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赛刘伶和贱三爷
文抱忱2019-11-27 09:342,599

  街头一对奇葩正在嘻嘻哈哈,一个左膀子晃,一个右膀子摇,好不有趣。那是贱三爷拉了赛刘伶去吃热干面,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边吃热干面,边说面窝、谈炎记水饺、五芳斋汤圆、周黑鸭、精武鸭脖、老通城豆皮等等武汉小吃,两个人都说生在汉阳有口福了,名小吃无数,味道都好。

  吃完热干面,贱三爷、赛刘伶去邓记茶馆喝茶,正碰到吕岩闷坐着。赛刘伶坐到吕岩对面,夸奖吕岩,“你可是好海量,把我赛刘伶都喝倒了。”

  “承让承让,上次没喝好,要不咱们再比一次,这次肯定我先醉倒,”吕岩有一搭无一搭地说。

  “我看这次也不用比,还是吕兄拿得头筹,满汉阳谁能喝得倒吕兄,我贱三爷给他当小厮!”

  “贱三爷,可不能这么说话,还没比,怎么就是我赛刘伶烂醉如泥呢,我看这次,我保准赢,吕兄这回一定是长醉不醒,睡上个一、二百天呢!”

  吕岩、贱三爷、赛刘伶一起去醉仙楼喝酒,赛刘伶非得再比一场,吕岩心如死灰,也是无所不可,并不推托。辛老板过来奉承贵客,和吕岩寒暄一番。

  已经十四岁了,吕岩的小表妹辛雪妹长成个大姑娘了,笑呵呵过来给他们倒酒。辛雪妹脉脉含情望着吕岩,正是情窦初开,吕岩成了她心目中完美的男子,虚拟了无数的好,和自己的未来更是模拟了千遍万遍。吕岩装作没看见,他心里怎么能有这么个毛丫头呢?钟铃儿、彩蝶在心中已经“角端不堪蛮触斗”了,怎么还能容下另一个女孩呢?

  话匣子打开了,贱三爷讲起热干面是怎样偶然发明的。

  “热干面的问世纯属偶然,汉口长堤街关帝庙一带有个姓李的熟食小贩,因脖子上长了一个肉瘤,别人称他‘李包’。他原来卖的是凉粉和汤面。有年夏天,他沿街叫卖一天后回到家中,还剩下不少面条。他怕馊了,便把面条煮了一下,捞起来凉在案板上,谁知不小心碰翻了麻油壶,油全都泼在面上。李包懊丧之余,灵机一动,便索性将面条与麻油拌匀,然后扇凉,第二天一早就拿去上市。他将面在水里烫了几下,捞起来放在碗里加上佐料卖给顾客。有人问:‘这是么事面?’李包脱口而出:‘热干面’,这一天的面条比哪天都卖得好,一个脍炙人口的新的小吃便在偶然的失手中诞生了。李包,那个小店的老板就是我家街坊,我亲眼看到他碰翻麻油壶的,哈哈!”

  大家面面相觑,真没想到热干面就是贱三爷眼皮子底下见证下诞生的,贱三爷还真是了得。贱三爷是汉阳人,本名叫健,排行老三,故人称健三。由于他家里很苦,所以从小就在地里爬、泥里滚,反而长得结结实实。他聪明机智、喜管闲事、爱打抱不平。这大家都知道的,心里也挺佩服他。

  “辛老板,有一回吧,我和一个酒店老板一起出门回来,老板娘先看到酒店老板就说马上杀鸡吃,那个酒店老板赶紧嘘了一声,告诉她我贱三爷在后边,别杀鸡给他吃了,煮几个鸡蛋吃就行了。我进了屋看了一眼就转出去,杀了一只母鸡拿进来,哈哈笑着说既然要煮鸡蛋吃,他们一家子也不团圆多不好,我这就把他们妈妈也送过去,一家子团团圆圆的好不好。那个吝啬的酒店老板叫苦不迭,却也没有办法。辛老板啊,辛老板,你可不要煮鸡蛋给我们吃,”贱三爷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大家也都笑了起来,眼睛全瞅着辛老板。

  “贱三爷既然这么说,我可不吝啬,来,杀只公鸡大家吃,小岩子,看你这样子,面黄肌瘦的,也该补补了,”一边说着,辛老板一边打发伙计杀公鸡。

  “说起贱三爷治吝啬鬼招可多了呢,我就听说了,汉阳有个姓马的地主,为人尖刻吝啬,一毛不拔。这一天,地主贴了招工告示,愿意拿双倍工钱招帮工,憨厚的赵大就准备去地主家帮工。地主对赵大说:‘你在这里干活,我愿意付双倍的工钱。但是有个前提,那就是结帐时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若回答得出来,我就付钱,如果答不上来,这工钱就领不到了。’赵大人老实厚道,根本不知道这是地主耍的花招,就同意了。到了年底,赵大来结工钱,地主就问他:‘天到地距离多远啊?’赵大傻眼了,根本就回答不出来。马地主就说:‘你答不上问题,那工钱就不能给你。’拿不到工钱,这一年的活白做了,家里还等着要用钱,想到这里,赵大又伤心又气愤,却又无可奈何。于是他找到贱三爷,把这事跟咱们贱三爷说了,贱三爷非常生气,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找出来,送给赵大,还说:‘你别急,我一定帮你把工钱讨回来。’第二年开春,贱三爷就去地主家帮工了。地主还是像去年一样对贱三爷说:‘干一年活后结工钱,但是要回答一个问题,答不出来就不给钱。’贱三爷说:‘要我回答问题,这个行。不过有个条件,我要是答不出来,这一年的工钱就不要了,但是要能回答出来,你得给我双倍工钱。’地主心里想,我这问题你哪能回答得出来啊。于是同意了贱三爷的话:‘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你答得出来,我就出双倍工钱,答不出来的话,那你就没工钱了。’很快一年过去了,到年底结帐时,地主得意洋洋地问贱三爷:‘你说说,天到地的距离有多远?’贱三爷胸有成竹地回答说:‘三天半的脚程。’地主大怒,说:‘胡说!你又没有去过天上,怎么知道是三天半的脚程呢?’贱三爷不慌不忙反问地主:‘你说说,灶王爷上天是什么时候?’地主很纳闷:‘这谁不知道啊,灶王爷二十三上天。’‘那灶王爷什么时候回呢?’‘当然是三十那天回。’‘这就对啦!’贱三爷笑着说。‘灶王爷二十三上天,三十回来,一来一回是七天,所以这天地之间走一趟,那就是三天半脚程啦!’地主哑口无言,满头是汗,自认理屈词穷,虽然非常不情愿,但也只好乖乖地把工钱付给了贱三爷。”

  “别提我那点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了,最近有什么新鲜事吗?”

  “听说,药王家的女儿彩蝶不见了,是不是真的呀?”

  “可不是真的吗,我问药王啦,彩蝶已经五天没着家了,药王都急疯了,他家的那些仙花、妖花的,也顾不上管了。吕兄,你怎么了?”

  贱三爷看到吕岩眼圈红了,嘴唇哆嗦赶忙问了一句。

  “哎,冤孽呀,别提这事了,吕岩你快点追彩蝶去吧,把她找回来,多好的 一个姑娘啊,”知道底细的辛老板劝慰吕岩说。

  “啊,是这样啊,吕岩你可不能把这么个好姑娘气跑了,你不把她找回来,我把你屁股打八瓣!”

  “该打,该打,就我贱三爷也要踢你屁股,让你疼一百天!”

  “我打赌吕岩一定能把彩蝶找回来,两个人洞房花烛,我可要讨一杯喜酒喝呢!”

  “赛刘伶你什么赌都打,这个赌还没人跟你对打,我们都赌吕岩能找回彩蝶姑娘,欢欢喜喜成了亲。”

  吕岩听赛刘伶、贱三爷你一句我一句,不由得脸一阵青一阵白,垂下头来,一句话也不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