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黑夜
俗银2019-11-17 11:535,080

  鹏涛和四个农工一起在往南火的路上已经走了半个月。路上有五个孩子无法忍受沙漠地带白天的酷热和晚上的严寒,死了过去,鹏涛只是把他们的尸体丢在行进的路上,继续赶路。老实巴交的农工对鹏涛言听计从,每天夜里搭帐篷供孩子们入睡。

  一天夜里,鹏涛在单独的帐篷中入睡。只见一道金光飞进,鹏涛从睡梦中惊醒,一个男子提着他的衣领,飞快地带到附近的山坡上。山坡上正端坐着一个身形瘦削的人,另外数十人神情凝重,挺直背杆站立在他身旁,金光男子狠狠地把鹏涛扔在了地上。

  “你是叫鹏涛?”坐着的人声音庄严沉重地问道。

  “小的是,小的是,叫鹏涛。”鹏涛没有一点惧色,脸上甚至摆出欣喜的模样。

  “履泽辉,调查得怎么样了?”他对金光男子问道。

  “南坡下共计一百八十三个人,其中有四个成年人。在距离此地不远处,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具尸体,共五具。傅魂刺在巨塔探测到的魂力,共残留五十九种。还有北方六名圣控师,加上这个鹏涛,人数完全符合!”履泽辉快速地回答。

  鹏涛突然说,“没想到大人们这么快就到这来了,我还故意拖慢速度呢。”

  男子略微思考一番,道:“完全符合?那为何有六名圣控师?”

  “这个小的知道,有一个叫黑指的,他原来只是在牢笼里被我鞭打的小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使出和大人们一样的神仙力,他手指一动,我脚下的石砖就动了起来,他还把那两位大人打死了。”鹏涛激动地说道。

  “操控地面。”沙漠地带的夜晚显得十分孤寂,除了人以外没有其它生物生活的痕迹,鹏涛睁大眼睛看着男子,等待他的回应。

  “大人?”过了一刻钟后,鹏涛按耐不住地轻声问道。“我们该怎么办?我告诉他们去纠罗镇……”

  男子这时才缓缓起身,走到鹏涛面前,他伸出手触碰鹏涛的额头,“辛苦你了。”鹏涛的笑脸瞬间凝固了,身体动弹不得,气息呛在喉咙处,一股无尽的恐惧感袭来。

  另一名身材粗壮男子上前,巨掌拍向鹏涛的天灵盖,骨头的崩裂声响起。“冒着与家姓起冲突的风险寻来这些圣控师,却被顾游这个老东西背叛了。”

  “履泽辉,你回去禀报军长,然后把柳雪姬叫来。傅魂刺,你去岩帮告知岩德海,我要用他,让他最近老实点。”男子望向南坡下,孩子们熟睡在帐篷中。“其余的人,把方圆十里的生灵抹除。”

  “遵命,谷大人!”所有人齐声道。

  炎炎夏日,位于四国之间的无人沙漠带上,易凡操控沙石遮挡住烈日。在媛曦的提议下,他们改为白天休息,夜晚才赶路。通过这样来避免烈日的照射,黑夜时才进行赶路。

  天地氏否家圣控师所获得的圣控之力分别是招来和迹云两法,招来术能够让物品消失在现实世界中,迹云术能够把物品召唤出来,年仅十岁的否修远已经能够熟练地运用招来迹云法,他把食物,水源和金子藏于招来法中,在需要的时候使用迹云法召唤出来。此时他正皱着眉头,计算剩余食物量,姤无灵则在旁看着。

  “星羽,因为你的过错,我们白白浪费了几天的路程,食物也不够吃了,你准备怎么办?”修远道。

  风水氏涣家精通阴阳八卦之法,因此涣星羽成为了一行人的向导,在黑夜赶路时辨别行进路线,不过由于涣星羽学艺不精,在三天前把一行人带偏离的方向。涣星羽也觉得愧疚。

  姤无灵安慰说:“没关系的,我不用吃太多,可以把我多出来的部分留给大家。”生长的环境使他如同一张白纸般,在这半个月里受到易凡的影响,学会了如何去理解他人。得益于天风一族的强大体质,无灵很快就适应了外界。他自身会分泌出能够提供他内耗的物质,因此无需进食。

  泰云轩卧在柔软的沙石上,说:“修远,你看看无灵,都是讲义的西金人,为什么你说话就这么刻薄呢?”

  “你懂什么?我是让星羽长点记性,父亲说了,故意说些假装仁义的话只会害了别人。”否修远道。

  在一路上,泰云轩和否修远如同针尖和麦芒,一有机会就会互相争辩。

  “你们说的西金南火到底是什么意思?”易凡不禁问道。

  “那是因为整个周天地被分成了六个地界,东仁木,南礼火,西义金,北智水,中信土和周天枢。我们魂族就属于东木的,处在东木中心之下,”媛曦摆出手指数了起来。

  否修远高举双手说,“我们否家住在西金,我们西金圣控师最讲义气。”

  “我们风水氏住在南火,我们不止讲礼,我们仁智礼义信都具备。”

  “我母亲说我是中土人,不过中土分为两个部分,一边在东北,一边在西南,我在西南地区。我们把信誉当做根本。”

  “中土难道不是中间吗?那周天枢又在哪里?”易凡问。

  泰云轩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周天地的中心是周天枢。因为没有家姓敢独占周天地的中间,所以它是所有圣控师共有的。”媛曦解释说,“黑指,你说你是被抓到这个地方的,那你原来是哪里人?”

  “我只知道过了边境是大西术数国,我想我应该是西金人吧。”易凡回忆一番后回答。

  否修远激动地说道:“那太好了,我们两个都是西金人,怪不得我一看黑哥哥就觉得亲切。”

  “媛曦,你是城主的女儿,为什么没能来救你的?”易凡这个疑问憋了半个月,今天才敢提起。

  傅媛曦回答:“我也好奇…虽然我是偷跑出来玩的,可父亲应该会出来找我的。”

  “涣星羽,你不是说你父亲也是城主,为什么也不来找你?”泰云轩道

  “真的吗?风水城城主涣散仙?我记得他可是周天枢六令府的大人物。”媛曦说。

  “父亲说知晓未来,却不会去改变未来……我想他应该在家里等我……”涣星羽重复不久前还在塔中说过的话,说着说着他便开始哭泣。“我好想家!”

  “我也好想家!”否修远和泰云轩跟着哭了起来,姤无灵也哭声越来越刺耳,

  媛曦应付不来,“黑指,怎么办?”

  易凡冷静地看着,七年的颠沛流离,他对哭泣悲伤早已麻木,而且他知道哭出来才好受。“只要我们向北走出沙漠,就可以到达纠罗镇,到时候应该会有办法,可以让你们的家人接回你们。”

  三个人听到易凡的话,都停止哭泣,瞪大眼看着他。“真的吗?真的有办法吗?”否修远说。

  “我们在这里耽搁了太长时间,剩余的食物不够支撑我们到达火雷城。”易凡说,“鹏涛告诉我向北走可以到达最近的城镇。”

  “没错,到时候可以用金符传令!”媛曦道,“周天地的每个镇都有履家圣控师,只要给他们足够的金钞,就可以帮我们通知星羽的父亲。”

  在两人的一唱一和下,三人转悲为喜,总算停止了哭闹。

  半个月后,纠罗镇

  “易凡哥哥,接下来你准备和无灵去哪呢?”涣星羽躺在床上吃着东西,问起易凡。

  泰云轩抢着话说道:“当然是和我回地天家!小黑哥,你控圣之力这么强,当一名杀手是最好不过的了!”

  启修远跟泰云轩呛了起来,“别理他,小屁孩的想法,当杀手也得去我天地家,哪轮得到他?”

  “行了,都闭嘴。”易凡打断了他们的吵闹。这些天来,他总算见识到比九岁时的自己还能闹腾的小孩。

  姤无灵一直都没怎么说话,这时却突然开口了,他碰了一下易凡,易凡回过头开看着他。“哥哥,你和他们走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易凡拍了拍无灵的头,说道:“无灵,我答应了顾游爷爷,而且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今后不要再说这种蠢话。”

  涣星羽看出了端倪,“无灵,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阿?”

  “我听我爹说过,天风一家的控圣师虽然厉害,但是容易被自己的能力伤到。”启修远咬下一大口苹果,说道。

  “来,我来看看,万物地天,眼照天地!”泰云轩双眼发出亮光,居然看到姤无灵的胃部已经被腐蚀了。“易凡哥哥,无灵体内好像有一股能量在伤害他。”

  易凡赶紧把手放到无灵的腹部上,瞬间被无灵腹部的高温烫到。“无灵,我带你回天风家吧。”也许天风家肯重新接纳姤无灵。

  姤无灵知道自己并不属于那个地方,不情愿的摇头。“我不会回到那个地方的。”

  “小黑哥,我知道有一类控圣师可以治愈伤口,只要我们找到了,让他医治就行。”泰云轩说道。

  就在几个小孩盘算着的时候。

  另一边,媛曦找到了履家圣控师,将信件交给他后,正在街上晃悠。此时还有另外三个人盯上了媛曦。其中一个痞子模样的说道:“蛙老大,你看她额头上的印记。应该就是冥大人要我们找的人。”蛙老大长着奇大眼睛和嘴巴,长长的舌头居然舔到了眼睛。此时目不转睛的看着媛曦,“可惜了这么一个小美人。”

  就在媛曦感知魂气时,注意到有三个人一直在注视她,她停下脚步,等待他们的出现。

  “蛙老大,他好像注意到我们了!我们是不是要现在就上去捉住她。”另一个肥头大耳、细眉小眼的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把媛曦捉来好好玩弄一番。

  蛙老大眼睛一直没从媛曦身上离开,说道:“放心,她早就知道我们在看着她了,雷大人已经在信上说了她的感知能力不一般,不过其它能力不出众。我先清清场!蛙神破音式。”一声震耳欲聋的蛙叫在街上响起。

  “都快回去,岩帮来了!”岩帮在纠罗镇已经臭名昭著,那独特地声音使得众人纷纷跑开了。

  此时街上除了那三个人和媛曦外,已经空无一人。看着这些人走了过来,媛曦有点好奇,她可不认为这些人能伤的了她。“你们是谁?”媛曦率先问道。

  蛙老大舔了舔鼻尖,哈哈大笑道:“傅小姐胆识够大嘛!一般人听到我岩帮的蛙鸣声,跑都来不及。”

  “你还知道我是谁,岩帮又是什么?”

  “傅小姐,不知道岩帮没关系,我们可以带你去看看。”蛙老大说道。

  媛曦认真的看了看三个人的样子,撩开了两边的头发,脸上看不出一点害怕。

  “蛙老大,少跟她废话,我等不及了!”其中的肥头大耳道。蛙老大也点了点头,“不要伤到她。”

  两个人像饿狼般向媛曦冲了过来!

  就在媛曦准备运用魂气之力时,一个身影挡在媛曦身前,双手黑烟泛起,手指往前一抬,轰隆一声,地面的石块拔地而起,两个人撞了个头冒金星!而石墙的另一边,易凡回过头看着媛曦。刚才听到蛙声后,易凡在旅馆二楼房间的向街木质阳台上看着这一切。发现两个人想伤害媛曦的时,易凡出手了。媛曦发现易凡正看着她,有点手足无措的说道,“黑指,你还看,还不去收拾他们!”

  “黑哥哥,他们交给我们来收拾!”几个小孩也从二层楼的旅馆上跳了下来。否修睿虽然看起来瘦小,却有一身好武功,那两个人还没站稳身就被打倒在地。涣星易以极快的速度念出口诀:风动水动,玄幻八方,镇荡无极,定!瞬间两人被定住了,动弹不得。另一边,泰云轩隐身潜行到蛙老大面前,准备偷袭他。不料蛙老大早已察觉,一伸手便抓住了泰云轩的脖子,泰云轩挣扎不开,嘶哑着嗓子喊救命。易凡这时才把目光从媛曦身上移开,集中精神控制能力,一排尖刺直线破土而出,其中一根穿过蛙老大的手臂,蛙老大疼得直叫,松开了手,泰云轩才跑回到易凡这边。

  蛙老大另一只手一发力切断尖刺中间,才把尖刺取了出来,接着吐出长长的舌头,瞬间卷起两个手下,双脚往下一蹲一起,跳向屋顶后消失了。

  易凡本来想追上去,却发现自己的圣控之力不受控制,附着在手指上的黑气不停在回旋,地面开始震动,只能停下来稳定手指上的黑气。媛曦也跟了上来,发现易凡这么狼狈后,停下脚步。

  总算稳定下来后,易凡已经大汗淋漓,看来抑制黑气用了不少力气。

  许多人刚才躲了起来,见岩帮的人被打跑后,都走出来看着易凡他们。媛曦看到周围异样的眼光,连忙说道:“我们先回旅馆吧。”

  回到旅馆房间内,易凡坐着地上看着自己的手指,想起刚才的失控还心有余悸,强压镇定后。“媛曦,他们有没有伤到你?”

  “有你在,他们怎么可能伤到我!”媛曦顺手拿起桌上的果物,用衣袖擦一擦后开始吃了起来。

  泰云轩跑上去道,“还有我们呢?媛曦姐姐不公平!”大大地眼睛仿佛在质问媛曦:

  媛曦莞尔一笑,道:“好好好,云轩最厉害。”这时,媛曦注意到姤无灵躺在床上,走了过去,“无灵的魂魄越来越衰弱了。”

  “你知道哪类圣控师可以治愈无灵的伤口吗?我们立刻去找。”易凡道。

  媛曦皱了皱眉头,“无灵以前受过伤害,所以魂魄很脆弱,受不住自身控圣之力的侵蚀,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办法,或许这个魂术口诀可以试试!”说完咬破手指,将血点在无灵的眉心,念起口诀,“苍天无道!唯有断我魂魄解救困顿之人,以魂补魂,还魂术!”媛曦手指间冒出一股淡蓝色的火焰,通过血液送入了无灵的眉心。姤无灵原本不安的乱动,现在已经安静下来了。而媛曦断开魂焰后,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易凡注意到媛曦站着却摇摇欲坠,赶紧扶着她。媛曦语气微弱的说道:“没事的,他已经可以控制住了,只是我消耗了自己的魂力,需要休息一下。”说完就昏了过去。

  易凡赶紧探了探她的气息。

  否修睿帮忙整理好床,“小黑哥,她是不是睡着了。”

  易凡点了点头,将媛曦扶到了床上。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离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控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