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获救
盛夏白瓷2020-09-03 08:562,172

  虽心有不甘,三人却不得不顺应天命,只求死的痛快些,少些折磨。

  或是过分惊惧,宁桑直勾勾盯着怪物之足不知闭眼,亦不自知。忽的一物覆眼,其躯不禁一震,却闻耳边呼衍律温声道:“合眼,去了阎王那,莫做噩梦鬼。”

  宁桑双手覆其之上,掌心温热,全然不似其外之冷漠。她扭头看向呼衍律,话语呼之欲出,“若是……”

  “玄妬,住手!”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呵斥。

  然,玄妬闻言,似是怒极,随即大吼一声,疾落前足,却如有屏障护住三人,卯足了劲亦不可破之,反被推倒在地,复了人样。

  只不过一瞬,局面翻转。三人望向那呵斥声之处,大惊,只见一橐蜚翱翔于上,其躯之大,先前所见皆不可比拟。其项背立有一人,为之高远,瞧不真切,但闻其声铿锵有力,“玄妬,邪魔歪道不可取,何苦执迷不悟?”

  “啐,若不是汝封印吾之灵力,吾何以行此道?欲使吾弃之,便解了去,予吾自由之身,咱便互不相扰,各行其道。”玄妬捂住胸口,似是伤的不轻。

  那人缓缓飞身落地,白衣翩跹,长发飘扬如丝,于玄妬跟前立定,“汝若就此立下誓言,不复寻仇,吾自当听之任之。”

  “不复寻仇?痴人说梦!”玄妬扬手一挥,逼退那女子,旋即飞身逃离。

  女子早有防备,取腰间一牙白镂雕铃铛,顺势一抛,顿时金光闪闪,毫不费力将玄妬收入其中,任其哀嚎挣扎,皆是无用。

  天地间终是静了去,方才一切仿若梦境,上一瞬仍是生死边缘,求救无门,转眼间便已化解,否极泰来。

  若当真是梦,便好了。待日上三竿,豆儿姐便火急火燎的催促着自个儿醒来,阿爹阿娘于桌前谈笑风生,静待不成器之女一道用膳。是了,傧叔定会叨叨着数落自己,笾大哥便在一旁抿着嘴偷笑,有意教你发觉的那种。宁桑如此暗想着,胳膊肘被呼衍律轻撞了下,方回过神,见那女子阔步而来。

  “何故来此?”女子扫视三人,后,目光落至宁桑身上,漠然问。

  “无意,实乃被困,寻出口而不得, 若阿姊知晓,还望不吝告知。”宁桑得了教训,甭论此人好与坏,硬碰不得,装傻充愣与服软,她最是擅长。

  “何故伤我橐蜚?”女子面不改色。

  莫不是寻仇?宁桑腹诽,瞥眼望了望其身后之巨物,心中哀嚎,方讲死里逃生,如今却是冤家头头来寻仇罢,命苦矣。

  她面有戚戚,从头说起,如何至此地,如何伤了橐蜚,又如何与玄妬缠斗,一一如实交代,偶有夸大自身悲悯之处,亦是为了博得怜悯,争个宽容。

  女子听完,沉默了些时候,道:“随我来罢。”

  宁桑长舒一口气,看来是信了她的话,招呼其余二人,提步跟了上去。女子于橐蜚跟前驻步,喊了声,“呶呶。”

  橐蜚呶呶睨了眼三人,不吭一声,缓缓伏地。说是伏地,可于人而言,仍是巨墙一堵,三人你瞧瞧我看看,皆是疑惑,爬?

  疑惑间三人猛然悬空,惊呼不已,未回神已至橐蜚项背,其背羽松软,虽是跌坐,倒是舒适的很。恍惚间那女子已坐定,不咸不淡道了句,“坐稳了。呶呶,往渡口去。”

  “诺。”话语未落地,其已扇动羽翼,扶摇而上。

  橐蜚呶呶声如洪钟,瞧着有些年纪,怕是祖父辈不止罢,宁桑思索着,顺手将长发盘了个髻。此时风自耳边呼啸而过,其胆大,坐直了身子,海市尽收眼底。丛林高耸茂密,湖泊遍布,时有瀑布错落而出,不知名之生灵随处可见,方才那地宁桑已觉广阔,如此一看,却是沧海一粟,不值一提。

  她挪近那女子,谄笑道:“不知阿姊姓名,可否告知?”

  女子目视前方,并不欲与之攀谈,淡淡回,“檀旃。”

  “如此,檀旃姑娘救命之恩,我等没齿难忘。待……”

  宁桑话未完,檀旃回首,斜眼怪笑道:“哦?救命恩人?汝怎知吾乃善类,非抓了尔等归家大卸八块?”

  “额?呵……呵呵呵……”宁桑稍有心虚,然转念一想,“阿姊怪会说笑,若非善类,方才便可如收玄妬般收了我等,岂非省事?何苦送我等至渡口。”

  檀旃摊开手掌,一古铜镜现于其掌之上,递予宁桑。

  宁桑不解,接过铜镜,霎时间愣住。其身后李在御与呼衍律二人见宁桑看向铜镜后一言不发,后背僵直,似丢了魂,甚是不解,速上前一观,脊背直发凉。

  原来,那铜镜里竟是此前三人所经历之种种,分毫不差,如此看着,仿若再次经历。

  “汝此前若有半句与窥天镜所示不符之言,吾定是当场收了尔等。”檀旃招手,收了铜镜,言语多了分凌厉。

  三人闻言,面面相觑。宁桑更是,其万般庆幸如实相告,虽有夸大之处,好在不与事实违背,方又捡回条性命。

  然,好在有此一事,三人方肯定檀旃非玄妬之流,实有意解困,稍稍宽心些,可自在观赏世间罕见之境。

  美则美矣,人生在世,来此一遭,小命连连不保,一遭足矣,莫重蹈覆辙罢。宁桑感慨。

  约莫半盏茶,呶呶缓缓落地。

  三人起身,见此时位于群山之巅,层峦耸翠,朝阳未升,四周皆茫茫流云,山尖隐约可见。不远处矗立一濯濯孤峰,峰顶如砥,上有一木屋,大抵积年累月风吹日晒,又无人打理,荒废至极。

  孤峰周身断崖不知深几丈,加之流云翻涌,直教人两股发软。崖边有一悬桥,连着此时三人脚下之峰,此外别无一物。

  檀旃转身嘱托三人,“行过此桥,便是渡口。渡口乃海市禁地,凡海市生灵入内者,皆灰飞烟灭。尔等且暂避此处,三日后便是昍燚日,当日午时艳阳高照,道口自会开启。切记,道口只开启半柱香,期间若未能入内,便只得再候上一载,莫误了时辰。”

  宁桑细细记下,仍欲多问些,不料其抬手施了个法,稳稳送三人落地,而后使呶呶振翅腾飞,须臾便不见踪迹。

  三人望着脚下万丈深渊,不禁咽了几口唾沫。

  呼衍律率先往前,轻踩了下,那悬桥晃晃悠悠,桥上之木经不得岁月,洋洋洒洒似尘埃纷落。桥上遍布藤蔓,粗壮如碗口,倒是牢固的很。三人这才依次通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