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赌斗又赢再捡漏
有聊的鱼2019-11-25 14:492,214

  “从哪儿听来的歪理,左右一样重,难道就是赝品嘛,根本不足以服人!”赵家俊听懂了其中的原理,但无耻的性格,令使他坚决不会承认。

  古代铸造技术不好,即便青铜方尊左右对称,也无法做到左右重量相同,会出现一定的偏差。

  但现代工艺高超,铸造技术精益求精,能做到质地均匀,左右重量相同。

  宋妍也听明白了,正因现代工艺高超,左右重量几乎相同,造成方尊竖立在两根棉线上,没有出现明显的重量偏差,以此证明方尊是假货。

  她不得不佩服陈宇的聪明才智,这种鉴别方法耳目一新,再一次把她比了下去。

  这件青铜方尊的造假手艺高超,足以以假乱真,若非有陈宇证伪,如果被人高价买下来,肯定会沾沾自喜,以为买到来好宝贝,实际却是坑人的西贝货。

  “赵家俊,这次赌斗,你又输了,还想耍无赖不成?”陈宇收起方尊,冷笑道。

  赵家俊知道方尊是假的,被陈宇证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死不承认道:“收破烂的,你休想骗人,在方尊摇晃的过程中,你肯定做了什么手脚,验证不算数!”

  “棉线是你家的,你亲自跟宋大小姐一起拉扯棉线,居然怀疑我做了手脚,你还要脸吗?”陈宇一百二十个瞧不起的鄙视道。

  赵家俊支支吾吾半天,死鸭子嘴硬道:“反正我不信,这种方法根本不能证明什么!”

  宋妍也投去轻蔑的目光,输不起,算什么男人?真是无耻小人!

  “你不服气是吧,那我就让你心服口服!”陈宇冷哼一声,又让老顾搬来几件造型左右对称,保存相对完好的青铜器,继续使用悬丝诊脉的技巧,进行验证。

  老顾共拿出来四件,三假一真,全被陈宇准确无误的验证出来。

  不过,真正商周时期流传下来的青铜器稀少,并且价格不菲。老顾拿出来的真品,只是明代的首耳铜方壶,价值五万左右。

  鉴定时,铜方壶立在两根棉线上,明显一侧偏重,一侧偏轻。

  “还有这样的手法,今天真是长见识,他跟我一样是大学生,怎么知道这么多?”宋妍看陈宇的眼神,闪过一抹异样,勾起了她深入了解陈宇的好奇心。

  赵家俊的脸色则越来越难看,自己又输了,谁能想到陈宇不光精通玉器,在青铜器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诣。

  “四件我都验证准确无误,赵家俊,你还有什么话说?”

  陈宇逼问一句,又看向老顾道:“那件青铜方尊属于近代仿品,但做工精细,可以当收藏品,价值十万左右。顾掌柜,我说的对嘛?”

  老顾身为古玩店的掌柜,若不承认,无异于砸自家招牌,点头道:“你说的都对,这些仿造青铜器,我们都是当做工艺品来卖。”

  听闻店掌柜亲口承认,宋妍也承担起裁判的职责。“这场鉴宝赌斗,陈宇获胜,赵家俊你愿赌服输吧,别让人瞧不起。”

  这下赵家俊百口莫辩,本来想在宋妍面前表现一把,结果又被陈宇打脸,反而在宋妍面前丢了人。他面子上挂不住,不认输也不行了。

  “姓陈的,算你运气好,按照赌约,你可以在一楼随便挑一样东西。但是你别得意,本少爷肯定会把家传玉玦夺回来,连本带利让你加倍偿还!”

  赵家俊恨得咬牙切齿,幸好一楼都是破烂,最多损失万八千的,无关痛痒。

  “废话真多,想要玉玦,拿一百二十万来赎!”陈宇嘲弄的哼了一声,开始挑选物件。

  他绕着一层走了一圈,忽然在货架的角落里,拿起一个鼻烟壶,这是整个一层价值最高的物件。

  鼻烟壶高七公分,表面蒙上了不少灰尘,看上去好像玻璃制成,实则为水晶,隐约可见内壁有字样和人物图案。

  陈宇拿在手里,用抹布擦掉上面的灰尘,心头暗喜又捡了一件一百多万的宝贝,比赵家的传家宝玉玦还值钱,而且一分钱没花,赚大发了。

  老顾皱了皱眉头,对那件鼻烟壶没什么印象,但他见识过陈宇的眼力和鉴定手法后,觉得陈宇有些本事,没选价值十万左右的青铜方尊,却选了一件鼻烟壶,莫非比方尊的价值更高?

  “你选的什么东西,能不能让我看看?”宋妍走了过去,好奇的问道,很像知道陈宇这次能捡什么漏。

  “一件小玩意!”陈宇有些得意的笑道。

  宋妍伸手接过,但她对鼻烟壶没有研究,看不出什么名堂。

  擦干净之后,清晰可见鼻烟壶内壁有个古代人物画像,画像上方有一行古字,从右到左分别是:寿臣,二十七岁,小像。

  壶背面题字:寿臣仁兄大人正,维贞观六年孟夏之月,皇帝避暑于九成之宫,此则随之仁寿宫也……

  字迹密密麻麻,占据了整个鼻烟壶背面,而且字很小,字体全是工工整整的楷书,看得眼疼,款署:马少宣。

  宋妍辨认出题字开头几句,脑海中灵光一闪,欣喜的说道:“这是被后世誉为天下第一楷书的《九成宫醴泉铭》,能写在鼻烟壶里,应该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吧!”

  陈宇点头赞许道:“不错,这正是唐贞观六年,由魏征撰文,书法家欧阳询撰写而成的楷书《九成宫醴泉铭》,宋大小姐能认出来,可见文学功底不错。”

  “主要是天下第一楷书的名气太大,我有幸拜读过,所以认识。”宋妍谦虚的淡然一笑,仅仅一个浅浅的笑意,就令人觉得神迷目眩。

  她又虚心的说道:“鼻烟壶背面题字,前面的人物画像惟妙惟肖,有什么来历嘛?值多少钱?”

  “落款你看见了吧,马少宣,乃是晚清京派内画四大画师之一,内画鼻烟壶书画并茂、笔法精湛,以工笔‘一面诗一面画’内画技艺闻名全国,堪称鬼斧神工,内画壶艺术中的毕加索,还获得过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名誉奖。”

  “这个鼻烟壶,就是马少宣所作,价值在一百五十万左右……”

  赵家俊也竖起耳朵听着,想听听陈宇能说出什么名堂,听到一百五十万时,脑袋里嗡的一声,如遭雷击般傻在了当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捡漏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捡漏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