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醉仙楼
文抱忱2019-11-20 13:082,941

  吕岩到头陀寺去的路上,经过热闹非凡的醉仙楼。醉仙楼是个三层酒楼,布置典雅,饭菜可口,远近闻名,客人从来就不少。吕岩轻快地走着,没想到,醉仙楼里跑出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衣襟,咯咯笑个不停。

  女孩是店主辛老板的女儿,吕岩的表妹辛雪妹,是个淘气的主儿。辛雪妹拉住吕岩,一定要他带自己去玩。被辛雪妹磨得没办法,吕岩带辛雪妹去了头陀寺,一同去拜访明尘法师。

  头陀寺方丈明尘法师和吕岩在一处禅房中谈天,天南海北说着话,吕岩一个不注意,辛雪妹偷偷溜了出去。

  头陀寺有天王殿、大雄宝殿几座巍峨的殿宇,院中香炉香烟袅袅,进香客躬身上香膜拜,香火烘烧,人群挤挤叉叉,拜佛声、祷告声不绝于耳。辛雪妹看了好玩,在人丛中挤来挤去,玩得高兴,后来,辛雪妹又转到禅房,看和尚们念经打坐,觉得太好玩了,就也在一根柱子后面坐下来,学和尚打坐,小嘴一张一合念念有词。

  明尘方丈告诉吕岩他面色不大好,印堂之上很有些晦气,要注意。吕岩不以为意,口头上唯唯,心里却是不以为然。明尘方丈又告诉吕岩,他夜观天象看出当地要不太平,妖气横天,灾星就要降临人间,祸害不清呢 。吕岩想再问一下,明尘方丈就闭口不答了。吕岩告辞明尘方丈,寻到作怪的辛雪妹,责骂几句,就带辛雪妹回家了。

  醉仙楼辛老板热情招待吕岩饮酒,让厨子做了几个拿手好菜端上来。吕岩一边吃菜、喝酒,一边向姑父辛老板讲头陀寺里所闻所见。辛雪妹也过来插话,说那些和尚念经打坐,像是木偶人,自己也学了一回,说着就端坐在椅子上,念起佛来。辛老板拿宝贝女儿没办法,只好由他胡闹,一边吃菜,一边问吕岩明尘方丈所讲是否是真的,会有什么妖异?为祸多久?

  “大和尚是仙人,天机不可泄露,我一再问也没问出所以然来。我想总不会妖异是出在醉仙楼吧?难道还会酒坛子中冒出个醉妖怪来?”

  “哈哈哈,哈哈!那也没准呢。真是那样,我就把酒坛子架到火上烤,把那妖怪烤化了,变成个酒虫子。”

  “爹,那酒虫子给我吧,我用绳子套了,赶车玩。”

  当地,小孩子有拽掉扁虫子尾巴,塞好木棍,赶车玩的把戏,辛雪妹是个淘气鬼,当然会玩这个。辛老板作势要打辛雪妹的小手,最后,不仅没打,还给她夹了一个鱼肉丸子吃,堵住她的小嘴。

  吕岩知道醉仙楼有神奇之处,姑父辛老板有一些不传之密,酒楼的佳肴好菜就是放上几天也不会坏,一回锅再端上来,还是新炒的一般。酒楼一般不会剩菜,就是剩了菜,也撂不坏,这就减少了浪费,一年下来不是个小数目。醉仙楼的酒也奇怪,不会馊,不管天气多热,打开多久,只要放回酒窖,封上盖,就没事了,再拿出来,一样是喷鼻香,还是好久一坛。吕岩向辛老板打听过几次,酒、菜不馊窍门何在,可是没问出个究竟来,后来也就见怪不怪再不问了。

  吕岩吃饱喝足,向姑父告辞,离开了醉仙楼。吕岩心里想着钟铃儿,大步流星赶往钟家去。

  吕岩到钟家的时候,看到钟洪正在铸编钟,模子中热气腾腾,钟洪一头大汗,正用毛巾擦汗呢。钟洪看到吕岩非常高兴,让他快快坐下。吕岩拜见钟洪,讲了头陀寺听明尘方丈说的一席话。

  钟洪认真听着,最后幽幽地说:“妖邪要来,最终还是要来,倒霉的就是小老百姓,没办法的事。除非有大罗神仙搭救,不然这方水土的人免不了遭殃的。”

  “大罗神仙怎么会到这里来呢?我倒是想,还是明尘方丈错了的好,那样就没事了,一切平安,一切照旧。”

  “明尘方丈是方圆几百里知名人物,一位得到高僧,他说的话还是有准的。我们静观其变吧。没准,运气好,能躲得过此劫,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什么福啊,祸的,福也能来,祸也能躲,爹爹你说是不是?”

  钟铃儿喜滋滋进屋来了,她听到吕岩的声音,心里快活极了。吕岩是自己心爱的男人,他来自己家了,女孩子能不喜欢?

  “爹爹,您先忙着,我和吕大哥去后面合奏一曲去,一会,我再让他过来陪您。”

  钟铃儿带吕岩到了后园,吕岩吹笛,钟铃儿演奏编钟,合奏出他们自己创作的爱情曲调。那曲子名叫《凤求凰》,声音婉转甜美,如同两只鸟儿在天上盘旋飞舞,追逐、嬉戏、求偶、缠绵,听了曲子,人如同饮了仙醪,马上醉了,痴了,困了,软了。有副对联说得好:“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吕岩、钟铃儿,这一对佳偶,合奏毕,就互相偎依在一起,深情款款,爱意绵绵,谁也舍不得谁,谁也离不开谁,只想就这样天长地久,只想就这样月月年年。

  良久后,吕岩将一支凤钗戴在钟铃儿头上,端详个没完。

  钟铃儿扑哧一笑说:“你真呆了,小心被钗头的凤啄了眼去。”

  “啄了去就啄了去吧,反正不让我看,还不如不长眼。”

  钟铃儿笑得更欢了,吕岩悄悄凑上去,吻住那一对红唇,钟铃儿灵舌吐香,被吕郎轻轻一啮,二人禁不得醉了。吕岩搂住钟铃儿柔软的腰肢,温香满怀,更有香舌引逗,就红烫了脸,气息变粗。最后,吕岩把钟铃儿抱了起来,在园中小跑,钟铃儿娇喝不止,让他放自己下来,吕岩就是不听,就是不放。

  “下棋了,下棋了!小岩,陪老夫杀一盘!”

  钟洪是个棋迷,钟爱弈棋一道,平生最服当时的一位大国手。当时,一位日本王子来朝,献宝器音乐,上设百戏珍馐,后来要求对弈,中等旗手落败后,皇帝派出棋待诏第一大国手与日本王子弈棋,两人对杀,搅出几条长龙,日本王子两边皆可杀,这位大国手惧辱君命,汗手凝思良久,方敢落指,一手镇神头一字解两征,真妙棋无双,使日本王子瞠目缩臂,中盘服输。这位大国手崭露头角是在一次全国大赛之中,大国手和另一位棋待诏国手进入最终对决,皇帝以一对盖金花碗为赢者彩头,大国手和另一位国手对弈,从黄昏下到天明,终胜半子,赢得这一对盖金花碗,从此名扬天下。钟洪深爱这位大国手的棋局,每有名局传出,自要钻研一二,每每通宵达旦,却是乐在其中。

  钟洪喊吕岩过来下棋,吕岩只好舍了爱侣,放她下地,自己疾步回到屋中。十九道纵横纹路,摆上黑白子,两人捉对厮杀,各占了对角星。吕岩棋艺甚高,一条长龙突入钟洪棋阵,勇猛无匹。不逊国手的钟洪连下几手妙棋,将长龙死死封住。最后,吕岩弃子认输。

  吕岩陪钟洪下棋,一个多时辰,才杀完一盘。钟洪和吕岩复盘,钟洪指着棋盘向吕岩讲棋。

  “金角银边草肚皮,我围得此角,胜过你这两边。你中腹这一条龙更不用说了,没有眼,难以成活,就是活了,也不过是占了一个草肚皮,棋子效率太低。‘角端不堪蛮触斗’,争角,活角,才是好棋,棋子效率最高。博弈讲的是一招不慎,满盘俱输。棋如人生,人生如棋,你要好好下好每一子呀,”钟洪意味深长地看着吕岩,眼里满是惜才、爱才之意。

  吕岩点头称是,眼睛盯着棋盘,若有所思,后又和钟洪讲起一则国手轶事来。相传隋朝一位围棋国手在骊山与一乡下老媪对弈一百二十着,被杀得大败,登时呕血数升。人称这位老太婆为骊山仙姥。这局着着精警、实非常人所能的棋谱称呕血谱。钟洪听了自然要吕岩摆上一摆,吕岩将黑白两字仙俗拼斗之局,一一演来,钟洪看了个目眩神迷,不禁惊叹连连。

  《干秋岁引》词云:“草展华茵,云披翠幕。画图张杯向修薄。角端不堪蛮触斗,桔中自有神仙乐。叹古今,争人我,分强弱!高士洞知先一着。坎止流行心活泼,日把闲情付丘壑。容易莫教鸟语者,等闲可使花枝落。觅王郎,招谢傅,供棋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