处之道,便是以己之心换彼之心,阿桑可省得。”

  怀里的小人“哇”的一声就哭了,埋头一顿呜咽,抽抽搭搭的回着话,“省得,阿桑省……省得。”

  宁桑不喜回忆往昔,总觉着自己混账,她今日勉强睡的足,心情自是好,裹着被子坐起身,连着打了几个哈欠。

  宁豆听见了声响,领着人掀开了帷幔,准备着伺候她更衣。

  她撑开眼皮看了看,是前几日备下的新衣,石榴红扎眼,甚是合她的心意,麻溜的出了被窝更衣洗漱。

  待她整装完毕,她方瞧仔细了身上这一身新衣上的花纹,细致精巧,栩栩如生,以往从未见过,遂问宁豆,“这花纹甚是独特,你可知出处?何名堂?”

  这可难倒了宁豆,她那刺绣的本事也是绣娘教宁桑时,从旁学了点皮毛,难登大雅之堂,平日里亦不能随处走动,哪里晓得是何名堂?只困窘的摇摇头。

  宁桑挑了挑眉,稍显可惜之态,少顷,眼珠子一转,心生一计,不自主的呵呵傻笑,随即转身往门外跑。

  宁豆等人已是见怪不怪,打小跟着这位大小姐,未曾哪次猜准过她的心思,如此突然之举,实乃常态,故一群人亦是跟着跑在身后。

  今儿个凌晨大雪,鹅绒般大小的雪花,足足飘了一早上,积了满院,宁傧领着一帮人正除雪,远远的瞧见一身红装,在皑皑天地之间疾跑,衣袂翩翩,似是一把燃烧正旺的火,暖到了人的心窝窝里,待人到了跟前, 迎面入眼一张笑意明媚的脸,许是跑得太急,颊带红霞。他心下稍叹,当是吾家有女初长成,红衣胜霞肤胜雪,不负十几年岁的谨慎防备,不禁老眼盈泪。

  他又瞧了瞧宁桑只穿了单薄的新衣,板起了脸,“小姐岂不知天寒地冻,最易染疾?”

  宁桑摸了摸鼻子,赧然一笑,“小豆儿姐在后头呢,无碍的。”

  宁傧抬眼往她身后望了望,果然看见宁豆一踩一陷,气喘吁吁的往这边赶,怀里抱着厚实的火狐绒氅,方脸色稍霁。

  宁桑看他缓和了些,笑嘻嘻的晃着袖袍,问:“傧叔傧叔,你瞧,这女红的功夫厉害的紧,阿桑所学,竟不知出处,傧叔可知晓?”

  宁傧当然晓得,府中上上下下,事无巨细,需得他过目。他背着双手,打趣道,“哦?阿桑所学?小人怎不记得我家小姐竟学过女红?”

  宁桑被这么一问,“哎哟”一声,羞得满脸通红,她不爱女红,府中请的绣娘不下十个,无一人能挨过三天,托词说姑娘资质过人,无需费心费时,羞死个人。她捂着脸,“傧叔,可莫要取笑阿桑,我虽朽木,难以雕琢,可好学之心却是不乏的,傧叔且告知阿桑罢。”

  宁傧边乐呵呵的笑,边拿着赶来的宁豆手上的氅袍,抖了抖,给宁桑披上,稳稳的系了个结,才细声细语开口,“不是阿桑学识浅显,是那绣娘于上月方从都城镐津辞官回乡,上了年纪,只余一小徒相依为命,为了谋生,开了个秀坊。小人上街买年货,经过秀坊,进去看了眼,绣工着实新奇,便定了小姐和夫人春祭的新衣样式。”

  “如此。”宁桑听着,微微颔首,这一瞬还愣神,下一瞬便笑开了花,拉着宁滨的袍角,道:“傧叔,阿桑觉得新鲜,那绣娘可否来府上教习几日,也让阿桑开开眼。”

  这可新鲜了,府中众人谁不知他们家小姐坐不住,如今倒想学了,可谓怪哉,难不成过了及笄,当真转了个性子?

  宁傧右手轻拍着额角,疑有诈,瞄了会宁桑,其一脸真诚,像是有心向学,也罢,难得她想学,拉下老脸去请就是,一次不行多几次也未可知,“小姐想学,自是可行,待小人过了五儿,在登门拜访,问其意下如何。”

  宁桑喜笑颜开,有模有样的行了个礼,“阿桑谢过傧叔。”

  宁傧乐呵呵的欲夸上几句,下一刻便看见她两手提溜着裙子,撒开腿就往里屋跑,丝毫不见大家闺秀之风,急的他在宁桑身后喊:“端庄些,淑女些罢……”

  宁桑才不理会,人活着,需得自在潇洒才好,世间约束何其多,古往今来,未曾有完人,她亦不想以完人之躯活着,她只是将军府中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小姐,且将仪态万千,端庄贤淑,赋予那些家喻户晓的名门闺秀罢,她阿桑惟愿做疾走万里的风,山河远阔,自在洒脱。

  她一路奔走,穿堂过厅,笑声如溪过山间,叮咚作响,所到之处美好无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