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真容
盛夏白瓷2020-05-09 09:372,286

  三人一路行至圆月当空,方出了沙漠,然,所到之地,却是一荒漠,借着月光四周瞧去,枯木荒草,风起之时声似鬼哭狼嚎,与沙漠较之,有过之而无不及。

  “兄台,道路无误否?”宁桑见他停步不前,不解,问道。

  “无误,只夜深,不宜前行,寻个地儿歇歇脚罢。”蒙面人不看宁桑,仍是四处张望。

  宁桑闻言,长舒口气,扶着身旁那高数丈,却早已干枯之木,席地而坐,边锤捏着腿,边哀叹,“哎哟呵,急行军亦不曾如此劳累过。”

  李在御亦是瘫坐在地,倒不似她接连哀叹,搞得她越发觉着自己矫揉造作,遂,装作不经意,收了声。

  蒙面人仍是四处张望,宁桑这嘴闲不住,道:“兄台,歇歇罢,我瞧着此处最佳,后有巨木遮风,百步之内无障碍之物,野兽藏匿不得。”

  此时蒙面人方转身打量她——背靠枯木,双手环抱,两腿伸直,脚尖不住抖搂,倒是安逸的很……亦聪慧的很。宁桑开口前一刻,他方定下此处,不料被她抢先开口说了去,也罢,不多费口舌。

  隔着兽面,宁桑摸不准其情绪,瞧着他转身瞥了眼自身,随后又转身离去,一言不发,愣是迷糊,喊道:“诶,何往?吾言非实乎?”

  “……拾些柴火。”他似无奈至极,宁桑“哈哈”干笑两声,悠悠地起身拉着李在御一道,同去拾柴。

  待事毕,全员皆倦极、饥极、渴极。三人互相对个眼,各自搜身。

  李在御与蒙面人,各余一水囊,水尚足。

  而宁桑只余半袋干粮,乃今早未享用之物,如此想来,竟一天未进食。再搜,得一镯,绣娘小鱼之物,好物无疑,可如今这荒山野岭的,毫无用处。只此二物,再无其他,连她的长矛都不知在何处,半点傍身利器亦无,宁桑为此,不知在内心怨怼黄雾几何。

  如此一来,蒙面人分了些水予李在御,其与宁桑同饮,而宁桑欲将半袋干粮细分,三人均可尝些味道,裹腹却是不能的。

  蒙面人却阻拦,道:“干粮且留着予明日,尔等莫出声,静候些时辰,美味自会送上门。”

  其信誓旦旦,一如引路之时,宁桑不疑有他,悄悄收了干粮,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几许,一呜咽声传来,宁桑霎时睁眼,顺手抓了把石子,待其定睛一看,百步外一黄栌色毛绒在地抽搐,腹部上一乌金匕首,似是将其钉死在地。眼看着那蒙面人闲庭信步而往,宁桑摩挲着手中之石,心中发憷,百步之外柴火之光几不可见,当见其夜视之力极佳,而匕首入地颇深,其功力之深宁桑一时竟摸不着底,看来今日对战之时,其未尽全力。

  宁桑眼见他往返,揪住沙兔手起刀落,须臾便将其架火堆上炙烤,过于熟练。她思忖了会,调侃道:“瞧你对荒漠如此熟悉,莫不是生于此处罢?”

  说是调侃,话语之间全是笃定,蒙面人如何不知。其微微偏头,借着火光,宁桑对上了那双眼,与白昼里不同,此时那眼中尽是凌厉,他半晌方开口,“瞧出了甚,休要阴阳怪气,磨磨唧唧,欲说还休。”

  “哈,你倒是爽快,瞧着,吾方才所言非虚啊,然否?呼衍律。”宁桑背靠枯木,翘着个腿,似笑非笑。

  那双眼失了凌厉,变得玩味起来,转身正对宁桑,言语之间带了些不明笑意,“甚有趣,何不尽言?”荒漠起了阵风,火光低了去,暗了其半面。

  “敞亮。”宁桑见其认下,心中安定了些,转了转眼珠子,思索着从何说起,几息后,道:“其一,吾闻呼衍律骁勇善战,难得之帅才,然,今日与之对战,武艺嘛……与传言相违背;其二,呼衍律被吾……唔……那人被吾所杀之时,若按常理,群龙无首,军心必乱,然,你方只犹疑,并非全然大乱,亦无戚戚然之色,而后汝现身,众人则若无其事。吾当时不解,后细细想来,那人必非呼衍律,乃一傀儡。且,此伎俩定非首次,以往施几回?瞒过何人?”

  呼衍律低笑出声,似不经意,转了转那架上炙肉,道:“即便瞧出了破绽,汝何以认定吾便是呼衍律?死士亦可为之。”

  “尔曾几何时见过死士着丝绸?”宁桑白了一眼。她何许人也,生于权贵之家,且为女儿身,衣着服饰之好坏,自是一目了然,甭看呼衍律全身毫无金玉傍身,只着一身漆黑素服,然其衣料却是上等丝绸,非王族贵胄不可得,她可不信匈奴如此大方。

  “如此说来,倒是我大意了。”呼衍律被戳破,宁可自嘲,不愿承认其聪慧。

  宁桑皱着眉头,欲趁机还上几句,方微启朱唇,却见其扬手,摘了兽面……

  李在御自噤言起便合眼休养,不料太过疲累,何时入眠竟也不知,迷蒙间嗅到肉香,误以为自个儿饥极而致幻,猛地吞咽口水,直至腹中打鼓,实不能忍,方怅然转醒。这一睁眼,入目便是那色泽金黄,肉香四溢之食,吃惊不已,欲问宁桑原委,却见其魂不守舍盯着一人。顺势一瞧,其亦是一愣,只见那人面如冠玉、剑眉如墨、目若星辰,当是翩翩公子美无度,直教人看痴了去,再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明了始末,分明是那蒙面之人。

  不过是面容姣好些,竟失神成这般,李在御倍感失了脸面,使胳膊肘推醒了宁桑。

  这一推可不得醒么,她眨巴着眼,看了下李在御,其一脸鄙夷,又见呼衍律嘴角微扬,满眼肆意嘲笑之意味,长出一口气,无奈道:“哎唷,恁的回事儿?旦爷我不过见美失神,何故如此?休要言以往见淑女倾城之姿时,尔等不曾如此。”

  宁桑不遮不掩,呼衍律实美,集两族之长,其打小不曾见过如此绝色之人,于沧州之时,曾听闻其兄长宁湛谦谦公子,举世无双。可,不曾面见,委实憾事,后又闻孰家少年郎品貌非凡,然,不过尔尔。更甭论入军后,满眼皆糙汉,唯李在御爽朗些,然,其于她而言,不过一虎头虎脑之稚童,同弟。如今见着个美人儿,当抵一大快事!

  “汝为男子,其……亦是男子,这……这成何体统?”李在御疾言厉色,视其如异人,忽而灵光一闪,结结巴巴问:“尔……尔莫不是有……有魏安釐王之好?”言语未落,其已稍稍坐离宁桑身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