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婉玉
俗银2019-11-18 17:314,894

  整个大殿顿时变得大吵大闹。

  这边的小鬼们看到傅贯斑这模样,都过来护住他。

  “可恶!”傅贯斑魂力爆涨,挣脱开封印。众小鬼虽然能力低下,但好歹也是圣控师,他们感觉受到了侮辱。也发动魂力,大殿瞬间变得寒冰刺骨。

  “好冷啊,我坚持不住了,现形!”

  五个身影显现在众人面前,傅贯斑终于看到了他们,此时五个人正站在他们面前。

  “小孩子把戏,原来是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傅贯斑不屑地说道。

  “涣星羽,看到没有,你的封印术一下子被破了,还是得看我。”

  小鬼们这时也化作黑屋冲了过来,“迹云!”左手一挥,刚才的弓箭竟然又凭空出现,射向黑雾,小鬼们可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之处,纷纷止步冲向上方,在迂回到傅贯斑身前,上百只弓箭只是扎进众人前方的硬石板中。

  “你的招来迹云术精进不少阿。”易凡对着否修远说道。

  否修远点了点头,“易凡哥哥,那时我就说过我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前来帮你,所以我不断地修炼我的圣控之力,这样才能和你并肩作战。”

  这边的傅贯斑知道自己对面的五个人不简单,而自己为媛曦聚魂已经消耗了不少能量,噬嗑一族圣控师人数三千,然而却有近九成被召集至周天枢,噬雷鬼将中的另外三人也前往周天枢接受指令,优势并不在自己这边,但他还是不能示弱,“黑指,若今天被你轻易带走火雷城未来城主,那我们魂族还怎么在六十四家姓中立足!”

  易凡也感到无奈,他自认为亏欠媛曦太多,不能再让她受到伤害,易凡示意四人,让四人退后一步。

  傅贯斑见状,继续说道:“媛曦可不仅仅是丢了魂魄那么简单!吾等火雷噬嗑一族的体质和其他家姓的圣控师完全不同,说明白点,我们是靠圣控之力维持身体的存在,媛曦现在只能潜伏在黑夜中,若是照射阳光,便会痛苦不堪,甚至她那仅剩的一点魂魄都会消散。”

  “那我会在一直陪她藏身在黑暗中,无论白天或是黑夜,在找到能够医治她的人之前,我会一直照顾她,”易凡斩钉截铁地说道。

  傅贯斑冷笑道:“话说得好听,若不是你,傅媛曦怎么会落到现在这般田地,既然你执意要带走我主,那我不能让你活了!”傅贯斑魂力暴涨,在战斗一触即发之时。

  “叔叔,请住手!”傅媛曦在荷莲的搀扶下走了出来,虽然脸色发白,但红得鲜艳的嘴唇和美颜下依旧令人感到心旷神怡,原来媛曦已经醒了过来。

  易凡上前走了过来,傅贯斑虽然怒视着他,但还是决定让步,众小鬼也让出道来。这边无灵也将事情的经过大致告诉了另外三人。

  两人对视无言,易凡温暖的手掌触碰到媛曦冰冷至极的身体,扶着她走到大殿门口,另外四个人围了过来,纷纷叫道:“媛曦姐姐!”虽然相识不久,但他们也决定把易凡和媛曦当亲人看待。

  傅贯斑见事情发生到这种地步,“小姐,城主的安魂仪式还没进行,新任城主之位也应该由你继承!你真的要跟他们走?”傅贯斑知道傅冥龙的死对媛曦的伤害很大,但为了挽留她,只好提起这伤心事。

  媛曦点了点头,“黑指,你等我,待我为父亲做完最后的事,我会去找你的。”

  这也让易凡想起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的死,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自己对孩童时期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我明白了,媛曦,我会去找医治你的方法,你安心留在这。”

  傅贯斑也安心下来,傅冥龙生前就决定由媛曦成为噬嗑家主。“既然小姐已经这么说了,你们今晚就在这住下吧,明天在走也不迟。”

  “那我在这为刚才的无礼陪个罪了。”易凡道。

  夜晚,涣星羽四人游荡在火雷城内,而易凡则和当年一样,和媛曦遥望紫薇星,直到日出。涣星羽为媛曦设下了五行召唤术,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就可以呼唤易凡。

  火雷城下

  傅贯斑将众人送到城门口,“黑指,我等无能,无法解救小姐,接下来只能依靠你了。只不过我有一言,小姐所中的魂术绝非普通的圣控师可以解,或许你们要找的人须有通天的本领。”

  “也许当年那个人救得了媛曦。”易凡喃喃道,所说的人就是潜龙。

  无灵问道:“易凡哥哥,那个人是谁?”

  “我倒是把他的名字忘了,不过若是要找通天本领的人,只能是他了。星羽,你有什么方法可以找到他吗?”

  “如果没有名字的话,这就有点难办了。”涣星羽答道。

  “黑哥哥,星羽这点小门道,怎么指望他,我有办法!”否修远说道。

  泰云轩接过话,“你小子,莫非你要说的是那个老太婆?”

  “切,我早就想到了,她上次可是拒绝我们。”涣星羽不屑地说道。

  “老太婆是谁?她能帮到我们?”易凡问道。

  否修远抢在其他两人前说道,“这次让我说!黑哥哥,几年前你失踪后,所以我们三人就去找了住在东木雷水州,一个号称知晓一切的圣控师,她叫做林臻华,结果她脾气古怪地很,不肯告诉我们。”

  泰云轩哼了一声,“而且老太婆每个月只出现一次,错过了她只能等下一个月了,那次我们等了她近一个月才出现。”

  “雷水州吗?那我们启程吧。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试试!”

  十天的路程后雷水州扬泉城

  扬泉城位于周天枢西南方向,是雷水氏解家的领地。

  “这地方比媛曦姐姐那里繁华得多了!”此刻易凡一行人正漫步在扬泉城东南方小镇中,街上人口繁杂,出售各种碎米和鬼怪面具,无灵露出愉快的笑脸,到处张望。

  易凡行若无事地说道,“扬泉城是边防军军长解星明的属地之一,整个西南货运来往都经过这,当然繁华。”

  涣星羽笑说,“黑指哥哥看来你也懂得不少!”

  泰云轩问:“你也到过这里?”

  易凡点头答是,在失忆的那段时间,承山的货物来往需要经过西南,所以易凡曾来过三次。

  否修远也等不及卖弄,说道:“无灵,我告诉你更厉害的,雷水氏可是位列八大本家姓,家主解星明实力更是大到无边,据说谁要惹怒他,他眨一眨眼睛,那个人就变成粉末。”

  “真的吗?还有比黑指哥的圣控之力还要奇妙的话,我倒想见见!”无灵没有一点畏惧感,表现出强烈的兴趣。

  众人哈哈大笑,“无灵,他是骗你呢!解星明传闻中是个瞎子。”涣星羽答道。

  易凡转笑为静,提醒涣星羽,“嘘,这里是他的领地,耳目众多,而且他最不喜欢是别人叫他瞎子,还是小心为好。”

  众人也点了点头,不再提及。

  十八天前

  位于雷水州的扬泉城,在一处偏僻,破落不堪的小馆内,一个蓬头垢面,脸色枯黄不堪的女人正坐在摇椅上在炎炎夏日里,手持扇子不停地挥动。

  “我已经在这等了半个月了,今日终于见到你,你知道怎么到达紫微星?”

  女人稍微提起眼皮,眼前的人身穿一件素锦袍,一头杂乱的长发,却有着一双湖水般清澈的星眸,身形结实,当真是神采英拔英姿焕发。她起身直勾勾的看着,说道:“这个问题倒是很久没人问过了,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天月,传闻紫微星上面景色美妙无比,尤其是。”天月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连串咯咯的笑声打断

  “你一个肉体凡胎,还妄想登上紫微星。”女人站了起来,天月这才发现,虽然自己身长八尺,但眼前这个人足足高了自己一尺,女人低下腰,她嘴角上弯,“尤其是那白鹤,背达千里,其翼若垂天之云,唳声穿耳。!”女人说完做瑟瑟发抖状。

  天月听完不为所动,“看来我是找对人了!我此行目的,就是斩杀这畜生,扬名周天地。”

  女人听完发出一阵瘆人地冷笑声,继续躺在摇椅上,挥动扇子。

  “臻华老太婆,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带我上紫微星?

  天月回头一看,一个扎着辫子的,高眉骨上的细长眉毛下长着一双没有任何瑕疵的杏眼,高挺的鼻子,紧闭时地双唇如同一朵含羞待放的花儿,年龄看起来不过二十的女子,天月心想竟有如此美丽可人的女子。

  “小姑娘,我怕你是有对手了,这个男人和你一样,想登上紫微星。”臻华打了个哈欠,说道。

  女子瞧都不瞧一眼,径直走了进来,坐在另一张摇椅上,翘起了二郎腿。“我才不管他想上去做什么,不要妨碍到我捉冥鹤就行。”

  天月目光转向她,

  “那可不一定,他也对紫微星的仙鹤有意思!或许你可以现在在这杀了他。”臻华阴阳怪气地说道。

  天月回头转向女子,骤然间,周围沙尘喧嚣。

  “慢着,天月,一个熟悉的名字,莫非你是西南来的?哈哈,我记起来了,你是黄河济的长孙黄月天。”臻华瞬间变了个脸,站起来嘻嘻哈哈地说道。

  天月诧异道:“不愧是传说中无所不知的人,那我也不必隐瞒了,在下是金国未来的继承人,黄天月。”

  “喂,冥鹤可是我的,不管你是金国还是水国,如果想要和我抢夺冥鹤,那我只能杀死你了!”女子冷下脸。

  “两位冷静,听我一句,紫薇星上有大小两只白鹤,大的归这位黄天月,小的归婉玉姑娘。你们认为如何?”

  婉玉姑娘?虽是女儿身女儿名,却有着男儿气概,黄天月抿了抿嘴,眉欢眼笑地问臻华道,“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带我们上紫薇星?”

  “可以是可以,只不过还不够,我需要更多的圣控师的力量才能登上紫薇星,两位稍安勿躁,他们应该也快到了,待到下个月,我便可以送你们上紫微星。”臻华说道。

  时间回到现在,涣星羽抬了抬脚,大叫道,“终于到了!”城墙是碎石建成,虽然凹凸不平,看起来摇摇欲坠,但实际上固若金汤。

  “一,二,三,四,五!”看来就是他们了!站在城墙上的婉玉数到,似乎看起来很兴奋,从二十尺的城墙上跳了下来。

  “喂,你们几个是不是圣控师。”婉玉试探道

  易凡见这个女子一身男儿气,“我们旅游路过此地,请问有什么事吗?”易凡答道。

  “是吗?”婉玉走近瞧了瞧易凡和其他人,“老太婆已经说了,会有五个圣控师会去找她,于是我只好在这等待,若不是你们,那只好告辞!”说完婉玉转身想走。

  “难道那老太婆有预言的能力?”否修远在耳边对易凡问道。

  易凡也不解,对着婉玉喊道,“小姐,可以带我们去见她吗?”

  “那你们是承认了?不过你说见就见?本小姐可不给别人呼来唤去。”婉玉不再理会易凡一伙,摆摆手,转身离开。她只因臻华的一句话,在这里等了近半个月,心中甚是不爽,于是将气撒在易凡他们身上,想刁难刁难他们。

  “易凡哥哥不必理她,我们自己去找老太婆就行。”涣星羽笑哈哈地说。

  易凡想了想,说道:“话虽如此,可是如果是她让这个人来找我们的,想必通过这个人,事情会好办得多。”又对着婉玉说道:“抱歉,对小姐撒了谎,我们确实是来找那个人的,还没问小姐叫什么?”

  “这才像话,不枉我在这里等了你们这么多天,我是雷天氏,名叫婉玉。”说完婉玉恭敬地行了礼。

  “你是雷天氏?那你可认识刑城仗,他曾拜托我一件事……”易凡话未说完,婉玉便上前抓住易凡的衣领,“他在哪?你为什么会认识他?”

  婉玉的眼睛即刻被一层朦朦的水光覆盖,仿佛在发出异人的光芒,这种光冷的眼光要将易凡的心勾了去。

  “放开我黑哥哥!”其他四人准备一拥而上。

  易凡用手挡住他们,“刑城仗已经去世了。”

  “死了?混蛋!”婉玉缓缓放开衣领,眼睛里充满不可思议。“那个混蛋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他无情的抛弃我们,他凭什么一句话不说就离开我和母亲。那我捉冥鹤还有什么意义?”

  婉玉不断地自言自语,易凡也大致猜出她和刑城仗有非同一般的关系。“他临死前托付我向他的亲人道歉,他也是身不由己。”

  “那是谁杀了他?”婉玉反问道。

  “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也都死了。”易凡摇了摇头。

  “黑哥哥,那个人和他们是一伙的,死有余辜,他把我们害得那么惨。”否修远说道。

  “开什么玩笑,我爹是个善良的人,他无缘无故害你们做什么。”

  “你爹把我们抓了去,关了我们好一段时间,他也是个十足的坏人。”泰云轩附和道。

  刑婉玉指向易凡,“看来你们也是帮凶吧?爹,我就在这里为您报仇,大小如意,为我所变!”

  易凡也早有防备,双手黑雾冒出,一块大石从两人中间立起,小玉一指点在石头上,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小,掉落在地。

  婉玉惊讶地看着易凡,从小到大她还未曾见过能够操控地面的人。她向后退了几步,作为一名到处流浪的圣控师,她的战斗水准要高于别人。当然易凡他们可不会把她放在眼里。他们静静地看着她。婉玉感觉自己被小瞧了,她用双手大拇指和食指摆出长方形,正好将焦距对准易凡他们,“我虽然是女人,可你们也不能小瞧。假形化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