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交代
盛夏白瓷2020-12-03 09:062,055

  宁桑高昂下颔,不悦之意俱显,道:“王副将,无话可交代?”

  王朗咧嘴傻呵呵的乐,一如此前泼皮,“旦爷……哦,非也,如今贵为宁大将军义子,末将得尊称一声‘宁小公子’是也。”

  宁桑横目相对,冷哼一声,“行了行了,免了那些个世故之言,速速道来,汝可是一早便知内情?且……乃我爹爹费心编排,从旁护我?”

  她见王朗那厮又是一脸怪笑,其意不言而喻,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打上一架方泄气。此时,一直沉默之人,李在御愈发垂头丧气,自嘲道:“好一个宁小公子,好一个王副将,吾只区区一无名士卒,恐配不得二位坦诚罢了。”

  宁,王二人面面相觑,若当真论道起来,确是亏欠李在御甚多。两人使个眼色,双双好言致歉,却不消其不安。

  三人围坐于桌,宁桑斟茶,头杯先递予李在御,观其神色不佳,小心翼翼问起,“吾今日方转醒,汝亦是?身上可有不适之处?”

  “非也,吾身强力壮,加之王兄……王副将悉心照料,当晚便已转醒。”李在御饮了口,仍是烫嘴得很,便放下,又问,“怎的不见呼衍兄?”

  久未闻其回应,他看向宁桑,见其面色戚然,哽咽难言,暗道不好,怕是出了状况,遭遇不测,未敢催促。须臾,见其稍回转,听其细说那日后话,果然如己所料,不禁唏嘘,熬过了橐蜚追杀,恶蛟相逼,堪堪一步之遥,却仍是身死他乡,时也命也。

  王朗照料李在御之时,曾听闻其细说海市奇遇,感叹不已,亦感叹呼衍律果敢聪慧,若是友人,战事指不准有转机,然,倘若为敌,倒是棘手的很,为此还苦思了些许时候,如今知其故去,一时难言是喜是忧。

  三人各自感慨,气氛压抑,末了,仍是宁桑先行开口,道:“且不说此事,吾有一事不解,吾只离去几日,归来怎么的就成了将军义子?”

  “嗐!”王朗猛灌一杯,道:“那日起黄雾,将军与夫人眼见爱女身陷险境,惊恐慌乱之中直唤汝名,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者众。然,世人皆知将军无后,区区一无名小卒,如何引得二位如此悲痛欲绝?且入耳之名,闻所未闻,众人皆疑窦丛生。”

  “原来如此,假借‘义子’之名,掩人耳目。”宁桑大悟。

  “正是,恰好入城前,汝察觉敌情,大功一件,加之此前战场上亦是勇猛有加,直取敌方首级,大振军威。将军假托此事,对外宣称与汝有缘,已破例收为义子,赐名宁桑。只仓促间,文书未能及时下达,然,已稳住悠悠众口。”王朗自顾自倒了杯茶,浅偿半嘴,接着道,“既有义子之名,且将军放言,活欲见人,死欲见尸,其重视之意可见一斑,大动干戈寻人之事便顺理成章些,故,众部下拼尽全力,不敢懈怠。”

  宁桑边听边颔首,若有所思,后,上下扫视一番王朗,不悦道:“那次挑衅,乃汝之本意,或我阿爹授意?”

  那王朗双眼一挑,心内道这女娃儿恁的记仇,盼日后莫要找茬才是,遂谄笑道:“嘿嘿,何有本意一说?只状况发展有变,非吾能左右罢了。”

  其欲作个马虎眼,但见宁桑一副“瞧你如何编排”之模样,砸吧砸吧嘴,只得老老实实交代。宁璟弈本意是教那王朗护着宁桑,莫教其伤着。然,王朗此人,使其上阵杀敌那是无二话,偏偏教其护着个无毛小儿,大有杀鸡用牛刀之燥郁,便在那寻思,若是那无毛小儿知难而退,自个儿亦可早些上正途,岂非两全?

  如此便瞒着宁璟弈,私下使些小手段,可谁知他人跟风,情势一发不可收拾,才有那次挑衅,虽言主谋非其本人,事情却是因其而起,脱不了干系。其当晚虽与人一道,却是去看着点,莫教那些人没个轻重,顺道解解围,好好规劝一番,不料小儿颇有些武艺,当是另眼相看。而后那些护着,一来本应了宁璟弈,二来,亦欲瞧瞧小娃儿有何能耐,他日居何职。

  “那次挑衅,不知怎的被将军知晓了去,罚了俸禄不说,还吃了顿板子,嗐……”王朗道明前因后果,补了句,颇有讨好之意。

  宁桑深知王朗惯会泼皮,可她阿爹既告知其身份,便是心腹,当是信得过,若非信了她阿爹,现下她可少不得予其些苦头吃。

  “何意?旦爷原先便是将军之女?王兄一早便知?”李在御环抱双臂,眼珠子来往于二人身上,愈听愈糟心,自身犹如一呆子。

  那二人闻言皆是一愣,皱着眉头看向李在御,见其不似戏谑,猛地惊醒,相视而异口同声问出口。

  “汝未告知其此事?”

  “汝未告知其此事?”

  两人又是一愣,急忙反驳。

  “吾怎会擅自告知?”

  “吾怎会自行揭露?”

  “嗐!”

  “嗐!”

  这两每每同时出口,不知情者还以为是无赖骂架呢。

  “其只知晓吾女儿之身,海市之行凶险,未有时机细说。”未免隔墙有耳,宁桑虽气得不轻,仍压低了声响。

  “吾寻思着,其既已知晓汝乃女子,合该寻根问底方是,哪知啊!嗐……”王朗亦是抓耳挠腮。

  李在御瞧着二人咋咋呼呼,如戏班子,恨不得眼前有些个瓜果,当是美哉。然,虽余一杯清茶,萎靡之心亦莫名的有些舒爽,缓缓啜着,但瞧下文。可好景不长,他眼见二人争吵声低了去,眼神交流间透漏丝诡异,末了,双双望向自个儿,只闻宁桑狠厉道:“此事关系吾家上下一干人等性命,多一人知晓便多一分危机,不若我等……”

  宁桑微眯着双眼,有意不言,王朗自如接茬道:“嘿嘿,死人不言不语,倒是干净……”

  甚?杀人灭口?变化之快,李在御始料未及,见二人凶相毕露,又不似戏言,惊得端茶之手抖得厉害,哆哆嗦嗦道:“吾非友人乎?誓不与外人道便是,何以性命要挟?忒的薄情寡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