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重逢
俗银2019-11-16 10:284,456

  十三年后

  周天枢东木十五司火雷城

  一身穿白袍,头戴黑面具,手指修长的男子从东方以奇快的速度赶往火雷城。

  火雷城在隶属于周天地的东木十五司境内,在城堡中央坐落一幽暗洞,名为噬嗑府,有着鬼堡之称,噬嗑一姓,周天六十四姓之一,魂术圣控师后代的魂氏一族,作为圣控师联盟创始成员家族之一,掌管并保卫东木边境的统治者之一,南临朝神国。此时噬嗑家主傅冥龙于地底下的黑暗大殿内修炼魂气,而二家主冥浩正在接收来自统治边境内的各地情报。

  不久后,此前的男子来到了噬嗑府,“恭喜大人,直属东郡小鬼已查到当年那个人居住于东南断林镇。”眼前之人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字一句,而所谓噬火小鬼是噬嗑家派往各地搜集情报的人员。坐在黑座前的傅冥龙面色冰冷得如同寒霜一般,这时一个身影鬼魅般出现在传信人面前。

  “魂刺,你说的是真的吗?快跟我说说他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头发乌黑发亮长至腰间,额头的正中间有着☳印记,精致绝美的五官和白如凝脂的脸庞寻常女子都无地自容,天生红唇让人迷恋忘己。有人曰:人间美貌是天仙,不敌媛曦遮笑间。火雷城噬嗑府傅媛曦,乃傅冥龙的长女。

  魂刺看了一眼傅冥龙,傅冥龙见到女儿的出现,原先的寒冰似乎融开了,向着魂刺点了点头,“赶紧说吧,别让我媛儿久等。”傅媛曦此时灵动的双眼紧紧盯着他,急切的想要知道一切。

  “媛曦小姐,经过查明,断林镇商户承山的长子十指指尖至指中呈黑色,小镇中的人都称他为黑指。”

  听到这,媛曦内心如同打了个激灵,神情中带有略微的愤怒,阵阵邪煞之气从身体冒了出来。“明明还活着,为什么不来找我,我要去找他”,说完媛曦化作一股黑气即将冲出噬嗑府。这时坐着的傅冥刺也化作一股带着寒意的黑气先行一步挡住了媛曦,“魂刺,已经过了六年才查到,事情有些蹊跷,你可确认此人名字是否属实”说话间顺便从黑气中化出一只手将媛曦牢牢定住。

  “大人恕罪,是因为镇中人很少透露,所以到现在才查到。”

  “爹快放开我,让我去找他,黑指这个名字还是我给他取的,肯定是他”媛曦一边说一边想要挣脱冥刺的控制,黑气也愈发强大。

  傅冥龙的双胞胎弟弟冥浩这时从台阶上走了下来,幽幽地说“大哥,你就让她去吧,这孩子可是等不及想见他呢”,虽然他们两个同时出生,但是弟弟却意料之内的没能遗传圣控之力,样子也比哥哥苍老许多。

  傅冥龙一直觉得亏欠弟弟,所以许多大事也由弟弟来决定,冥浩也在许多方面帮了冥龙不少忙,也知道媛曦爱着急的性子,便同意媛曦去找黑指,“媛儿,去之前切记爹告诉过你的,不要轻易相信别人,遇到危险念唤魂术,我自会去救你。”

  媛曦心中大喜,“谢谢爹爹,谢谢二叔,媛儿会听爹爹的话的,不过你们放心吧,以我的本事没人伤得了我。”

  傅冥龙手指一松,媛曦摆脱了控制,变出一阵黑气带着她前去寻找黑指。

  “魂刺,你在后面跟着小姐保护她,不过不可让她发现”

  “是的,大人”魂刺也跟了上去。

  “冥浩,黑指在我的治理区域之内却等到现在才发现,你不觉得奇怪吗?”冥龙心中还是觉得有些蹊跷。

  “大哥,据我所知,断林镇货商承山的出现也是疑点重重,二者似乎有什么关联,不过你放心,我会亲自去查”冥浩不温不火的说到。

  黑指在黑夜中奔跑着,穿过一间又一间的牢房,他想要逃离这个地方。血红之物从发间流到脸颊,在这天夜里,黑指又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一睁开眼,发现汗水染湿他的头发,这已经是第五次梦到这个场景了。他赶紧用颤抖的双手擦拭汗水。这时敲门声响起,只听见门外轻声到:黑指少爷,货物已经到府里了,老爷叫您过去。黑指平复了心情后望向门,“进来吧”。这时门被推开了,进门的是一个与黑指差不多年纪的侍女,长发披到了腰间,额头绑着一条蓝色发带沿着脑后系着蝴蝶结,这是周天枢平民女子的特定装扮。“怀芯,帮我准备衣服,我沐浴完在去。”黑指边脱衣服边走向浴室。“是的,黑指少爷”,在怀芯眼中黑指是个不拘小节,无论对身边还是外人都一视同仁的人,她对黑指充满爱慕却不敢有一点儿非分之想。黑指站在浴缸前不断回想梦境,梦境中的场景并没有什么,但却勾起黑指内心底的恐惧,仿佛梦境中的一切要将他吸入。手指在这时也隐隐作痛,黑指攥紧拳头,顺势往水中一击,水瞬间冲向上方,落下时浇了一身,黑指走出浴室,只留下水缸中还在的水在不停晃动,无数水滴不断颤抖,无法聚拢在一起。

  怀芯看到黑指走了出来,赶紧上前将准备好的衣服替黑指披上,穿上一身黑色长褂,每个手指用白色丝带捆好,走向了大院。

  偌大的院子地面是用平整的花岗岩覆盖的,十几个工人小心的将半人高的橡木制的圆桶从推车上搬下来,“你们两个给我小心点,里面装的东西如果漏了出来你们两小命就没了!”站在旁边指挥的头头正在怒斥两个呆头呆脑的工人。“司启叔,我也来帮忙,正好活动活动身体。”。说罢黑指单手接过工人的橡木桶,另一只手轻轻撬开木塞,将其中的深色液体慢慢倒入桌上摆放着的一个个精致小瓶中。工人们对黑指那超乎常人的力量已经见怪不怪了,镇上也传言黑指其实是圣控师的后裔。“行了行了,这里他们做,老承让你过去。”司启似乎又不满黑指显露出来自己的能力,赶忙让黑指离开。“我爹找我?不理也罢,怀芯,走,跟我出去透透气。”黑指丢下圆桶往门外去了。见黑指要走,司启只能大喊两个手下跟着,“你出去正好,把西街那边的租都给收了”。黑指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门口。

  黑指走进了镇西边的小树林中,打发走了两手下,倚在树边,望着对面街来来往往的人群,黑指的记忆里只有六年的时光,之前所经历的早已不见踪影,唯一留下的只有不明所以的无畏性格和不同寻常的力量。他的父亲承山和司启只说自己被仇家的圣控师害了病,导致失去记忆,最后带着他来到这里定居,除此之外什么也不肯告诉黑指。还有一个身影一直在内心摇晃,到底是谁呢?这个人为什么让黑指觉得比他的父亲还要亲近,对父亲和司启在这的所作所为又感到不满甚至厌恶。就在黑指冥思心中疑惑时,站在旁边候着的怀芯时不时看向黑指,一阵秋风从树林中吹起她的发带,点起心中的涟漪。

  咕噜~咕噜~,黑指才想起起床这么久还没吃早饭,肚子已经在咕咕叫了。“怀芯,你饿不饿,我们去吃点东西”

  怀芯听完莞尔一笑,“黑指少爷,我可不饿,是您饿了吧。”

  “那好,我们去西街吃糟老头做的麦面包,不过你只能在旁边看着。”

  “都听您的,不过,少爷,吃完您可以陪我去林里走走吗?”

  “那我可得考虑考虑了,扶我起来。”,怀芯对黑指来说是除父亲和司启外最亲近的人了。。

  西街本是当地居民自建起来的,结果在一年前镇主与承山勾结威逼利诱买了下来,借此来收受钱财,黑指不想参与此事,只等手下料理。黑指在西街卖早点的糟老头的摊前吃着早饭,这时响起了吵闹声,引来众人。

  原来是酒楼老板拒绝缴纳租金,将黑指的手下打伤,本来在不远处和怀芯扯皮的黑指赶紧走了过来。

  “你来了正好,把你这两个手下给我带走,还有告诉承山那小儿子,本大爷不会给一分钱”酒店老板手拿棍棒,怒目圆睁看着黑指,后面站着十多个伙计,似乎事先已经准备好。众人早就对承山一家不满,六年前的混混居然靠贩卖不知从何而来的天水溶,成了镇里首富,都等着看戏。

  黑指阴沉着脸扶起两手下,虽然父亲的行为让他感到不耻,但是自己有责任保护自家的下属。而他也知道司启让他收租是因为想利用他异于常人的力量来威慑。黑指攥紧拳头,怀芯这时也吓得两脚发软,想劝黑指离开。

  “泰叔,他们两个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还请原谅,但是……”

  “少给老子废话,你不是力气大吗?欺负你手下不算本事,今天打的就是你。”酒店老板泰安打断黑指的话,不由分说便用棍子狠厉的往黑指袭来。

  黑指抬起右手接住棍子,反手一抓棍子就成了粉碎,扔向泰安,泰安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对着后面的伙计大喊:“都别光看着,赶紧给老子上!”

  黑指在这时也有点手足无措,怀芯和手下还在自己后面,在这里打起来势必会伤到他们。

  就在酒楼伙计即将冲上前来之时,一道雾气般黑影突袭挡在黑指身前;棍棒打在了此人身上,如同打在棉花上。众人惊愕不已,酒店伙计的武器都化成黑烟,纷纷又退回泰安的后面,等到黑气散去,黑指居然发现此人正回头看着自己,虽然双眼黑雾缠绕,眼珠眼白也是黑色。除惊愕之外还有一种熟悉之感,就这样两人对视一会,似乎早有默契般同时看向酒楼一伙。媛曦方才在一旁看了整个经过,见情况对黑指不利才出现的。

  “你到底是谁,别多管闲事。”泰安见来人如此强悍,虽有退却之意,但众人还在看着,只能故作强势。

  “火雷城噬嗑府傅媛曦。”媛曦淡然地念道。

  早年在外见过不少世面的泰安明白这一称号意味着什么,但他也退不得了。“那你更别插手这件事,老子知道圣控师禁忌,胆敢伤我一毛,我就上周天枢告你去。”

  黑指这时也按捺不住了,刚想要出手时,“黑指,让我试试”媛曦上去一步,“哼,我傅媛曦可不怕,法相控心,蛊惑人心,借鬼缠身,惧魂术!随着口诀吟唱完毕,魂魄从媛曦身上破体而出,在酒楼一伙身边盘旋,只见他们抱头撕喊,四处逃开。众人也惊呆了,不敢上前,只能悻悻而去。

  “放心吧黑指,他们已经被我的魂力伤到,他们很快就会忘掉今天的事的”

  “你为什么……”黑指欲言又止,媛曦身上的黑气消失殆尽,两个人眼睛这时相视了。

  媛曦走上前一把抱住了比自己高了不少的男人,脸紧紧贴住了黑指的胸口,享受这种久违的温暖,

  黑指对突然袭来的举动还没楞过来,竟然没有推开与自己未曾谋面的人。

  “黑指少爷!”旁边的怀芯目睹了这个过程,内心百感交集。

  黑指这时才将媛曦推开,眼前这个人到底是谁,记忆中那个看不清的人难道是她?

  “你到底是谁?”

  “嘿,别说你真的把我忘了,你突然失踪了也不来找我,我还要找你算账呢!”,等了六年的期待被黑指打破,

  “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快告诉我”,黑指知道眼前之人可以解答自己的疑问。甚至找回失去的记忆。

  “黑指少爷,我们先回去再说吧,这里人多眼杂”,“少爷,我两也想回去包扎一下伤口。”媛曦刚想说时就被怀芯和两个手下打断了。

  “不行!你们几个先回去,我必须知道一切。”黑指可不想出差错,一种急切的呼唤声在耳边响起,似乎在等待他,让他越来越焦燥,又或许是害怕这个人走掉了。

  “哎呀,我不会离开的,既然你忘记以前的一切,我会全部告诉你的,你看他们两受伤了,我们先带他们去治疗。”,媛曦的话让黑指安定了下来。

  另一边,一个人先媛曦一步到达断林镇承山府将一封信交给了承山。

  “老承,如果那女人让黑指知道了这一切,那我们就麻烦了。”

  “司启啊,你忘了吗?当年那位圣控师设下的禁忌。”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我担心能不能起作用。”

  “一切都在那位大人的掌控之内,你可别忘了,‘我可以让你们从此堂堂正正,名正言顺的挥金荡银,享受人间富贵。’那位大人这句话在我耳边响了这些年,听来还是赏心悦目。”

  “是阿,那我们就按信中的计划来。”

继续阅读:第四章 遇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