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对峙
盛夏白瓷2021-01-28 08:542,101

  宁桑自知约定时辰已过,仍是不要命般往回赶,就是怕那俩呆子重情义,返回寻自个儿。其将至时,确见二人焦急,幸好及时赶到。她急匆匆看了眼王朗所获书信,与先前所料差别不大,这才安心了些,嘱咐二人归营,自个儿携殷罗华回钟府,哪知王朗不听劝,跟了上来。

  “爷我,既应允了将军与夫人保尔之平安,便要履行誓言,甭论三论四的,且道出尔之谋划便是。”

  王朗向来爽快决绝,宁桑见回绝不得,只得如实相告,多一人手总是轻松些。万事说定,二人这才将殷罗华送至钟府门外。

  子时三刻,钟漘端坐于大堂,闭目养神,外人瞧不出个情绪,只其自己知晓,现下可是悔恨不已,只怪当年一时心软,留下个祸患,若是那疯婆娘当真逃脱,十数载名望怕是要毁于一旦了。

  此时护院来报,已寻着殷罗华。钟漘顿时睁眼,望其身后不见殷罗华身影,不悦,开口道:“人何处?”

  “门……门外。”护院惧怕,结巴着回话。

  钟漘眉头紧锁,满目阴鸷,直冲冲疾走至府门,见那疯婆子仪态端庄,哪里还得见痴傻,心下了然,冷笑道:“夫人如此胸襟,确非常人哉。”

  殷罗华闻言,虽是嘴角挂笑,话语却不见温情,道:“若非如此,怎可‘默默无闻’,相伴钟大人这漫漫岁月?”

  钟漘早已怒不可遏,闻讽刺之言更是握紧了拳头,大声呵斥,“还欲等甚,速速拿下。”

  “哔——”

  尖锐声起,不知何处射来带火之箭,正巧落于钟漘足下。众人皆惧,钟漘其人亦是,待回过神,方发觉殷罗华手执一哨子,方才皆是其所为。

  殷罗华看钟漘疑惑与怒火交织,却不敢妄动,知是计谋奏效,得了底气,得意的很,畅快笑出声,“老贼,吾苟延残喘这些年头,汝以何为?如今堂而皇之立于眼前,欲当吾一如此前手无缚鸡之力之人乎?”

  偏偏钟漘不欲信邪,欲使护院上前捉拿。

  殷罗华似是早料想有此动作,再响一哨,与此同时,火箭自四面八方而来,哨停而箭止,此举方吓住钟漘一众。

  “先父不才,一生碌碌无为,却有一众衷心之人,仙去前传予吾,千般嘱咐不可与旁人言说,尔亦不能。吾当时想,此举无用,哪知啊,人心难测。”殷罗华信誓旦旦道。

  然,何来‘一众衷心之人’之说,不过是宁桑之计谋,那众多箭矢,亦是二人早先布下的机关,佯做人多势众,唬住一时却是够的。

  显然,钟漘信了七八分,稍稍放低了些姿态,平和道:“夫人何必如此剑拔弩张,有甚所需,尽管道与为夫便是……”

  殷罗华烦透了他那一套说辞,高声驳斥道:“归还府宅,自请辞官,昭告天下此前种种龌龊之事,吾便留尔一命。”

  钟漘微眯双眼,胸中杀意翻腾,明面上却不显山不露水,道:“此事……亦非不可行,然,更深露重的,夫人何不进府安坐,再行商量?”

  “入府自是要的……”殷罗华顿了顿,嘴角一勾,笑里藏刀道:“书房右二,上三。”

  后半句字字清晰,其每道出一字,钟漘心中便惊惧一分,那分明是他藏匿一概重要文书信函之地。她既己知晓此处,那其中之物自是落入她手,若是交至都城……

  殷罗华从未见他受过辱,解气的很,缓步拾级而上,再道:“物证自有人保管,若吾有甚闪失,世上亦再无钟漘一人,再者,株连九族,‘钟漘’一名更是遗臭万年,家族蒙羞啊,哈哈哈哈哈哈……”

  眼看其擦肩而入,欲拔刀除之而后快,此时却偏偏受制于人,钟漘此生未有如此落败之感。其长喘一口气,招手使护院客客气气地送殷罗华入客房,顺道加派人手看护,再使两队人马四处搜罗可疑人员,不见人不罢休。

  钟漘嘱咐完毕,方急步入了书房,紧闭房门查看,果然如她所言,暗柜已空空如也。其瘫坐于案前,回想殷罗华常年之痴傻相,恼怒与悔恨之心更盛,暗自唾骂自己千百遍,心软最是无用。如此伤神至深夜,护院回报,未得人,然,确有人迹与弩痕,且数不再少。得如此回话,已是意料之中,若非明日有场大战,钟漘今夜定将北敷城翻个底朝天,如今只好作罢,加派人手至自个儿房外,先行保住性命,只望明日战胜,到时即便有把柄在殷罗华手中,亦不足为惧。

  想到此处,其总算平和了些,入眠却是难的,时梦时醒,糟心的很。

  宁桑若是知晓钟漘此态,必定笑得合不拢嘴,现如今正与王朗躲于暗处,气喘如牛,俩人布机关再撤机关,来回奔忙,与海市被追赶时相比,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知呼衍律竟如何?宁桑思及海市,不防忆起呼衍律,心中怅然。

  王朗于一旁有气无力自顾自说了半天,茫然不知其所想,突然耳闻一丝响动,立马噤言。

  宁桑亦是霎时手握剑柄,凝神屏气,响动愈来愈近,忽见窗户那开了个缝,她拔剑直指而去,却不想,来人是李在御,剑锋突转,这才未见血。

  “怎的去而复返?”宁桑担忧,“路上遇阻?”

  “非也非也,莫急。”李在御见其担忧,忙不慌解释,“宁将军使吾来此,有信一封,且看。”说着,掏出一封信笺。

  宁桑接过一瞧,确是她阿爹笔迹,展信细读,顿时乐开了花,俩父女竟不谋而合,忙不迭与王,李二人一五一十说出计策,后,兴致颇佳道:“明日上演好戏,今夜可得养足精神。”

  “理儿是这个理儿,可,往何处呢?”李在御嘀嘀咕咕,说话间脑子里突然冒出个地方。如今钟漘满城寻人,钟府最是少人看管,且分了大队看护殷罗华和他自身房屋,正是微弱之时,且钟府之大,随意寻个屋,安安稳稳睡个美觉,孰人不道个美哉?

  其正欲道来,抬眼见宁桑王朗二人亦是瞧着自个儿,面带狡黠,看来是想一处了,三人相视一笑,再次谈定信中所交代之事,便蒙面隐于深夜,往钟府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