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相遇
俗银2019-11-17 08:536,504

  第二十二层的门嘎吱一声开了,看到不远处的身影,易凡加快步伐走了过去,

  “你是谁?”

  易凡被这个声音惊到,停下了脚步,因为这是个女人的声音。在这座塔内生活了这么久,他所见到的都是男人和男孩。

  “喂,你是不是和他们一伙的?”女人继续问。

  他们?或许是指城仗和他的手下们。易凡继续向她走过去,边说:“不是,我是来救你们出去的。”

  “救我们?你是父亲派来的吗?”锁铐间的碰撞发出了铃铃声。

  她的年纪要比易凡大一岁。

  易凡走上前,两人中间隔着一根根竖立着的圆铁,和关押易凡的笼子构造相同,只不过圆铁粗了近三倍。

  在月光下,女子并没有看着易凡,而是低头坐在冷硬的地上,手指在地面上勾画着。

  女子抬起头,露出明净清澈的双眸和额头上清晰可见的☳印记。

  “好…”易凡把“美”字咽了下去。他脸上蒙着一层黑灰,长期被囚禁在塔的小孩都是这般,而她却不同,皮肤如同雪光一般。

  “对了,刚才有人在下面大吼大叫,那个人就是你吧?”和塔内其他人不一样,易凡从她身上看到不一样的自信和从容。她的眼珠转得很快,迅速地把易凡打量了一番,最终停留在易凡的手指上,“你的手。”

  易凡被她这么一说,把手抬起来看了看,黑色附着的手指上沾了鲜红的血液。“这是刚才和敌人打斗受的伤。”易凡解释道。

  女子摇摇头,“不是的,我是说你黑色的手指,我能感受到,一股魂灵的力量附着在你的手指尖。”

  易凡心中一惊,顾游曾告诫他,不能把自己得到圣控之力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难道这个女的看出来了?女子往前挪一挪,想上前触碰易凡的手指,易凡急忙缩了回去。

  女子只好停下动作,“你有拿到解开的钥匙么?”她再次挥动被锁铐锁住的双手,发出了铃铃声。

  “你叫什么名字?”易凡突然问道。

  两人再次相视,她犹豫了一会,道:“火雷城噬嗑府城主傅冥龙之女傅媛曦。”

  这么长的名字。易凡听了前几个字还没反应过来,试图捕捉一点有用的信息,为了不失礼,“第一次听到这种名字,我就叫你火雷吧。”

  媛曦听完噗呲一声,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什么嘛,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

  易凡也露出笑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处在轻松的环境中。

  手中运起圣控之力,双手握住铁笼的两边,稍微一发力,一阵金属断裂声,

  “好厉害!你也是圣控师?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家姓的?”在惊叹声中媛曦抛出了一个个疑问。

  易凡一时也答不上来,边扯开铁笼门,边道:“我叫易凡,其它的不能告诉你。”

  “易凡?那你姓什么?”

  “我没有姓,我父母也是普通人。”

  “怎么可能呢!作为一名圣控师,你的父亲或母亲肯定也是圣控师。“说话间,易凡走了进来,媛曦本能地站起来,伸出被拷住的双手”

  “你忍一下,我替你解开。”易凡道。

  媛曦点了点头,紧紧地闭上了眼。

  “不要!”媛曦突然大喊一声,易凡被这突如其来的尖叫惊得有点手足无措,不过很快就镇静下来,运起圣控之力,按进镣铐的锁眼中,咔嚓一声,镣铐松动开,然后掉落在了地面,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媛曦觉得双手轻松了许多,睁开眼,大呼一口气。

  “你是树间的松鼠吗?胆子这么小。”易凡这时双手有点发抖,不满地道。

  媛曦舒展了双手,“是你让我忍一下,还以为你会伤到我,自然需要发泄出来。不过你说的松鼠是什么?”

  “一种和你一般胆小的老鼠。”易凡冷冷地说道。

  “哼!”媛曦一溜烟从易凡身旁穿过,走出了牢笼外。“终于出来了!这群可恶的人,我回去后一定让家父教训他们。对了,家父告诉我不能直呼圣控师的名字,既然你没有姓,我就叫你做黑指吧!”

  易凡点点头,这时隔壁的细碎声传入了易凡耳中。他走上前,看着眼前的一面墙,找不到入口。

  喂,入口在这!媛曦也上前,“隔壁也是关着和我一样的圣控师,不过只是一群每天晚上吵闹的小鬼。”她用手指轻轻点向墙壁上的一块砖石,只见砖石陷了进去,整面墙上的砖石以奇妙的方式排列组合,不一会儿,一个不大的口便出现了。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一个略带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白痴,你给我闭嘴,他进来了!”另一个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胆小鬼,要不是这锁铐,我已经把他们全部杀掉。”第三个声音不屑的说道。

  易凡推开门的时候就听到他们的声音,让易凡震惊的是从他们的语气看不出一点害怕和低落。在这座塔内生死难测,大部分小孩在这种环境下早已崩溃,而这几个却生龙活虎。安静下来后,易凡才走了进去,在光亮中看到了三个带着脚链和手链的小孩,都被关在不同的独立牢笼里。

  不同于其它塔层的小孩,但易凡走到他们面前时,三个人都直勾勾的看着易凡,眼神中看不出一点儿害怕。

  “喂,你是谁?我告诉你,我是天地家否修远,你把我放了!我可以帮你杀你想杀的任何人。”还是刚才语气最冲的率先开口了。

  易凡刚想说话,就被另一个打断了。“大哥哥,我知道你不是坏人,别理他!我知道你是来救我们的,我也是圣控师,风水家涣星羽。”

  “真是有趣的小孩,你是怎么知道我是来救你们的?”易凡看一看他们,都是比自己小六七岁的小孩,没想到说话如此厉害。

  “切,那混蛋是个神棍,说他知晓未来,要真是这样,就不会狼狈的被抓到这来了。”第二个小孩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否修远也跟着笑翻了。

  涣星羽对他们的嘲笑不以为然,“我风水家知晓未来,却不会去改变未来,而你们却只能惶惶终日!”

  两人听完笑得更大声。

  “否修远和涣星羽,那你是姤无灵吗?”易凡问了问尚未透露名字的那个孩子。

  “我是地天家泰云轩,你所说的是天风家姤无灵吧!你看,他在那!”泰云轩指向更深处的牢笼中,原来还有另外一个,易凡走了过去。与其他三个人不同,姤无灵岁数要小一些,被石制的链子锁住。他低着头,易凡看得出来他和下层其他孩子一样,也许恐惧已经摧毁了他。

  易凡把关着姤无灵的牢门直接掰开,三个孩子都被这一幕吸引。

  涣星羽在牢狱内喊易凡:“大哥哥,你是艮家的吗?你叫什么名字?”

  易凡边解开姤无灵的石锁边说道,“我叫易凡,是顾游让我来的,艮家是什么?”易凡这话其实是想说给姤无灵听。

  原本无精打采的姤无灵,突然睁大眼睛抬头看着易凡,“爷爷他没有骗我!你知道我爷爷在哪吗?”

  易凡这时的动作停了一下,“顾游他已经去世了。”说完又继续解石锁。

  “果然是这样,爷爷告诉我他要走了,我在这等了好久也没见他来。”姤无灵这时反倒没有表现得很惊讶。

  “我已经答应顾游会把你救出来,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易凡已经解开了姤无灵的石锁。

  “喂,还有我们呢,我们也想出来!”否修远急忙说道。

  易凡点了点头,“恩,我会救出所有人,到时候你们就能回自己的家了。”说完易凡解开了他们三个的锁链。

  在替涣星羽解开锁铐时,他注意到了易凡的手指。“哥哥,你的手指为什么……”

  易凡抬起双手,那时候和两个人战斗时,手指的骨头基本被打碎了,流出来的血液变成了黑色,附在手指上,只有发动圣控之力时,就会变成黑气在手指上缠绕。“这是和刚才和楼下的敌人战斗时留下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一直附在手指上。”

  “既然你是圣控师,又没有姓,我们可不能叫你的名字。你年龄比我们大,我们就叫你黑哥哥。”涣星羽说道。

  泰云轩这时乐了起来,“哈哈,你白痴吗?还黑哥哥。”

  “你这小子,信不信我把你封印了!”涣星羽两指并拢,对准了泰云轩。

  “那得你能看得到我!地天本一体,我心归天地。隐!”泰云轩慢慢变成透明,消失在众人眼前。

  “这点小门道。”涣星羽闭上眼,似乎感受到了泰云轩的位置,忽然指向前方,泰云轩便现了形。

  “可恶,风水家果然了不起,等我修练完在跟你玩!”泰云轩见自己的隐身术被破,不怒反笑。

  小孩子的童真和大人的自信在这几个小孩身上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两个孩子在一旁打闹,易凡疑惑地问道,“为什么成为圣控师就不能叫名字?”

  否修远答道:“黑哥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爹说过只有圣控师才配拥有姓氏,所以姓氏是来区别我们和普通人的,圣控师从出生开始就和自己的家姓紧紧联系在一起,而且我们身份尊贵,如果是毫无关系的一般人,称呼不加上姓氏的话,就是在侮辱我们,把我们当成普通人看待,这是不尊重我们的!”

  “黑指,你看我抓到了谁!”媛曦不知是什么时候走开的,又突然出现了,手上拖着一个壮汉。

  易凡认出了这个壮汉,是一直在塔内奴役易凡这些人的看守者。他浑身颤抖,嘴角不停地在抽搐。

  四人被解开镣铐后都围到易凡身边,十二岁的泰云轩看着媛曦,说:“你不是隔壁的姐姐吗?你好美阿。”

  涣星羽却警惕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家姓的?”

  媛曦哭笑不得,看来他们把她当成坏人,“你们是在盘问我吗?我是火雷氏傅媛曦。”

  “可恶,来者不善,我爹说过,噬嗑家的圣控师会在半夜变成鬼到处抓小孩。”否修远煞有其事的说道。

  “是这样的吗?”媛曦骤然间双眼变得空洞无物,全身泛黑,长发也飘了起来。四个孩子吓得退到了易凡后面。

  “好了,别胡闹。”易凡走上前,仔细看了看看守人,易凡一眼认了出来这个人,在一年前,他和另外一个人将乐天带出牢门,从此改变了易凡的一生。“你是在哪里找到他?”

  媛曦见易凡没有被自己的模样吓到,只好悻悻地恢复原样,“他阿!我刚才施展魂术探索周围环境的时候,感知到他正躲在旁边,于是我上前抓住他,他就吓成这般模样了。”

  易凡稍稍调动起周围的石板,石板如同有了灵性般,围着看守人饶成一圈,易凡呵道:“想活命就别装了!”

  这下把看守人吓了一跳,他的眼皮稍稍跳动下,随即拼命地想挣脱开来,不停地大喊大叫道:饶命!饶命!

  石块向上缠绕,把看守人的嘴封了个严实,“我不会杀你,不过你要告诉我那两个人究竟是谁?”易凡在确认看守人不会在大喊大叫后,困住他的石板缩回了地面。

  看守人一直低头,逃避易凡的眼睛,他不敢相信当初在牢笼中被呼来唤去的这个人是个圣控师。

  媛曦和四个小孩都盯着看守人,泰云轩气愤愤地说:“就是你,把我们关在这种地方,你还快回黑哥哥的话!我们中土人最讲信,只要你说出来,我们一定不杀你!”

  “我只是替城仗办事,其它事我真不知道,那两个人我也没见过,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一路杀到上面,我们好多人都被他们杀死了,我只是爬出窗外,躲在塔边缘那里”易凡想起当初乐天告诉他的逃生之路,塔外的边缘一条往塔下的纹路,“求求你们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看守人说着竟挤出了不少眼泪。

  “你真的没有说谎?”泰云轩继续上前询问。

  “小的只是个凡人,只要口饭吃,能活下来,能绝不撒谎,你们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看守人瘫坐在地上,两手不停的抹掉额头上的汗珠。

  “你跟我们一起下去吧。”易凡对着媛曦他们说道,“一起把所有人都救出来,离开这里。”

  媛曦很自然地点了点头。否修远快步走上前,踮起脚尖,在易凡耳边轻声说道,“黑指哥,为什么不杀了他?他说话轻浮,没有一点义气,我担心他会出卖我们。”

  易凡暗暗感叹一个十岁的孩子竟如此聪明睿智,“先走一步看一步,万不得已的时候在杀他。”

  “喂,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呢!”一开始就被晾在一边的媛曦感到不满。

  他们解救出了每一层的孩子们,到了第九层时,易凡知道下面的人已经都死去了,所以直接让他们往下三层去,自己独自进入第八层。他走到师百真和铁家标的尸体面前,看能不能找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可惜除了衣物,他找不到任何东西。

  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是你杀了他们的吗?”

  易凡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你怎么也跟来了,傅媛曦。”

  “怪不得你让我们直接去下三层,原来是有秘密在这!”傅媛曦走向易凡,脚步很轻盈。

  “他们都是小孩,这里发生的事情不应该让他们看到。”

  “你也不是大人,难道你不害怕吗?”媛曦伸手量了量她和易凡的身高,只比他稍微矮了一点,他们都只有十六岁。

  易凡不假思索地说:“他们活着的话,我也许会怕,不过他们已经死了,死人并不可怕。”

  他的话如同一阵风,把她心中的迷雾吹散,媛曦保持着笑容,好奇的打量著这个人。

  “傅媛曦,你知道能够凭空产生力量击中人,被触碰后会往后退的圣控之力是哪个家姓的吗?”

  “家姓间的圣控之力我倒不清楚,但是……”媛曦闭上了眼睛,仔细地聆听周围,“我是魂族圣控师,能够知道死人的一些信息。这个是本家姓的师家人,那个是外家姓的铁家人。”媛曦指了指两个人。

  师家!这两个字在易凡心中化成一柄柄重锤,捶打他的心尖。“还能知道其它信息吗?关于师家的。”

  “办不到了,他们死去的时间稍微久了些,魂力消散的差不多了。”媛曦睁开了眼睛,目光注视着易凡,“不过师家是西金十四司之一,或许这两个人是集团军的人。”

  君巧曾教过易凡周天地的知识,他们一家五口就住在西金和数术国的交界处以东。这么说当年那个人可以确认是师家人,易凡搜索记忆中那个人的模样。

  易凡略微心急地说。“我们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一旦被师家发觉这两个人没有回去,我们就危险了。”

  转眼间已经天亮了,易凡他们解救出了一百八十四个孩子和四个当初被安排在下三层干农活的农工,在易凡的一己之力下解救出来,当一个人的能力高到可以改变他人时,易凡选择了他认为最正确的方式。死去的人们被埋葬在沙漠中,易凡把里面的所有食物和作物种子都搬了出来。巨塔塔顶在噼里啪的火焰中燃起,如同一柱香慢慢燃尽。

  “鹏涛,你知道我们现在处在什么位置吗?”看着眼前一望无际地黄沙,易凡问道,鹏涛是看守人的名字,他总算安分下来了,一开始孩子们还很排斥他,于是他便一副很懊悔的样子,帮助大家一起搬运粮食到塔外。

  “小人知道,咱们是在四国交界的广袤无人地带中,就夹在周天地,黄沙,雍氏和朝神这四个国家之中。”鹏涛说。

  “朝神?那岂不是就在火雷城的下方?”媛曦听到朝神后,显得十分兴奋。

  “傅小姐,我们是在靠近雍氏和黄沙这边,所以可能离火雷城还有点距离。”鹏涛略显遗憾地说道。

  “可恶,都怪你们这群混蛋,把我拐到这种地方。”媛曦转喜为怒,却又无可奈何。

  易凡蹲下来,用手指在黄土上画出了大致的地图。“被捉的孩子和我一样都是南火边境的人,而媛曦你是东木人。”易凡在心中快速的盘算着。

  “黑指,不如这样。”媛曦手指轻轻碰了碰易凡的肩膀,“家父是火雷城的城主,只要我们把所有人都带去火雷城,家父便能把所有人安全地带到他们家中。”

  易凡摇了摇头,“去火雷城的路程太遥远,要比去南火边境多出三倍的路程。走西北路线的话,可以很快的到达周天地的南火边境。”

  听到这媛曦虽然有点失望,但还是说道:“这样啊,那好吧,我们一起把孩子们送回南火边境,然后我在回到火雷城。”

  “鹏涛,能否由你和四个农工大叔把这些孩子送会南火边境。”易凡对着媛曦说,“我们和无灵他们往东木方向,去火雷城。”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鹏涛高兴地回答,“我一定把他们安全送回去,我也好回到我的老家。”

  “这是为什么?”媛曦显得有些欣喜,不过还是诧异地问。

  “师家的目标是我们,跟这些孩子在一起的话,我们没办法一边保护他们一边去战斗。如果远离这些孩子,他们或许就不会被师家的人察觉后盯上,他们就会安全了。”易凡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离开家这么久,你也很想快点回去吧。”

  媛曦看着眼前这个人,易凡思考时眼睛所透露出的沉着稳重,“他居然看穿了我的心思,知道我着急回家。”被关押的这三个月中,媛曦未曾有一刻感到如此的安心。

  “这样可以吗?”见媛曦不说话,易凡问道。

  “嗯。就按你说的办。”媛曦脸上带着一丝喜悦。

  往北方走了一天,休息了一夜后,易凡一行人就和鹏涛带领的小孩们分别了,塔内他们找到了不少金钞,还有带出来的粮食和水源被都分成了数份,其中一份由易凡他们带走,其它的由鹏涛和四个农工进行分配。鹏涛告知易凡往东北方向有一个村镇,名叫纠罗镇,可以在那里补充食物和水源。

继续阅读:第十章 黑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