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城隍庙惊魂
盛夏白瓷2019-11-14 17:562,326

  次日酉时,弄月便早早遣了酒客,收了门。到后院的天井内打捞出一黑坛,小心使刀子刮去坛口的蜜蜡,未接盖已能闻出酒香,正是弄月不归酒馆的头号招牌¬——醉生梦死。

  酒香惹得弄月直砸吧嘴,埋怨道:“又得拿酒做善人了,阿桑这个败家小娘子,莫不知一坛子得耗费小娘子我多少心血,真是不省心。”

  正想仰天长叹,结果发现宁桑不知何时就站在楼阁上,怀里抱着阿丑小蛇,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立马噤声,抱着酒坛子灰溜溜的去了酒馆内。

  再回到后院时,见宁桑已经下楼,坐在了玉兰树下的圆石椅子上,正等着自己。

  宁桑起身,拉着弄月也坐了下来,道:“弄月,今晚陪着我一道可好?。”

  弄月惊喜的“啊”了一声,反问,“以往都不许,今儿个咋……”

  宁桑解释道:“往回只是怕吓着你,今你我相处许多时日,亦了解彼此。且今晚事毕,还得劳烦弄月走一遭。”

  弄月眼珠子转了一圈,“唔……往何处?。”

  宁桑拍了拍弄月的手,轻声道:“今晚便可知,弄月且宽心,我定不会害你。”

  弄月点头应允。

  时辰愈来愈接近戌时,宁桑仔细交代了些事情,嘱咐弄月步行去城隍庙后,自己便施法先行进入庙内。

  弄月到了城隍庙内,眼珠子转的飞快,环顾了四周,不见宁桑,心下有点虚,小声唤道:“阿桑?阿桑?……”

  隐身在房梁上的宁桑见状,不由得现身,“呆子,我在上头,速速躲起来罢。”看着弄月在底下仰着头,笑脸盈盈的看着自己点头,宁桑不禁轻笑起来,“呆子。”

  弄月这边将将躲在神像后头,庙门便“咿咿呀呀”的缓缓开了,她忍不住好奇,悄悄的微微探头,借着庙内通明的烛火瞧。

  只见迎头走来的男子,虽身着苍色短褐,亦掩不住凛凛之风,萧萧肃肃,相貌堂堂,定是何公子。身旁亦步亦趋跟随着柳撷枝,两人往神像前那一站,可谓,才子佳人,天造地设,合该拜堂成亲啊。弄月不禁腹诽。

  此时,何公子面向柳撷枝,问:“柳姑娘因何约何某于此处,可是有要事相商?”

  柳撷枝正欲告知昨夜的奇遇,不料庙内平地掀起一股邪风,扑灭了烛光,吹得大门哐哐作响。

  何公子未来得及顾及礼仪,紧搂着柳撷枝,边往门边退守,边警惕的探视着四周。而柳撷枝则心安缩在男子的怀抱,她知有何公子在,定会护她周全。

  邪风缓缓停止肆虐,两人正恍惚,忽见庙内房梁正中间幽幽降下一抹红色身影,黑发凌乱,七窍流血,竟是腰腹以下生生被截断,伤口处仍血流不止。女鬼微微张口,未言语,然,口中黑血汩汩流出如注。

  “何郎,何郎,你为何负我?”女鬼声音嘶哑,伴着呜咽声,眼中血泪外涌,恶狠狠的瞪着何公子。

  何公子一愣,眼中晦暗不明,不一会儿似是回过神,低头看向怀中带着惊恐与诧异神情望向自己的柳撷枝。

  女鬼见两厢含情脉脉,未有动作,哭声骤起,欲飞扑过来。

  何公子见状,两股发软,哆哆嗦嗦的竟将柳撷枝往女鬼处推,自己则转身开门逃亡,口中慌不择言,只隐约听见其喊:“你已归黄土,莫要缠着我,莫要缠着我……”

  柳撷枝欲追赶,哪知心心念念的何郎,早已不知去向,根本无从追寻,只得呆愣在门边。回想方才发生的一切, 顿时悲从心起。

  原来那女鬼是宁桑所幻化,此时恢复了原样,站在柳撷枝身后,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宽慰。倒是弄月,怒气冲冲跑到门边,破口大骂,“尔等无耻小厮,还装甚翩翩才子,胆小鼠辈,莫要再来扯谎诓人,日后少不了痴情女子痴心不死来寻你。”

  弄月还在骂骂咧咧,句句似利刃刺入柳撷枝的心,末了,终是忍不住,双手掩面,偏又抑制住哭声不外露,惹得双肩颤抖不止。

  宁桑连忙拉住弄月,迫使其禁声。她是素来惜字如金的,而弄月常时怪会逗乐,此时却两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又瞧瞧柳撷枝,竟寻不着法子,一时为难。

  如此僵持了近三刻钟,柳撷枝抽噎声渐止,长呼长叹了数次,紧接着拿绣帕仔细擦拭干净脸面,看着宁桑弄月二人,郑重一福礼,道:“谢二位巧施妙法,小女如梦初醒。然此事不足为外人所知,望二位切不可声张,柳撷枝在此谢过。”说完又一福礼。

  宁桑迅速扶起柳撷枝,“柳姑娘何来言谢,我等不过趁今夜月朗星稀,来此庙上香,巧遇姑娘实属有幸。”

  柳撷枝点点头,“幸会二位。”

  宁桑给弄月使了个眼色,弄月会意,急忙出门。不一会,庙外响起了马蹄的声音。

  “天色已晚,友人弄月可送姑娘回府。”宁桑见马车停至门前,搀着柳撷枝往外走。

  柳撷枝似浑身脱力,幸好宁桑搀着,想着宁桑如此安排妥当,一时动容,点头言谢,浑浑噩噩上了马车。

  而宁桑则回了不归酒馆,点了烛火,在店内寻了靠角落的一张桌子,架上一暖炉,内置早上弄月新拿的醉生梦死,又放了三个瓷白酒杯,事毕,静坐,似是在等候某人。

  因不归酒馆在虞城东与南交界处,路程不远,弄月很快便回来了。将马车归位后房马厩后,急匆匆跑来店内找宁桑。

  宁桑听见马车声时便知弄月已回,自行倒了杯茶给她。谁知此刻弄月仰头喝完,却瘪了瘪嘴,埋怨道:“阿桑好生小气,名酒在前,你却只予我杯茶,可是弄月这来回奔波与辛苦不值一提么?”

  宁桑知其故意为之,不欲与她逗趣,只缓缓给她倒了一杯酒。

  弄月见宁桑毫无兴致,猜其为今夜事所扰,也不再耍,默默坐下喝酒,忽然发现桌上还有另一酒杯,心下思索,柳姑娘已回府,阿丑小蛇不可饮酒,那……这杯属谁?嗯?莫不是阿桑背着自己有了情郎?为何不告知我?且慢,若是稍后这男子寻来,我在岂不碍事?如何甚好?

  “何公子,久候了。”宁桑看弄月一时怒目圆瞪,一时挠头抓耳,定是又在想入非非,正欲拿团扇敲醒她,却看见何公子推开店门,走了进来,顾不得她,先行招呼。

  “宁姑娘,何某这厢有礼了。”来人正是此前慌乱逃窜的何公子,何遇,柳撷枝心尖上的人儿。

  弄月怔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