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绝响
文抱忱2019-11-21 14:272,389

  吕岩是个神采飞扬、倜傥风流的俊公子,又处在盛唐这样一个开放的时代,他不想呆在家里,就是有钟铃儿这样的爱侣也拦不住他出去游历。再说游历回来,吕岩又可以向爱侣讲述旅行见闻,再买来各种稀罕特产奉献给钟洪父女,这何乐不为呢?

  吕岩又要出去游历了,他到钟家告辞。钟洪勉励他几句,就去忙自己的活了。钟铃儿和吕岩恋恋不舍的,就拉他到后园去,作最后的别离。

  后园有一些花草,枝繁叶茂,鲜花盛开,两个人在花间穿行,捉蝶取乐。一只漂亮的蛱蝶在花间欢舞,引起两人注意,钟铃儿取了团扇悄悄跟在蝴蝶后面,想扑打又不敢扑打,怕蝴蝶飞了,秀美的面庞上不时浮上恶作剧的微笑。吕岩在旁边看着,总想笑却又不敢笑出声来。钟铃儿回头看到吕岩的表情,明白了,就跳过来,用团扇在吕岩肩膀上好一阵扑打。

  蛱蝶在花丛间穿梭、翩翩起舞,钟铃儿把团扇给了吕岩,自己奓开手佯做捉蝴蝶的样子,却又不真捉,当钟铃儿下决心伸手去捉时,蛱蝶展翅飞走了,倏忽间就无影无踪。钟铃儿没法,就掐了朵小红花,捏着它在花丛间轻盈无比地跳起舞来,白裙飘飘、步子轻快,在花丛里绕来绕去。吕岩悄悄走到钟铃儿身后,紧紧抱住了钟铃儿,钟铃儿摇摆身子,不听话地挣扎,吕岩抱得更紧了。

  夕阳西下,吕岩和钟铃儿开始合奏,编钟悠扬的声音中笛声细细,先是一曲欢快的曲子,然后是一曲谑谐有趣的,最后是两个人的爱情曲《凤求凰》。

  一曲终了,钟铃儿拿着钟锤说:“这可称得上是绝响了。”

  吕岩笑说:“是绝美的绝,可不是断绝的绝。”

  说着,吕岩将一块祖传的玉佩送给钟铃儿。两个人携手在后园散步,不知不觉天黑下来。指着北斗星两个人发下誓言:“钟笛和美,两情不渝。”钟铃儿眼中泪光闪动,吕岩禁不住凑上去吻,吻干了钟铃儿的泪水,又用力在面颊上吻了几下。

  吕岩和钟铃儿到屋中说话,陪钟洪讲论天下大事。钟洪说,如今皇上荒淫,只宠爱那杨贵妃,天下人也变得不重生男重生女,杨家的几个姐妹都封了虢国夫人、魏国夫人,一个个权势熏天,不可一世,杨国忠奸臣乱政,搅乱朝纲,天下大乱之日不远了 。

  最后,吕岩告别钟家父女。钟铃儿和钟洪送吕岩到门外很远才回。吕岩第二天就远足,游历天下去了。

  本地侯府杨家是杨贵妃的远亲,杨家富甲一方,权势压人。侯爷在大江边建了一座临江亭,要铸一套编钟,好和着江涛声与其他乐器奏乐,自己和众姬妾饮酒玩乐。侯爷派人找到钟洪,让他为自己铸编钟。

  跑腿的人回来告诉侯爷钟洪的女儿生得非常美丽,侯爷就起了邪念,要强娶钟铃儿为妾。

  侯爷派王管家送来聘礼,钟洪说小女早已许配人家,让王管家抬走聘礼。王管家看钟洪就是不答应,只好灰溜溜搬走了聘礼,回去向侯爷狠狠告了一状。侯爷恼羞成怒,乘隙要收拾钟洪。

  侯爷日日气恼,茶饭不思,一是美人没弄到手,二是一口恶气吞不下。王管家看明白侯爷的心思,就向侯爷献了一条连环毒计。

  侯爷到不远处的岐王别府觐见岐王,一个劲鼓吹礼乐治国,又举荐钟洪为岐王铸造一套编钟。侯爷派王管家宣召钟洪为岐王铸钟,钟洪没办法拒绝,只好答应下来。

  钟洪铸钟之前,侯爷派人带他进岐王别府觐见岐王。钟洪回来几天后,岐王别府中御赐的三宝就丢失了。三宝丢失与钟洪其实毫无瓜葛,那是侯爷派人盗走的,只有侯爷才可能知道三宝在岐王别府秘藏的地方,岐王别府有他的内应。

  侯爷诬陷说钟洪盗走了三宝,岐王下令逮捕钟洪,钟洪被押入死囚牢。侯爷派王管家到钟家,强逼钟铃儿嫁他为妾,不然就判钟洪死罪。孝父的钟铃儿被迫接受了侯爷的聘礼,答应父亲回家后第三天就嫁到侯府。

  吕岩游历归来,到钟家探看,发现门户紧闭,不闻人声,觉得很是奇怪。再三敲门,门才打开,钟铃儿却将吕岩挡在门外,不放他进来。吕岩只好离开。

  吕岩不知道钟铃儿为什么不让自己进门,就四处打听,听人说了钟洪被判死罪,钟铃儿被迫嫁侯爷为妾的事。吕岩闻讯后,痛苦万分,四下托人解救钟洪,却毫无结果,也只好接受钟铃儿羊入虎口,换回父亲的最后的办法。

  吕岩心灰意冷,却又割舍不下钟铃儿,就又来到钟家,要和钟铃儿做最后的诀别。钟铃儿听他敲了半夜的门,最后开门放入情郎。在烛火下,两人在后园默默伫立,并无一语,任泪水簌簌流下。

  吕岩提出两个人再最后合奏一次,钟铃儿哽咽着答应了。两个人钟笛合奏《凤求凰》,只演奏成少一半,就曲不成声,难以为继了。吕岩和钟铃儿相抱大哭,就在后园相拥,一直坐到天亮。钟铃儿开门,让吕岩快走,以后再也不要来了。吕岩洒泪相别,步履踉跄,险些跌入河中。回到家中后,吕岩卧床不起,头热得发烫。吕家赶紧寻医问药,恐怕吕岩一病不起,撒手归西。吕岩的病就是不见起色,吕家的人急得团团转。

  侯爷另找人顶缸,送回三宝,岐王赞扬侯爷有办法,对侯爷大加褒奖。侯爷是找自己的一个狗腿子顶罪,让他承认自己偷盗三宝,却又被四处缉拿的侯爷给抓住,扭送到岐王府。当夜,侯爷让岐王府的内应出面,将那个狗腿子灌下毒药毒死,这样就说他是畏罪自杀,任何人再不能说什么了。侯爷真可谓意狠心毒、草菅人命,人的命到他这儿比起杨府一条狗都不如。

  既然有人顶罪,钟洪就被遣回家中,岐王令他马上铸成编钟。三天后,侯府的迎娶队伍吹吹打打到了钟家门口,迎娶新娘的小轿披红挂彩,轿夫们腰上也系上了红绸。

  钟铃儿穿上新娘盛装,一直坐在屋中。钟洪强忍悲痛,加劲鼓风吹火铸钟。岐王的命令可是不能违逆的。

  钟铃儿紧咬牙关,圆睁双目,听到鼓乐吹打的声音到了家门口,她霍地站起来。钟铃儿早拿定主意,决心以死抗命,就在鼓乐喧天之时,愤然跳入熔铸编钟的熔炉中,身体立刻熔入铜汁之中。

  迎娶新娘的王管家四处寻找新娘不见,只好相信钟洪的话,新娘子跳入熔炉自尽了。钟洪放声痛哭,强忍悲痛铸成编钟,然后就病倒了。

  岐王听说此事就命人把铸好的编钟送给侯爷。自认晦气,侯爷只好收下,命人将编钟放在临江亭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