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求情
盛夏白瓷2021-02-25 09:232,190

  宁桑已尽量避开凶险之事,语气轻快,以为能解她阿娘些许埋怨之气,哪知,话语将将落地,还未曾自夸一番,苏相桐已发作,猛的一拍茶几,斥责道:“好个安稳觉啊,汝可知百里之外,阿娘担惊受怕,成宿未眠?”

  “女儿知错,女儿知错……”宁桑不敢直视苏相桐,缩着脑袋 ,为今之计便是让其发泄发泄。

  苏相桐不负众望,破口大骂了近半柱香,小至守时重诺,大至人伦纲常,挨个说了个遍。期间宁桑不住望向她阿爹,欲求助,然,宁璟弈充耳不闻,有意避开其目光,饮茶冥思,惬意的很。

  “甭撅着个嘴,汝甚觉自个儿屈着了?”苏相桐看宁桑努着嘴,似是委屈,不似方才发狠。

  “不曾不曾,阿娘句句属实,确乃阿桑失约在先,不敢叫屈。”宁桑摇头摆首,甚是诚恳。

  苏相桐本就爱女,现今失态,不过爱极恐极,亦知其昨晚凶险,现下也是一脸疲倦,不忍再责怪,转而睨了眼宁璟弈,阴阳怪气道:“汝亦是听命于人,说到底,还是那下令之人,恁的铁石心肠。”

  话锋一转,教宁璟弈倒吸口凉气,不可置信般看着苏相桐。这可乐了宁桑,所谓风水轮流转,是祸躲不过,她正扬眉吐气,欲见见她阿爹何等狡辩,冷不防被他提溜着推出帐外,很是憋闷。这都被赶出来了,可不好厚着脸皮子再进去,无法,宁桑瘪瘪嘴,暗道她爹爹果真是老狐狸,嘟囔着回了自个儿营帐。

  接连两日夜的奔波,宁桑委实有些吃不消,回营后,倒床即刻入眠,只梦里不安生,一会子是战败被虏,一会子是大胜而归,有一会子是呼衍律之死,再来便是零零碎碎一些个人,熟识的,亦或陌生的,于宁桑睁眼瞬间消散,仿若不曾梦见,教其懵头懵脑的,不知是仍在梦中,还是魂归本身。

  她不知如今是何时辰,迷糊着起身往外走。刚掀起帐帘,岗兵便报,说是有人来寻,碍于宁大将军先前交代,不可叨扰小将军休憩,故引人往议事营而去,已久候多时。

  宁桑琢磨,估计是殷罗华,前夜虽在钟府‘做客’,如今钟漘势去,当是恢复自由之身。她拍了拍脑门,懊恼忘了这茬,抬头见日头仍烈,该是睡了大半日,也不知其何时至此,故三步并作两步疾走而去。

  来人确乃殷罗华,其今早起身时,护院已不知所踪,见钟府众人慌慌张张,收拾铺盖的、抢夺玉石金器的、兜画卷藏的,乱作一团。慌乱之中,她拉住一人问缘由。

  那人是个婆子,微佝偻着身子,两鬓斑白,初初以为是哪个混子欲争夺手中玉器,扯开桑子胡乱叫,后,抬眼见其眼生,收敛了些,却仍是大呼小叫,“哎哟,外头可都传开了,老爷……呔!钟漘那厮与敌军暗中勾结,假借援军名义,伙同敌军战场叛变,幸得宁大将军慧眼独具,揭穿其面目,已当场活捉,就等着挨刀子呢。诶,姑娘,你哪屋里的啊,手脚麻利些,捡些好物件快些离去罢,免得上头查起来,株连无辜……”

  婆子后面再说些甚,殷罗华已全然不闻,撒开了往外跑去。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聚众好事者高声喧哗,皆言钟漘被捕一事,说的是绘声绘色,就差道个亲眼所见。

  殷罗华于街上晃晃悠悠了半日,入耳如出一辙,这才觉着有了丝真实感,覃思着,得谢谢那位公子,便寻了来。不曾想,还未得见公子,却见着了赫赫有名的宁大将军,着实诧异,有些惴惴不安,毕竟乃钟漘之妻,恐其前来问罪?一时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畏首畏尾。

  宁璟弈本意并非如此,只不过落座后见她局促不安,心下明白个七八分,摆手道:“殷夫人不必如此慌张,只老朽听闻夫人境遇,敬佩夫人胸怀与胆识,故来面见,仅此而已。”

  殷罗华闻言,诚惶诚恐福礼道:“将军说笑了,民女无甚胸襟,只苟且活命罢了,如此称赞,实不敢当也。”

  宁璟弈颔首,命人上了些茶水,虽不复嘉许,却仍称感激其施予援手,态度谦和之甚,教殷罗华感今怀昔,嗫嚅着询问,“不知将军欲如何处置钟漘?”

  “虽言钟漘通敌叛国,可终归身为郡守,还需押解回京,由大王处置。”宁璟弈捻着须子道。

  “可……可会株连?”殷罗华大气不敢喘,生怕听错。

  宁璟弈眨巴着眼,沉默不语。

  如此作为,殷罗华自是知其意,当即跪地俯首,恳求道:“民女福薄命浅,本欲与钟漘同归于尽,如今其自作孽,得了报应,吾尚且在世,本不该有所求,可我儿……我儿钟玚,本性纯良,通敌一事全然不知,只受人摆布而已,民女乞求将军明察。”

  殷罗华虽恨极了钟漘,而钟玚确是与其所出,母子不曾相处,可毕竟十月怀胎,且钟玚年幼时曾不经意间误入关押之地,馈赠些吃食,不曾厌弃,而后虽不复见,她每每回想,仍是暗无天日生涯中为数不多之星光。由此,殷罗华便觉着,若有幸得出,需得好好弥补。

  若道钟玚一无所知,宁璟弈却是不信的,可殷罗华爱子之心拳拳,宁璟弈实不忍打击,沉思了会,道:“夫人请起,此事事关重大,大王如何下旨,仍未可知,不过……钟玚并非主谋,老朽信其知之甚少,可于大王面前说上一番,虽死罪可免,牢狱却不可免。”

  朝堂权谋,殷罗华略知一二,虽有憾,不复为难。

  须臾,宁璟弈双手递予其一黑匣,“时逢乱,夫人处境艰难,略备薄银,以备不时之需。当然,与夫人舍命相助相比,此,实为尔尔,万望夫人莫相弃。”

  殷罗华未曾想其有此一举,一者,钟府落败,人丁离散,确需些银两重建,二者,于世人而言,其已是白骨之人,如今境地,不知是否仍有表亲可愿其攀附,宁璟弈定是思虑及此,方有此策,其万分感激,可碍于非亲非故,总是欠些个意思,故,未开口接纳。

  此时宁桑兴冲冲而至,拉着殷罗华,似是故人相见,嘘寒问暖了好些时候,末了,掏出此前之赏赐,虽吃喝花销了些许,然,已是身上所有,递予殷罗华,道:“感念夫人涉险掣肘钟漘,此乃小辈一些心意,夫人可莫要嫌弃银袋子单薄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