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失策
盛夏白瓷2020-08-27 09:002,254

  不多时,四人出丛林,见一山,危峰兀立,山脚一桃花小筑,放眼百里,独此一家。

  “眼前便是寒舍,诸位再费些脚力。”玄妬指向山脚,唯恐人不知。然,那花团锦簇似朝霞,扎眼的慌,又怎会忽视?

  宁桑回首望了望来时路,恰巧呼衍律亦是如此,两人相视,心领神会。后,其疾步跟上玄妬,堆了一脸笑意,“玄妬姑娘,吾愚钝,不知此地竟是何时节?何以繁花似锦?”

  “玄妬无知,不知阿姊口中’时节’是何物?而那桃花,自玄妬记事起,从未衰败过。”

  宁桑见她如此,挑挑眉,胡乱应了应。“无知”一词这一路上不知其道了几回,先前李在御与之并行,是步履不停嘴不停,絮絮叨叨问了好些个,而玄妬似是初来乍到亦或涉世未深以至天真如斯,竟是一问三不知,又或顾左右而言他,带了过去,嘴关之严,真是气煞宁桑。

  她心有不甘,此路不通,便从方才其言语中攻破,遂追问,“方才姑娘曾言橐蜚,不知其是何物?”

  她一双眼紧盯不放,生怕错过丝毫破绽,而提及橐蜚,见其笑意渐散,稍显不耐,“嗐,便是先前追杀诸位之怪鸟,最喜食人眼珠子,若是群起而攻,便是尸骨无存,最是霸道邪恶。且莫再说那骇人之物,我等加紧些步子,前儿个便到了。”

  说话间,玄妬察觉只其一人兀自在前疾步,回首欲催促三人,哪晓得还未站定,有感人影迅如雷电,忽而身上一紧,刹那间已被捆。其一脸不可置信,问:“何故如此?”

  其身上细索,便是先前捆了宁桑来此地之物。适才出丛林时,呼衍律暗暗递予她,加以防备。

  方才玄妬提及怪鸟之事时,宁桑便怒瞪李在御,责其口不择言,劳什子事皆往外说,然,见李在御惊愕摇首,于是两人意会,当下掏出细索,先发制人。

  如今她与李在御各执一头,分立两边,扯紧了细索,嘲讽道:“玄妬姑娘何故如此急于归家,莫不是没了耐性与我等戏耍,欲早早啖吾肉,饮吾血?”

  “怎会?吾只一娇弱女子,可不敢行那血腥之事,只寻思着诸位奔波,早些归家便早些歇息罢。”玄妬似是惊着,诧异道。

  “我等只字未提怪鸟之事,而汝却从何得知?”宁桑步步紧逼,单刀直入。

  “吾……与李公子相聊甚欢,自是方才言语间提及。”玄妬不假思索,仍是一派天真。

  “小跟班瞧着一憨憨,呆头呆脑,然,汝却不知其人委实伶俐如狙。方才一路相聊之事,无一实话,只为探得一星半点海市相关。汝且细细琢磨,是也不是?”

  玄妬一怔,缓缓望向李在御,眼前这人冷目灼灼,确实判若两人,再回想此前种种,竟全如她所言,一时失语。半晌,啜泣之声渐起,其哽咽道:“玄妬实乃好心收留诸位,却不曾想诸位竟是如此小人,算是玄妬瞧错了人,无知至此……”

  其声泪俱下,当真是见者伤心,听者流泪。李在御最是见不得如此,有些心软,欲出言缓和几句,闻宁桑一声呵斥,断了念头,心中暗骂其冷血无情。又见呼衍律上前几步,仿若不见那人梨花带雨之怜,冷若冰霜,扬剑架于玄妬之颈,哭声顿消,更是暗自叹服,此方为冷血无情之人呐,吾错怪旦爷。

  “汝甭优孟衣冠。我等早知汝为妖怪幻化,坦诚些罢。”此前其诸多隐瞒,实非诚人,宁桑委实不喜。

  玄妬转而大笑,似嘻似苦,斜昵着宁桑,有意挑衅,“哦?洗耳恭听。”

  “吾与呼延兄为寻小跟班,曾山遥路远行至多处,荒无人烟,此处非偏远之地,若尔常出入,怎的我俩不曾寻着人迹?又怎的冒出个娇弱女子?此乃其一,其二,一路行至此,汝恐未曾察觉,汝之行迹类蛇,蜿蜒曲折,若通直而行,大可不必空费若多脚程。”

  初始时宁桑便觉其行迹怪异,于是多加留心,后,至出丛林,回望一路,虽行多时,而道曲,喜湿喜乱石,实属蛇之行径。又恰逢呼衍律同是回望,相视通晓其意,益加笃定心中猜疑。

  “罢了,既已言明至此,吾亦乏于诸多鬼话,终非戏子。虽有言,人死于平和,则其心为上品,无奈事已至此……”玄妬叹了口气,晃动脖颈,扭动身躯,骨骼隐隐有声,进而一改楚楚可人之姿,媚眼如丝,咧嘴狞笑,“便教汝等见见吾之真身,到了阎王跟头,好有个说头,哈哈哈哈哈哈哈……”

  呼衍律见发作,挥手一剑割其喉。然,有痕而不见红,其笑声亦不止,再持剑一刀直入心脏,贯身而出,饶是如此,亦不见红,毫发无伤。

  三人如晴天霹雳,本信心十足收拾了这厮,如今瞧来,怕是自不量力。众人绞尽脑汁之际,玄妬见不足为惧,愈加癫狂,嘲笑道:“便只此招式,花拳绣腿亦敢与我为敌?哈哈哈哈哈……”

  话音刚落,其身骤然幻化成一庞然大物,细索无用,尽数断裂,三人更是被震出五丈外,摔得七荤八素,哀嚎声四起。

  三人相搀扶着起身,见眼前那一白团,如兔而狐尾,双目赤红,额前一红日花纹,正是躬身进击之态。如此,三人顾不得腰酸背疼,转身死命朝丛林疾奔而去。

  期间李在御不住埋怨,“天杀的,非蛇乎,如此庞然,何物哉?吾等小如蝼蚁,何以抗衡?”

  “哎哟喂,上邪,吾亦非神,岂能事事皆如我所料,且留些气力保命罢。”宁桑心中亦是恼怒羞愤,猜错其原形不说,更甭道其刀枪不入,忒的厉害,如今陷入此危险境地,是捶胸顿足,悔不当初矣。

  正如李在御所言,人如蝼蚁。三人极力狂奔,不见怪物追赶,本以为其行动迟缓,稍有侥幸。哪知下一瞬,玄妬怪笑声自身后起,既而一跃至三人前头,毫不费力,逼得三人骤停。

  脚下嫩草如丝,这一停,三人皆背部吃痛落地。旧伤更添新痛,三人起身稍有迟缓,忽见那怪物轻抬前足直逼三人。

  好家伙,前足如山,宽不知几丈,仅凭人之双脚,是无处可逃。若是落地,定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宁桑之心直突突地跳,惊惧不已。望向余下二人,李在御在旁鬼哭狼嚎,直道憾事未尽,怎可如此消亡。呼衍律静默一如常时,宁桑却瞧出其眼中之不甘,倒是少见。末了,回顾自身,只觉前尘往事霎时间一扫而过,还未与阿爹阿娘道别,如今便要客死他乡么?无计可施,无计可施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