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离别
俗银2019-11-18 17:314,788

  夜晚

  媛曦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她四处张望,作为噬嗑一族,在黑暗中媛曦能够把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四个小孩挤在一起。涣星易甚至把脚搭在泰云轩头上,媛曦艰难的从床上下来,帮他们摆好睡姿。房间里没有易凡的影子,媛曦想开启感知能力,却发现使不出来。还魂术消耗了自己的魂魄,甚至缩短了自己的寿命,一时半会也使不出鬼术了。

  媛曦踉踉跄跄地走出靠街阳台,抬头一望,易凡果然在屋顶上眺望远方,媛曦沿着易凡的目光望过去,一轮紫月似乎就在眼前,那不是月亮,而且要比月亮大数倍,人们把它叫做紫微星。它每个月某一夜晚就会出现。媛曦上次看到是在火雷城的城墙上,媛曦朝易凡喊到:“黑指,我也想上去。”易凡这才注意到媛曦。

  跳了下来把媛曦扶了上去。

  两人坐在屋顶上一起看着远方的紫微星。

  “媛曦,谢谢你!”易凡打破了沉寂。

  媛曦微微一笑,“没事的,只是稍微消耗了一点魂力,很快就会恢复的,不过这一段时间不能在使用魂术了。”

  “那在你恢复能力的这段时间我会保护你,那些人可能还会回来的,直到把你送回火雷城……”

  “如果你只是为了报答,那我可不要。”媛曦望向紫薇星继续说道:“我每次都在窗边眺望,梦想能够有一次上去看看,上面到底有什么呢?”。

  紫薇星发出紫色的亮光,一大一小两只雪白的飞鹤在上面盘旋。因其常张嘴向天哀嚎悲鸣,有人认为它是在呼喊亡灵,是阴间之物,因此称之为冥鹤。

  “记得我小时候也一直想上去看看,父亲答应我等我长大带我上去。媛曦,我现在带你离它近一点!”

  媛曦惊诧道:“怎么可能呢,你又不会飞。”

  “不试试怎么知道!”易凡手上黑气腾空而起,突然往回扎入地面,托起一块光滑的石块伸起到易凡和媛曦面前。

  “媛曦小姐,上来吧!”易凡站到腾空的石块上,伸出手。

  媛曦握紧易凡的手,“谢谢黑哥哥!”

  易凡将媛曦拉了上来,两人坐了上去,接着石块载着两个人飞到了半空,离地面越来越远,紫薇星离两人越来越近!

  随着温度下降,媛曦冷得搓了搓手,易凡见状只好准备脱下衣服,媛曦连忙阻止他,“傻瓜,你干嘛!”

  易凡刚想解释,媛曦抬起手指放在嘴边,做出了“嘘”的动作,接着依偎在易凡身上。易凡这时脸已经红了,不敢乱动。

  “也许上面住着仙人”易凡说道,“有时候觉得它好远,虚无缥缈般,又是有觉得很近,甚至可以听到仙鹤的鸣叫。”

  媛曦没有回答易凡,易凡看了看身边的这个人,已经睡了过去。

  远处一个人站在屋顶上,黑雾在他身上蔓延。

  第二天

  媛曦到了中午才醒了过来,却发现他们正在收拾东西。

  媛曦问道,“我们要走了吗?”

  四个小孩看到媛曦睡醒,又纷纷围了过来,涣星易红着眼,“媛曦姐姐,早上有一道金符传令飞了进来,里面写中午时刻,我的叔叔涣散佛会来接我们三个。”

  “媛曦姐姐,我们是不是永远都见不到了?”泰云轩道。

  “不会的,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回到火雷城见到父亲后,我就和易凡去找你们,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媛曦道。

  “真的吗?黑哥哥。”泰云轩向易凡再次确认道,易凡点了点头。

  涣星易扯着媛曦的衣服说道:“媛曦姐姐,我们都要回家了,照顾不了他,以后就由你来照顾他。”

  “你这小屁孩,什么时候是你在照顾易凡了?”媛曦摸了摸涣星易的头。“无灵,你身体好点了吗?”媛曦看无灵也活泼乱跳的。

  “你看!”无灵举起手,一股冒着热气的水从手中溢出,汇聚到指尖。无灵瞄准墙上,用力一戳,居然直接贯穿而过。

  否修睿反手打了一下姤无灵的脑袋,“无灵,小心点,你弄坏店家的东西了。”

  姤无灵摸了摸脑袋,笑眯眯的说道,“对不起,我只是想让姐姐知道我已经恢复了。”

  媛曦被他们两个给逗笑了,原本悲伤的气氛也变得和缓。

  离纠罗镇不远处的岩山上,岩德海在此创立了岩帮,人称岩老大,岩帮作乱周围村镇,因地处周天枢的边南之地,一直以来不受约束,虽然遭到多次联盟派遣的圣控师围剿,但因岩德海实力强大,所以一直攻不下,而岩派还不足以构成任何威胁,联盟最终决定放任不管。

  蛙老大一回来时便见到冥浩正和岩德海交谈,一吐舌头缠住冥浩的脖子,拖在地上行了几米才泄愤。“冥浩你这废物,竟敢欺骗我!”

  从中挣脱开来的冥浩大口喘气,不敢说话。岩德海见蛙老大还喋喋不休,这时才开口:“行了,蛙英达,这事不怪冥兄弟,而那些人会出现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什么?岩老大,你一开始就知道了?”蛙英达本来就凸着的眼睛这时瞪得更大。

  “真主已经告知我一切,你按照要求做就行了,赶紧给冥兄弟赔礼道歉。”

  “冥浩,对不住了!”蛙英达带着不屑的眼光道了歉,“岩老大,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召集所有人,现在去活捉他们!”

  众人走过熙熙攘攘的街道,往北方出了纠罗镇。

  行了三里路后,“散叔叔!”涣星羽认出了前面略显肥胖的人影,跑了上去。涣散佛一把抱起了涣星羽,“星羽,你小小年纪就经历这种磨难,绝处逢生,以后可不得了阿!”

  易凡他们这时也跟了上来,涣散佛看到易凡的手指泛黑时,便认了出来,急忙放下涣星羽,上去对着易凡鞠躬。“您就是黑指先生吧?在下是风水氏的代表,涣散佛!并受其他两家委托一起接三个孩子回到周天枢。恩人是您救了他们,我再次代表三家向您表示感谢!”说完涣散佛又准备鞠躬,易凡赶紧上前制止,道:“涣叔叔请起,我只是误打误撞才救了他们,算不上恩人。”

  长相憨厚的涣散佛笑道:“谦逊好男儿,我涣散佛佩服!”

  这时涣星羽扯了扯涣散佛的衣服,“散叔叔,我想让你帮我们,就是那个!哎呀,我忘了叫什么”涣星羽话到嘴边就忘了,急得抓耳挠腮。

  易凡看星羽想不起来,说道:“涣叔叔,我们想让您使用五行召唤术,帮我们标记!”

  涣星羽这才记起来,“对,五行召唤术!”

  涣散佛“哈哈,明白了!那你们五个人依次站到五个方位,我这就为你们施展。

  “五行召唤术是什么圣控术?”媛曦好奇的问道。

  涣散佛瞧了瞧媛曦,“看来这位是傅媛曦小姐了。所谓五行召唤术是和魂家的唤魂术类似,当然比不上唤魂术,是由中间的人来召集四方之人,我们风水家会在周天地各地设置印记,这样受召唤的人能够借助印记到达最近的地点进行汇合。”

  “好厉害的圣控术!您知道我是媛曦?看来一开始您居然叫出黑指,我就觉得奇怪,黑指可是我起的名字,您都知道。”

  “媛曦,你不说我还没在意。散叔,您为什么也叫我黑指呢?”易凡反问涣散佛,易凡对媛曦所起的名字并没有很抗拒,反而接受了。

  涣散佛答道:“风水家擅长推演变化,在星羽失踪后我就算得他会招惹灾难,而你黑指和媛曦小姐自然在我的推算范围内,这些只是事后进行推演,不算什么本事。现在我已画下五行方位图。黑指,你站到中间,你们四个小孩站到东西南北四个方位”。随着他们五个站定位置,散佛念出了口诀,五道光飞入五个人的手掌心后消失了。“黑指,以后如果你需要他们,只要念‘四方集合,五行归位。’你便可以知道他们的位置,他们自然也会收到你的方位。”易凡听完重重的点了点头。

  做完这一切,否修远、涣星羽、泰云轩和涣散佛及其雇佣来的履家圣控师准备往北方去了,终到离别之时。

  “小黑哥,是你救了我们,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你需要我们,我们会义无反顾的来帮助你!”否修远眼神中带着不舍。

  “对,小黑哥,我泰云轩虽然是暗杀家族的一员,但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脱离家族前来帮你!”泰云轩也答道。

  涣星羽眼泪已经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黑指哥哥,你和媛曦姐姐和无灵要保重,我们三人走后会想念你们的。”

  易凡听完后上去和三人紧紧相拥,媛曦牵着无灵也上去纷纷告别。

  这六个人在今后的圣控师世界中会掀起多大的波澜现在还未可知,不过可以预知到,迎接他们的将是跌宕起伏的人生。

  随着星羽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易凡也准备开启他们新的旅程。但在此之前,他们回到了纠罗镇的旅馆中,此时街上空无一人。“黑指,你有没有发现有点奇怪,刚才我们出镇的时候街上的行人还不少。”此时街上空无一人,媛曦察觉出怪异。

  易凡这时手指上黑烟漫起,“他们来了!无灵,保护好媛曦!”

  无灵也变得机警起来,将媛曦护在自己身后,到处张望。

  轰隆一声,岩老大从屋顶上直直跳落下来,在地面砸出了大坑,易凡似乎从他身上感受到和自己相似的圣控之力。密集的脚步声,三百个岩帮帮众从街道小巷中涌出,包围住了他们三个人!

  “你们去把那女的还有小孩抓住,他由我来对付。”岩老大一声令下,帮众都围了上去。

  无灵看到这么多人,手开始颤抖起来。而易凡却发现自己的圣控之力受到岩老大的干扰,若贸然操控地面,可能会伤到媛曦和无灵。“看来只能单凭力气了,无灵,保护好媛曦。”

  一股暗流在无灵体内涌动,就在帮众离易凡他们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无灵居然从手中迸发出剧腐蚀性液体,挥洒围上来的帮众,碰到液体的部位如同被抽干水分一样,露出森森白骨。众人一时不敢上前,岩老大见状冲了上去,无灵急忙用液体挥向岩老大,只可惜岩老大似乎不惧怕这种东西,液体并没有侵蚀他,而是和水滴一般没有对岩老大造成伤害。易凡见状对无灵说:“无灵,你就这样保护好媛曦,别让他们近身,我去对付这个人。”

  转眼将岩老大冲了过来,易凡也上前准备挥拳,只见岩老大以极快的速度抓住易凡的两肩,易凡发不出力,岩老大用头重重的撞了易凡的胸口,“小子,你的战斗水平太差了,居然可以打伤蛙英达。”岩老大此时还抓着易凡,对易凡进行了一番嘲讽,易凡肋骨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吐出了鲜血,手臂一股力量涌出,挣脱开来,接下来一拳击中了岩老大的鼻子,仿佛打在岩石般,岩老大轻轻摸了摸鼻子,“我全身可是岩石凝结而成的,你的力量太弱了,打我如同挠痒痒。”岩老大微笑的看着易凡。

  “是吗?”易凡也扬起嘴角,不断加大手上的力量,手指的黑气缠住整只手,虽然不敢操控地面,但还是可以用黑气来保护手的。

  媛曦失去的圣控之力,没能使用鬼术帮助易凡他们,暗暗苦恼。而蛙英达刚才一直躲在暗中准备伺机偷袭,见无灵在对付帮众,在一瞬间的空档中,蛙英达吐出长长的舌头,缠住了媛曦,将媛曦拖了过来,无灵没反应过来,却没有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全身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液体,冲了过来,蛙英达只好将媛曦甩到一旁,媛曦也因此晕了过去。面对无人可挡的无灵,蛙英达手足无措,只能吐出舌头试图缠住无灵,舌头毫无意外的整个被腐蚀掉,而无灵虽然瘦小,却紧紧抓住蛙英达,直到蛙英达被腐化而亡。无灵也被自己吓到了,收回了圣控之力,扶起媛曦。然而这时一个黑银突然出现在无灵面前,一掌打向无灵的脖子,无灵也晕了过去。此人正是傅魂刺。

  另一边易凡和岩老大正在打斗中,见媛曦和无灵消失了,一时分了心,岩老大再次抓住易凡的双手,岩老大的双手变成岩石,牢牢和易凡的双手定在了一起,“这次看你怎么挣脱开来!岩老大准备用自己岩石般坚硬的头去撞击易凡,易凡焦急万分,将全部力量集中在额头,两两碰撞,只听几声咔咔,岩老大始终在力量上差一大截,头骨被整个击碎,而易凡的额头也不停的冒血,只能双手一发力,打碎了限制双手的岩石。回过身时,雷魂刺和冥浩站在自己面前,无奈易凡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也倒了下去。

  魂刺感知了易凡和岩老大,发现岩老大已经死掉了,“喂,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魂刺在帮众中搜寻,两个看起来比较机警的人被魂刺选中。

  其中一个吓得发抖,话也不敢说,另外一个感觉什么,凑上去说道:“小人叫承山,他叫做司启。”

  “柳雪姬大人,您请!”冥浩听完转身对着一位妙龄女子说道。

  柳雪姬将手置于易凡额头上,血液沾满了她的手掌心,她默念口诀。“剥之以足,剥之以肤,除其记忆!”

  做完这一切,魂刺对着那两个人说道:“承山,司启,以后由你们两个人照看他们!”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召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