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鲛油
盛夏白瓷2021-01-14 08:522,133

  钟漘听罢,合眼长哀叹一口气,良久抬眼盯着宁桑,半是恶狠狠,半是冷嘲道:“怪不得那毒妇前夜里如此疯闹,我便纳了闷了,平日里顶多乱吼乱叫,怎么的逃出一回,抓捕回来就似换了个人?……原是有高人指点。”

  宁桑知其言外之意,左右不过逞些口舌之快,置之不理。

  宁璟弈复问了些别的个,但其闭口不言,一时半会怕是审不出个所以然来,遂使宁笾将人押入牢中,待万事妥当,再行审问。

  此时帐中只余一家子,合该温情脉脉,如今却忒的安静,而始作俑者宁桑正襟危坐,垂着眼皮子,不时瞥向上座两位。

  苏相桐沉着张脸,啜着茶,明眼人一看便知正怄气呢。宁璟弈同是啜茶,倒并未显怒,故,宁桑清了清嗓音,讪笑道:“爹爹这一招将计就计,甚为妙哉。女儿我,亦差点中计。”

  宁璟弈瞥了眼苏相桐,见其仍是不言语,便捻着须子,颇有看戏之姿态,笑道:“知晓钟漘有贼心,那船只亦出自其手,可不得留一手?然,说到底,乃鹤鸣之功也。”

  与宁桑商讨对策时,宁璟弈便对船只有疑,一时不知何人前往,而,待定了三人前往钟宅,其过了遍身旁之人,惟俞鹤鸣老道,思虑周全,遇事机警,再合适不过,遂遣宁笾唤之来见。

  俞鹤鸣自幼跟随宁璟弈东征西讨,只后来宁璟弈卸了兵权,宁家军归属庸王,二人这才未能时常面见。虽如此,当夜,宁璟弈只开口言明复查船只,其便已会意,为掩人耳目,更夜衣,戴面巾,领着马儿悄无声息,快马加鞭而往。

  至时,召集看管船只将士,廿有余,未有可疑之人,故言,为确保战事无误,需复查船只。众人乃翻箱倒柜,从内而外细细查看了一番,却毫无所获。

  俞鹤鸣单手叉腰,摸着后项脊陷入苦恼中,于脑中细细复过了一遍方才搜查之地,确信未有遗漏,是燥闷得原地踱步。许是冥思过深,其未多留意脚下,转身时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坐,幸得反应机敏,以掌撑地,一跃站定。

  若是换了他人,如此掉面,怕是羞赧得紧,然,此人乃俞鹤鸣,黑脸无常也。但见其面不改色,寻常般双手轻拍,欲拭去尘沙。可,未过两下,俞鹤鸣却住了手,抬手凑近了瞧,又捻了捻,而后垂眼紧盯甲板之上纷乱足迹。

  按理说,这么些个人,来来回回走动,甲板之上泥沙遍布乃寻常,可怪便怪在那些个足印轮廓清晰,似刻印。

  俞鹤鸣生疑,俯身使两指轻划过甲板,干爽如常,又随即扯下面巾,

  胡乱擦拭一二,随后拾起,转身下了船。

  众人不解,亦不好发问,钳口不言,见其将面巾弃掷于地,抽刀击石,霎时花火四溅,火星触及面巾则现火团,足有三尺高。再见其使刀挑巾抛至江中,火团遇水而不灭。

  众人诧异,下船围而问之,乃曰:“某曾拜读一奇书,上述一灯油,乃出自鲛人,无色无味无泽,凡染其一二,星星之火可成灾,更甚者,但凡火起,非耗尽鲛油而不得灭,遇水亦不能。”

  俞鹤鸣当时只作奇闻,不曾想,世上确有其物,暗想,动用此物,可见狼子野心昭昭,非见人死而不能已矣。

  其微蹙额眉,使众人依样画瓢,复查所有船只。须臾,众人归,尽数点燃,无一例外。在场之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这……分明不留活口。

  岸边一时言语嘈杂,若是此时将船只尽数燃烬,必招来耳目,再者,眼下亦无更换船只,是进退两难。

  一群人道不出个结果,只得缄口,望向俞鹤鸣。见其双手环抱,不见焦灼,分明已有主意,迟迟不动手,只怕有所顾忌。

  俞鹤鸣确是迟疑,虽自幼跟随宁璟弈,敬重其为人,可,以屯长之身先斩后奏,属越权越级,若是宁璟弈一如既往,则相安无事,若是抵不过岁月匆匆,人性使然……

  罢了,顶糟糕无非便是项上人头,总有一死。俞鹤鸣思定,终是开了口,“速去四周捆些芦蒿,扎成人样,置于甲板,再扎些火把,排布于船舷。”顿了顿,道:“尔等可孰水性?”

  士卒七嘴八舌回话,所幸,皆熟知。

  俞鹤鸣颔首,道:“甚好,速速行动,某复命后自会归来,与尔等一道。”

  士卒本心慌的紧,闻言安定不少,皆领命散去。

  俞鹤鸣亦不敢拖延,翻身上马疾驰而去。及至议事营,帐中果然灯火依旧,故,入内,速速道予宁璟弈前因后果,又上报所做安排,“明日宁副将至时,末将一行将点燃火把,佯做人多气盛,敌方必不会久留,此时调转船头,待船起势,我等便火速入水,逃至江边。而后沿岸边潜行,将放箭之人一网打尽。”

  其一口气交代完毕,未起身,静待盛怒。

  帐中寂静许久,宁璟弈捋着须子,看俞鹤鸣一动不动,缓缓道:“不惧宁某取尔首级乎?”

  俞鹤鸣未抬首,沉着道:“若能成事,虽死犹荣。”

  宁璟弈愉悦低笑了几声,道:“起身罢,已如此排布,便是心里有底,笃定老朽心念旧情。好你个鹤鸣,旁人总论尔憨直,却不知此前种种,皆为尔之不屑。”

  俞鹤鸣起身,乐呵呵直笑,这么些年的憋闷畅快了不少,“知我者,宁老也。”

  “此计甚为妥当,只切记,一者,鲛人之油,星火便足矣,传我口令于辎重,领些火狐服,点火之时务必着之以防火。二者,江上风大,点燃火把之前,甲板之上需得加层濡布。”宁璟弈点明其中缺漏一二,皆已人命为重,俞鹤鸣触动,领命而去。

  人去,宁璟弈即刻手书一封,命人速递予李在御。事毕,已三更,终起步归营帐。

  竟是如此……宁桑听罢,心中暗自佩服俞鹤鸣,此前仅畏惧,如今却是加了几分敬重。

  宁璟弈瞧她努着嘴,若有所思,再瞧瞧苏相桐,脸色愈发不好,紧忙开口,“且说说尔之事罢,何故未能如约而归?”

  宁桑见其使眼色,不禁瞥了眼苏相桐,刹那恍然大悟,心中慌得很,却故作镇定道:“是了是了,此事颇为诡异蹊跷,待女儿细细与阿爹阿娘道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