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承诺
俗银2019-11-16 22:524,993

  师百真捡起一块石头,“怕什么。”,只见他伸直手臂,石头准心对着人影,一张手,石头往前飞了过去,咔的一声,石头被人影里的人接住了。“你看,不是鬼,是人,不然就透过去了。”

  铁家标卷起已经沾满血液的衣袖,走了过去,“好小子,在我面前装神弄鬼。”

  铁家标走到跟前时,师百真看到人影一挥拳,铁家标居然被打退数步后摔倒在地。

  “可恶,好疼好疼”,铁家标躺在地上捂着肚子直打滚,师百真暗暗称奇,铁家标可是将自身都用坚硬金属覆盖的山金术圣控师。居然会被打得直喊疼,可见此人拳头的力道极高,“出来吧,我倒要见识见识。”

  易凡从阴影走了出来,眼神凌厉的看着两个人,当他到十八层时,两人正在对话,而其他人已经被杀光了。易凡握紧拳头,刚才一拳打过去的左手现在还疼着,他没想到这个人全身居然和钢铁一样硬。

  铁家标慢慢站了起来,“你别插手!”铁家标同样握紧拳头,拳头上长出一层又一层闪射金光的硬金属。

  没想到一开始就遇到这么麻烦的对手,易凡带着兴奋,直接冲了过去,“敢跟我碰拳,找死!”铁家标挥出铁拳,和易凡的肉拳碰撞到一起。“铛!”力量上不相上下,两人都退后了一步,剧痛从五指关节上传遍手臂,易凡手已经发麻了。

  铁家标看易凡这模样,笑了起来:“小子,不错嘛,瘦弱成这样,力气可不小,艮家的?”

  “我倒记得捉了两个艮家的,不过一个死在了来时的路上,一个死在这里面。”师百真回忆起先前。

  易凡微微张口呼气,甩甩手,试图减轻疼痛。

  铁家标见易凡表现出不屑的样子,发怒了,“你还真以为我会管你姓什么,你今晚照样得死在这。”他再次冲向易凡,易凡凭借自己的灵活,躲过了铁家标的慢拳,一拳打向铁家标的肚子上,易凡硬是用力道将铁家标的铁肚打穿。铁家标大口鲜血吐了出来,易凡用来挥拳的手不停的颤抖,手关节上的皮肤破裂,手指上的骨头不少已经错位,无法伸直起来,只能保持拳头的形状。易凡强装镇定,看来只能用另一只手了。

  师百真看情况不妙,走到铁家标面前,他蹲在地上,疼得动弹不得。“行了,让你自以为是,还是我来吧。”

  铁家标突然停止了动作,直接倒趴在地上,师百真用脚踢开了铁家标,“不错阿,叫什么名字,居然一拳把他打死了。”

  易凡捏了一把汗,没想到就这么轻易的打死这个金属人,虽然差点赔了一只手。

  师百真见易凡还是不说话,“切,老子才没心情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

  下一秒,师百真提起铁家标的尸体往易凡扔了过来,而尸体并不是抛物线的形状飞过来,而且垂直地冲向易凡,不过速度还是慢了点,易凡躲开了,尸体把墙壁撞开,掉到了塔外,一声轰隆的声音随后响起。这能力似曾相识,易凡哼哧一声,回忆起那个恐怖的夜晚,易惜被那个人抛向天空,随即以直线这种怪异的方式下落,他明白了,这个人和当年那个人拥有相同的圣控之力!

  背后股股冷风吹过,他的后背却被汗水浸湿了一片。易凡质问道,“你们到底是谁?”

  “终于肯说话了?”师百真眼神中精光闪烁,心想要打探这个人的底细,而且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我乃攻圣军团百字辈,地水氏师百真。你最好报上你的家姓,乖乖投降,以免整个家姓遭到灭顶之灾。”

  “地水氏师百真。”易凡重复着念他的名字,接着不由分说,挥起拳头冲向师百真,师百真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讥笑着易凡,当易凡即将打向师百真腹部时,他手轻轻一碰,察觉身体有些异样的易凡不由得惊慌起来,他居然不受控制的,以一种自由落体的方式往后飞,而后面则是刚才被砸出来的大洞。在即将掉出塔外之际,易凡才勉强伸出手抓住了墙壁口,自由落体的力量也消失了,他赶紧跳回塔内。师百真看着易凡这一狼狈的过程,他已经有好几次机会杀死易凡,却想玩弄玩弄他。

  看来需要制造机会,在他不经意间一击毙命。易凡捡起地上的石块,奋力地扔向师百真,但是石块到达他的面前的时候,瞬间改变方向,垂直落到地面,炸出了一个洞,师百真身姿挺拔,背着手,微笑地看着易凡。

  易凡再次捡起石块,扔向师百真,结果还是一样。易凡继续重复,石块都重重的砸到地上,形成一个个洞。

  “你这是在玩什么把戏?”师百真声音高亢,虽然是带着疑问的语句,却有一种逼人的气势。

  易凡再次拿起石块,不过他这次瞄准的方向是师百真的脚下,石块在易凡的强力下砸中地面。忽然,师百真脚底下摇晃着,竟塌了下来!原来易凡是想用石块来吸引他的注意力,好乘机偷袭。结果石块却砸在了地面,于是灵机一动,想到这个方法。在师百真失去平衡的时候,易凡已经冲了过来,一种难以捕捉的神情在师百真脸上浮现,易凡惊觉不妙,想撤回来,却太迟了。师百真并没有随地面陷落而掉下去,而且浮在空气上,易凡打向他的拳头也被轻易抓住!一股吸力被叠加在易凡的手中,易凡用自己的力量进行对抗!刷的一声,右手被撕裂开来,这样一来,易凡双手都鲜血淋漓,甚至无法发力。

  师百真轻轻一碰易凡,再一次,易凡以自由落体的方式飞出塔外,这次他已经没力气抓住任何东西了。师百真摇摇头,悬浮的身体慢慢下落,接着往第十九层走去。

  易凡感觉自己掉落在地面上,眼前一片漆黑,可他感觉不到疼痛,除了两只满目苍夷的手。易凡认为可能自己已经死掉了吧。血液沾满了手指,血液流入大地中。就在这黑暗中,易凡等啊等,想起了过去,君巧在桌前教导易增和易惜,而易凡则在屋内到处跑,一会跳到床上,一会又爬到桌子上,君巧大声斥责自己,让自己消停下来。弘方做完农活回到家里,提起自己到肩上,一家子在打骂声中和欢笑声中过着日子。易增为了救自己被打中,临死前一直不停的挥打自己,气恨自己的任性和顽皮。收养自己的农户也未曾亏待自己。被囚禁到这里,上方被恐惧盘旋的地方。乐天和顾游先后帮了自己,让自己能够活下来。你们等等我!不要抛下我!不要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求求你们带我离开!我活得好累,我到底是不是活在地狱里啊。母亲说过人若作恶,死后就会下地狱,是不是因为我没好好听大家的话,所以才活在地狱里面。易凡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已经胀得通红,却没办法流出眼泪,他使劲抱住头,然后又不停的击打。“弘方,自从那一次你把我的易凡从死神身边带回来后,我就发誓一定要好好保护我的孩子。”“我已经活不久了,易凡,你要尽快救出我的孙子,救出这里所有的人!”“不停的跑,不要回头!”是啊,自己还背负这么多需要活下去的理由,怎么可以轻易死去,而为什么自己的命运一直被别人随意拉扯,自己从来没想过伤害任何人,无论对方强大或是弱小,为什么别人要仗着自己的强大来控制别人,既然这样那我就变得最强大。 我并不处在地狱之中!我也没有倒下!

  易凡双手被血液所缠绕,血液越来越深,直至深黑。黑血变成冉冉炊烟。在半年前,顾游为易凡做了最后一次实验,一团黑雾被注射进易凡的十指之内。眼前的黑暗消失了,就在刚才他被师百真丢下来时,就已经被大地托了起来,大地将易凡包围了,形成圆球。现在圆球破裂,易凡单手撑地,大地将他送回塔内,落到正准备前往第十九层的师百真面前!

  “你到底是什么?据我所知艮族圣控师可没有飞行能力。”师百真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易凡,感到惊讶。观察到易凡的手指被黑气缠绕,变得警惕起来,易凡金刚怒目般盯着他,“开口啊混蛋!”

  易凡慢慢举起手,四周的石块会聚成石蛇围着师百真转圈。

  师百真额头青筋暴起,双手抬高,至上往下一压,石蛇这才停止了转动,仿佛被巨力压住,动弹不得。他环顾周围地面伸出的石蛇,自言自语道:“能够操控石块的坤族在二十年前已经被灭掉,你到底是谁?”接下来毫无预兆地一掌凭空打向易凡,一股巨力携带着空气迸射向易凡,易凡直接攥紧拳头,黑气围着拳头转圈,与师百真的打出的冲击力碰撞!空气炸裂的声音传遍塔内,塔不停地颤抖。

  周围的石蛇在易凡的操控下又开始游动,接着不断变成尖石向师百真穿刺,他只好不停的用圣控力击退,他看出来易凡在玩弄自己,易凡随时可以杀掉他,想不到实力差距突然完全反了过来。

  “此事必须立刻向军长报告!”就在师百真准备逃跑时,易凡抓住了这一空档,巨蛇纷纷咬住师百真,一层层围了起来。易凡终于开口了,“你逃不掉了,接下来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回答我。待我救出这里的人,我可以放过你。”易凡虽然才十六岁,但已经足够理智。

  “放过我?我乃攻圣军团一员,你算什么东西?小鬼,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想救这些人是很愚蠢的行为,年纪轻轻却喜欢崭露头角的人我见过太多,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短命鬼。”师百真挣脱出被尖刺刺穿的右手,指着易凡,“而且我以师家名誉向你担保,这里所有人绝对都活不了!不管你们逃到哪里,我军精锐布满周天地各处,你们都会被灭口,一个不留!”说完大笑起来。

  易凡再次控制石块将师百真的嘴巴封住,“无论你所说的那个人是谁,他犯下的血债我会找他一一偿还!”

  数千根尖刺从地面穿出,刺遍师百真全身,易凡看着师百真在痛苦中咽了气!

  接下来,易凡开始往下走,检查到了下三层,每个人都被干净利落的杀死,这几年见了这么多生生死死,易凡早已麻木,尸体的血腥味在塔内蔓延,易凡认真检查这些尸体,哪怕能找到一个可以救治的都没有,易凡捶了一下胸口,痛恨自己没能早点阻止他们。

  “帮帮我!”一个微弱的声音传到易凡耳朵里,刑城仗的声音易凡在那一晚就记得清清楚楚,低下头,果然是他!

  “你跟他们是一伙的,没想到你也被这样对待。”易凡俯视着躺地上的刑城仗。

  刑城仗苦笑起来,血液从嘴里渗了出来。“是啊,最让人没想到的是顾游真的成功了。”

  易凡疑惑的看着刑城仗,将他扶到墙边。“你说吧,我想听听你的回答。”

  刑城仗环顾四周,发出不小的喘气声,然而所呼出的气却极其微弱,“这座塔是我的圣控之力弄出来的,而这里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

  易凡一惊,将他扶到墙角,“那一夜?”

  刑城仗点了点头,说道:“那一晚我就知道你在顾游的房间里面了。”

  易凡默不作声,等待着他继续说出一切。

  雷天城仗继续说道:“我当时不知道顾游在盘算什么,不过我决定放过你。而现在看来,我的决定似乎是正确的。”头已经被之前的铁家标砸出一个窟窿,但他还保持异常的清醒。

  易凡对这个男人越来越好奇。“那你应该知道顾游爷爷已经研制出来了,你……”

  刑城仗迫不及待的打断易凡的话,“在你被抓来的前三个月他就做出来了,很矛盾不是吗?一方面,我不想把那东西交给军长,因为一旦军长得到了那东西,这塔内的人都会被屠尽。另一方面,我又看着你们这些孩子被折磨,最后还会死去。你将来也许会明白的,这种身不由己,表面上我是塔的主人,而这里的人却不是我能指挥的。让我没想到的是来得这么快。”

  易凡内心复杂,本来在他的想象中是获得力量,破开牢笼,打败眼前这个奄奄一息的男人,解救大家,现在结果却完全不一样。抬头望向上面,心中还有一点欣慰。“大部分人活了下来,我会带他们离开这里。”

  刑城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看来快走到尽头了。“你一定要把他们救出去?”他艰难的抬起右手,握住易凡的手,“你必须想清楚,一旦被你救出来的人把这里发生的一切泄露出去,他们的人知道你的存在,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你一定要把这里所有人都杀掉。”

  听到这番话,易凡对这个将死之人的同情消失得一干二净。“我办不到!正因为你的自私……”易凡想要继续说下去,却忍住了。

  “既然这样,你离开这里后,不能向任何人透露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带他们离开后把这里的一切都烧毁,否则一旦攻圣军团继续派人来的话,他们一定会找出你们的踪迹。”易凡略微低头,不知在盘算什么,刑城仗继续说道:“你能在答应我一件事吗?”我不是希望你怜悯我,我不怕死,但是我牵挂我的家人,我是雷天氏刑家人,我名为城仗,如果可以的话,帮我跟我的女儿说声对不起,她叫刑婉玉。”城仗憋着气说完这一句。

  易凡重重的点了点头!

  刑城仗直勾勾的看着易凡,没了气息。

  一直以来任人宰割的易凡,在此时如同重获新生,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他已经十八岁了,八岁之前他是个无拘无束,向往自由的孩子,却被迫承受了八年的压抑,他如今重获了新生。他跑向楼层的窗边,对着外面吼道:“从今以后!我不必再压抑我自己,你们的恩情我永世不忘,是你们给了我活下来的勇气,我定会还你们个公道!”他径直往最上层走去,去寻顾游托付给他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