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年夜饭
盛夏白瓷2020-03-12 09:392,191

  宁桑一路冲着灵栖堂而去,此时辰,她知阿爹阿娘定在那处,年年如此。

  快到堂前时,宁桑慢下了脚步,立原地等了会,宁豆方至,瞧她上气不接下气,只好又站了会儿,两人稍稍整理了下仪容,才缓步进了堂屋。

  非是二人故作矜持,乃宁璟弈向来重视灵栖堂,列祖灵位在上,似是一把利刃悬于颅顶,教其不敢越雷池半步,故半世为官,清清白白,无愧于先人。

  宁桑自小受着熏陶,亦是如此,寻常如何胡闹均不受束缚,现下该如何她还是知晓的。

  她进门时步履沉稳,仪态端庄,加之近几年拔高了些,瞧进宁璟弈夫妇眼中,喜忧参半。

  宁桑见不得他们眼中的这些许情愫,笑嘻嘻的拉着他们道起身上的衣裳,还有请绣娘之事,末了,兴致勃勃的讲起前几日买来的凤头鸲鹆,已开始学着她讲话了,颇具神韵。如此这般,叽叽喳喳,小嘴一闭一合,绘声绘色,倒真是赶走些感伤,夫妇二人被逗得乐不可支。

  家仆掐准申时一刻布置妥当供品,宁璟弈率一众人等,持香跪于位前,堂内鸦雀无声,皆凝神静气,暗自祷告。

  按俗理,该由宁傧宣读祝文,可宁璟弈自觉众人各有心之所向,何必强加无畏,故改了这礼节,各自诚心默念便可。

  以往的宁桑,每年的祈愿均是出入自由,只此一个,内心默念不下十遍。而现下,她想阿爹不去上任,想北敷战事出现转机,想自己的计谋得以施展……千丝万缕在脑中回旋,竟抓不准一个。她愣神了许久,终是默念道 ,“若此音有幸,但请列祖列宗佑吾宁家,小女别无他求,惟愿众人平安归来。”

  因着出征之事,此次祝祷,众人心事重,显得异常沉闷,尤其是挨着宁桑的苏相桐,更是愁眉紧锁,期间数次叹气,虽不重,却次次撞上宁桑的心坎,教她很不是滋味,于是故意扯了扯苏相桐的衣袖,小声道:“阿娘,那锅里的香酥肘子该起锅了……”

  苏相桐白了她一眼,用食指尖儿戳了戳她的脑门,似是被气笑了,低声呵斥,“你这小妮子,饿了便饿了,说甚肘子,平日里可不曾少给吃食,真是个活祖宗。”

  虽是如此,她仍是边讲边微微直起身子,帖耳于宁璟弈,暗暗说了句什么, 引得他回头睨了一眼宁桑。

  宁桑被这么一睨,也不胆怯,龇着牙陪了张笑脸,叫人无可奈何。

  一众人等有序散去,各司其职,须臾便将年夜饭准备妥当,那刚出屉的蒸年糕,冒着水汽,软糯剔透;海味珍馐,煎炸烹煮,做法不一,则色泽不一,丁点不见腥臊;还有宁桑心心念念的香酥肘子,姜爆鸡丁,十八鲜煨大骨汤……最后一盘热腾腾的饺子,是饕餮盛宴,佳肴美馔,教人食指大动。

  底下惊呼声此起彼伏,眼巴巴的望着宁璟弈启筷。他亦不负众望,大笑着说:“今夜无主仆,在座的皆为宁某友人,无须拘礼,敞开了吃,不醉不归。”说完,举杯一饮而尽。

  底下均高举酒杯,整齐划一,声音嘹亮,“敬将军。”

  落座后众人分享美食,欢聚一堂,门外爆竹声渐盛,府内欢呼声,庆贺声不绝,正是人间好时节,欢无边也,乐无涯。

  宁桑亦是大快朵颐,吃的正欢实,嘴里还塞着未下肚的鸭胗,又来一口饺子,这一咬,咬着一硬物,她惊喜的看着那剩下的半个饺子,欢喜的直跺脚,引得众人纷纷投来目光,她却碍于满嘴的美食,一时半会说不出话, 只“唔唔唔”的发着声响。

  宁豆在边上,抓着她乱晃的手臂,瞧了瞧那半个饺子里还剩半粒花生,“呀”的一声,道:“这是福泽降临我们家小姐头上啦。”

  众人大噪,起哄的、道贺的、来敬酒的,是热闹非凡,最欢喜的还属宁璟弈,他捻着有些花白的胡须,笑的张不开眼,道:“长这么大,年年嚷嚷着要鸿运,今日可算是落你头上了,好阿桑,来与爹爹说说,想要甚?”

  宁桑其实心里早有了想法,然,现下万万不可外道,故,胡乱打着哈哈,“一时半会想不清楚,爹爹可允许阿桑留着这福泽,待日后心有所想,再与爹爹讨要?”

  宁璟弈哪有不允的理儿,嘴上骂着她“重贪念的小人”,心里却乐开了花,趁机多饮了几杯,双颊微红,思索着还得守岁,便也不敢贪杯。

  宁家上下感激宁将军宽厚,从未仗着身份端架子,然,越是心善,众人越是知理,这年夜饭撒开了吃,酒却不敢多饮,微醺便罢,欢闹至戌时,肚皮欲裂,是再也吃不下一口了,只想在位上犯懒。

  而宁璟弈一离桌,他们却收拾的收拾,搬桌的搬桌,有条不紊。宁傧带着厨房的小厮,上了些消食的瓜果,茶水,备着主子守岁。

  寒冬腊月,屋内炉火正旺,暖烘烘的,教人昏昏欲睡。

  宁桑坐在那位子上,围了个严实,酒意未散,睡意欲罢不能。她强撑着眼皮看了看她阿爹阿娘,两人手攒手,在闭目养神。

  少时,她曾有疑他俩是否假借闭目,实则已入眠,上下打量时,她阿爹却突然睁眼,笑得贼兮兮,还问做甚。宁桑当下便想,她爹爹,定是故意引自个上钩,而她毫无意外的着了道,当真是年少无知啊,非老贼之对手也。

  吃了一堑,宁桑不敢有疑,每年守岁亦是不敢懈怠,倦了便吃些瓜果,逗逗她的傧叔与小豆儿姐,竟也不算难熬。

  今年多吃了些酒,有些泄力,哈欠连连,宁璟弈见她脑袋一点一点的,似极困倦,忍不住使宁豆带她回房,而她却死活不肯,为驱赶睡意,倒缠着宁璟弈讲战场之事。

  宁璟弈嫌战场血腥残忍,她一女孩儿家家的,恐吓着,便挑了些奇异之事,如北敷这地,黄沙百里,行军时时常遇上海市,若是心志不坚,被勾了去,是有去无回,吃人不吐骨头的地儿……

  他讲的是玄乎其玄,宁桑却不敌睡意,入耳之语,皆不成句,只依稀记得,黄沙,海市,声响,水……便彻底入了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