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坚持不懈
胡小炮2019-11-18 15:365,290

  《人间词话》的作者、也是近代享有国际声誉的著名学者王国维老先生在他的一首《蝶恋花》词中说道: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时间易逝,如白驹过隙,打眼间已是十年光阴;人心易变,再见却是正邪不两立。

  谭颖一记忆中的胡亦还是一个只有一米五八、皮肤黑黑、看起来很憨厚的一个小胖子,有些腼腆、有些可爱。他不仅能工诗句,还能填词谱曲,会吹笛、弄筝琴、拉二胡,可谓是多才多艺。谭颖一曾对胡亦说:你这么有才华,到了大学一定会很有优势的。可是不知为何,在高三上期开学后就再也没见到过胡亦了,本以为是他转学了,后来才听说是他退学不读了,原因都不得而知。谭颖一也并没有多打听,因为那时她已经在QQ上删了胡亦,当时和胡亦的关系并不好。好友一删,什么都没了,那是如此现在也一样。如今的关系就是这么薄、这么廉价,好友一删什么都没了。连陌生人都不如,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在无意间遇见也许还会报以一笑,但这种曾经是好友的,就算是遇见了,目光也是逃到一边的。

  虽然不是好友了,但胡亦留给谭颖一的影响却挥之不去,难免会因为某件事就想到胡亦。最常发生的就是一看到诗词,谭颖一想到的不是诗仙李白、诗圣杜甫,也不是苏东坡、李清照和辛弃疾,而是胡亦。就是这么玄妙。

  触景伤怀的同时谭颖一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是一名警察,她开始在房间内搜寻了起来,希望能找到一些有价值的可以当做证据的东西。翻箱倒柜地忙活了一阵,谭颖一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当晚可不是太平的一晚,刚迷迷糊糊睡着的谭颖一被外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谭颖一没有立马就出去,而是起身隔着门听外面的动静。

  敲门声持续了一阵后胡亦才从楼上下来开门,听说话的声音来者是个男的语气似乎不太友好。

  “秦老板他们是不是被你给卖了?”来人胡亦见过,他是秦老板的手下,听秦老板叫他老四,帮着秦老板做一些“脏活”,而秦老板就是今天下午的时候在包间里被抓捕的人之一。

  “那么多人就你一个跑出来了,你是不是和警察串通好的?”看来老四是来问罪的,他给胡亦的感觉就是没脑子。

  “所以你是来干嘛的?”胡亦漫不经心地说道,“他自己没本事,怪我?老子差点死在那里,当时齐刷刷的,你知道多少把枪对着老子吗?老子也是听龙哥安排才去的,要找你找他去,要说串通也是他和警察串通的。

  “你也不他丫的想想,这次这么多的老大都进去了,对谁最有好处?”

  老四低头一想,觉得胡亦说的颇有些道理便道:“他现在在哪?我这就去找他算账去。”

  “你就一个人?”胡亦上下打量了一眼老四。

  老四傲着头说道:“一个人咋了?”

  胡亦摇了摇头这个老四果真是没脑子:“以前你跟着你们秦老板的时候,你们秦老板是不是身边都有很多保镖啊,那个宝批龙身边同样,你就一个人打得过吗?”

  老四抬了抬手臂秀起了肌肉,用动作告诉胡亦他能打。这样憨憨的人也是少见啊,胡亦道:“你再厉害,架得住他们人多吗?明天我也要去找他,我们一起去。你现在还能喊到多少弟兄,都一起叫上。”

  “没了。”老四摇了摇头,“秦老板被抓后,场子那些都被查了,大多数兄弟都进去了,那些没进去的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联系不上。”

  好家伙!大多数兄弟都进去了,真不知道凭这家伙的脑袋是怎么跑出来的。

  “好吧,那就我们俩,明天一起去。”胡亦就这么把老四给打发走了。这老四也真是脑袋缺根弦,也不问清楚时间地点,看他明天哪找去!

  胡亦刚把门关上敲门声又响起来了,胡亦又把门打开——是老四!

  “明天几点,我在哪等你?”老四问道。

  “明天九点,镇上垃圾站旁边的茶馆,你在那里等我。”胡亦随便说了一个地址。其实胡亦压根就没打算去,明天就让老四上那里死等吧。这个地方是不能呆了,明天把谭颖一送走后谭颖一肯定会带警察来查了这里。想想也是作孽啊,胡亦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挟持一个警察,还是他的老同学。酒店宾馆啥的肯定是住不了的了,现在的审核登记那些多严格啊,也不不能去别人的场子,要让那些知道谭颖一是警察那估计她就凶多吉少了。为了谭颖一的安全,也为了自己的安全,胡亦才决定将谭颖一带回自己住的这里。

  “对不起啦,这个房子要被我给您弄折了。”胡亦关了门走到屋子中央双手合十举过头顶朝着一个方向嘴里念叨着。这房子本来不是胡亦的,是胡亦一个朋友的,后来那个朋友意外过世了,胡亦才接手了这座房子。

  胡亦上楼换了一身利落的衣服然后披着一件长风衣下来坐到沙发上喝起了茶,此刻已经快凌晨两点半了。

  “睡不着就出来吧。”看似是自言自语,其实是在和谭颖一说话。

  “平时也像现在这样睡不着觉吗?”谭颖一开门走了出来,“提心吊胆的日子不好过吧。”

  “哈哈哈,是不好过啊。”胡亦苦笑道,“但我并不能跟你去自首。”

  “为什么?”谭颖一问道,“你认为你能逃能躲一辈子吗?”

  “我不是什么好人吗,但我也不是坏人。”胡亦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一杯茶让他喝出了酒的豪气,“除了今天迫不得已,我没干过坏事。”

  “呵。”胡亦轻一笑,“也许我认为不是坏事,法律未必会这样认为。”

  “任何人、任何势力都不能游离于法律之外,无视法规法纪。”谭颖一义正言辞的说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其实我也不想,但走上了这条路,没办法啊。”胡亦说道,“谁不想当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呢?”

  “现在回头,一切都还来得及。你还可以将功赎罪。”无论是站在老同学还是警察的立场,谭颖一都希望胡亦不要继续错下去,“而且我觉得你并不像是穷凶极恶的罪犯。”

  “不像罪犯?那像什么。”听到谭颖一这么说,胡亦心里还是有些小高兴的。

  “像是卧底。”谭颖一道。

  “你这是想发展我当你们的卧底吗?”胡亦笑了笑,“看人啊,怎么能以像不像来看,这都是自己的主观,这个你应该比我懂吧。总不能你去办案抓人你说’我看你就像是罪犯’,就把别人抓了吧。还有就是我觉得你不应该当警察的,以你的学历去找个别的工作不好吗?警察多危险啊。想必你也听说过有些警察被罪犯报复害了全家的吧,还有就是警察落到罪犯手中被各种折磨。

  “打药水、活着敲碎骨头、挖眼睛、伤口抹盐腐烂……”说着说着,胡亦把自己给说气氛了,他都忍不住手握拳头使劲捶在了沙发上眼角处挂着几点液体,“草他丫的那些畜生!畜生都不如的东西!弄死他丫的!”胡亦是咬牙切齿地爆出那几句粗口。

  确实哪有什么现世安宁啊,不过是有人替我们把黑暗挡在了看不见的地方,他们与黑暗做着斗争。有的为此负伤、有的为此积劳成疾、有的为此献出生命……以前以为只有历史的更替才是流血堆叠来的,没想到如今享着的和平也是那些勇敢伟大的人流血护着的,以自己的生命去抵挡黑暗的冲击。

  胡亦用手擦了擦自己眼睛,然后做着深呼吸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不还意思啊,有些激动了。”

  “无论高、低、贵、贱、安全还是危险,什么职业都需要有人去做啊。”谭颖一道。

  “你说得对。无论什么事都需要人去做。”胡亦道。

  “你别歪曲,犯罪可不需要。”谭颖一道。

  “古往今来法律是越来越严,可监狱一天都没有空过。你知道为什么吗?”不等谭颖一作答胡亦又接着道,“想你也不知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也许真是世间阴阳相互制衡调和的吧。”

  胡亦抬起左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道:“怕是等不到天亮了,现在就得走。把该带的东西带上。”胡亦指的是枪。

  黑夜是天然的屏障,可以将每个人都和外界隔开,又或者说黑夜是一块遮羞布。十年前这周围还是有几户人家人家的,十年后的今天周围的那些人家都搬走了,着方圆一二里就只有胡亦这一户人。

  胡亦锁好了门和谭颖一一起来到了外面的公路上,胡亦指着一个方向对谭颖一道:“你就一直沿着这条公路走就能到镇上,我们就此别过。这个给你。”说着,胡亦给了谭颖一一个盒子,“都在里面了。”

  “你不能走!”胡亦刚一转身谭颖一的右手就搭在了他的肩上揪住了他的衣服。

  “我是不会跟你走的!”胡亦直接把谭颖一搭在他肩上的手强硬的拉下来甩开了,但胡亦的屁股却被谭颖一狠狠地踹了一脚。

  “我可没有不打姑娘这样的怪癖。”胡亦说道。

  “对不起。”谭颖一轻声道,“我是一名警察。”

  “警察,呵。这次回去就辞职吧,太危险了。”谭颖一的话都那样说了,胡亦决定不讲情面了,得给谭颖一一个教训。

  就起脚一个飞身回踢便踢了谭颖一个措手不及,她踉跄着连退了好几步。既然决定了给谭颖一一个教训,胡亦就没有心软,冲上去一个膝顶就将谭颖一打倒在地。虽然谭颖一受过了正统的训练,但是她和胡亦力量上的差距造成了她所练得技巧失了效。

  如何快速地让对手失去反抗能力,这个对胡亦来说简直是太熟悉了,如果今天的对手不是谭颖一,而是比谭颖一更强壮的人,胡亦绝对不会这样做,因为很可能打不过。胡亦敢跟谭颖一这样出招就是根据之前交手判断出来的谭颖一根本招架不了。更多的时候为了快速制服对手胡亦喜欢用偷袭的方式,找准一个机会快速、持续、猛击对手的重要部位,直至失去反抗力为止,或者有必要的时候直接捶死。对谭颖一胡亦并没有那么狠,打倒之后胡亦便没有继续攻击她,只是将她控制在地上吓唬吓唬了她而已。

  胡亦把自己的拳头在谭颖一的眼前晃了晃说道:“如果今天你遇到的罪犯不是我,你觉得你现在还有多大的几率活着?听我的,回去辞职吧。”

  谭颖一狠盯着胡亦不作回答。胡亦将谭颖一放开后转身便要离去,谭颖一刚想起来将他抓住结果被胡亦回身一拳打在了脸上。胡亦指着自己的脸说道:“这是我还你的,之前你那一脚踢得,我感觉我脸都肿起来了。”

  表面上胡亦是没有怜香惜玉的,实际上胡亦真的已经很手下留情了。明知道自己打不过胡亦,但谭颖一仍然没有放弃抓捕他。作为警察,谭颖一是合格的,不让罪犯逍遥法外;作为老同学,谭颖一也是合格的,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同学继续错下去。

  胡亦不想再和谭颖一纠缠下去,因为他知道,这里很快就会有警察找来,于是他拔腿就跑。开始是沿着公路跑,跑了一会后便钻进了一条小泥路,过了一阵后又钻进了一个小林子往山上跑去。无论胡亦向哪跑谭颖一都紧追不舍。

  胡亦给谭颖一的盒子里装的是子弹和手铐。在追着胡亦的时候谭颖一已经取出了一颗子弹填进了枪里,本想向天鸣枪示警,结果跑在前面的胡亦在上坡的时候脚下打滑摔了一个“五体投地”,谭颖一赶紧抓住机会扑了上去摁到了胡亦的身上用枪抵着胡亦的后背:“再动我就开枪了!”接着,谭颖一将手铐其中的一个铐子铐到了胡亦的右手上,另一只铐子铐到了她自己的左手上。随手一扔,谭颖一便将手铐的钥匙扔来无觅了踪影。谭颖一略微松了一口气,靠在胡亦的身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厉害厉害!”胡亦翻身坐了起来说道,“称职,你是个称职的警察。”

  “哼,过奖。”谭颖一道。

  这个山坡上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胡亦他家。此时他家周围已经停了好几辆车,虽然不是警车但胡亦可以肯定那些从车上下来的人是警察。那些人下车后都有一个统一的动作,那是警察持枪的移动姿势。想想都可怕,刚才再磨蹭一下现在就跑不掉了。还好谭颖一对这里都不熟悉,没有注意到,否则的话她非直接鸣枪把警察都吸引过来不可。为了以防万一,胡亦决定再跑一段路,避开可以看见家的地方。

  “你跑不掉的了。”谭颖一被胡亦给连拉带扶地弄了起来,谭颖一用枪指着胡亦道,“别动。”

  “好好好,我不动。”胡亦双手齐头举着,“你也别激动。我想跟你赌一下,我还是赌你的枪里没有子弹,不信你可以试试。”说着,胡亦用手指头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谭颖一并不吃胡亦这一套,想着他无非就是在耍把戏拖延时间而已,这颗子弹是谭颖一亲手取出放到枪里的,胡亦根本没有碰过枪子弹怎么可能会没有。本来还自信满满的谭颖一看见胡亦从他自己口袋里摸出了一颗子弹后震惊了,她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判断。就像看了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魔术表演,瞬间的震惊后谭颖一反应了过来,胡亦手上的那颗子弹未必就是枪里的那颗子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胡亦抓住了她震惊的那一下从她手里夺过了枪。

  “嘿嘿嘿,好玩是吧。”胡亦用枪抵了抵谭颖一的肩膀,“现在枪在我这里,你把我们铐在了一起,你跑不掉咯,跟我走吧。”

  胡亦用枪指着谭颖一继续走了一段路。山上的林子阴森森的,胡亦心里有些害怕。胡亦的胆子从小就小得跟绣花针的针眼一样,多年来都不见有什么长进。

  “哎。”胡亦略缩着些身子碰了谭颖一一下问道,“你说这里会不会有鬼啊?”

  谭颖一冷哼了一下回答:“呵,你还怕鬼啊?”

  胡亦又把身子往谭颖一身上靠了靠:“你说是你先看到鬼还是我先看到鬼啊?这鬼要是出来是先吃你还是先吃我啊?”

  其实胡亦也不是很怕,他不怕鬼,因为怕了那么多年的鬼他连见都没见过,他有些怕的是这种阴森森黑暗的气氛,要是让他白天走这里他绝对不有心生半点怯意。再者就是他单纯的想耍流氓,靠谭颖一近一点。

  “滚开!”那么明显地向谭颖一靠拢谭颖一怎么可能不发觉,她猛地推了胡亦一下,一旁有条小土沟两人是铐在一起的,胡亦掉进了沟里,谭颖一自然也没能幸免,她是自己把自己推进了沟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胡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胡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