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黄雾
盛夏白瓷2020-04-30 09:212,222

  黄雾?何物也?宁桑闻所未闻,只觉周身风是愈来愈大,夹带着沙尘,吐息间尽是砂石。她以袖捂鼻,环顾四周,十丈之外铺天的黄沙,似海潮翻涌,逼近之速甚是惊人。

  顾不得战与不战,小命要紧,宁桑转身往城门奔去。可那蒙面之人似是个不要命的,自腰间取一细索,往前一甩,牢牢锁住其腰,再往后一拽,她吃痛跌坐在地,疼的是龇牙咧嘴,怒骂道:“尔患疾乎?疾在首乎?汝视汝之命贱如土,吾非也,劝汝不可自轻自贱,且亡命去罢,莫要纠缠不休。”说着将长矛往后一挥,欲斩断细索,却未如意,那细索竟斩不断?往复几回亦是如此。

  宁桑正心急如焚,两身影忽而入眼,是李在御与王朗,当即大喜,起身抓住细索,欲蛮力拖拽那厮,可为时已晚,蒙面之人已被卷入黄雾,仍是不松手。

  宁桑心灰意冷,阿爹阿娘还不知她一路追随而来,谋划过半,胜利在望,谁知竟是这般下场,当真是欲哭无泪。不知是否思念至极,恍惚间满耳是阿爹阿娘一声声唤她“阿桑”“阿桑”之音。

  她已弃念,欲顺应天命,下一瞬有感其腕被抓,奋力睁眼一瞧,却是李在御,其正往回拽。可黄雾之力,天地之力也,人何以与之相比,自然是一道被卷入其中,霎时消失殆尽。

  宁桑不知黄雾持续几时,待有知觉时,一睁眼,碧空如洗,澄澈如水,金乌明晃晃,扎的人眼生疼,再观四周,荒无人烟,百里之内不见城池族群,更甭提那虫鸣鸟叫,流水潺潺,说是毫无生机亦不为过。

  “这莫不是酆都?与北敷城怎的如此相似?”她小嘴一张一合,有气无力的嘟囔着,一边缓缓挣扎着坐起身。这一动,通体酸软吃痛如数十轱辘倾轧而过,疼的她是连连哀嚎,期间不忘咬牙怒骂那蒙面之人。

  她轻扫浑身砂砾,簌簌而落,腰间细索忽现,其讶然,扯了扯细索欲解,却是徒劳,那细索结怪异,不知何处下手。其再一拉,猛然绷直,看来另一头必是蒙面人无疑。

  宁桑沿着细索蹒跚而往,至尽头,使劲一拉,一手现,余下躯体竟没于黄沙,怕是凶多吉少。她喜不自胜,咧嘴干笑了几声,开始掰那指头,不知是其尚未复原,亦或蒙面人手劲大,竟掰不开,气极之下,踹了一脚。

  这一脚不知踹在何处,忒的有劲儿,宁桑顿时耳闻闷哼之声,呆愣之余,见那厮已奋力起身,抖落满身尘沙。

  事已至此,宁桑是悔不当初,早知其尚有气息,便该当补一刀子才是,这下可好,人家可是手握利刃,而自己手中空空如也,更甭论腰间拴着的细索,她可不敢妄动。

  蒙面之人此刻呆若木鸡,似是未恢复意识,周身酸软之余有感腰部更甚,不觉间松了细索,去探伤着何处。

  这可乐了宁桑了,其迅速收了细索,拔腿便跑,虽不知往何处,离了瘟神,往何处均是生机。后有步履响动声,她知晓那厮已缓过神,正追逐而来,一时心慌,未注意脚下,踩了甚物件,不吃力,摔了一跤。

  这一摔,同是人闷哼之声,进而咳声起,她一愣,忆起被黄雾卷入之时李在御还拼死来救之景,赶忙爬起身,双手扒拉覆盖其身之黄沙,拉着他坐起身,定睛一瞧,果真是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喘着粗气骂道:“汝……汝忒的胆……胆大,不知死活,平日里唯……唯诺诺,凡事喜……追随吾便罢了,怎的此番如此……如此……”。

  道至后边,宁桑再讲不出责怪之言,实是心中感激,现下可好,其似是得了底气,痴笑着瘫坐在地,气喘如牛,得意之色尽显,只瞧着蒙面人止步于丈外,亦是瘫坐在地,气喘如牛。三人两阵,一时无话,天地间只余吐息之音与过耳之风。

  约莫一炷香后,三人气息已平稳,宁桑盯着李在御,冲着蒙面人之位挑了挑眉。其思忖了会,颔首,冲那蒙面人喊,“诶,吾等沦落此地,荒无人烟,须得想法子活命,休战如何?”

  那人未回话,宁桑续上言,道:“再者,汝虽有剑在手,武艺嘛……尚可,却不定敌得过我二人,孰亡未可知。”何止尚可,精湛于己不知几何矣,乃不服之言而已。

  她甚有耐心,却久不见那人答复,始心虚,挠了挠头,瞧着李在御问:“嘶……那人……该不会不识汉语罢?”

  李在御亦是挠挠头,面有难色,不敢断言,只摇首。

  一筹莫展之际,那蒙面人拎着剑站起身。宁,李二人对视一眼,恐其动武,以掌撑地,作备战之姿,却闻嘶哑之声,“妥。”

  既明汉语,却让吾等久侯至此,且……回言忒的简易,惜字如金。宁桑心中不畅,瞥嘴再言,“既是如此,便解了细索罢。”

  那人顿了顿,似是不愿,可终究缓步而来,三五下解了去,又将细索细细收起。

  恩怨且放一边,此时三人环顾四周,陷入无言,宁,李二人乃初次入沙漠,抬眼左瞧又瞧,黄沙之外依旧黄沙,径自摇首,毫无法子,转头四目直勾勾盯着蒙面人,其意昭然若揭。

  这回倒是蒙面人挠挠头,其原本知晓一对二,自己胜算不大,而这两人分明不甚了解沙漠,定不会痛下杀手宰了自己,再者,三人合谋,好过只身在沙漠,白日尚可,至夜里,保不齐猛兽出行,虚耗精力。然,其不知二人一无所知,生了些悔意,叹气连连。

  “闭气否?不如将兽面摘了去?”宁桑自是无心关切其身心,乃见其叹气,欲观其吃瘪之态。

  蒙面人懒理宁桑恶癖,仔仔细细分辨沙丘分布,又将剑笔直插入沙中,于投影处做了个记号,静待片刻,影移,复刻痕于影,而后摆弄了些啥奇巧,宁桑不甚了解,只知须臾后,其便径直朝着落日而去,胸有成竹,意气风发。 

  以落日为景,黄昏晚霞与无边黄沙相应,沙漠之风相辅,凄美而苍凉,宁桑失了神,觉着,大抵是思念阿爹阿娘了罢。

  李在御见其目视前方愣神,若有所思之状,也不待其回神,拉着便往前疾跑,惊得宁桑一踉跄,两人闹闹腾腾而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