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千万青花珍品
有聊的鱼2019-12-08 17:302,394

  “连东西都看不准,你瞎充什么好人。”宋妍对陈宇的帮忙并不领情,她觉得赔五千都嫌多,陈宇却充冤大头要赔一万。

  刚得了三百万,就烧的慌,开始装有钱人了。枉自己还把他当成对手,根本就是个不懂行的愣头青。

  陈宇却不以为意,当场用手机给摊主转账一万,然后从摊位上拿起两个五厘米高低的瓷杯。

  杯壁一侧分别是月季花和牡丹花,另一侧分别是两句诗词。

  “老板,这杯子挺好看,图案我喜欢,你手里还有吗?”

  摊主看了一眼瓷杯,摇了摇头。这是他前段时间从棚户区收的,包括那个被摔碎的瓷碗,一堆东西,总共花了不到五百块钱。

  如今三样东西换来一万,让他心里兴奋不已,美的冒泡。

  陈宇心里颇为遗憾,但表面不动声色,做人不能太贪心,能遇上这两个青花瓷杯,就已经很知足了。

  “这是赠品,要不送你一个?”陈宇将那只有牡丹花的瓷杯递了过去,对宋妍笑道。

  “我才不稀罕!”宋妍没好气的说道。

  “兄弟,以后再想买瓷器,可以直接来找我,友情价卖给你!”摊主乐呵呵的说道,如果不是陈宇,他真讹不到一万块钱,这傻小子可是他的福星。

  宋妍鄙视的扫了眼陈宇,这下总算知道陈宇是什么货色了,他得到的票王牧马图,肯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小伙子,你手中的两个杯子,能给我看看吗?”

  这时,一位年纪在五十岁左右,身着中山装的男子上前,目光落在陈宇手中的瓷杯上,殷切的问道。

  陈宇看向来人,脑海中提示:江文韬,宁海市博物馆副馆长,不是坏人,大方的点了点头。

  江文韬连声道谢,小心翼翼的接过绘有牡丹花的瓷杯,首先看了一下底款,上面写着大清康熙年制。

  然后,他举起瓷杯,映照向太阳,用拇指和食指轻轻夹住瓷杯的内外两侧,感受着瓷杯的厚度和光滑程度,心跳的越来越快。

  杯上的诗词是:晓艳远分金掌露,暮香深惹玉堂风!

  另外一个月季杯的诗词是:不随千种尽,独放一年红。

  念出这两段诗词,江文韬更是激动,表面故作淡定,冲陈宇说道:“这两个瓷杯我挺喜欢,不知道小伙子能否割爱?价钱好商量。”

  陈宇摇头拒绝,以江文韬的资历,看出瓷杯的来历并不困难。“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打算出手!”

  江文韬有些急了,如果这次错过,下次再想遇到,不知是何年何月,主动开价道:“我愿意出二十万,收购这两个瓷杯。”

  原本发了一笔横财,正在暗爽的摊主,听到二十万的报价,顿时如遭雷击,心痛的难以呼吸。

  难道这两个瓷杯是真品,价值二十万,竟然被自己当赠品送出去了。

  他的肠子都快悔青了,恨不得从陈宇手中抢回来,卖给眼前这个出价二十万的中年人。

  “不卖!”陈宇再次冷声拒绝,江文韬还真把自己当成不懂行的新手了,别说二十万,就算是二百万也不卖。

  “五十万,五十万行吗?”江文韬仍旧不死心。

  摊主只觉得大脑充血,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原来自己错失的不是二十万,而是五十万,甚至可能更多。

  宋妍冷艳的脸庞上,也闪过一丝惊容,怔怔看着陈宇,这两个瓷杯价值五十万?

  “我给你两百万,只要你能帮我买到一件月季杯,我免费把这只牡丹杯送你,如何?”陈宇语有些讥讽道。

  听到月季杯和牡丹杯,江文韬一阵语塞,原来眼前的年轻人懂行,并且很清楚青花十二月花卉杯的市场价值。

  “你们在说什么?”宋妍听得一头雾水,疑问道:“难道这两个杯子有什么来历吗?”

  她对瓷器和字画都有一定的鉴赏功底,但是刚二十出头,阅历相对来说还是太少,见识哪里比得上江文韬这个在古玩圈浸淫了半辈子的专家。

  更别说,看一眼,就知道价值和来历的陈宇。

  “这是青花十二月花卉杯,又叫花神杯,康熙年间景德镇,代表了当时瓷器技术的顶尖水平。

  高4.9厘米,撇口,圈足,形如仰钟,壁薄体劲似脱胎,釉面细腻洁净无瑕。内外施白釉,外壁青花装饰。

  其上分别绘制代表十二个月的花卉,并且配有与之相对应的诗句。十二件为一套,我淘到的是代表四月的牡丹杯,和代表十一月的月季杯。

  十二月花卉杯的主体就是月季杯,拥有了月季杯,也就拥有了凑齐整套的可能。目前完整的只出现过七套,其中三套收藏于各大博物馆内……”

  陈宇娓娓道来,谈起青花十二月花卉杯,可谓是如数家珍。

  江文韬在旁听听得啧啧称奇,没想到陈宇年纪轻轻,竟然会对十二月花卉杯如此了解,完全不输于自己。

  “市场价格是多少?”摊主听完,面色灰白,捂着胸口,无比心疼的问道。

  江文韬摸了摸下巴,拍卖会上很少见到,全套的大都数是单品,多的也就四件或六件。既然买来无望,他也不再藏着掖着。

  “全套的价格大概在四千万,而且有价无市,单品一件在两百万上下。不过月季杯是最贵的,青花十二月花卉杯中只有月季杯,从来不曾以单品出现过,价格过千万也是有可能的。”

  “噗!”听闻价值破千万,摊主眼前发黑,瘫坐在地,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上千万,就这样飞了,他想死的心都有。

  宋妍倒吸一口凉气,用手捂住樱桃红唇,没曾想陈宇能慧眼识珠,而宝物近在眼前,她却没看出来。甚至陈宇说送她一个,都被拒绝了。

  “我输了,你可以随意提两个条件,只要我能做到!”

  这一次,宋妍是真的服输了,虽然她还没开始寻宝,但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眼界和眼力都比不上陈宇。

  她也看出来了,陈宇故意出头,根本不是为了在自己面前刷好感度,假装被坑,把摊主耍的团团转,真正的目标是两个青花瓷杯珍品。

  她还鄙视陈宇是愣头青,人傻钱多,看来真正犯傻的是自己,不禁脸色羞红。

  陈宇看了宋妍一眼,提什么要求呢,太过分的,他不会也不敢提,毕竟豪门宋家的名头摆在那里,**很简单,后果却很严重。

  “你给欢乐屋孤儿院,捐十万吧,这点小钱对宋大小姐来说,应该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陈宇想了片刻,提出要求道。

  宋妍不禁错愕,如果陈宇要钱或者要东西,都好理解,但给孤儿院捐款是什么套路?难道他热衷公益事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捡漏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捡漏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