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求生
俗银2019-11-16 15:424,497

  两块浮石在黑指的控制下,慢慢落到了地面。媛曦还是不敢看自己父亲的遗体。黑指扶起媛曦,媛曦全身冰冷,脸上忽白忽红。

  这时黑指感知到上面的异动,立刻将媛曦护在了身后,冥浩居然挣脱开来了,黑气窜遍全身,身上也看不出一点伤痕。“喂,你们两个人下了地狱在好好团聚,我可是不死之身,你拿什么来杀我!”

  黑指发动圣控之力,手指黑雾在起,“二叔,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一直以来我爹善待你,信任你!你居然害了这么多人!”媛曦忍着全身剧痛质问冥浩。

  冥浩听完瞪大眼睛,脸在吸收完冥龙的魂魄后显得更加狰狞。“笑话,这些年噬嗑府一直靠我在打理,否则哪来的财力给他组建鬼军?恐怕早已被六十四姓除去,你爹只是利用了我,而我也在利用他。”

  黑指也想起了六年前的事,“一开始你就计划好吧?当年我和媛曦的相遇,以及后来一切的一切!”

  “还有魂刺为什么会背叛我爹?”媛曦无法想象魂刺这么做的理由。

  “哈哈,死到临头了你们还这么多问题!我就告诉你们,这一切确实都是为了让我能够顺利吸收冥龙的圣控能力,而在四年前就计划好了。”冥浩这时脸上显出一种不甘的表情。“但是在我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说来真是惭愧,我在他面前实在微不足道,魂刺那小子真正听命的是他,但是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他了!我会靠我自己重振火雷一族的威望。我才是真正的魂族之王!”

  黑指看了看媛曦,媛曦仅仅靠一点魂魄维持着,坚持不了多久。“媛曦,让我先结束这里的一切吧。”

  媛曦艰难的点了点头,鲜血不由自主的从眼睛中流了出来。

  “小侄女,你就算能活下来,以后也是半人半鬼,不如就在这里,让小鬼们看看我怎么杀掉你,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奉我为王!”冥浩左手一挥,大门缓缓的打开了,外面的嗑火小鬼和噬雷鬼将虽然听到打斗声,但是没有王的命令他们也不敢入内。因为他们不敢相信有人有能力杀掉傅冥龙。当他们进来看到傅冥龙的尸体时惊呆了。

  冥浩微微一笑,“你们听好了,我已经继承了傅冥龙的圣控之力并且把他杀了。我傅冥浩是你们的王!愿意继续跟随我的人,过去杀了黑指,把媛曦捉过来!”,说的同时冥浩发出强大的鬼气震慑众鬼。

  黑指一只手扶着摇摇欲坠的媛曦,另一只手也散发黑雾,做好战斗的准备。

  小鬼这时犹豫了,“鬼将老大,怎么办?”所谓噬雷鬼将是傅冥龙身边四个最强大的魂氏门人,统领三千多号小鬼,也就是嗑火小鬼。鬼将们此时默不作声。

  突然三个小鬼已经迫不及待的冲向黑指,想取黑指首级!

  就在黑指准备应对时,三个小鬼被数十只黑箭射中,倒地身亡。

  原来是噬雷鬼将之一傅贯斑下的命令,“冥浩,你终究只是个无姓之人,吾王既然去世,我们则听命于傅媛曦。你背叛我火雷一族,下场就如同这三个小鬼!”

  傅冥浩哪受得了这种侮辱,他怒睁着眼,额角上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胀,走向众小鬼。

  小鬼们也在傅贯斑的命令下,黑箭齐刷刷射向雷冥浩,令众鬼惊愕的是黑箭在碰到他时,都化成粉末。

  一转眼,冥浩冲上前将一个小鬼撕成两半。傅贯斑和其他鬼将也变成战斗形态,令他们惊讶的是即使他们联手,也只和傅冥浩打得不相上下。

  黑指还在犹豫中,怀芯的死还历历在目。这时媛曦用微弱的力气抓了黑指的手,黑指将媛曦轻轻放下。“媛儿,放心吧,我会结束这里的一切的。”

  四鬼将虽然能伤得到冥浩,却发现惊奇地发现他的伤口能够很快恢复,而他们自己每被冥浩抓伤都是疼痛难忍,渐渐落了下风。

  缠斗后冥浩发现鬼将不是自己的对手,“四鬼将,我在给你们一次机会!要么活下来跟我一起共创辉煌,要么被我吸收魂魄,而你们的家人我会让他们在地狱和你们团聚。”

  傅贯斑和其他三人相视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只有顶天立地之人才可作为我们的王,你算个什么东西?”

  “那就别怪我让你们痛不欲生!冥王恸哭,杀身灭魄,万刀凌迟”

  无数把魂魄凝聚而成黑刃飞向众人,没反应过来的小鬼躲闪不及,被千刃刺穿,瞬间化成白骨。

  就在下一波黑刃飞来之时,黑指发动了圣控之力,一排石块拔地而起,挡住了所有黑刃!

  众小鬼不知黑指竟有这种能力,给自己捏了一把汗的同时暗暗称奇。

  黑指手指一挥,石块沉了下去,傅贯斑见黑指过来帮忙,便说:“你将他困住,我等在抽出王的灵魂。”

  此时冥浩不敢再将黑气覆盖在地上,否则会被鬼将吸去。又怕被黑指缠住,只能将黑气覆盖在脚上,在半空中警惕。果然黑指再次操控尖刺不停的刺向冥浩,冥浩只能四处躲闪。

  一张大口似的裂缝从地下往上伸,咬住了冥浩,瞬间石块不断拉扯他的身体,牢牢抓到了地上,“可恶,我可是傅冥浩,没人杀得了我!”“结束了!”,黑指走到被封住的冥浩前,雷霆般一击打碎了冥浩的头骨。在冥浩眼中停留着不甘,噬雷鬼将念出安魂咒,一声龙啸声响起,傅冥龙的灵魂拉了出来,引回冥龙的身体中。

  做完这一切,黑指也倒在了地上。众人急忙围了上去……

  在温暖舒适的床上沉睡着,黑指又重新梦起十三年前的时光,那时他九岁。

  他的名字叫做易凡。

  潜龙将易凡送到东南某个小镇后便离开了。易凡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一农户家中,一对五十岁的夫妇收留了他。潜龙让农户告诉易凡他的父母和哥哥姐姐已经死去。易凡得知后并没有哭泣,他常常四处找母亲,父亲,哥哥和姐姐,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两夫妇已经老了,只能让他每天帮忙干农活。

  就这样,黑指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多,直到那些人的到来,村里所有孤儿都被查了出来,抓走了,包括他。可是黑指并没有被抓到周天枢,而是被带到更远的南方,一座孤立在沙漠中间的巨塔内,塔有二十二层,塔并不像是一砖一块的垒上去的,而是如同忽然出现般,给人一种不真实感,可是进去里面确是实实在在的,甚至里面还有作物生长,在下三层生活的同样是强制被抓进来的农工在田里耕作,田里长出了奇高的麦子和巨大的玉米,这些都归功于圣控师的功劳。

  世间圣控师的所获得的能力数不胜数,至今也没完全统计出圣控能力的种类,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人们几千年来所有的想象都化为现实。有的可以变幻成各种猛兽野怪或者是人体奇形怪状的变化,噬嗑一族便是如此,上古人们口耳相传的鬼怪之说在他们身上体现了出来,此为变幻自身之力。有的能够控制自然之中的各种各样的东西,包括水,金属等一切物质,此为操控万物之能。有的能够通过意志影响风的来去,甚至在身上燃起熊熊烈火而不被烧伤,或者影响植物生长的变化,此为影响自然之意志。凡拥有圣控能力的人,皆可以打破守恒定律。

  意志类圣控师修改了农作物的生长变化,生长周期,所以才可以让麦子生长比几百年前大了数倍甚至数十倍,这几乎解决的周天地所有人的温饱问题,生活在圣控师统治下的凡人也不必为温饱而担忧。但是对易凡来说所困扰的不是温饱问题,而是作为他人随意操控的牺牲者。中九层易凡没机会看到就被蒙着眼睛带到了上十层。上十层有的尽是冰冷的硬钢制牢门。易凡和其他孩子都被关到这里,而这里早已关了好些人,他们和易凡一样,如同被拷上枷锁的风一样,在本该无忧无虑的年龄里,被肆意地拉拽。他们有的白发苍苍,有的面如死灰。每天都有人被带走,有的去了就没再回来,有的回来过几天就病死了。易凡每天都生活在这种随时被死亡召唤走的恐惧中。

  和易凡关在同一个牢房的是另外一个人,易凡叫他乐天,乐天是个性情开朗的人,他比易凡大了三岁,从小就被遗弃,靠救济而活,和易凡一样被抓到这里,他每天给易凡讲自己在街边巷口流窜,和猫狗赛跑的趣事,每次都让易凡捧腹大笑。易凡也慢慢习惯这里的生活,就这样过去了两年。

  这天两个壮汉来到了易凡他们所在的第二十一层,看到两个壮汉,易凡和乐天紧张得发抖,这时壮汉的对话传到乐天的耳朵里。

  “今天要抓哪个去?”

  “无所谓,哪个不顺眼抓哪个。”

  “不顺眼的都带走了,换个玩法。”

  乐天听完一时间头脑发热,“你们有种把我捉去,我才不怕你们!我告诉你们……”,黑指连忙捂住乐天的嘴。

  “好小子,还敢顶嘴”,壮汉打开牢房狠踹乐天,乐天瞪大眼睛死死看他们的脸,壮汉被看得不舒服。

  “既然想死的话,今天就选你了。”乐天被拉拽走了,易凡在牢狱内拼命呼喊乐天的名字,“易凡,别怕,我会回来的!”

  到了晚上,乐天果真被带了回来,如同一张废纸摇曳着,壮汉将他扔回了牢房中。易凡见到乐天,激动得流出眼泪,可是乐天已经奄奄一息,“易凡,对不起了,听到他们居然这样随意处置我们,我没忍住,不过我今天才知道他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他们把药注射到我手上,好疼啊,不过没关系,他们看我没死,又把我扔回来了。”乐天脸色发白,说话也说不清了。

  “是不是他们拿你做实验了!可恶,要走我也得带你走。”看到唯一的朋友这样,易凡也不好受。

  “是啊,给我注射了药剂后,身体变化挺大的,你看!一些可以融化东西的液体一直从我身体里冒出来,挺厉害的嘛,不过就是有点疼。”乐天用手在易凡面前比划,液体伴随高温度,已经把乐天的手烫红了。

  易凡看到乐天被折磨成这样,哽咽地说:“我想办法带你逃出去,你要坚持下去。”

  “你听我说,不是你,是我带你逃出去,我还死不了。不过实在是可惜,要是我能够控制好它,我就能打败所有坏人,成为了不得的人了。”乐天从痛苦的脸上挤出一点笑容,“好不甘心,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以前我就见过许多厉害的人,叫做圣控师的家伙,他们生来就能做我们做不到的事情,为什么我就什么都做不了,真的好不甘心。易凡,你知道我多羡慕他们嘛?

  乐天所说的圣控师,让易凡想起了当年的一幕,那个男人手指轻轻一弹,哥哥便倒地,再也起不来了。

  “这力量真不好受,它现在一直在扎痛我全身。”乐天全身疼痛难忍,一直不停的说话来减轻疼痛。“你知道死人长什么样吗?我见过,他们像发胀的气球一样,散发臭气。不过我一点都不怕,比死更可怕的是这里,大人们说人死了什么都不知道,这种感觉真好,就像睡觉一样。”

  到了半夜,牢房里的高温把易凡热醒了。当黑指醒来时发现乐天直勾勾的看着他,把黑指吓了一跳。乐天身上不断冒出热气,一只手紧紧抓住牢门的钢栏,一只手发红颤抖。易凡刚想碰乐天的手,乐天就把他呵退开,“不要碰我!等会巡查的人下去了,我让你跑你就跑,不要回头!听到了没有。”乐天表情愈发痛苦。

  滋啦滋啦——硬钢制的牢门被乐天给熔掉了一根。“喂,等我在融掉一根,你就可以逃出去了。”

  易凡不愿意丢下乐天自己走,“乐天,我背着你一起走”

  乐天使劲的摇了摇头,“我走不动了,今天一个爷爷他告诉我在第十八层有一个窗户可以通往外面,你必须尽力跑到那里,一步也不能休息,然后爬到塔的外面,沿着纹路可以下塔。记住了没有?别让我的努力白费了。”

  易凡只好点头答应,“等我到了外面我会找人来救大家的。”

  又是滋啦一声,另一根也断了开来,刚好出现一个可以爬出去的小口。

  又过了好久,易凡和乐天发现守夜人倒在地上睡着了。乐天悄悄对易凡说:“记住,不停的跑,无论谁喊你,都不要回头!”

  易凡开始往外爬了出去,刚站起来,回过头发现乐天微笑的看着他,易凡点了点头,跨过了守夜人,开始了奔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