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画舫
文抱忱2019-12-08 09:272,075

  头陀寺中松柏青青、花木扶疏,更有一片竹林在风中轻轻摇摆,竹荫下几只鸟正在觅食。顾不得看头陀寺中风景,吕洞宾与贱三爷、赛刘伶大步流星直奔方丈室,向明尘法师请教问计。

  明尘法师掐指算了算,摇摇头,说:“事情紧急,你们快去救辛雪妹。”

  “雪妹在哪里?我们这就去搭救。”

  “辛雪妹现在被卖进教坊,你们快去找吧。”

  吕洞宾、贱三爷、赛刘伶向明尘法师告别,离开头陀寺向江城教坊奔去。头陀寺的和尚见三个人来去匆匆,都很好奇,却不敢问。

  江城教坊即是官妓,美貌女子被卖入教坊后,由人教歌学舞,学成后,就去卖唱伴舞,任由有钱人取乐。迎奸卖俏就是她们的本行,做赚钱机器,做会走的钱包,就是她们的本分。

  江上画舫中,天生一付好嗓子,又能歌善舞的辛雪妹被调教几天就被迫卖唱陪酒,苦不堪言。

  在酒筵上,辛雪妹清唱了一首情歌,又唱龙船调。一个酒客嫌辛雪妹唱得不好,又不够热情,向老鸨子说了几句。

  “这个妞,唱的是什么?没情没趣,让大爷来看脸子啊?”

  “她刚入行,不懂规矩,看我好好教训她,让她知道不能把屁股当脸给人看!”

  老鸨子叫人把辛雪妹拖到后面,好一顿毒打。辛雪妹后背上被鞭子抽得满是血条子,可挨打时,她一声不吭,咬牙挺着。

  第二天,辛雪妹带伤依然出来卖唱。一个酒客看中了辛雪妹,向老鸨子提出要带辛雪妹去自己船中过夜。老鸨子和他讨价还价,答应了他。给过钱后,辛雪妹被那人带到了自己船上。辛雪妹趁人不备跳入江中,那个酒客大叫一声不好,摘下假发也跳入了江中,他竟然是贱三爷!

  贱三爷潜水托起了辛雪妹,赛刘伶在船上伸出桨让她抓住,辛雪妹被拉上船来,贱三爷也跳上船,辛雪妹喊了一声叔叔就昏死过去。吕洞宾赶紧过来相救。

  看到辛雪妹遍体鳞伤,贱三爷、吕洞宾气愤填膺,大骂老鸨子。赛刘伶划船,大家登岸,进了头陀寺。辛雪妹被安置在一间禅房中养伤。明尘法师亲自来探望辛雪妹,并为她治伤。吕洞宾、贱三爷、赛刘伶和明尘法师回到方丈禅房商量如何搭救关在大牢中的辛老板一家人。

  白牡丹飞渡大江,她白衣飘飘,恍然若仙。白牡丹上次被毛女制服,带回毛女洞去,她很快恢复了元气,趁着毛女外出,白牡丹化为人形,蹑手蹑脚经过洞口的两只绿毛龟,逃出洞去,又飞回了武昌。白牡丹还是恋着吕洞宾,盼望和他结为夫妻,一方面是为了成仙得道,另一方面是白牡丹确实爱恋吕洞宾,非常喜欢这个有傲骨重情义的男人。

  黑龙正好出来探听镇妖楼方面的消息,在江上一露头就看到了白牡丹。黑龙清楚白牡丹是个花妖,却也能派上用场,就喷出一口水激射向白牡丹,打晕了白牡丹。黑龙洋洋得意甩了下尾巴,伸出巨爪捉住白牡丹,沉入了江底。

  在江下水府的牢狱,白牡丹见到被关押的药王,纳头就拜,羞惭地告诉他自己就是药圃中的白牡丹花成精。药王想起她迷惑吕洞宾的前事,就劝她改恶迁善。白牡丹点头答应。

  水府中玉石堆砌,水草缠绕,水晶做宫殿,宝石为门户,阳光射入,光华闪烁,夜晚,夜明珠放出光来,一样是亮堂堂的。虾、蟹、鱼儿在水府游荡巡逻,决不允许一个非水族类进入。

  黑龙饮宴之时,命令蚌精舞蹈,蚌精大都孕有珍珠,舞蹈之时,蚌壳张开,巨大的珍珠光华夺目,随着姿态万千的蚌精转身激舞,水晶宫变得美轮美奂。这时候,龟丞相也会缩头旋舞助兴,虾蟹兴高采烈地四下跳窜,水府之中人人欢欣鼓舞、喜气洋洋。

  黑龙捉到白牡丹后,开了几次盛宴,宴后,黑龙命令虾兵、蟹将威胁白牡丹加入他们一伙。白牡丹被药王训导后,立身正道,再不想投机取巧,做出违逆之事。虾兵、蟹将好说歹说,白牡丹一口拒绝,说自己永远也不会跟他们这些水族恶势力为伍,就是死也绝不悔改。螃蟹精大怒,伸出大螯钳伤了白牡丹。

  白牡丹又被押回黑黢黢的牢狱。药王用偷拾来的一颗闪光的珍珠照亮,取出随身带的草药为她治伤。白牡丹深情地望着药王,对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十分满意。

  白牡丹又想到了英俊潇洒的吕洞宾,暗暗祈盼他早日走出伤痛,找到一位值得爱的姑娘。白牡丹想到自己从此再也无望与吕洞宾牵手相依,不禁落下泪来。

  孟浩然、李白、崔颢在黄鹤楼楼顶饮酒,李白说起辛老板一家含冤入狱的事。孟浩然、崔颢都非常愤慨。

  “那是虢国夫人在其中作梗,辛老板一家冤沉大海啊!”

  “杨贵妃一家因为杨玉环一人全飞黄腾达,杨玉环的远亲杨国忠把持朝政,为祸天下,天下就要大乱了!”

  “杨家受皇恩专宠,直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真是祸害一方,兼及天下,天下之乱就在眉睫下呀!”

  三个人激愤万分,却又无可奈何。孟浩然、崔颢相约到长安为辛家喊冤,孟浩然先去广陵拜会一位朋友,请他出山一起去长安。李白则在武昌为辛家伸冤。

  李白送孟浩然、崔颢乘船离开,驻足直到船远到看不见了才走回来。李白诗兴大发,心怀澎湃,诗友契合,胸中又都有一股愤懑之气,骨鲠在喉,不得不发,眼前孤帆远去,诗友远别,遥望去碧空如洗,浩浩长江向东奔流而去。李白向书童索要纸笔,略一思忖,一气呵成一首诗用潇洒的行书写下:“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继续阅读:第22章 仙符救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